法中净莲

更新: 2018年02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底得法的老弟子。从迷途的羔羊,升华到全宇宙最光耀的大法徒,其间无不浸透着师父的无量慈悲与浩荡洪恩。下面将自己的修炼历程,向慈悲伟大的师父汇报并与同修交流。

一、破茧而出

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進庙。虽然步履蹒跚,但摸摸佛像、闻闻清香,脸上总是洋溢着无比的喜悦。以至于后来,每当我哭闹不止,家人就抱着我到庙里去玩。说也奇怪,只要一到庙里,我马上安静下来。

我三岁那年,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降临了中华大地,一时间庙被毁了,佛像也被砸了。尤其是上小学后,受无神论教育的影响,我离神越来越远。那时候,我常常一人独处,仰望天空,莫名的惆怅,心中蕴藏着一种说不清的向往。随着年龄的增长,即便是结婚生子后,心中的向往亦有增无减。

一九九八年,我的人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那年春天,丈夫因病住院,平静而惬意的生活因此而被打乱。在日复一日医院、单位、家三点一线的往返中,我显的疲惫不堪。一天,同事介绍我看《转法轮》。也许是杂事缠身,也许是本性被红尘所淹没,我用了整整半年的时间才看完一遍《转法轮》,看完后却不知所然。

同年年底,丈夫病重再次入院。在住院期间,同病室的病友告诉丈夫,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由于我自小身体不好,患有先天性心脏病、高血压及慢性咽炎、气管炎、肠胃炎、眩晕症等多种疾病,所以丈夫决定让我先炼功试试,如确有奇效,他再炼也不迟。

第一次去炼功点学功,是个大雪纷飞的凌晨。不知是天冷路滑,还是考验我的决心,在离家不远的地方,自行车突然爆胎,我只好推着自行车,踏雪赶往炼功点。在炼功点,我遇到了同修C。她不仅教了我五套功法,还告诉我要注重学法修心。在以后的修炼中,C对我帮助一直很大。

一个月后,C让我参加集体学法。随着大量的学法,心性在法中不断的升华,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好,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更神奇的是,我的心态越来越祥和,五官也越来越柔美,也许是相由心生吧。

至此,我真正的溶入了正法修炼的行列,踏上了佛光普照的净化之旅。

二、践约不怠

从法中我悟到:大法弟子今天所处的环境,包括学识、家庭、工作、地位、收入等,都与我们当初所签的誓约有关,都能为我们今生救度众生所用。一切机缘,皆是师父的慈悲。

我是做销售工作的,平时可自由支配的时间较少,但能接触的人较多,因此在工作环境中面对面讲真相就成为我救众生的主要形式。下面撷取几个讲真相、救众生的小故事与大家分享。

1,大法真相歌曲飘荡在客户联谊会上

由于业务发展的需要,每过一段时间,我都要举办一次客户联谊会。

客户联谊会一般采取产品介绍与客户互动相结合的形式,以此来增加客户对产品的认知。在会上,我没有按照惯例去推介产品,而是在产品介绍中穿插着生活常识、时事新闻乃至传统文化,最后自然而然的讲到大法真相,效果非常好。

在一次客户联谊会上,当我讲到社会上普遍存在的“碰瓷”现象时,引起了客户共鸣。我说:“大家都是讲诚信的人,对欺诈行为深恶痛绝。如果一个人没有诚信,毁的是他自己;一个产品不讲诚信,毁的是一家企业;而一个媒体缺失诚信,毁的就是整个社会,尤其在中国,媒体是垄断的一言堂。”我停顿片刻,语气稍显沉重:“大家都看过十几年前中央电视台播放的那个所谓‘天安门自焚’吧,那么请问——为什么装汽油的塑料雪碧瓶着火后依然完好?为什么那个小女孩气管切开后没几天就能接受记者采访,能清晰的说话、唱歌?为什么全身严重烧伤者,不在无菌罩内,而是违背医学常识暴露在空气中?为什么记者公然违反医院规定,不穿医院的消毒衣就近距离接触严重烧伤病人?”会场鸦雀无声。 片刻沉默后,我给客户讲述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

客户互动是整个联谊会的高潮。我常常毛遂自荐,给客户清唱一曲《寻觅》。唱完后,我问:“好不好听?”“好听!”“再来一个!”掌声此起彼伏。望着客户,我的慈悲心油然而生:“也许我们平时不经意的一张纸、一通电话、一个光盘都会给我们带来意外的收获,请大家珍惜机缘,记住‘真、善、忍’,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接着,我又清唱了一曲《为你而来》,大法和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再次飘荡在客户联谊会上。掌声长时间的响起,我含泪而笑,心中充满了对师父的无限感恩:谢谢师父!众生终于有救了。

2,一位虔诚的教徒“三退”了

一次,我在办公室帮客户做产品分析,当讲到产品质量,進而引申到销售人员诚信等问题时,我自豪的告诉客户:我是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客户睁大眼睛看了我好一会儿,最后一字一顿的说:“难怪,我会舍近求远来找你做业务,一定是神的指引。”原来,她是一位虔诚的基督教徒。

随后,我们的话题转移到信仰上来。交谈中,我简明扼要的叙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体会,以及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最后,客户开诚布公的表明了她的观点:法轮功既然是修佛,为什么要参与政治,劝人“三退”呢?

我问:“你信耶稣吗?”她答:“信。”我又问:“你真信耶稣吗?”

她用不容置疑的目光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哈哈大笑:“原来你是脚踩两只船,既信耶稣神,又信无神论共产党。”

过了半晌,她恍然大悟的说道:“你说的对,我入过团队,赶紧帮我退了吧。”临走时,她一再叮嘱我,要用真名帮她退。

3,念“法轮大法好”得福报

周六中午,同事S突然打来电话(S与我关系非常密切),呜咽着告诉我:她儿子出车祸了,医生说要截肢。放下电话后,我立刻赶到医院。原来,几个小时前,S的儿子骑摩托车在快车道上正常行驶时,被一辆同向行驶的私家车撞飞(私家车司机是个新手),更加不幸的是紧跟其后的一辆公交车因避让不及,从已经倒地的S儿子腿上碾过。当S赶到医院,望着躺在病床上痛不欲生的儿子,忽然想起我曾经给她讲过的法轮功真相,于是打电话向我求救。

此前,我曾多次与S讲过大法真相,但她总是不信,还半开玩笑的对我说:“你可是顶级优秀啊,怎么也讲迷信?”

在问明S儿子的情况后,我对他们母子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你们愿意试试吗?”母子俩异口同声的回答:“愿意!”于是,我送给他们一张真相护身符,并让他们一起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告诉他们只要真心放弃无神论,就能得到神佛的护佑。在明白真相后,他们全家都做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

周日晚上,S的儿子兴奋的打电话告诉我:奇迹发生了!医生说不用截肢了,腿上坏死的肌肉突然出现了发红过血存活的现象,连医生都觉得不可思议。那时S家已经联系好了一位医术高明的专家,准备周一来会诊。

几天后,当我再次到医院看望S的儿子时,S拉着我的手,不停的向我致谢:“谢谢你,谢谢你,法轮功真的很神奇!”我说:“是大法师父救了你的儿子,要谢,就谢大法师父吧!”S激动的拉着儿子的手,对着天,大声说道:“谢谢大法师父,我们一定要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更多的人,让别人也受益!”

4,明真相的领导投来赞许的目光

今年八月初的一天,我到领导办公室去汇报工作。在离开领导办公室前,我问:
“领导你最近在网上看到什么消息没?”
“没。” 她摇摇头看着我。
“你上百度搜‘诉江’两个字看看。”我微笑的看着她。
“什么‘诉江’啊?” 她一脸不惑。
“就是全球起诉江泽民呀!”

于是,我向她讲述了自己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三次遭绑架、两次遭非法关押以及江氏流氓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滔天罪行,并告诉她大法弟子“诉江”不是为了个人仇恨,而是为了解脱那些被江泽民操纵、胁迫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众生,其中包括单位各级领导。她沉默了,因为她来我部门前,只听说我炼法轮功,业务能力强(我曾连续十年蝉联业务标兵的称号,多次荣获总、省公司褒奖),是单位里公认的好人。她没有想到,这样的好人也会遭到如此惨重的迫害。

当她得知我将自己的“诉江”控诉书寄往最高检并已被妥收时,投来赞许的目光,并用开玩笑的口吻对我说:“谢谢你,帮我下了一个安全罩。”这是指我帮她退了党。

5,单位(邪)党小组长上门听真相

一天,单位党小组长等一行人来到我办公室,要我配合做一项新入党人员的民意测评。她说明来意后,我没好气的说“没空”。由于我俩平时相处不错,她索性坐下不走,那架势非配合不行。僵持了一会儿,我忽然心生慈悲,觉的人太可怜。我说:“既然你们一定要征求我的看法,那么我建议某某不要入(邪)党。”

话音刚落,他们诧异的齐声问道:“为什么?”

我两眼平静的注视着他们,语气平和的说:“因为共产党是杀人的魔王,它在历次运动中杀害了八千万中国人。今天,它不仅惨无人道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而且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罪恶累累,人神共愤!”接着,我给他们讲了自己修炼法轮功所得到的福报,以及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所遭受的迫害。

(邪)党小组长默默的望着我,眼里流露出一丝同情。待我讲完后,她起身说道:“你忙,我们走了,有空一起喝茶。”两天后,我把装有《九评共产党》、大法真相的优盘和神韵晚会光盘送给了她。

三、正念正行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起,中国法院全面实行“立案登记制”,施行“有案必立,有诉必应”。我悟到,正法進程已经到了彻底清算江泽民的重要阶段,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要顺应历史潮流,当好主角,堂堂正正的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1、放下自我,溶入“诉江”大潮

五月中旬,明慧网上刊登了湖北同修“诉江”的消息。我既为同修的正念喝彩,又为自己的懈怠自责。师父讲:“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1]因为五月中旬我必须参加单位业务资格考试,所以决定考试结束后再动笔。

考试前两天,同修Z带来几份手写的“诉江”控诉书,让我帮忙上传明慧网,并告知“诉江”状已寄出。我放下手头的事情,连夜打字,上传明慧网。同时,及时跟進,写了相关报道。报道刊登后,对身边的同修促進很大。

五月二十一日,我将自己的“诉江”控诉书通过邮政EMS寄出。在走出邮政大厅的那一刻,我仿佛被一种强大的能量场包围着,感觉特别的空净。次日,我收到了最高检妥收短信。两天后,我把邮政特快专递收件单与11185手机短信存照后与自己诉江状副本一并上传明慧网备案。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考试过程神奇无比。那天進入考场后,打开试卷,我顿觉心慌:一眼望去,题题陌生(因为忙,考前根本没时间看复习资料)。我不为眼前假相所动,心中默默的求师父加持:弟子没时间补考,请师父帮忙。随后,凭感觉答题。提交时,鼠标停留在某题上不动,于是我把答案修改后再次提交。提交成功,六十分,通过。我欣喜万分,瞬间体悟了佛恩浩荡的又一层洪大内涵。

2,整体提高,跟上正法進程

对于“诉江”,每个同修的表现不尽相同:有的同修能够放下自我,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堂堂正正的起诉江泽民,兑现救度众生的誓约;有的同修虽然已递交或邮寄了“诉江”控诉书,但心里有些不稳,造成“诉江”状大量滞留在北京邮件中心,不能及时送达最高检;有的同修心存顾虑,担心“诉江”会给自己带来再次迫害,还在观望;还有的同修则认为自己没有受过迫害,“诉江”与己无关,完全陷于人中。

基于现状,我主动与协调人Y進行了交流:“诉江”是师父给众生开创的走向未来的机缘,也是师父留给众弟子建立威德的机会。作为大法弟子,“诉江”责无旁贷。虽然有些同修一时有顾虑,还没有迈出这一步,但我们不能听之任之,应该尽快帮助他们从法理上提高上来,跟上正法進程。我的想法得到了Y的支持。

同修C曾被邪恶迫害的非常严重,修炼时而精進,时而懈怠,担心“诉江”会给家人带来麻烦。我得知后,上门与她交流:大法弟子“诉江”是超越迫害,救度众生的大善大忍,众生明白的那一面感激都来不及,怎么还会有迫害呢?C说:她知道“诉江”必须做,但她母亲有心脏病,怕母亲知道后受不了。

针对C的顾虑,我找到协调人Y,请他出面与C交流。在征得C的同意后,我们三人在她家附近的茶社進行交流。交流中,Y从正法修炼的角度谈了自己的几点认识:第一,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区别;第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第三,“诉江”是师父对众生的慈悲;第四,大法弟子的家人也是需要救度的众生。

经过几个小时的交流,C终于明白:所有担心,都是自己的怕心、求安逸心以及放不下对情、对世间的执着。我随即把装有“诉江”相关交流文章、“诉江”通用模版以及我写的“诉江”控诉书的优盘送给C,鼓励她尽快去掉人心,溶入“诉江”大潮。

几天后,同修C在最高检官网上提交了自己的“诉江”控告书,并将“诉江”控告书的副本上传明慧网备案。

在我身边,像C这样“七·二零”以前就得法的老弟子,至今还有不少没有加入“诉江”行列。一天,C告诉我,她见到了原来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W,但她与W谈起修炼、谈起“诉江”时,这位昔日同修立即转换话题。她问我:怎么办?我说:我去看看。

在W开的小店里我见到了这位昔日同修,他显得有些消沉。当我走進店铺时,他竟然没认出我,我只好自报家门。W问我:你来干嘛?我说:来看你,顺便买些东西。

买好东西后,我问:你上明慧网吗?沉默。我又问:你知道“诉江”吗?依然沉默。我看着他,语气严肃的说道:“大法弟子风风雨雨走过了这么多年,现在正法已经到了最后,我们千万不能懈怠啊!”

一阵沉默后,W突然说道:“现在好人没有好报。我卖的东西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但店里的货品还时不时的被人顺手牵羊盗走。”

我善意的说道:“作为商人,你确实很善,但我理解的善与你不同。因为善,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无怨无恨的劝610人员和包夹三退,帮他们做出光明的选择;因为善,我在派出所不配合警察的要求,不让他们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因为善,我不承受单位对我的不合理安排,破除单位领导有意无意的迫害;因为善,我向最高检邮寄‘诉江’控告书,救度那些被江泽民操纵、胁迫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众生,让他们从中解脱出来;因为善,我广传大法真相,救度被谎言欺骗、对大法及大法弟子心怀仇恨的众生,让他们有机会选择未来。我理解的善是帮助生命真正的提升。”

在离开小店时,我对W说:“你还记得同修C和协调人Y吧,有空我们一起聊聊。”W点点头。我笑了,他也笑了。我相信,这位昔日同修一定会迈出坚实的一步,溶入“诉江”大潮,兑现神的誓约。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