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帮同修过病业关中修心明法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六日】近年来,我地有少数老年同修出现严重病业假相,又长时间过不去,而有些是与我有缘的同修,这样在师父的安排下,看似偶然间,就有同修告诉了我了。而我又是二零零六年冬,被同修帮助,才很快闯过“病业”关的人。所以,我也把每次帮同修的过程当作是一次修心悟道明法理的好机会。下面我向师父和同修们汇报一下,近年来在帮过病业关的同修中的点滴体会。

一、帮人要帮到心上 浇水要浇到根上

今年元月偶然遇到一个同修,她告诉我××同修住院去了,让我去看看她,我想既然让我听到了,就不是偶然的, 而她在医院里人多耳杂,讲话不很方便,怎么帮呢?

在向内找中,我悟到自己首先要去掉怕心,帮人就要帮到实处,绝不能敷衍。在我思考的几个方案中,我最后决定采用以实例启悟她信师信法、正念正行的方法。

第一次去,没找到她,因她用别人的医疗卡住的院,医生护士查不到她的名字。第二次,我一个个病房的找,才看到她已被“糖尿病”假相折磨的面黄肌瘦,腿已开始溃烂流水。我说: “你怎么躺在这里啊?”她说:“我也不想呀。”我说:“这里哪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啊!”她躺在病床上,眼泪汪汪不说话,很无奈的看着我。我说:“我这人说话开门见山,给你举两个我亲自看到的例子,你听后怎么办,你自己拿主意好了?”

例一、有位军区司令员,因其它病住進陆军总医院高干病房,特殊治疗、特级护理、特等待遇;当他在住院期间,又发现了糖尿病,不久便出现小腿发紫溃烂、流黄水,糖尿病并发症状,医院全力抢救治疗,可越来越严重,不到五个月就去世了。而你住这种低级医院还想治得好吗?

例二、有位六十九岁男同修,在监狱里出现了糖尿病并发症的症状,打针吃药住医院、越治越严重,两条小腿烂出洞来在流黄水。因前不久,两个同样症状的同修死在狱中,监狱赔了钱,所以怕他也死在狱中,就让他保外就医出来了。回到家后,我对他说:“现在你只有一条路可走,知道吗?”他说:“我知道,只有坚定信师信法了。”他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结果他不禁口、不吃药、不打针,不花一分钱,一个月全好了,现在还在外打工挣钱呢。

“选择走哪条路,你自己做主好吧?”同病房四个常人病人听后问:“你有治好这个病的好方法吗?”我说:“有啊!就是每天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谁心诚谁能好。你们可以试一试啊!”结果谁也不说话了。后来,那位同修选择了坚定信师信法,出院后,正念正行,很快便闯过了这一大关。

二、真心去帮,法理显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去年十月,离我住地有五、六里地,有位七十多岁的男同修,因类似肺癌病业关过不去,大儿子出于孝心,硬把他送進本市最好的陆军总医院去治,可越治越严重,无奈只好回家。可小儿子不干,又把他送進本市最好的同济医院去治,还是无效。老伴同修又把他接回来,找几位附近的女同修在他家集体学法、发正念帮他,一段时间后,没有明显效果。这位老同修就给协调人讲:“能不能找两个男同修帮帮他(本地男同修较少)?”协调人找来找去想到了我,当他们正为联系不上我而发愁时(因不在一个协调片区),正好我有事到那位同修家,看似偶然的就碰到了。

我悟到:这是师父的安排,可怎么才能帮助同修坚定信师信法正念正行的同时,也能在法理上提升上去呢?我以前帮一些过病业关的同修时,只是悟到:要帮同修树立坚定信师信法的正念;不能指责埋怨;不能急躁心烦;要让被帮的同修在发正念前加上“让我的正念之场与同修的正念之场溶为一体”这一念,虽然每次都能起到很好效果,但是在法理上说不清楚,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第二天早上,我炼神通加持法到最后几分钟时,心里又想起到底该怎么帮同修的问题时,突然师父关于“我有一次把自己的思想和四、五个层次极高的大觉者、大道连在一起。”(《转法轮》)的法理打入我的大脑,我立刻明白了这是师父点化我,让过关的同修加上“让我的正念之场与同修的正念之场溶为一体”这一念,就是要把被帮者与帮助者的思想连在一起的法理,在我目前所在层次面的显现。也就是思想一定要连接上才能有奇效。

上午九点,我们到那位同修家,一开始发正念,我就告诉他,你要先加一念:“请师父加持,想象我象一尊顶天独尊的神一样高大,让我的正念之场与同修的正念之场溶为一体。”然后再清理自己。

我们十个人发十五分钟正念,学《转法轮》四十五分钟,结果在他身上却起到了立竿见影的奇效。往日他常大口吐浓痰,这天六个小时,他没吐一口痰,其它不正确状态也一扫而空,中午在他家吃饭,他也很正常。下午切磋时,他问:“为什么以前同修帮我时效果不明显?而今天发一次正念后我就象个好人一样了呢?”

我说:我是这么悟的,这不是我们几个人有什么了不起,也不是以前同修不行。而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超常;也是你信师信法的正念调动起来了。以前效果不明显,很可能是因为你的不正确状态长时间过不去,正念就不足了,你的负面思维或外来干扰会让你胡思乱想或拧着劲,使你无法接收同修们发的功和能量。再看今天我叫你发正念之前先加的一段话:第一,“请师父加持”是让你更加坚定的信师信法,就是心诚则灵嘛!什么是灵?就是你的正念符合法的标准了,师父不就帮你消去这一难了吗?正如师父所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第二,“想象我象一尊顶天独尊的神一样高大”,这是让你调动自己修好的一面神起来,正念更足;是让你要有坚定的信心,不但要坚定的信师信法也要相信自己是有能力纠正不正确状态的。第三,“让我的正念之场与同修的正念之场溶为一体”,是让你的思想与同修的思想连接上,这样呢:你能专心接收到同修打过去的能量和功;当你的能量不足以解体自己空间场的不正确状态时,还可以借助同修的能量和功为己所用,清除干扰你的一切邪恶;假如我们这十个人中有一位是已经修到很高境界的人的话,只要我们思维与他连上,他静下心来发一念,那不瞬间就能把所有人的不正确状态给解体掉了吗?这正如师父所讲的:“在你的场范围之内的人可能无意中你就给他调了身体,因为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人的身体是不应该有病的,有病就属于不正确状态,它就可以纠正这种不正确状态。”[2]

今天无论哪一方面起作用,你身体上的不正确状态不就瞬间解体了吗?当然最终还是要靠你自己悟道、三件事都做到位,堵住自己的漏,不被旧势力钻空子,那才算修的最扎实,是吧?这是我目前所在层次所能悟到的,不知是否都在法上,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纠正。同修们说:基本上是这么个理吧!

三、在帮助同修中修心悟道明法理

师尊说:“真修的人没有病,我法身都给去掉了,该做的都给做”[3]。既然师父说没病,为什么有人身上会出现那么痛苦的“病业”假相呢?其实师父也早就讲明了那不是病,是消业、是长功、是悟道和提高的好事。只是我们没有悟到而已。那不是病,是什么呢?我理解有如下方面:

第一、那是为了帮助我们消去生生世世、从微观到宏观、层层身体上所欠下的业债。师尊说:“为什么会在修炼中出现身体不舒服,象得了重病一样哪?而且每过一段时间会出现一次呢?我在讲法中告诉你们那是在消业,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力的同时也是提高一个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验着学员对大法是否坚定,一直到走出世间法的修炼,这是概括的讲。”[4]

第二、那是身体在出功和出功能。师尊讲:“炼功人将来修炼也不会舒服的,身体出现许多的功,都是很强烈的东西在你身体里动来动去的,搞的你这么不舒服,那么不舒服。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体得什么病,其实在身体里头都出了那么强烈的东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还有许多生命体。要动的话,你会感觉到身体发痒、痛、难受等等,末梢神经感觉也很灵敏,各种状态都会出现。只要你的身体没被高能量物质转变之前,都有这种感觉的,本来是好事。”[2]

既然师父说是出功的,你认为是病时,你不是不信师不信法了呢?

第三、那是我们自己那颗“怕”得病的心求来的“病业”假相。师尊说:“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作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著心怎么去呢?”[2]“越害怕,就越象病似的,非得把你这个心去掉不可,让你接受这次教训,从而去掉恐惧心,提高上来。”[2]

第四、那是让我们在魔难中悟道和提高心性用的反应。那“病业”魔难来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悟一悟,提高提高心性了呢?比如,我们想:

◇ 是不是要把这么大的业力转化成德,而长高功用的过程呢?
◇ 是不是要把它当作提高自己的忍耐力的好机会呢?“你能忍的住,你的业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来了,你的功也长上去了,它们就熔合在一起了。”[2]一举四得是多好的机会呀。
◇ 是不是自己最近说了、做了不符合大法炼功人标准的话和事了呢?如果是就要否定它,用大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
◇ 是不是自己最近三件事没做到位,或者在某些方面走极端被旧势力因素钻了空子呢?
◇ 是不是自己应该舍弃什么执着心了的好时机呢?如:有了怕是病的心呢?
◇ 是不是自己修炼中一直没有吃过什么苦,没有过过生死关,应该补上这一关了呢?唐僧取经九九八十一难,少一难也要补上才能圆满;我们大法修炼已近尾声,是不是也应该闯过生死大关,从而走向圆满的呢?

第五、那是在考验我们对这个大法坚不坚定的。

据我接触的同修中,很多人业力还没消完,还怀疑这怀疑那的;还有人说:我坚信师父信大法,我不相信自己,师尊说:“真修的人没有病”[3]。你真信了吗?你一不舒服了就当作是病了,那不又是变相的不信师不信法了吗?

第六、在修炼中无论你遇到再大的魔难和痛苦,那都是好事。你当成好事了吗?好在哪儿你明白了吗?有位同修说的好:当我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的时候,我总把它当成好事,因为它不来,我也看不到摸不着,感觉不到,它来了,正是我应该抓住这个好时机,好好向内找向内修,勇猛精進修去它提高上去的好机会。如:我老家农村有位女同修,六十多岁,老伴和儿媳去外地打工去了,儿子因修炼法轮功被人构陷冤判三年,关在监狱,只有她和八岁的孙女在家,孙女上学,她种地。前年深秋,她连续七天发高烧,烧的全身起红疱,且奇痒无比,她把它当作好事,坚强的忍着;亲戚邻居都劝她去医院看看,她却坚定的信师信法,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向内找自己的漏,找到一个否定一个,身体上好过一点,到第七天时,她想: 难道这是我要过的生死关吗?是让我放下对肉体的执着吗? 好!放!当她很坦然的放下生死之念,把生命的去留交给师父做主的时候,瞬间全身的不正确状态消失殆尽。

当我回到老家时,她这一关已过去五天,晚上她与同修带上孙女到我家来谈她过关的体会,我看她与以前又黑又瘦的她判若两人,因为她脸上的皮肤白里透红,又细嫩又光滑,简直比她八岁孙女的皮肤还细腻;我真为她能闯过此生死大关而高兴。假如她去了医院,不但业没消成,又压進生命的深层中去了,更重要的是无法提高心性、提高生命的境界和层次。师父讲:“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2]。这痛苦不就变成了最好的好事了吗?

第七、当大的病业关来了,可能是天定寿命已经到了?点化我们要放下生死闯过去呢?如果真是天定寿命已经到了,还不知更加坚定信师信法、正念正行,更加勇猛精進闯过去;而是当成“病”去医院缓解痛苦,可能就会出现两种结果:如果你的天定寿命没到,是能暂时缓解痛苦,可是那就把本来应该消下去的业力又压入到生命的微观深层次中去了,将来还要返出来,甚至更重。另一方面,如果你的天定寿命已到或已过,立马就会出现生命危险;因为那时在这一个问题上,你已不符合炼功人的心性标准了,已经降为了常人,常人就是生老病死,那时魔也不会放过你呀!据我所知,有两位同修就是到医院后,一周就失去了人身的。

只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正念正行才能闯过生死大关。那时不但延长了天定寿命,而且也可以提高生命的境界和层次,何乐而不为呢?!

第八、那是我们平时小关没在意,日积月累成了难以逾越的生死大关。

第九、那是被别人盲目崇拜或盲目自满被旧势力利用了弄走的。当某位协调人或某位同修那方面做的比较好,就有些人盲目的崇拜她、夸奖她、跟她学,学人不学法;有个别人在证实法中做成一件或几件好事后就飘飘然了,觉得自己了不得了。致使旧势力抓住把柄把她弄走。

有的修的不错的同修突然失去人身,有的则突然被弄進邪党的监狱,是很痛心的事。

第十、那是自己有漏了,被旧势力钻空子造成的魔难。

目前有少数同修执著于结束的时间,其实这十几年、二十年的修炼时间,回头一看不就是一瞬间吗?

有人执著于圆满、执著于自我,一思一念首先想到的是维护自己不被伤害。甚至有的三件事做不好,什么都怕,怕被干扰、怕失去执着、怕失去人身等等;才被旧势力有空子可钻。

当前邪恶的旧势力正在利用诉江案,大面积的“回访”来检验修炼人的心性,据我所知,我地就有坦坦荡荡的写几封控诉状没事的;有根本不愿意写的;有在同修的帮助下自愿写的;有因怕心而在同修的鼓励下被动写的;有因不签字而被拘留的;有堂堂正正到派出所讲真相救人没事的;有正念正行拒签的;有害怕邪恶威胁签字承认是“诬告”的;更有不承认是自己写的控告状的等等。那些签了字的、不承认是自己写的同修,在这次大的考核中,你没交出修炼人合格的答卷;这不是师父说你不行,也不是旧势力说你不行,而是你自己说自己不行,到结束的那天,你叫师父怎么办呢?你还有改过的时间和机会吗?同修啊! 你悟到了吗?

我的体会是:帮人就是帮己,悟到才能提高。真心去帮,法理显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真正放下了生死之念, 那生死就再也与你无缘。

由于我自身的修为不够,近年来,我曾帮助过两位类似癌症、三位类似糖尿病并发症的五位同修,有三位坚定了对师对法的正信和正念闯过了生死大关,坚定的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而有两位虽然师父一再延长了她们的寿命,给她们机会却还是没闯过来,她们的离世虽有多种原因,可是,毕竟让我知道了,我却没能在法上帮她们树立起对师对法的正信和正念,也没能帮她们打开心结而过早失去了人身;所以我也很遗憾和痛心,因为那是师父的弟子、我的同修。我决心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在配合诉江大潮中修好自己,多救人,尽心尽力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同修闯过生死大关,愿大家都能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一同圆满随师还。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病业〉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