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坚定的正念闯出黑窝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四日】从去年十月到今年初,我一直住在私人养老院,这个养老院坐落在河边。来到这以后我每天吃完饭就站河坝的台阶上发正念。十月二十五日上午我正在发正念的时候,来了两个人问我“你还炼不炼”,我说“炼”。他们强迫我跟他们一起走。当时我没问是什么人,哪个部门,去哪里。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跟他们到了一个地方,一看是个洗脑班,是延吉市依兰洗脑班。里边已有几名同修,说是上一期过来的。其中有一个同修被迫害的精神有点失常。过一会儿来了派出所的人,还有朝阳川镇政府的,其中有一名是刚到镇里安排的硕士生。当时我警觉了,我想: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堂堂正正的出去,请师父加持。我根本不看他们一眼,对着窗户站着发正念。约过了半个小时过来两个女犹大,扯这扯那,叫我开口说话,他们为了把我的正念分散,拿来了放碟机准备放,我就闭目,闭口根本不理他们,他们又叫来了几个警察准备动刑。可是他们根本不敢碰我。结果,他们灰溜溜的都走了,放碟机也拿走了。他们说:“不看就不看。”就走了。

此后两天我就是发正念,站着,坐着床上、地上都在发正念,使这个洗脑班彻底、全面解体。有时开车的那个司机也来劝我,说大哥起来活动活动吧,别那么老坐着,对身体也不利啊。有的还放了诽谤师父的录音,那个女犹大也来说整天那么坐着能受得了吗?多吓人那。他们还叫来我的弟弟、姐姐劝我配合他们,但我一直没有动摇,就是闭目、闭口、不听,这样僵持了两天。

第三天上午就来绑架我的那个人。原来他就是总头目。他说:我在这里看到了很多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我干了九年了。他的意思就是叫我考虑后果。我想你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我要出去。后来他只是笑着走了。

原来那天就是他们把洗脑班的同修强制的做所谓的(转化)。可是他们没有让我参加只是派一个警察监视我。他到门口看了看说:唉,这老头。那天下午这个小警察告诉我:送你回家,穿衣服吧。这样把我送回养老院。这是第一件事。

还有一件事情,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七日我和一位女同修在一个工地上面对面发神韵光盘。这时有一个不明真相的年轻人举报给110和当地派出所,我们俩被几个警察绑架了。那位女同修当时以坚强的正念找机会机智的走脱了。我被带進了派出所,他们表现很凶的样子,准备动刑,有的还照了像然后把我带到他们所谓的领导那里。这个人还摆架子竟然带着枪,好像把我当成什么危险的人物来吓唬我。

他们问这问那,想知道我的住处和联系人。想把迫害材料整出来,甚至有一个警察把光盘摆在地上让我踩。采用这样卑鄙的手段折腾了两个小时。我就是不配合,零口供。结果,他们什么也没问出来,没整出来。最后,汇报给他们的上司。也许是610吧,问怎么处理。回答的是:教育教育就放了吧。他们自己也没想到这么处理。然后,又通知家属来劝我配合。没得逞。只好让家属把我接走。这样过了三个小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安全回家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