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法轮功学员 婶婆生意场上得福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七日】我的婶婆是一个性情豪爽之人。一九九六年大法弘扬到我村,她公公、婆婆因身体不好,开始学炼大法。那时学法点设在她家。几个月后,老婶那脑出血的公公身体好了,婆婆一只手麻木,通过炼功,手脚也灵活了。

那时老婶开始做生意,家里没本钱,与别人借了五千元,往北京各大小饭店送煤气,她公婆病好了,帮她小俩口带孩子,做饭。老婶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一天,老婶和老叔不知何故打了起来,老婶一气之下,吃了过量的药片,人就处于昏迷状态,等家人发觉后送医院抢救。事情过去三天,我去她家学法,她婆婆告诉我老婶病了,我过去看她,只见她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她有气无力的告诉我事情的真相,说从医院回来以后就一直一个姿势躺着,连翻身的气力都没有。她说,身体难受,想让我帮她翻个身。她个头又高又大,我怕弄不动,就叫她婆婆帮我一起翻身。我俩还没有翻过来,她已经喘不过气来了。我回家拿来了李洪志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磁带和录音机,帮她放上,就回家去了。第二天早上,我去看她,她告诉我说,大法太神奇了,听完第一盘自己拽着床帮就能侧身了,听完第三盘自己就会翻身了,浑身也有了力气。从这件事过后,老婶对法轮大法更加深信不疑。

九九年中共开始疯狂迫害大法及法轮功学员之后,我们没有了修炼环境,学法点也散了,老婶家也成了邪恶迫害的重点,村委会、派出所的恶警时常去她家骚扰。一天,老婶上北京送煤气,当地恶警把她老公公绑架到镇政府大厅里办的所谓法轮功的“学习班”,老婶回家听到此事,拉着我去镇政府要人。

我俩到镇政府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一看,她指着警察开始说:“我公公原来得了脑出血,躺在家里,什么活儿也干不了,炼法轮功后老爷子病好了,你们把他弄到这来,出了问题我找你们算账。”并要求立即放人,如不放人自己印法轮大法条幅到天安门去打,并说拉一车人去。在场的警察和610的人吓坏了,赶忙说,您赶忙找车,把老爷子拉回去。她立即义正词严地说,“我不找,你们怎么把人拉来的,怎么把人送回去。”610的人立即给我村的书记打电话叫接人,老爷子和我村另两名法轮功学员不到半小时就回到了家。

经过这一场迫害后,老婶的公公、婆婆受到很大干扰,姑爷一有空就劝他们不要“再炼了”、“胳膊拗不过大腿”等话,在二零零二年十月老婶的婆婆突然离世了,村里的人说什么的都有。我老婶什么也没听,给老婆婆大办了丧事,一如既往支持大法。

一天,外村两名法轮功学员来我家找我商量事,正让来我家骚扰的警察撞上了,四、五个警察不由分说,要绑架那两个法轮功学员到公安局。我家人与警察嚷嚷起来,吵闹声惊动了老婶。老婶从家出来一看明白了怎么回事,转身回家把家里的面包车开了出来,坐在车里摆手示意让那两个法轮功学员上车,两个法轮功学员明白后,心想请师父帮忙,趁警察与我理论时,她俩迅速跑上车,老婶一加油门,把她两个拉跑了。一会儿,那几个警察回过神来,找那两个法轮功学员,怎么也没找到,就怀疑我家有地道。我的婆婆看见了事情经过,就跟那几个警察开玩笑说,不要找了,她俩飞走了。那几个警察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走了。

从那时起,老婶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从送煤气到开洗浴、搞房地产,资产从零到几十万、几百万、上千万,成了我地出了名的富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