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同舟回归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日】在十九年的大法修炼中,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使我从一个满身业力、浑身是病的人成为一个令众神都羡慕的大法弟子。提高的每一步都浸透着师父的慈悲付出,每一次升华都体现着大法的神圣伟大。写出我的修炼体会,与同修们交流。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红尘梦醒得大法 亲朋好友皆受益

在我很小的时候,一天晚上,眼前突然出现一只比房子还大的金色的眼睛,在一眨一眨的看着我,接着又出现了旋转的金色法轮图形,法轮越变越大,房子不见了,眼前的景色不见了,金色的法轮充满了整个天地间。当时我很震惊,也很害怕,闭上眼睛也能看到,用被子捂上眼睛还能看到。

从那时起,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我都能看到另外空间的人物、景象,我以为别人也与我一样都能看到,也不觉得奇怪。

我从小学上到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一所学校工作。图书室里的书我几乎看遍了,我心里一直在寻找,我看到的金色的法轮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实际看到的接触到的,跟教科书上讲的不一样?神佛、另外空间都是真实存在的,为什么课本上都讲无神论?没有谁能告诉我为什么。

在常人的大染缸中污染,对名利情的追求,使我得了一身病,感到对前途很无望。本想结婚成个家,有个温馨的地方,能有个依托;可是没想到婚后更是雪上加霜,丈夫对我想打就打说骂就骂,公婆看不上我,大姑姐们也欺辱我。特别是我生完孩子后,我和孩子身体都不好,整日吃药打针、住院,这还不说,丈夫和婆家人对我更加虐待。

就在孩子刚两个来月时,公公领着两个大姑姐闯進我家,把我一顿打骂,饭桌子、碗筷摔的满地狼藉,把孩子从我怀中抢走,留下昏倒在地的我,他们扬长而去。我哀叹:这都是为什么啊?我问天天不语问地地无声。后来,大姑姐们把病的照看不了的孩子又给我送了回来,孩子由于受冻惊吓,整日哭闹。丈夫怕孩子成植物人,就要把孩子扔掉。

就在我和孩子走投无路之时,幸运降临了我家。同事给我带来了《转法轮》,我打开《转法轮》,看到李洪志老师的照片,这位老师怎么这么熟悉,我在哪里见过,接着我看到了法轮图形,这不是我曾看到过的金色的法轮吗!

多少年的苦苦寻找与等待,今天我终于找到师父了。

以往我家每夜都没消停过,孩子哭闹,孩子一哭,丈夫就要对我一顿毒打,接着孩子会哭的更厉害。那晚,我还是提心吊胆的,可是很神奇,孩子睡的很甜美,丈夫也很安静。我家第一次出现了幸福祥和的景象。

在读大法书中,我浑身的病很快不知不觉的消失了,孩子也成了一名健康可爱的大法小弟子。我娘家父母姐妹都知道我在婆家很受气,得知我学大法要处处为别人着想,怕我吃亏,都打算劝我别学了,可是看到我在大法中身心受益,也都请了大法书回家学去了。单位领导同事、朋友看到我学大法后巨大的变化都说:“你有师父保护多好,我们也要学!”单位多人走入大法修炼。亲朋好友都在大法中受益,都称赞法轮大法好。

二、师赐神通建资料点救众生

在我和亲朋好友幸福的沐浴在大法的佛恩浩荡中时,中共发起了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在长达十五年的血腥迫害中我曾被绑架关押,也曾被劳教迫害过,警察坏人一次次的逼问我,让我选择,我一次次的告诉他们:我从学大法那天起就没有后悔过,不用让我选择了,给我多少次选择我还是修大法,还是当大法弟子。警察让家人劝我,家人说:“她身体不好才学的,我们劝不了。”是因为这些世人不明白真相才会让我选择、才会劝我。

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让更多的世人得到大法的福音,我建起了家庭资料点。开始时,我看到一台台的机器,一堆耗材,感到很陌生。我连电脑开关机都不会,对电脑、打印机一窍不通,技术同修讲的头头是道,我听的如在云里雾里,只看到同修熟练按键盘的手指,在技术同修眼里都很简单没啥教的,十多分钟就教完了。我的汗都出来了,我还是不懂。我回到家里,看着这些机器感到很头疼,能自如的使用机器做出各种精美的真相,对我来说太遥远了。我心想:自己不会,别影响了救人。我就跪在师尊的法像前说:“请师尊帮助安排心性高、懂技术的同修做吧。”立刻传来师尊慈悲的声音:“这是师父精心的安排。”我心想:师父给我安排的,我一定能做好,就请师父教我使用机器吧。

我按了一个键子,一下就打开了电脑,我拿起鼠标,要安装软件,鼠标的箭头就指点我该怎么做,我随意的连接打印机,恰巧就是应该这么连接的,我就记住该怎样连接,怎样使用了。就这样我第二天就会使用电脑、打印机了。在很短的时间里我学会了刻录、上网、打字、塑封、打印、安装系统、装机,大法修炼的神圣超常在我做真相资料中体现出来,象我这样大年纪的人,以前从没有摸过打印机、电脑,对刻录机、塑封机等更是一窍不通,我拿起来就能使用,这都是大法给我打开了智慧。

不久,我陆续的增添了喷墨打印机、刻录塔、专业打印盘机,由原来的一台打印机、一台电脑增加到三台电脑,五台打印机。在真相资料的下载、打印、装订、包装、散发上我都严格对待,不合格的资料不往外传。制作神韵光盘,是资料点年初做到年底的一个项目,神韵光盘要求非常严格,我们从上耗材、下载、刻录、打印、包装、传递、发放都严格按照要求做。

这些机器基本上都是我自己维修,但是多数情况是我自己这儿归正了,机器就正常工作了。我的这些法器们都是尽职尽责,都争着让我使用,它们很愿意与我沟通。一次,我的一台电脑突然打不开了,我就问它为什么不工作哪?它就回答我:你的执着心太重了,等你的执着心去掉,我再工作。我在做真相中就得很注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

为了安全,资料点是隐藏在同修们身后的,我经常参与真相资料的散发,每天学法、发正念、做家务等等,我感到时间很紧。为了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出更多的真相资料,我就让几台打印机、电脑、刻录塔同时工作,打印、刻录、装订同时進行。有时我还把这些机器分成两班,让它们轮班工作,这样就解决了机器散热、休息的问题,还节约了时间。机器在打印、刻录不用换盘时,我就可以利用这时间来发正念、或学法,提高了做资料的效率,我的时间就够用了。

每次我自己选耗材,上耗材,运回来,一箱一箱的搬到楼上,一张纸一张纸的打印出来,装订好,装入自封袋,再装進精美的扣手礼品袋里;一片一片光盘的刻录,验盘,装入有封面封底的光盘盒。当一份份精美的真相、光盘从我的资料点传到世人的手里,看到世人的觉醒,众生能得救,我感到很欣慰。

在师尊的看护下,我的资料点平稳的运作八年了。是师父和大法给了我智慧和神通,在一般人看来不可能的事都成为了现实。

三、用神笔震慑邪恶 证实法

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我们地区许多应该报道的事例没有报道,应该及时揭露的没有揭露,在真相资料中缺少曝光当地邪恶的内容。这么大的一个地区,这么多同修,这方面怎么没有人系统的做呢。我看到这方面的欠缺,已经影响到了我们地区解体邪恶救度众生。大法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既然让我看到了这个问题,我就来试着做一做。我这个以前写文章就头疼的人,也当上了明慧通讯员。师尊赐予了我神笔,大法给予了我无穷的智慧,从此我笔下的文章如涓涓清泉,如一把把利剑震慑着邪恶,令邪恶胆寒。

一次,我去偏远地区发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到了当地派出所,开始时,恶警很嚣张,强硬的给我录音、偷着拍照,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后来,我们当地公安局、国保队长也去了,我继续给他们讲真相。在接我回来的路上,我要求下车休息一会儿,一个警察不让,其他警察说:“快让她下车,别难为她,你们看他们把咱们做的事都写在传单上了。”他们对揭露恶警坏人的恶行很惧怕。晚上他们就让家人去看我。当着家人的面说他们没打我,没难为我,我身上带的钱物他们没动一点,并让家人把我接回家。

一位在黑牢中被迫害了十多年的同修出狱了,同修的出狱惊动了那么多的人。地、局的六一零、政法委、公安局,各个单位的领导,当地所有单位都排班,轮班二十四小时对同修跟踪监视,火车站、路口有警察警车堵截,同修家屋里屋外都有监控器,还有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贴身监视人员。我们悟到除了帮助同修发正念、切磋外,一定要尽快的把同修被迫害的详细情况曝光,减少同修的被迫害,解体邪恶救度众生。

我与一个同修约定去看这个同修。就在我和同修约好后,一位外地同修给我发来了一封信说:让我最近注意点,避免被监视、恶告等迫害。这位同修是开着修的,我要去看刚从狱中回来的同修,她并不知道。我去还是不去呢?我悟到:大法弟子修炼的路由师父安排,其他所有的生命都不配管,我把我的一切都交给师父,由师父做主。那位与我约好的同修给我回信,订了下午的火车。我刚上车,师父就鼓励我,让我知道我这次去同修那里是师父早就安排好的,让我提前看到了邪恶被清除解体,众生得救的壮观景象。

历经几个小时的火车,我们来到同修那里。十几年的冤狱摧残,同修身体很虚弱,已经生活不能自理。长期在那样艰难的环境下仍对大法坚如磐石,令人敬佩。我们先与同修一起学法,在法理上切磋,共同提高。在同修说起被迫害经过时,我赶快用笔记下来。因为同修被迫害了这么久,身体很弱,说一会儿就得休息一会儿,过一会儿再说,这样就与刚才说的事接不上,黑牢中惨烈的酷刑折磨给同修造成的巨大伤痛,使同修不自觉的总是重复说那件事。十几年,同修遭受的迫害太多了。

同修提出拍真人酷刑演示照片、录音、录像,因为来时不知道同修的修炼状态怎样,这些设备我没有准备,当地同修提供了一些简易的物品、场所,因为被迫害同修身体虚弱,酷刑演示做不到当时被迫害的那种程度,但就是这样也很触目惊心。我们在同修那里住了三天,为了安全,换了两个住处。我们打车去另一个住处时,还有人追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马上打过去一念:不许问,我们不归你管。

邪恶很害怕曝光解体它们。就在我去同修那儿的这三天,我的父母突然生活不能自理,腿不能行走。我的爸爸一直身体很好,妈妈虽说身体不是很好,但生活能自理,特别是爸爸他不但干自己家的活,还能帮助儿女家干活,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说他身体很好。可是就在我去同修那儿要揭露邪恶时,爸妈突然不能行走,爸妈这三天派人到处找我。弟弟、妹妹、弟媳、妹夫都有工作,孩子还在上学,除了我之外,他们都要上班,每天还得给孩子做饭,姊妹中只有我一个人没有任何牵挂。这是看我要揭露邪恶,解体它们,它们想要通过我父母身体不好来阻止我曝光邪恶,我不上邪恶的当,我就是要走师父安排的路。

照顾父母还有家中的姐妹,可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别人替代不了,如果我真的天天住在妈妈家照顾父母,可能父母的病会越来越厉害,会一直拖拽着我,不让我救人,还害了父母。我在家发了一上午正念,彻底解体干扰我写揭露迫害文章的一切邪恶因素。一切师父说了算,我只要师父给的。下午我去了妈妈家,爸爸已经能骑自行车了,妈妈也能行走了,我帮他们干了些家务,父母没说让我住那儿照顾他们。

回家后,我把同修被迫害情况系统的整理出来,还收集了同修所在地及周边地区的各个单位(包括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领导、世人的姓名、电话号码等信息,一起发送到了明慧网。又把收集的参与迫害人员信息发给当地讲真相小组的同修。

在明慧同修的帮助下,同修被迫害的详细报导很快刊登出来,海内外同修打来了大量真相电话,同修被迫害的文章编辑到了当地真相中,同修们开始在世人中散发。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大量世人明白了真相。各部门撤掉了对那位同修的所有跟踪、监控,明白真相的世人不再做恶,大量众生得到救度。

以往,收集核实世人的电话号码、公检法人员的信息,及同修被迫害的情况,系统揭露公检法、六一零、恶警犯罪事实,编辑真相传单、语音电话和小册子及时投稿,网上法会、日常切磋文章打字改稿投稿,重大节日贺卡制作投稿,严正声明、郑重声明、三退声明的投稿,及时报道当地的最新情况等,这些也都是我份内的事,都是我应该做的。

做大陆的明慧通讯员,不亚于冒着枪林弹雨上战场的“战地记者”。每次有同修被迫害,我都要冒着危险闯入同修被迫害的第一线,收集原始材料,揭露邪恶,在营救同修中救度众生。我要与其他同修一样直接参与营救被迫害的同修,一样找有关部门要人。在其他同修吃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喘口气儿休息的时候,我就趁这个空档赶快把了解到的情况整理出来发到明慧网。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我都是在电脑旁整理文章中度过的,其中的苦乐只有参与这个项目的同修才知道。我很荣幸做正法时期的明慧通讯员,这也是我修炼的一部份,我一定珍惜这个机会,用笔证实法救度众生,做好我应该做的一切。

从修炼大法的那天起,我就深深的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时刻在看护着我,点悟着我,不离不弃,领着我一步一步的修了上来,我用尽我的一切也永远报答不了师恩。我也非常感谢在艰苦的环境下给予我支持帮助的善良人们,还有与我风雨中走到今天的同修们。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