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勃利县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据不完全统计,黑龙江勃利县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如下:

◇林令梅,女,家住勃利县红星(老红旗)林场。二零零零年五月十四日夜在七台河市驻京办事处被迫害致死,是勃利县法轮功学员第一个被迫害致死案例,年仅三十岁。

林令梅
林令梅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林令梅为证实大法的美好,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炼功时被北京警察绑架。后转到七台河市驻京办事处(京七宾馆)三楼,被办事处人员铐在铁床上。那些人对她进行殴打。十四日夜间,林令梅离奇死亡,当局对外说是跳楼而死。有人说林令梅死时的姿势是双手铐着,仰面朝天,后背插在办事处下的铁栅栏上十多个小时,流血而死。林令梅的家属在当地警察的带领下到北京后,是在天坛医院太平间见到林令梅遗体的。家属看见林令梅遗体在冰柜里一丝不挂,家人只发现林令梅大腿内侧有一个口子缝了两、三针,胳膊小臂处有撸伤,后脖颈处有一些小红点,胳膊腕处有针眼,后腰部有一块青紫,后背没有所谓被铁栅栏插进的伤口。她妹妹说她姐姐没有跳楼的机会和条件,因为手铐铐在房间的铁床上,昼夜有人看守,夜间点着灯。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林令梅跳楼了,怎么可能挂在外面的铁栅栏上十多个小时没人知道呢?林令梅的死因让家属质疑。

◇房翠芳,女,勃利县青山乡青龙山村骨伤科专科卫生所护士。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被虐杀,年龄四十九岁。

房翠芳
房翠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房翠芳为了证实大法的美好,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警察绑架,她为了保护地方不受牵连,她不说出姓名和地址而遭到毒打,双手被手铐铐的很紧,都勒进她手脖的肉里了,后来留下了疤痕不消失。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房翠芳被县公安局和青山派出所绑架三次。

第一次是在一九九九年九月初,因为她去北京上访,回到家时被绑架关押到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第二次是在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一日,她和三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法,被坏人恶意举报,被当地派出所绑架,把她当重点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县看守所,由于她坚持炼功,她双腿被警察上支棍,手戴手环,手、脚都被固定在地板铺上,仰面呈“大”字形。有半个月时间,吃饭、大、小便都不给打开。在勃利县看守所刑拘三个月,勒索了家属钱财至少四千元后才放回。

第三次是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县610(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和公安局对全县法轮功学员的大搜捕中被绑架,很快将房翠芳等被非法劳教,劫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迫害。劳教所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折磨,面对酷刑折磨,好多法轮功学员被迫转化。在这种情况下,房翠芳也不知怎么做对了,违心的转化了。后来她感觉不对了,为了制止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她曾私下对有的法轮功学员说:得有人为大法付出啊!当时也不知道她是啥意思。还有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说:房翠芳向劳教所人员提出过条件,如不答应她就以死抗争(当然这不符合法轮大法禁止杀生和禁止自杀的规定)!劳教所人员当然没答应她的条件,没想到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的一天夜里,房翠芳在劳教所三楼的卫生间里以死抗争反迫害。她的做法虽然不符合大法的要求,这都是中共邪教党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残酷迫害、逼迫放弃信仰造成的。

◇刘新,女,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大四站镇中学教师。刘新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向县公安局讲真相,劝说不要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当即被原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孙成义非法抓捕到县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五十六天,罚款四千元后放出。

由于刘新始终不放弃修炼,于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一日,在家中无故被大四站镇派出所非法抓捕到县拘留所。在县拘留所被非法囚禁九十天,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刘新身心受到巨大伤害,全身浮肿,生命垂危,在家人强烈要求下才放回家(据说刘新丈夫被迫给孙成义几千元才放回)。回家后又遭到单位和派出所多次骚扰,于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年龄三十七岁。

◇闫修忠,男,黑龙江省勃利县大四站镇双兴村村民,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九日离开人世,他被中共绑架迫害三次:

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因写信给县委副书记李国福讲明大法真相,被绑架关押在拘留所。由于他抗拒非法迫害,不超过十天放他回家。

第二次是在二零零零年二月末在家被大四站派出所警察范遗英、赵志库等非法抓走,关押在拘留所五十多天并被非法罚款二千元后放回家。

第三次是二零零一年三月再次被大四站派出所范遗英、赵志库等警察从家中非法抓走,非法拘留八个月后被送进绥化劳教所。明慧网曾报导说:闫修忠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在绥化劳教所绝食抗议非法劳教,十月二十九日离开人世,年龄五十二岁。可是劳教所告诉家属,说闫修忠死于心脏病,可家属说闫修忠原来身体很好,没有心脏病呀。

◇何平,男,原勃利县长兴林场(现划归七台河市)职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何平在短短的三年间遭中共四次绑架,两次非法劳教。第一次被绑架是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初的一天,非法囚禁在县拘留所,一直把他非法关押到二零零零年接近六月份了才放回家,但是勒索了他妹妹三千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何平上北京讲述大法的美好,被北京警方绑架,当地警察把他带回,非法关押在勃利县拘留所,后来何平很快被非法劳教,于八月一日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在绥化劳教所呆了一个月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劳教所放他回家了。

二零零零年过了十月一日,他又去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何平再一次被北京警方绑架,令当地把人带回,被所在单位非法罚款七千元。何平从北京被带回来直接关押在勃利看守所。后来又送回绥化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何平老父亲身体不好,需要何平照顾,一直到七月份,绥化劳教所在逼迫何平“转化”后,才让何平回家。何平回家后,林业派出所一警察到何平家,问何平“炼不炼?”何平说“炼”。于是派出所警察又把何平绑架走,长期囚禁在勃利县拘留所。二零零二年过大年以后,何平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身体非常虚弱,也吃不下东西了,骨瘦如柴,走路打晃,也干不动活了。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才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被放回家,不久便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七岁。

◇李凤琴,女,姜成久之妻。家住勃利县抢肯乡抢肯村。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八,被非法拘留六天,绑架单位和责任人是抢肯乡派出所邓宝银;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八日被县公安局姜东春,罚款和勒索金额二千元。二零零一年十月十日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哈市戒毒所,身体检查不合格不收。又被勃利警察拉回,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从绑架到放回家共关押在拘留所和看守所五个多月,李凤琴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二零零四年九月七日她丈夫姜成久和两个女儿、一个女婿被绑架,其中一个女儿还有吃奶的孩子,这又给她造成严重打击和惊吓,十二天后(九月十九日)不幸含冤离世,年龄五十八岁。这时她丈夫姜成久被非法囚禁在看守所中,也没让丈夫回来见她最后一面。

◇林跃熙,男,原住黑龙江省庆安县同乐乡刘滨屯,后到七台河市勃利县马场一队种地。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当地非法定三年劳教,后转至绥化劳教所;二零零四年四月份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有目击者看到在绥化劳教所警察架着林跃熙跑步,随后人就不行了。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八日家人到劳教所看望亲人时得知,林跃熙已早在绥化人民医院离世。

◇张桂琴,女,家庭住址勃利镇城西街铁路给水所附近,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第一次是二零零零年七月初,二零零零年七月初上北京证实法被非法抓回,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劫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第二次是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四被伊春市美溪警察分局绑架,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被伊春市美溪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四日伊春检察院向中级法院提起非法公诉,她当庭喊“法轮大法好”,被警察殴打,据说牙打脱落。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日被伊春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二年末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在集训队是隔离、严码;在打包车间被隔离、严码、挨冻、受打骂、凌辱、不许购物、接见、书信、不让上厕所,让憋着。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致盆腔、坐骨部位粉碎性骨折,被折磨成骨癌,送病号监区,继续被折磨到被保外, 二零零六年春天才让家人接回,不久含冤离世。年龄五十八岁。

◇姜成久,男,家住址勃利县抢垦乡抢垦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含冤离世,他曾多次被绑架:

第一次是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八,被非法拘留六天,绑架单位和责任人抢肯乡派出所邓宝银,罚款和勒索金额六千元。

第二次是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八日,被非法拘留四个月,非法劳教二年,绑架单位和责任人县公安局姜东春。

第三次是二零零四年九月七日,非法拘留、刑拘两个月零六天,非法劳教三年,于当年十一月十二日劫持到绥化劳教所。绑架单位和责任人县610郝永波,县公安局姜东春、白玉刚。姜成久在送劳教所时,体检血压是二百一十,不合格还强行收留。警察让犯人把姜成久衣服扒光,浇了十多盆凉水,致倒地起不来。姓廉的警察把他耳朵打聋、眼睛打青。在劳教所由于长期超负荷奴役劳动,有一次,姜成久扛着一箱牙签料艰难的上了三楼,到了走廊,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就起不来了。就这样还让他劳动,致使身体极度虚弱。牙签扎手出血不止,捂住手就从鼻子出血。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劳教所才不得不让警察带他到绥化市医院检查,经检查是再生障碍性贫血和尿毒症,十六日才通知家属。家人去接时,警察让家属出三千元医药费,家属没有钱。十七日劳教所怕人死在所里承担责任,才让家属领走,并威胁家人,回家死亡,概不负责,让家属签字,不签字不让接回家,家属无奈才签字。

没送劳教之前,他身体非常健康。接回家,姜成久已神智不清,瘦得皮包骨,大小便失禁,胯骨处发现有一大块紫黑印子。回家十八天,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含冤离世,年龄六十二岁。

◇李美英,女,家住勃利县勃利镇城西街。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前曾是勃利县法轮功义务辅导站副站长,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被列为勃利县重点迫害对象。不法人员曾多次到她家骚扰、绑架。家里从此已不是安全之地,她不得不经常离家出走,但即使这样她至少被绑架迫害五次,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不幸离世。

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勃利县公安局政保科,孙成义、武文生绑架了她,非法扣押在公安局四个小时。

第二次是一九九九年九月八日,城西派出所李方、黄彬绑架了她,抢劫了她的大法书,非法拘留十四天。

第三次是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城西派出所李方绑架了她,抢劫了师父法像,香炉等,非法扣押一天。

第四次是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七台河市公安局毕树庆、陈举在七台河通往勃利的大个岭公路检查站,将李美英乘坐的客车截住,绑架了她,非法拘留三天,罚款金额五千元,勒索金额七千元。

第五次是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日,七台河市公安局、勃利县城西派出所付某某等绑架了她,抢走她衣兜里的六百五十元钱,非法刑拘十四天,出现生命垂危现象,送到医院抢救,就这样还非法劳教她一年(保外)敲诈勒索她家属一万元后把她放回家。以后她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不幸离世,年龄六十岁。

◇黄跃祥,男,一九四二年一月三日出生,家住勃利县抢垦乡三兴(八家子)村,长期居住在七台河市桃山区同仁小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非法迫害法轮功后,他因为为大法说公道话,澄清事实真相,而多次被中共绑架,拘留,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给他身心造成很大摧残,一个老人那能经受这样的迫害,最终在二零一三年皇历三月初八不幸离世,年龄七十一岁。

黄跃祥
黄跃祥

第一次被绑架拘留 是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被警察绑架,劫持到天安门分局,后劫持到七台河驻京办事处地下室,几天后把黄跃祥劫持到勃利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到六十天被非法罚款、勒索三千六百元。放回了(七台河)家。

第二次被绑架拘留是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三那天,来了两个警察叫黄跃祥去派出所,到那里问他还炼不炼法轮功,他说“炼”,就被关进七台河拘留所。在那里干奴工活多、时间长,又苦又累,在这期间七台河桃东派出所长陈东到他家里勒索二千元,他老伴被逼的到别人家现借二千元给陈,在拘留所被关押迫害九十五天后放回家。

第三次被绑架并非法刑拘,又非法劳教。二零零零年六月份的一天,黄跃祥到了天安门广场,被警察劫持到天安门办事处。后来又被劫持到北京怀柔县看守所,下车就被强迫蹲在地上,他腿疼得难以坚持。后又把他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看守所的一个号里非法审讯,二个警察中一个问他:叫什么名,从哪里来的,报出名和住处就行。姓艾的警察边问边说:这么大岁数了,快说吧,好汉不吃眼前亏。黄跃祥不说,他就急眼了,拳打脚踢上来了;黄跃祥还是不说,他用脚踢,穿的是皮鞋,左一脚右一脚,黄跃祥的腿被踢的青一块紫一块都连在一起了,黄跃祥还是不说;那个艾警察气得够呛,用双手打他的嘴巴子,劲头之大,速度之快,好象专门受过训练一样,不一会打得黄跃祥嘴就冒血了,警察还继续打,黄跃祥血流很多,打完了叫黄跃祥把地上的血收拾干净。接着问黄跃祥。黄跃祥还不说,警察更来气了,另一个警察不知什么名,上来用手抓住黄跃祥头发往上提,腿不让伸直,手抓着头发连整个身体都提起来了,头发一把一把地掉。

后来黄跃祥被迫说了是哪儿的,四天后被劫持到七台河驻京办事处。 几天后黄跃祥被劫持到七台河看守所。一天上午黄跃祥被非法审讯,有桃东派出所两警察,一个姓张是副所长问黄跃祥,去北京和谁在一起,谁叫你去的,你又联系了谁,把所有的人都说出来,用威胁的口气逼着黄跃祥说。黄跃祥没有配合他。张就让两警察把黄跃祥两只手拧到后背用手铐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铐上,接着要黄跃祥快说,不说就换招,黄跃祥就是不说。警察又问了一气,也没达到目的,就拿红砖往后背缝里加,那两人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硬给加上了,问黄跃祥这回怎么样?挺得劲吧,快说,不说还有办法,看你能挺住不。

黄跃祥还是不说,不管怎么疼都不说。张姓的说让加立砖,他二人使很大的劲也没加上,后来又找一个帮手是个大小伙子,三个人使尽吃奶的劲才把立砖加上了。当时黄跃祥手脖子疼到什么程度,他说那就不用说了。警察继续问黄跃祥,说不说,不说就换招。黄跃祥没配合,警察一看表快十二点了,去吃中午饭走了。

七月三十日把黄跃祥劫持到第二看守所,八月一日送往绥化劳教。在劳教所里,被迫无尽头的干奴工,每天十八小时的,最少也是十二小时。劳教一年到期了,桃山区分局来两个警察提审,问黄跃祥还炼不炼了,黄跃祥说“炼”,又给加期半年后才释放了他。

第四次被绑架刑拘,又被非法判刑。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八日早上黄跃祥被七台河市桃山区桃东派出所警察给绑架了,被铐在铁凳子上。当天晚十一点劫持到第二看守所,后又劫持到一看。桃山法院对十七名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被判法轮功学员有二年~七年,黄跃祥被迫害强判五年,送牡丹江监狱迫害五年。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二日才被放回来,回来后七台河有关的职能部门来家骚扰他,让人不得安生,无奈黄跃祥只好回到家乡勃利县抢垦乡八家子村。

◇于成群,男,家住勃利县抢垦乡合发村。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他被迫害很严重,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份离世,此前曾被绑架至少有三次。

第一次是在二零零零年六月末至七月间全县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抓捕中被绑架,被非法抄家,抢走一箱子大法书,非法拘留两个多月被勒索四千多元钱。

第二次是在二零零二年一月被绑架,非法拘留近两个月。

第三次是二零零四年九月七日参加太升村交流会被绑架,关押在县看守所两个月零六天,被非法劳教三年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二日劫持到绥化劳教所迫害。到劳教所检查身体不合格,被放回。于成群在绥化劳教所,耳膜被警察打穿孔,肋骨被打断两根,给他身心造成很大的伤害。回到家后到,他为了避免中共再对他非法迫害,被迫流落到外地,不幸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份离世,年龄六十五岁。

◇黄跃吉,男,勃利县抢垦乡三兴(八家子)村村民。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他六次被绑架,二次被非法劳教。由于中共当局多次对他的骚扰、绑架和囚禁以及敲诈勒索等迫害,已经对他造成很大的打击,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于二零一四年四月七日不幸离世。年龄六十五周岁。

◇杜功琴,女,家住大四站镇西村。被非法关押、劳教,警察经常骚扰。被绑架三次: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十月;第二次是二零零零年二月;第三次是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三次累计非法拘留达六个月,敲诈勒索她一万元,第三次绑架后她被劳教一年,劫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迫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不幸离世,年龄五十六岁。

◇田维琴,女,家庭住址勃利县勃利镇城西街。她多次被警察骚扰恐吓,抄家,绑架拘留,非法劳教。第一次(和她丈夫)被绑架是二零零零年十月,非法拘留二个月,敲诈勒索现金五千元;第二次(和她丈夫)被绑架是二零零二年十一月,非法拘留二个半月,勒索二百五十元;第三次(和她丈夫)被绑架是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日,非法拘留她二个月,被非法劳教一年,于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九日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所,经体检不合格,返回后又非法关押在当地一个月后才放回家。多次的被迫害,她家(包括她丈夫)一共被敲诈勒索至少一万七千四百元,她不得不经常搬家,最后流落到外地,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九日在他乡不幸离世。年龄六十二岁。

◇李喜芝,男,家住勃利县吉兴乡政府所在地。他多次被警察骚扰恐吓,抄家,绑架拘留,非法劳教。第一次被绑架是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第二次是二零零零年七月;第三次是二零零二年初,三次被非法拘留共九十一天,被敲诈勒索一万六千元。第四次是二零零四年九月七日在青山乡太升村开法会,被县610郝永波 、公安局姜东春等绑架,非法刑拘两个多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绥化劳教所迫害,经体检不合格保外,勒索他二千六百元放回家。二零一零年皇历八月三十不幸离世,年龄六十二岁。

◇鄂春贤,女,勃利县原钢铁厂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教党迫害法轮功后,她去北京信访局上访,说明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被绑架带回当地非法拘留十五天;一九九九年十月末,中共邪党魔头江泽民信口雌黄说法轮功是×教,当年十一月她再一次去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没想到有人告发,坐火车走到半路被截回,被非法关押在县拘留所五十多天。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九日非法劳教她一年,是勃利县法轮功学员第一批被非法劳教人员之一,将她劫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迫害,给她精神打击很大。迫于各种压力,她被迫放弃了修炼,回家后不再和法轮功学员接触。二零一四年大约皇历四月初二,突然离开人间。年龄六十八岁。

◇夏维波,女,家住勃利县城西街。她多次被警察骚扰恐吓。二零零零年一月被绑架拘留二个月,被勒索二千三百元。身心受到很大摧残,二零零六年九月二日不幸离世,年龄三十七岁。

◇李淑珍,女,家住勃利县勃利镇新起街(飞机场)。她多次被警察骚扰恐吓。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日被绑架拘留六十六天,被勒索四千七百元。给身心造成极大伤害,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不幸离世,年龄五十八岁。

◇吴金玉,女,家住勃利镇新华街。她多次被警察骚扰恐吓。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被绑架拘留七十一天,被勒索五千元。身心受到很大摧残,于二零零八年七月不幸离世,年龄四十五岁。

◇王桂兰,女,家住勃利镇城西街(原住勃利镇铁西街)。警察经常去家骚扰、并被带到派出所威胁。二零零二年一月四日老两口被公安局政保科、铁西派出所吴亚彬等绑架,非法拘留四天。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公安局政保科铁西派出所、县公安局六大队再一次把她老伴贾贵森绑架。他老两口一共被非法勒索二千三百元。老人不幸于二零一一年离世,年龄七十一岁。

◇汤玉珠,女,家住勃利县城西街(原住勃利县铁西街)。她多次被警察骚扰恐吓。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五日被铁西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七十二天,勒索七百元。为躲避迫害,不得不搬迁住址,不幸于二零一二年正月初二离世,年龄六十七岁。

◇梁湘云,女,家住勃利县城西街。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七•二零前,老人是勃利镇街心花园炼功点的义务为大家播放炼功音乐的热心人,在七•二零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中,她家被抄,录音机和大法书被抢走,老人被当作重点人员非法被绑架,非法扣押在县公安局一天,以后她又被监视居住,又被恐吓,给老人身心造成极大伤害,于二零零二年三月不幸离世,年龄七十二岁

◇侯旭,男,家住勃利县铁西街,在二零零一年五月勃利县公安局政保科和铁西派出所对他的绑架中走脱,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九日不法人员绑架他妻子不成,就绑架了他的老父亲,并抄了他的家,他老父亲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后放回家。以后不法人员还不放过他们,一家人被迫流离失所,妻子失去了工作,没有了经济来源,一家人在外地艰难度日,给侯旭造成很大的压力,身体造成伤害,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不幸在它乡离世,年龄四十四岁。

◇王丛芝,女,家住勃利镇城西街。丈夫陈敬如两次被绑架坐牢、遭酷刑迫害、被非法勒索,她家被抄,翻个底朝天,一块地板砖被砸碎,看下面有没有(大法的)东西。警察还多次骚扰、恐吓她,企图要绑架她,孩子怕迫害向其施压,给老人打击太大了,于二零零九年不幸离世,年龄六十八岁。

◇韩淑敏,女,六十八岁,黑龙江省勃利县青山乡太升村朴实的农村老人。修炼法轮大法后,十二指肠炎,肝炎,胆囊炎,脊椎炎,冠心病等多种慢性病不翼而飞,因老人知道大法好,经常告诉亲朋好友大法好,讲真相,发传单。警察及不法人员不断上家骚扰,老人精神受到极大的压力。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八日在她女儿家,警察在邻居家翻墙跳入院中,撬门大声喊叫,老人从没经历过如此恐吓,瘫在地上一个多小时站不起来。从此身体每况愈下,后来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含冤去世。

◇佟桂珍,女,六十七岁,家住黑龙江省勃利县长兴村,早年患心脏病及多种疾病,不能参加正常的家务劳动。从一九九五年得法修炼法轮功后,身体恢复健康,心脏及其他疾病全部都好了,也能参加劳动了。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党迫害法轮功开始,长兴乡警察派出所警察丛玉明(借用人员)、胡海波经常到佟桂珍家骚扰迫害,他们半夜跳杖子敲打门窗,将她惊醒。因为多次半夜受到惊吓,致使佟桂珍心脏病复发,求医无效,于二零零二年含冤去世。

◇臧淑芹,女,六十四岁,黑龙江省勃利县吉兴乡人。一九九七年七月得法,修炼后糖尿病四个加号恢复正常。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镇压后,在高压威逼下放弃修炼,二零零一年检查出肺癌,于二零零五年正月初七离开人世。

◇温月秋,女,五十八岁,黑龙江省勃利县倭肯镇人。在修炼前九种疾病缠身,几次生命垂危。一九九八年春得法,修炼几个月,所有病症全部消失。二零零零年三月,当地警察将她绑架到派出所逼迫其放弃修炼,致使糖尿病复发,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去世。

◇康井会,男,抢垦乡八家子人,遭受警察骚扰恐吓、精神受到极大打击,于二零零五年七月离世,年龄八十一岁。

◇荣淑兰,女,抢垦乡八家子人,遭警察骚扰恐吓、精神受到极大打击,于二零零一年七月离世,年龄七十五岁。

◇杨再录,男,家住勃利镇元明街,县公安局刑侦、派出所、元明街道、城西街道多次到家骚扰、恐吓,于二零一二年皇历七月三十离世,年龄五十六岁。

◇郭相珍,女,八十三岁,黑龙江省勃利县人,于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在修炼之前,患有心脑血管病等都非常严重,还有其它的病,那时真是百病缠身,一年医药费就得花几千元。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后,所有的疾病全都好了。二零零二年,不法人员疯狂迫害,绑架因修炼法轮大法的儿子和儿媳,并不断对家人进行骚扰,老人受惊吓和精神上折磨,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含冤离世。

◇吴家和,男,黑龙江省勃利县勃利镇太平村大法学员。一九九六年学法后,多种久治不愈的疾病逐渐消失。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前后,老人的大女儿、小女儿和女婿、大侄女因坚持修炼,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从那以后,派出所、大队不法人员协同逼迫老人写不修炼保证,被老人严词拒绝。警察的不断骚扰,及对孩子们的担忧,老人旧病复发,于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去世。年龄六十三岁。

◇姜淑芹,女,六十六岁,吴家和之妻,黑龙江省勃利县勃利镇太平村大法学员。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老人的大儿子、大女儿、小儿子和儿媳开车到邻村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大儿子被诱捕并被勒索二万元。大女儿、小儿子和儿媳被迫流离失所。家中剩下老人和大儿媳还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生活艰难。警察去老人家逼问孩子们的下落,连续半个月在老人家里蹲坑,刑侦科也不断恐吓老人,致使老人焦虑过度,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去世。

◇周桂凤,女,家住双河镇,女儿被非法关押,精神受极大打击导致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六日离世,年龄 七十七岁。

◇于桂珍,女,家住青山乡青龙山村,二零零四年九月七日她本人和两个女儿温艳丽、温艳平在青山乡太升村参加交流会时被绑架,警察骚扰,受到惊吓导致二零零五年十月七日离世,年龄六十八岁。

◇温玉臣,男(于桂珍丈夫),家住青山乡青龙山村。二零一二年腊月儿子和儿媳温长军、阚荣平夫妻俩和女儿温艳丽等去山沟村讲真相被坏人举报。长兴派出所所长带人绑架了他们送七台河分局,每人关押五天,各罚款七百五十元。温玉臣精神受打击,于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九日急病离世,年龄七十五岁。

◇何光伟,男,家住勃利县长兴林场,儿子何平多次被绑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酷刑迫害,长期囚禁被迫害致死,给老人造成的伤害太大了,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一日含冤离世,年龄七十九岁。

◇宋淑兰,女,家住勃利镇城西街,受到警察威胁、恐吓,女儿被绑架关押,精神受到极大打击。于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九日不幸离世,年龄五十七岁。

◇战玉坤,女,家住勃利镇城西街,女儿、女婿多次被绑架关押、最后一次女婿被非法劳教、女儿被迫流离失所,给老人精神打击极大。于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七日离世,年龄七十八岁。

◇董秀云,女,家住吉兴乡长胜村,女儿王淑梅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七年,给她精神受到极大摧残,于二零零九年不幸离世,年龄六十一岁。

◇小卞妈,女,家住勃利镇元明街。儿子、儿媳、孙子都被绑架拘留过,特别是二零零七年,一群恶人突然到老人家抄家,并把儿子和小孙子都被绑架走了,然后父子双双又同时被非法劳教,给老人打击很大,导致老人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离世,离世年龄不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