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走出魔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六日】我今年六十八岁,是在一九九七年五月份走進大法修炼的弟子。近年来,我们地区时常出现大法弟子过劫难关和病业关的事情,有的大法弟子因正念不强,失去了人身。经同修交流,让我把怎样过劫难和闯过病业的经历写出来,给魔难中的同修以启发。如我写的不在法上,请同修指正。

一、正念强,在师父的呵护下过劫难

事情发生在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夜间十一点多钟。当时我给一家粮食转运公司烧取暖用的锅炉,夜间负责给院内烘干粮食,兼给工人热饭。当时,院内车来车往,正在往外运粮,运到港口装船。

到工人休息的热饭房有五十多米远,中间隔一排仓库和厕所,挨着就是热饭房,前面四米左右是一道钢铁网组成的围墙,围墙每三米远有一根铁的立柱,上下有两对固定立柱,连接网片的铁板,用螺丝再连接。围墙和库房中间,有一条通往热饭房的小路。

不知什么时候,小路中间放了一堆木头,当时我着急,车骑得很快,猛发现木头堆,向左一打车把,自行车前轱辘一下撞在一块木头上,身体就从车把上飞出,脑袋一下就撞在铁网的立柱和穿立柱的螺丝杆上!那是多大的惯力,真是来取命的!

当时就感觉脑袋“嗡”一下,又扎進去一个东西。身体还没爬起来,心想,“没事,我是炼功人,有师父保护。”站起来,顺着脑袋往下流血,流了满脸。我摘掉帽子用手一摸,脑袋上有一个窟窿,我就急忙跑進锅炉房,用卫生纸堵住伤口,戴上帽子,再去给工人热饭,一边走一边说,“谢谢师父救了我。”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钟,到了上班时间,和我在一个单位工作的儿子到锅炉房来找我,看到满地是血,吓了一跳,就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夜间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儿子劝我到医院看一看。我说,“没事,我是炼功人,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

到家摘掉帽子,取下卫生纸,照镜子一看,脑袋上的伤口长的平平的,像没受伤时一样,帽子上却留下了一个洞,这太神奇了!真象师父说的那样,“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坚定正念,在师父的点化下,闯出病业关

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我到一家小区当保安。一是为了去那里做真相资料和讲真相,救那里的众生,二来呢,又增加了自己的经济收入。因为这个小区每一排楼的墙角都有摄像头,保安室还有监控,发资料没人敢去。以前白天我去过几次,这回来当保安,進出方便,没人询问我,我每天上班时,都带点儿真相资料,以巡逻为由,到每个单元楼去散发,感觉挺好!

八月十四日九点多钟,有两位女清洁工拿着十几份大法真相资料来到物业办公室,问主任,拾到的这些资料,怎么处理。当时我正好在场,在场的还有几位业主和一对夫妻,这对夫妻是退休教师。我说:“这些资料不能损坏,谁看见是谁的福分,听说这资料是大法弟子自己花钱印的,是来救人的。”那位退休女教师说,“法轮功搞政治,围攻中南海,搞天安门自焚。”我说,“不是你说的那回事儿!”我就把大法弟子“四二五”和平上访的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实情况,以及江××的发家史,它又是怎样迫害法轮功的,还有六四镇压学生的事都讲给他们听。

大家都不说话,很认真地听我讲。突然那个退休女教师说,“他是学法轮功的!要不他不能讲得这么详细,知道的这么多。”我脱口而出,“我没学那个,我是对法轮功有信仰。”这一念之差就把自己降为常人了,叫旧势力钻了空子,抓住了迫害我的理由。

十一点多钟,主任让我和保安队长去市场买菜,走路的时候,右小腿的肉皮被裤子磨得很疼,跟不上人家。我就想,以前走路都是常人跟不上我,我上楼的时候,都是两个台阶两个台阶的一起上,上一个台阶嫌慢,今天怎么了?我就把右裤腿儿卷起来,一看,发现小腿内侧有一个血泡磨破了,流着血水。中午吃饭时,嘴也歪了,眼睛也斜了,说话流眼泪,牙也全活动了,真感到“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2]。物业主任一看我这样就说,“你到医院看一看吧!早点儿回家。”我说,“没事儿,过几天就好了。”

到家后,老伴同修一看我这样,就去单位把我的工作给辞了。我就向内找自己,今天错在哪里了?就没悟到讲真相时没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而叫旧势力钻了空子带来的迫害。

我家是学法点儿,晚上和大家学法时,念书吐字不清,眼睛不断地流泪,看字也模糊。同修们一起帮我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对我的干扰和迫害。我每天早晨炼功后,吃过早饭,就开始学师父的所有讲法,每两个小时发一次正念,铲除不行,就善解,总是看着自己的腿,有一种求好的心。

没过几天,紧挨着伤口的右边,又出现了一个血泡,血泡破了以后,又开始烂肉,扩散挺快,肿的也很高,象海里石头上长的蛎花皮一样,坑坑洼洼,小腿肌肉腐烂的面积越来越大,流着脓血,整个房间都弥漫着腐臭味,经久不散。

我每天早晨炼功时,都要先在脚脖上缠几圈卫生纸,等炼完功后,顺腿而下的脓血就浸满了卫生纸,就象从血水里捞的一样。炼静功时,再从新缠一圈卫生纸,如此往复。房内无论白天黑夜都开着窗户,往外放臭味。夜间睡觉时,把腿伸在用泡沫板钉成的小板凳上,再垫些卫生纸,以免弄的被子上都是血水。就这样一天天的承受着,有时夜间,腿疼的睡不着觉,我就背《洪吟》、《精進要旨》和师父讲的“越在无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3]这句话来增强战胜病魔的决心。

人在难中,同修说一句鼓励的话,我都非常感动。有位同修出于对我的关心,给我送来了一瓶消毒水,让我上一下,我当时没有动心。一天,我人心出来了,就往伤口上点了一滴试一下,伤口马上冒起了白沫,疼痛异常。我赶紧擦去消毒水,发现沾染消毒水的肌肉已经变黑了。这下可坏了,伤口一天天的扩大,一直从右向左,从腿肚中心蔓延到小腿的正前方。

有一天夜间一点多钟,给我疼得实在挺不住了,我下床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哭着说,“师父!弟子要跟您回家,您点化一下弟子吧!弟子错在哪里了?”我回到床上躺下,似睡非睡间,眼前出现了一幕景象。

我前世养了两头大猪,每头都三百多斤,黑色的猪毛都看的特别清楚,卖给一个猪贩子,赶到他家的猪栏里,我向他要钱,他不但不给还骂人,我上去就把他打倒了。他的二弟见后,上来就打我,我又把他的二弟打倒了。他的小弟弟十二、三岁,从后面拿砖头拍我,我又把他的小弟弟打倒了。

我一下惊醒,原来前世欠人家的债,来找我讨债了,那就还吧!由于这种消极承受的想法,又叫魔钻了空子,左腿腿肚子左边又出现了一个血泡,破了以后,肌肉也开始溃烂。这下打坐时只能散盘腿。晚上睡觉,把两只脚都放到泡沫板做的小板凳上,凳子上垫上厚厚的卫生纸,跟犯人一样,身子不能动,直挺挺的躺着,像死了一样。

我大儿子回家,见我这样,就让我上医院去治疗。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我,腿好坏就由师父定吧!”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但是这不是能有意表现出来的,是你在法中修到了这一步,使你成为了这样的生命。”[4]我说你疼我,就叫你比我更疼。

我天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把心放下了。老伴说:“你早这样就好了,你嘴歪了,为什么十几天就好了?因为你没有求心。”我说,对呀!师父说,“无所求而自得。”[5]腿为什么没好呢?就是我天天看着瞅着,发正念都是为了自己的腿快点儿好,执着不去,能好吗?师父可能也看到弟子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一天学法时,耳边听到有声音大声说,“你应该正法了,不能叫魔没完没了的干扰你!”我当时就脱口而出,“谢谢师父的点化。”

十一月十七日,大法弟子们决定组成几组下屯送真相年历。我说:“我也去!”这不是最好的证实法救度众生吗?我就到邻近医疗点儿买来纱布绷带和胶布,把伤口包起来。用剪子把棉裤和外面的裤子裤脚的内侧剪开一个豁口,以免走路磨腿。当天下午到邻近的屯子去讲真相,做三退,我就一步步地紧跟两位女同修一起,三退了二十七人。

晚上,我把腿上的纱布解开,发现伤口的边缘已经长出了新肉。真是太神奇了!从此以后,我就天天和同修一起下屯讲真相。近屯步行,路途远的就打三轮车去,每天都能退一百多人。晚上就和同修们一起学法交流。一个多月后,把附近十七个屯子都讲了一遍,我的腿也全好了。

通过亲身经历的两件事,我悟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一思一念,一举一动都得在法上,时时刻刻都得按照修炼的标准要求自己,学好法,去掉各种执着心,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能救下众生,走好神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学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