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透该讲的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三日】二零一零年八月的一天下午,一阵急促的打门声惊醒了正在熟睡的孙儿:奶奶奶奶,外面有人!我赶快放下手中的大法书,习惯的掩上房间的门出去,呀!几个高大魁梧身着警服的人站在门外,我礼貌的让他们進到屋里。我深知来者不善,趁给他们倒水时心里求师父加持弟子“讲真相救他们,我是主角。”

“请喝水吧。”“就你们婆孙俩吗?”国保大队长问:“儿子和媳妇奔丧去了,你们有事吗?”我淡淡的回话。“是这样的,王老师,我们准备让你到上面去乘凉。”国保大队长盯着我说。

我笑了笑:“我哪儿也不去,孙儿还小,离不开我。”心里捉摸,他们要通过办“洗脑班”的方式达到转化我的目地,决不配合他们。“没关系,我们给你把孙儿安排好,你尽管放心好了。”六一零的书记发话了。

“奶奶,奶奶,”孙儿连忙跑过来胆怯怯的躲在我身边,我说,“别怕别怕,有奶奶在,谁也带走不了你!你们看,把小孩儿吓成这样了。”

这时他们几个你望我,我望你的。紧接着外面又進来两个穿便衣的青年,他们相互间窃窃私语……我环视了他们后,带着微笑继续讲:

“我记得在二零零一年初(过年前),上届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及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通过我们单位的人骗我说去开个会,结果发现是办‘学习班’(当时去的还有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和带孙儿的另一个同修)因为我在给那些年轻人讲我们上访的见闻,这时一老年同修要去厕所,我说要陪她去。不料那几个女青年几乎同时站起说:我们陪你们去。我知道被软禁了,一会儿科长叫大家去吃饭,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了,就大声说:我绝食。这时所有人的视线转向了我,我问他们说:你们说开会,为何要骗人?他们无话可说。我们就这样绝食绝水三天,第二天有位老人出现病业状态,再加上有个老太太的儿子去要人,第三天下午,政法委的书记就求我:对不起王老师,我们没办过学习班,是上面要求办的,你们先马上吃饭,有什么要求我们好商量。我当时提出几个条件:食宿不在这里面,你们上班我们上班,你们下班我们下班,十几分钟后他们同意了我们的条件,结果我们才吃了饭……

“没想到过去近十年了,你们还想这样迫害我们?其实法轮功并不可怕,是修炼真善忍的群体。我年轻时一身病,通过炼功仅一、两个月什么病都没了,还为国家节约了许多医药费,而且心性也提高了,做事能为别人着想了,法轮功真的是利国利民百利而无一害呀!”

“那你们拿着共产党的钱,为何要反对共产党?”一个年轻的警察问。我清了清嗓子,平静的说:“这是观念,你想想共产党一无工厂二无田地,哪来的钱啊?相反他们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其实你我他吃用的都是纳税人的钱,我十几岁就参加工作,整个青春都在乡下度过,劳累几十年有病退了休,理所当然的该领退休金,是吧?”“你们觉的好就在家里炼,干嘛要去发传单、叫人退党啊?”大队长问。“你们年轻人不知道啊,自江氏流氓集团导演‘天安门自焚’后,许多人因此仇恨法轮功,我们为了澄清事实向善良的人讲清真相为何不可?再说江流氓对法轮功的三个‘群体灭绝政策’致使至少几千个善良人失去生命,我们该不该让世人知道!?”

只见他们一个个的耷拉着脑袋。接下来,我又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讲到贵州平塘县掌布乡的藏字石,从《九评》的发表讲到三退大潮,……这些是真相,明白真相就能躲过劫难,就有美好的未来。而且天灭中共是上天定的,只有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才能有美好的未来……这时又来了两个警察,大队长给他俩嘀咕几句。

“好吧王老师,你的情况特殊,你就不用去了。”只见国保大队长一边走过来,一边对我说。“谢谢大队长!”我说。

后来才知道那天是要绑架我到邻县“洗脑班”去(警车都在我楼下)。

我是一九九五年八月得法的老弟子了,得法前性格暴躁,得理不饶人,加上一身病:肾盂肾炎、内外痔、美尼尔氏综合症、风湿病、妇科病等(尤其是妇科病,经血不断,医生叫我动手术切除子宫),再加上繁重的工作,搞的我心力交瘁、苦不堪言,于一九九六年二月就办病退了。退前两个月每天一下班就去排队看病,一天我大姐给我送来一本《法轮功》(修订本),说:妹子,这本书很适合你看。我拿起书不经意的翻了翻,“人不炼功法炼人”跃入我眼帘,我迫不及待的从头看起,竟一口气看完了,书中的“既修性又修命”等一直在我脑中盘旋,这么好的事哪找啊!两天后我就到炼功点去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了,从那起就再也没间断过。

自从修炼法轮功后,我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性情好了,心情愉快了,看见谁总是笑呵呵的。每天一下班就赶快回家做饭,匆匆吃了就到炼功点去看李大师讲法录像,参加集体炼功。不知不觉,感觉身体轻了:什么美尼尔氏综合症、肾盂肾炎、内外痔、风湿病不翼而飞。

只是经血时不时的还多,我也不管,每天该做啥就做啥,渐渐的十天、二十天、二十几天流流滴滴还有,每天上班早出晚归的确辛苦(但头一点不晕),只是内心有点不稳了,就悄悄的买了一瓶云南白药准备吃那颗“保险子”,跟姐姐说了这事,姐说:不行啊,要守住心性,说不定师父在考验你呢!我听了姐的话不好意思的把那瓶药一下扔了。晚上洗漱后在师父法像前说:师父,对不起啊,我差点没守住心性,我错了!请师父为弟子净化身体吧!

神奇的是第二天经血齐刷刷的止住了,我兴奋的给师父作揖,激动的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对师父的感激之情真是无以言表!次日,姐姐就陪同我去妇产科检查,医生惊奇的说:咋回事?咋就好了?你不用做手术了!我和姐兴奋得抱在一起告诉医生是因为炼法轮功。医生感叹道,“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