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本溪市溪湖监狱暴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本溪市溪湖监狱位于辽宁省本溪市火连寨镇,因卖力执行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政策,在极短的时间内即成为中共邪党在辽宁省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基地”之一。二零零八年五月,更投下一千万巨资在溪湖监狱新建一所谓“转化”楼,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恶人疯狂施用种种酷刑手段迫害。

一、于俊在晾衣室里被逼坐“尖板凳”

法轮功学员于俊,男,六十多岁。二零零九年一月在溪湖监狱,被直属监区管教队长田勇指使十二个犯人,把他关在晾衣室里,用布把窗挡上,轮流拳打脚踢,在那寒冷的冬天往他身上浇长流凉水,强制他长时间坐在约八公分的“尖板凳”上(是一种酷刑刑具,凳高约十公分,凳面宽约八公分,棱朝上呈九十度三角形)面壁、背监规。

田勇在办公室看监控、听犯人汇报并出谋划策指使毒打。有一次犯人卢雨,在法轮功学员于俊被强制长时间坐尖板凳、面壁时一脚猛踹其后背,冷不防地就把于俊的嘴、牙磕在墙上,满嘴是血,事过几个月墙上血迹还清晰可见。

于俊被迫害的全身浮肿,住進了医院,几月后调往七监区,一直浮肿有炎症,脖子上生疮,长期流脓,还被强迫出工干定额,于俊大约二零一二年出监。

主要迫害恶警:田登峰、田勇、陈忠维。暴力犯人打手:刘立军、刘立国、李月、王斌、徐宝成、卢雨等。

二、邵忠业遭受的吊绑和电击

法轮功学员邵忠业,在溪湖监狱被政委陈忠维作为重点迫害对象。五监区杨管教,指使犯人袁峰,领一帮打手把邵忠业吊绑折磨、迫害的差点死了。田登峰承诺:“转化”邵忠业给袁峰减刑三十天,结果袁峰卖命造下罪孽,又被骗得一天没减着刑。一次,邵忠业不报数被打,他喊“法轮大法好”,被队长骑在身上电,邵忠业疼的在地上翻滚,叫不出声来。

三、陈明慧被迫害的生命病危

法轮功学员陈明慧,在监狱期间,教育科赵学增曾对他进行伪善欺骗,觉得不灵时就给他调进六监区 “转化”,零八年下旬又推给直属监区用暴力进行 “转化” 迫害。

二零零九年一月,田勇指使刘立军等六犯人把陈明慧关在晾衣室,用布挡上窗,轮流拳打脚踢,用木板带钉头往头骨里刨;冬天在淋浴间开窗通风冻他,强迫他趴在地上,他们用双排水龙头往他身上喷凉水;长时间坐约八公分“尖板凳”面壁、背监规等。

陈明慧身体被摧残得高烧不退,在左腿已损伤的情况下(左腿股骨头在零七年,被大连国保都本有手下的警察踹裂纹)脚脖上烂两个大窟窿,田勇将他送医院应付、打吊针(从此留有明显疤痕),迫害致病危,大夫要求留住院,田勇不答应。后来看他不行了才暂停迫害;待稍恢复,政委陈忠维又指使犯人说“腿瘸是装的,把拐杖拿下”,田勇又叫犯人李月残酷折磨他,让他大劈胯(把他已经裂纹了的腿搬到高于胸的窗台上),抬不上去就抽皮管子,还逼他跑步。最后把左腿扳断,彻底残废了,只能靠拄拐走路。

当陈明慧睡觉时,犯人李月用纸夹在他脚趾间点火,痛得他直蹬脚,一帮恶人取乐说“蹬风火轮”。

在暴力“转化”迫害后,陈明慧被调四监区。一次,接见日家属带来一本历史故事书,被接见室的王明大翻出,立即上报监狱,贺飞等狱警用计企图绑架家属,未能如愿,就把陈明慧关小号一周,叫两犯人看管。

调四监区后,陈忠维见到陈明慧说:“你怎么还拄拐?”监狱怕担责任,狱政科副科长贺飞在陈明慧被关小号时、绑铁椅上恐吓叫他签字,说“腿是入监前就断了,不是监狱打的”等字样存档。一月份的天气很冷,在小号里没有被子盖,就睡在水泥地上,造成陈明慧全身浮肿,长期高烧不退。

陈明慧出小号被转五监区,他们就对陈明慧加重奴役迫害,干不完定额就干到半夜两点多,同时罚款150元等。一次,犯人组长刘国洪看陈明慧干活慢,在后背偷打他。由于长期挨打,精神高度恐惧、紧张,他心脏马上就出了问题,刘国洪赶紧说“是政府叫打的”,当时犯人马秀臣等人在场。陈明慧随后被马秀臣搀扶到饭堂,他找到狱政科贺飞,把写好状告五监区和刘国洪的信交给贺飞,他落实后却没作任何处理,却对陈明慧进行报复,叫他拖着残腿到远的地方出工、干定额。教导员还说他装病,说什么“检查完看怎处理收拾你”。

最后陈明慧卧床病危送市院急救,家人花了一万多元钱,监狱方面在抢救室看到人实在是不行了,才在二零一零年末给他办了保外就医。

四、邹本旭、朱本富遭受的严酷拷打

法轮功学员邹本旭、朱本富从营口转溪湖监狱三监区,他们两人零七年十二月十八日三天三夜被关图书室,不让合眼,四组犯人换班睡觉,每组三人轮流残酷折磨,多在夜里十二点至二点严酷拷打,浇长流凉水。邹本旭在很难承受的残酷迫害下多次昏死、意识不清醒情况下,又被最恶毒犯人打手——杜新、王卓、付财打的一头撞在窗台大理石角上昏死,流血不止;犯人用自来水冲洗,在医院缝合八针后被关淋浴室里,冬天就这样坐在地上。

在溪湖监狱常听这一说:打死给死亡名额。有实例可证:某迫害重监区,在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六日大队长在饭堂,当着十几个犯人的面,一脚把吉林犯人踹倒在地,第三天送医院抢救一周死去,当然也与平时挨打有关,最后捏造材料报上,家属没追究也就没人过问。

狱警对邹本旭之所以这样明目张胆的迫害,也是想撞死了有名额,说心脏病自然死亡也就是了,以为谁都不用承担责任。其实,这是自欺欺人,谁作恶事都得偿还。

朱本富还被那些犯人,用筷子绑针扎手背筋骨;用瓶装水打头几十下造成昏迷;用脚狠踹腿骨,直至痛得动不了;他们还用三指抠挖朱本富的眼睛,使他眼睛发紫、晕倒;用线绑睾丸下拽,浇凉水、打火机烧等。犯人杜新、王卓、付财等打的他一头撞在铁床上,他喊“法轮大法好”,当晚恶人才停手再打。后又被调教育科进行伪善欺骗、折磨,换了几个监区后恶人未能如愿,至二零一三年结束冤狱。

主要迫害恶警教导员:马秀波、专管迫害副大队长:赵冶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