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位被沈阳监狱城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2)

更新: 2016年08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一日】(接上文

案例1:孙宏艳,女,年龄未知,沈阳市辽中县法轮功学员。2001年3月末被迫害离世。

孙宏艳

孙宏艳

2000年7月末,孙宏艳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沈阳市龙山教养院。在沈阳市龙山教养院,警察对参加绝食的法轮功学员非打即骂,用鞋底子抽打女法轮功学员,强行灌食,灌得吐血。2000年11月份,恶警把孙宏艳锁在单人房间,隔离迫害,强行洗脑。

2001年2月的一天,恶警把孙宏艳送入沈阳市大北监狱医院,关押在单人的地下室,经常打骂,张、魏两个科长恐吓,让她在诽谤材料上签字、按手印。孙宏艳坚决不屈服,被强行注射药物(不知用了什么药)。家人去看几次,发现孙宏艳已被折磨得不成样子,坐都坐不起来,每次都是被人从地下室抬出,大小便失禁,半个月后孙宏艳全身瘫痪。

2001年3月中旬,孙宏艳被家人接回时,已是奄奄一息,全身溃烂。尽管家人精心照料和抢救,但孙宏艳还是于十多天后含冤离世。

孙宏艳在离世前的极度痛苦中,把自己的两个心愿表达了出来:一、她死后想把自己因迫害致死的消息登在明慧网上;二、请同修代笔写了下面这个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

在大北监狱对我强行治疗期间,我昏睡时被迫在已准备好了的诽谤大法的材料上按了手印,我十分难过,但是起不来,可我心想死了也不认这个帐,所以声明作废。

辽宁沈阳市辽中县法轮功学员:孙宏艳

2001年3月20日

案例2:刘丽云,女,44岁,家住辽宁省葫芦岛市杨家杖子经济开发区。于2002年7月23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刘丽云

刘丽云

2001年12月,刘丽云在天津被绑架,2001年12月6日,刘被非法判徒刑4年。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七大队,刘丽云被送进“小号”。手、脚被铁链锁上,一顿只给一个小窝窝头,有时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被饿的皮包骨,又遭受电棍毒打折磨,造成口、鼻等处出血。恶警指使恶犯们强迫她坐在墙根边水泥地上,双手横向吊起,两腿分开后固定成“大”字形,只要闭眼或低头就遭毒打,刘丽云身体被折磨的非常虚弱,关小号四天即被迫害致死。

监狱欺骗刘丽云父亲签字后,只让其父在一个黑暗的房间看头部,家属看到遗体头部肿大。然后强行将尸体火化,以掩盖事实。

案例3:蔺志平,男,60岁,辽宁省建平县珠碌科乡下营子村法轮功学员。11月25日被监狱恶警迫害致死。

蔺志平

蔺志平

蔺志平得法前朝阳市医院确诊为“肝癌晚期”,1999年4月份喜得大法,不长时间病症全无,这使他更加坚信大法。

2002年4月,蔺志平被绑架。2002年9月21日被非法判刑三年,2002年10月11日被绑架到沈阳大北监狱,11月25日即被监狱恶警迫害致死。

据知情人说,蔺志平头骨被打塌,胳膊被打断,监狱只让家属在门口看一眼,就将遗体火化,火化时还穿着大北监狱的囚服。

案例4:李忠民,男,31岁,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家住瓦房店市万家岭镇唐屯村李家屯64号。工作单位,大连开发区浮法玻璃有限公司。2003年3月4日在沈阳大北监狱被迫害致死。

李忠民

李忠民

2002年1月12日,李忠民被非法抓捕,被秘密非法判刑15年,于2003年1月17日劫持到沈阳第四监狱八监区酷刑折磨;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恶警还给他戴上刑具,并把他“大”字形的固定,迫害性灌食。一个30来岁的健康小伙子被折磨的像60多岁的人。

2003年3月4日李忠民在沈阳大北监狱被迫害致死。目击者看到李忠民的尸体多处重伤,脑后部有淤血,大腿内侧大片青紫,后背有多处红点,眼窝深陷。

外祖母听到外孙李忠民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伤心过度,不长时间含恨去世。

李忠民被迫害致死前,大连市公安局一直把他当作“骨干”。多次绑架酷刑迫害。

李忠民被大连开发区恶警毒打的证据

李忠民被大连开发区恶警毒打的证据

案例5:孙玉华,女,37岁,家住鞍山市铁东区解放办事处五金委。于2003年4月11日被恶警指使犯人活活打死。

孙玉华
孙玉华一家

2002年6月流离失所在外的孙玉华被绑架,2003年3月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二大队二小队。恶警指使犯人孙丽杰等疯狂折磨她,白天干活,不让吃饱饭,晚上让她蹲在犯人孙丽杰床边,随时拳打脚踢。 把大便往孙玉华嘴里塞。2003年4月11日上午,孙玉华在狱中不到一个月,就被活活打死。凶手之一孙丽杰是杀人犯,抚顺人。

案例6:邹清雨,女,63岁,家住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工人村。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凌晨 在大北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2002年1月4日邹清雨遭绑架,2003年4月4日,被非法判重刑关押进大北监狱。在女子监狱老残队被狱警强行灌食、上老虎凳、挂大挂、不准睡觉、棒打、电击、被逼做奴役,手刮伤化脓,打完点滴,仍被逼迫长时间干活。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六日被迫害出现头痛,脖子麻木,双手发抖等症状。监狱耽误救治,抬到医院时,已不省人事,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凌晨邹清雨于沈阳大北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监狱掩盖真相,以减刑三个月作为奖励,找了三名刑事犯人做假证。

案例7:吴元,男,44岁,辽宁省凌源市法轮功学员。凌源市北炉中学教师。于2003年12月10日在沈阳大北第二监狱被迫害致死。

吴元

吴元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四日,被绑架。当时,其84岁的老母亲,正在打着吊瓶,眼睁睁看着儿子被抓走,几天后便忧愤而死。

吴元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沈阳第二监狱被迫害。 2003年12月8日,家属接到监狱通知说“吴元食道癌晚期”。12月10日,赶到监狱探视,吴元被折磨的皮包骨,蜷缩在病床上,已无法说话。妻子问是不是吴元,他点点头,妻子抱着吴元大哭,仅允许接见半个小时。就在家属探视的当天下午6点,吴元妻子接到吴元含冤离世的消息。

遗体火化时,妻子在殡仪馆见到了吴元的遗体,摸吴元的胸口还热,整个小腹部位青紫,后背有成片的红点,鼻子和耳朵都塞着棉花。质问警察为什么要塞棉花,警察说火化时就这规矩。家属要求尸检和病历,但都被监狱方拒绝。家属至今悲苦不已。

案例8:李广珍,女,52岁,辽宁省建平县马厂乡中心小学优秀教师。于2004年6月18日被迫害离世。

李广珍

李广珍

李广珍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佛法,按着“真、善、忍”要求自己。结核性胸膜炎、腹膜炎、附件炎,宫外孕手术后遗症,结核痘,等多种疾病全无。其丈夫周喜荣是马厂镇中学英语教师,夫妻二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被不法人员抄家、关押、毒打,被勒索罚款。

2002年10月份夫妻二人又被绑架,2003年3月份二人被非法判刑三年,李广珍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在沈监,被恶警拳打脚踢,被十几个恶犯蒙上被子打,打到不省人事,照样被逼干活,长时间体力劳动加上精神上的摧残,经常呕吐不止。后被检查出:子宫肌瘤、膀胱肿大、高血压190、心脏病,仍每天被奴役。最终被迫害(胃癌晚期),体重由一百五、六十斤下降到八十多斤,于2003年10月5日保外就医。于2004年6月18日不幸离开人世。

案例9:关文江,男,33岁,沈阳新民市大民屯镇佟家房村人,于2004年8月5日在沈阳第二监狱被迫害致死。

关文江

关文江

1999年7月20日邪党迫害大法后,关文江流离在辽阳被绑架,被打得死去活来,左耳被打失聪,非法判刑13年。在沈阳第二监狱关文江被监管迫害并奴役。2004年3月“患病”后被监狱确诊为肝癌,于2004年8月5日在沈阳第二监狱被迫害离世。监狱称是肝硬化死亡,关文江尸体遗体有多处红血斑点,胸前有3处玉米粒大小的囊肿,耳朵被打得变形。知情人讲,关文江是被注射了破坏身体器官的药物致死的。监狱恐吓关文江父亲说:你知道你儿子犯什么罪吗?是颠覆国家罪。关的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只得含泪把儿子的尸体火化了。

案例10:周智,男,40岁,大专毕业,原是本溪市本钢计控厂的工程师。于2004年8月16日被沈阳第二监狱迫害而死。

周智生前和儿子的合影

周智生前和儿子的合影

2003年5月被非法绑架,2003年11月份,被法院偷偷诬判11年。 周智在沈阳第二监狱遭各种折磨,他绝食抗议,被长期灌食迫害,直到生命的最后。

二零零四年四月,家属见到周智时,已经被迫害得骨瘦如柴。2004年6月初,家属再见到周智时,生命垂危,家属多次提出护理、转院,保外就医均遭到拒绝。8月16日周智已经神智不清,在739医院晚9点心脏停止了跳动。

案例11:于凤华,女,57岁,丹东凤城法轮功学员,凤城翰墨小学音乐教师。

2004年5月10日晚6时左右,被沈阳大北监狱迫害致死。

于凤华

于凤华

于凤华1997年得法修炼,修炼后身心健康。 2001年1月的一天晚上,于凤华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8年。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于凤华始终坚定修炼,邪恶的任何手段都没能使她妥协。 近3年的残酷迫害,于凤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2004年5月5日,大北监狱通知家属接人。接人时,于凤华是被人用担架抬出来的。回家近五天时间即5月10日晚6时左右,于凤华含冤离开人世。

案例12:韩立国,男,四十七、八岁,凌源法轮功学员,是凌源钢铁公司职工。2004年8月23日凌晨3时,在沈阳二监狱被迫害致死。

韩立国工作时被轧钢烫伤,后来修炼法轮功,半年后痊愈,为厂子节约了数万元医药费。他和妻子李春玲在2001年10月22日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6年,在监狱,韩立国被戴上十几公斤重的脚镣,被用各种残忍的方式铐起来,在40多度的高温下暴晒,不准大、小便,不准喝水、不准洗澡,老虎凳、电击和超负荷奴役,皮破血流,被折磨得骨瘦如柴。

二零零四年七月初周六早晨,韩立国被大队长李建国(非常邪恶)叫去。2004年8月23日凌晨3时被迫害致死(具体死因不明)。全家悲痛欲绝。

案例13:高连义,男,34岁,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法轮功学员。在2004年6月中旬至9月中旬,绝食抵制迫害,在沈阳监狱城内的辽宁省监管医院迫害后致死。

高连义99年10月进京上访,遭当地“610”和公安勒索罚款、骚扰、监控。 曾被辗转关押于多地。备受精神和肉体折磨。

2002年2月末,被绑架。被偷偷判刑。在沈阳监狱城期间,监管总医院政法委奉行一贯的“绝食死了也不放” 的政策,不做任何处理,导致其死亡。曾与高连义和周智同室的病人说,“这××党对法轮功也太狠了,人都这样了还不管!”高连义死后,不少人都说“这哪是迫害啊,明明是谋杀!”

案例14:李洪增,据一犯人偷偷透露:有一位叫李洪增的法轮功学员,三十多岁,长得漂亮、文静。约于2003年6月份左右,被关入辽宁女监,还不到一周就被迫害致死。因监狱封锁消息,外界至今不知她被迫害的经过,希望知道李洪增死因的同修或家人,能够把她被迫害的经过写下来,曝光这里的罪恶。

案例15:李凌(玲),女,51岁,曾任锦州市古塔区劳动局局长,供暖公司副经理。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的一天凌晨两点多钟,在女子监狱被恶犯张春娥用被子捂头窒息害死。

李凌

李凌

一九九四年四月五日,李洪志老师到锦州传功讲法,李凌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上疾病不翼而飞,遵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受到同事及领导的好评。

李凌在一九九九年和二零零二年两次被绑架、非法判刑,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身体和精神受到极大的摧残,最终被迫害致死。

第一次遭冤狱被绑架是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被绑架,非法判刑一年半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 。期间李凌被迷惑写了‘三书’。清醒后,声明所写“三书”全部彻底作废。 由此李凌被强行吃下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遭受了扒光衣服关 “小号”、野蛮灌食等残忍的迫害。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期满放回家时,李凌被摧残的骨瘦如柴,身上也长满了疥疮。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晚李凌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再次投进辽宁女子监狱,继续关押在三大队三小队。李凌高呼:“法轮大法好!”被酷刑折磨,她绝食反迫害。被强行灌食。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的一天凌晨两点多钟,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目击者看到恶人张春娥将李凌面朝下,扣在床上,用一床大被子捂在李凌的头上,被子上面压上枕头,恶人张春娥两手死摁住枕头。将李凌窒息而死,凌晨三、四点钟,监狱安排一丹东的女犯人将李凌遗体背出监舍。并欺骗家属说李凌死于“心脏病”。

案例16:倪淑芹,女,65岁,辽宁省凌源市河坎子乡河坎子村人。在沈阳大北监狱遭严重迫于2005年3月13日含冤离世。

倪淑芹屡遭绑架,于2002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大北监狱遭受非人折磨,经常遭受毒打,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导致骨瘦如柴、高血压、在被迫害期间,被恶党人员人勒索上万元。包括监狱队长去河坎子派出所的500多元往返路费。

2003年10月16日倪淑芹在身体被迫害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回家。因身心折磨严重,于2005年3月13日含冤离世。

案例17:孙倩,男,33岁,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在沈阳监狱城第二监狱二十监区,身心遭受严重摧残,于2005年3月22日含冤离世。

孙倩

孙倩

2002年10月10日孙倩被非法抓捕,非法判刑九年,2003年秋被劫持到沈阳监狱城。在沈阳市第二监狱二十监区。身心遭受严重摧残,因拒绝劳动,被“严管队”关禁闭迫害。监狱方检查身体时说孙倩肺部有阴影,但孙倩自己说没有不舒服的感觉。2004监狱医院确诊为肺结核。后来他被送到医院,期间,孙倩抗议非法关押,期间家属多次要求保外就医均遭拒绝。2005年元旦,因“病情”严重再次被送回监狱医院,期间高烧昏迷,生命垂危,监区长李建国不让家属见面,直到人不行了才让其母亲见一面,2005年3月22日含冤离世,时年33岁。

案例18:彭庚,男,31岁,辽宁省公安厅警察,盘锦市兴隆台区人。2005年7月14日被迫害致死。

1999年7.20后,彭庚多次去北京证实法、说明真相,被省公安厅停职。 2002年8月12日彭庚被非法抓捕,年末被非法判刑13年,送进沈阳监狱迫害。在监狱中彭庚始终坚信大法不动摇。绝食反迫害。大口吐血,生命垂危。沈阳市邪恶的“610”叫嚣“死也不放人”。2005年7月14日法轮功学员彭庚被迫害致死。

案例19:石胜英,女,66岁,沈阳铁西区法轮功学员。2005年8月25日晚7时,在沈阳监狱城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石胜英

石胜英

1991 年的一天,好心的石胜英夫妇收养一弃婴取名吕天娇,老俩口将孩子视为掌上明珠。

石胜英老人收养的孩子:吕天娇

石胜英老人收养的孩子:吕天娇

1996年春天石胜英因车祸脊椎骨第七、八节粉碎性骨折、国家鉴定为“二级残疾”,瘫痪在床受痛苦折磨。好心人向她介绍了法轮功,送她一本《转法轮》。三年小学文化的石胜英看此书几天后,奇迹般坐了起来,看书两个多月的时候,她正常行走了,熟悉石胜英经历的人都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和超常。

1999年7月法轮功遭受迫害后,石胜英去北京上访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女子自强学校、沈阳龙山教养院,马三家教养院遭受各种酷刑折磨。

2000年,石胜英再次被抓进马三家教养院,劳教二年。被加期两次,受尽酷刑折磨:罚站、铐铁床、坐老虎凳、脏布堵嘴、胶带封嘴、电棍电、关小号,被迫害身上长满疥疮、皮肤溃烂流脓。被恶警揪头撞墙、出现脑震荡、呕吐等症状,最后被迫害得严重心肌缺血。2002年9月28日,家属将奄奄一息的石胜英抬回家,被勒索保释金4000元。

2004年11月30日,石胜英在公园内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时遭铁西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2005年1月31日,被沈阳市铁西区法院冤判四年,后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三大队迫害。

2005年8月18日,家属到省女子监狱接见石胜英时,三监区狱警说:“她不穿号服,不让见。”8月25日晚,家属看到去世的石胜英身上穿着囚衣(号服)。

2005年8月25日晚7点,女子监狱电话通知石胜英的家属:石胜英已死亡,遗体在沈阳739医院。家属赶到医院,家属在七三九医院见到石胜英的遗体很多新旧伤痕。双眼半睁,眼角有泪痕,明显被打时窒息所致。以姓徐的警察(人称“徐处”,女,三十多岁)为首的4名狱警声称:石胜英死于心梗,8月23日发的病。石胜英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从未患过心梗。家属要求出示“治疗”时的病历,遭拒绝。狱警只拿出了739医院的病历本,写着:石胜英8月25日3点到达739医院时已死亡。

家属当时询问739医院负责医生胡艳有关情况,胡艳表示:身上的伤不是我们弄的,当时张院长在场,去问院长吧。事后,驻监检察室检察官验尸后,表示:身上确实有伤。当时家属要拍遗照,监狱调来30多名警察夺相机,抢遗体。事后还派社区人员监控家属。一名中年李姓女警队长说:不能让他们照,上了网,就得扒警服!还威胁家属说:“你们要上告的话,别因为这事儿再进去几个!”

8月26日早9点,家属去于洪区殡仪馆瞻仰遗容,省女子监狱谎称“有人闹事”,调来当地5辆面包车公安人员,及在场的省女子监狱狱警(全部穿便装)共60人百般阻挠。

案例20:于力,女,六十多岁,大连港务局退休职工,大专文化。2005年9月含冤离世。

于力

于力

于力1995年走入大法修炼中。之后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严重的冠心病得以康复,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2000年的“十一”,于力去北京依法上访,被邪党网上通缉。2001年的5月份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投入了大北监狱。监狱的邪恶之徒,使用各种酷刑迫害于力。用裹着一层胶皮的铁棒子狠打于力。采用这种酷刑使人从外表上看没有伤,但是五脏六腑都能打坏。 邪恶之徒把年已六旬的于力吊起来,狠命的挥舞着铁棒子,直到打昏。放下来,用滚烫的开水往她身上浇。

2003年10月份,因迫害严重,于力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回到了家中。回家后几次吐血。2005年9月末,于力又一次出现严重的吐血现象,三天之后便离开了人世。

案例21:范维淮,男,74岁,辽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于2005年12月12日被沈阳大北监狱迫害致死。

范维淮

范维淮

1994年得法修炼。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一个好人,身心健康。

因邪党迫害,2002年3月17日,范维淮夫妻流离失所到北票,4月17日遭绑架,被勒索近4000千元钱,夫妻被非法判10年重刑投入沈阳大北监狱迫害。在狱中,被迫害患肝癌,曾要求狱方去检查身体,狱警不顾老人的生命安危,还威胁说:不转化不给检查身体。直到肝癌晚期。狱方仍不放人,延误治疗。最后狱方确定他活不了几天,为了推脱责任,将其释放回家。此时的范维淮老人已骨瘦如柴,保外就医回家六天,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待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