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块白布上抄写的《转法轮》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八日】二零一四年六月的一天,在学法组学完法后,同修给我一个封的很好的塑料包,并对我说;“这是你的,交还你,保存十几年了。”当时我一愣,不记得是什么事,当我打开一看时,心一下沉重难过,思绪立刻回到十四年前。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八日,我从北京证实法回来后,遭到中共残酷迫害。恶人唆使丈夫不准我看书学法,丈夫把我藏的唯一一本《转法轮》搜走了,而且当地六一零,派出所,单位政工组隔一天就来家里,看还有书吗,看见就毁。我没有书看,心里痛苦极了。

在二零零零年八月份,我就在同修那里拿来一本《转法轮》,心里想,我一定要把《转法轮》留下来,恶人永远也毁不了这本《转法轮》,我就买了九块白布,每块一米见方,我要把《转法轮》抄写在布上,这样我就开始抄写。

白天丈夫看着我,等到晚上家人都睡着了,我就在小台灯下抄写,台灯上面用毛巾盖着,不让光射到房内墙上,整晚整晚的抄写,写呀!写呀!泪水滴在布上。到年底终于抄写完了,一块布抄写《转法轮》的一讲,九讲都写好了,因为我是用心在写,所以整个九讲写在布上,字迹工整,没有一个错误点,而且还把七十二首《洪吟》也抄写在一块黄布上了。然后把布一块一块铺好,再系上,再把被套套上,被子就不用,放在柜子里,到晚上,就一讲一讲拿出来看。

到二零零一年头,邪党又大抓捕,把同修们往洗脑班抓,丈夫怕极了,配合恶人迫害我,我只好带着布写的《转法轮》找同修,要同修帮我保存,同修A就拿到她家,但同修A也受到迫害,又转到同修B家,同修B又遭迫害,而我就一直被迫害:洗脑班、看守所长期关押、劳教所、三年流离失所,直到二零零七年七月,我才回到本地。但同修B将布写的《转法轮》一直保存到今天,可想而知,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两位同修为保护这布写的《转法轮》付出了多少心血。

今天物归原主,转到我手里,而且完好如新,我心中有千言万语的感谢同修,但心里难过流泪,在场的同修拿出来看,他们看后很感动。

回到家后,我想这不是一件偶然的事,因为我二零零七年回来后,一直和同修们一起,同修都没给我,今天突然展现我面前,一定是师父在点化我什么。

我开始深深向自己心里找,我想,尽管我自己对自己要求很严,但我在常人中修炼,肯定还有很多方面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想来想去,突然想起四个字“修炼如初”[1]。我明白了是师父在点化我,是要我拿出当初修炼的那个劲头。

那么,是我哪方面呢?我就从每天早上六点钟发了正念之后,再做什么这个时间顺序去找,一下就找到了,使我一惊,就是近一年来,我每天早上六点钟发了正念之后,都要睡二十分钟,而且在我思想意识中,总有一点“满足感”,觉的自己这么多年吃了很多苦,付出了很多,也做了不少证实法的事,可以让自己轻松一下,所以每天都安安逸逸的睡觉,这就是“安逸心”,今天我认识到了这个“满足感”就是“安逸心”的根子。

既然找到修炼中的漏,那我就要归正,要从根子上去掉,那么怎么从根子上去掉?我自己对自己提出要求;首先转变人的观念;我反问自己“满足感”和“安逸心”是属于哪一类的东西,我知道它是三界内人的东西,是人的观念,人就是想舒服想快乐,可我不是人啊!我是大法弟子、是神,神是不会享受人间快乐的。

那我就要向神看齐,我的观念就要转到神这儿来,我要求自己的精神状态和神一样,就这样一转观念,再也没有睡意了,精神十足,从此早上发正念后再也不睡了,每天早上三点五十炼功,六点钟正念发了之后就背法,七点半钟就出去讲真相,精神状态非常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