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深刻的修心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五日】下面我把一次深刻的修炼体会与各位同修交流。

有一段时间我总是感觉自己修炼状态浮飘不扎实,有时在小组交流时夸夸其谈,在项目配合上爱显示自己,过后就告诫自己下回一定把握住,不要多说话,可是一遇到事就把握不住自己,过后还后悔。这样的过程持续了几天,之后发生了一件事:

学法小组设在我家。一天,婆婆(同修)学法后说起了我管孩子的事。多年来,我对公婆家的生活习惯看不惯,心里对他们有成见,但是我却没有修去这些不好的物质。我有些不爱听婆婆说话,却又不敢反驳婆婆,心里憋着气。正好这时同修和我谈起项目的事,我就大声和同修说“好了,下边不用你管了,我来。”我提高了声音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后来婆婆什么时候走的我根本不知道,同修们也陆续走了。一直到下次学法婆婆没来。一个同修来说你不该对你婆婆那样,孩子从小由你婆婆帮你带,她受多大累呀?你还说不用她管,她多伤心呀!我一听这不是那天我说的话,婆婆听错了吗?我说我晚上去跟我婆婆解释解释就没问题了,再说我也没说她呀!我满不在乎,以为和婆婆说一声就没事了。

晚上我去婆婆家,婆婆在厨房洗碗,我准备去厨房和婆婆道歉。却觉得抹不开面子张不开嘴。我心里叫着自己的名字:你来干啥来了,这事已经让老人有误解了,不能再拖下去。我猛站起身去厨房和婆婆解释,道歉。可婆婆态度极其不好,说我撒谎。我又解释,她不但说我撒谎,还说我少教育。公公也在一边帮腔。

我想我们共同做着证实大法的项目,同修间不能有任何间隔。我知道是自己的善不够,也有爱面子心,还有敷衍了事的心,多年来对老人的看法(观念)没真正的去掉。我想这关我一定要过,向内找我发现自己来时就想老人好哄,给她赔个礼,道个歉,解释解释就没问题了,想敷衍过关,心里还想以后我少去婆婆家,免得事多。多肮脏的心呀!意识到这些后,我下定决心:放下一切人心给婆婆道歉,这次道歉婆婆接受了。可还是甩我一句话:你好好寻思寻思去。

我骑着自行车在回家的路上思想中开始打架。人的一面说:“你多委屈呀,就你好欺负,她咋不敢说别的媳妇呀。”真我却说:“不,我是修炼人,是和她们不一样的,我要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的。”人的一面说:“就你傻,要不结婚,修的多省心,你被骗了。”真我说:“不,我不能有这样的想法,虽然我认不清你是什么心,但我知道你不是‘真善忍’,我要灭了你。”人的一面又翻上来:“前些年婆婆被干扰就你自己照顾,哪个媳妇都不靠前,还有给婆婆装修房子的时候,她们不但不靠前还挑事。身心被折磨的憔悴样,你忘了吗?”一股委屈涌上来,我几乎要哭了。思想翻江倒海,委屈怨恨一拥而上,象泄了闸的洪水,我压不住它。“不,不,我不能这样,某某某(我的名字),你要稳住。不能乱呀!你一定要稳住神,定住你的正念。”是啊,我要尽快调整好状态,以最快的时间正过来。

甲同修被邪恶以病业的方式迫害的很严重,我需要去,乙同修是刚刚走回来的要请书,还有别的事让我去一趟。还有丁同修打印机出问题了,让我去看看。还有一百份小册子需要出。丈夫是新同修需要带,我不能让自己的状态影响了他。更不能让我们这个整体有任何问题,在人中婆婆、公公、儿子、媳妇、孙子,可如果修炼了,在师父的眼里都是弟子,就像是师父的孩子,假如孩子们闹意见,师父该多痛心啊。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了:“师父,师父,我一定修去人心,清除败物,您对我们付出的太多了,我不能让您失望。”

到家后我像被棒喝一样,我真得好好找找自己了,是什么在挡着我:我真的想过这一关,却为啥达不到坦坦荡荡,慈悲祥和,堂堂正正,无执无漏。我发现我对婆婆的观念:嫌她唠叨,觉得她势利,有时对婆婆的一些做法很不习惯,但只是埋在心里不说,而这种物质却长期存在于我的空间场中没有修去,对婆婆产生了怨恨。

帮助同修时对家里的同修有求,觉得我在做正事呢,你给看孩子也是配合我做大法的事。还有自己的安逸心、惰性,不照顾孩子多清闲。还有在同修间配合做事既能学法、炼功、发正念、还能配合着出去救人,又在同修中很风光。这种显示、自我、私等等执着、败物,在我的天体宇宙中,在我正念不强时它们就在我的天体里狂魔乱舞,阻碍着我同化真善忍,阻碍我救众生。这些败物异类我要让它们统统解体掉。

这次我要清除这些人心执著,纯纯净净的做好神圣的三件事,没有任何杂质的同化到新宇宙去。请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只允许我想公婆的优点,只看他们的伟大,只看他们的闪光处。让我对他们所有不符合法的一切、从精神到物质全部灭掉。

我长时间双盘打坐定在那里守住自己的那一念:一定要解体它,就让这种不好的物质从我的层层空间全部解体掉,但我却发现这种东西就象一层厚厚的壳一样包裹着我,我这才发现我从小还有一种高傲的物质,盛气凌人。常人就曾说我架子大,从不奉承别人,对生命无视,从不知可怜人,甚至有坏念头,还有报复心。有这样的败坏物质怎么能出慈悲呢?怎么能坦荡呢?这些败物就象冰凌一样又冷又硬。别说我说话,我要不说话坐在那里别人都会感觉不舒服的。我一定要击碎这个壳。

长时间发了正念后,我象卸掉了重重的盔甲,体会到了修炼的玄妙,这是师父的慈悲,是师父法力的展现,师父加持了我的正念。这真是一次剜心透骨的修炼过程,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精心的安排,只是为了弟子们修去一切不好的因素啊。直到现在我都想不起我与公婆曾经的一些不愉快,婆婆不象以前那样唠叨了,我从心底里觉得他们真的很了不起,七十来岁的人上网下载、做《九评》、做大法书籍。我从心眼里开始喜欢他们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