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 实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

一、改变观念,消除间隔

责任感和使命感使我主动承担起本地协调工作。一段时间,我地在整体配合做事时配合的不好,我发现我和同修有间隔,这是影响整体的最大障碍。为了消除间隔,一次我和几位同修坐下来一块交流,目地很明确就是要消除间隔,形成整体。我首先跟同修表示,我有什么不足希望大家当面给我指出,我一定改,结果两位同修劈头盖脸用很刺激的语言指责我。我一听,都是误解,虽然当时心里也不是滋味,但是我牢记师父的教诲,无条件的向内找,不可辩解。我只是在同修给提的具体问题上找自己的不足,过后我发现没有解决根本问题。

师父说:“你们互相之间在配合上,心里不平,激动生气,那个时候很难想自己、看看自己是什么状态、出发点是什么人心。多数是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或者对别人的瞧不起,这两种心的反映是最强烈的。”(《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我发现我有瞧不起同修的心,我在常人中长期养成的很强的自我,命令式的工作方法,与同修切磋交流,总是想改变别人,看到有不符合自己观念的就说人家说的不对,把自己的观念强加于同修,对有些同修总是不放心,有些事也就不敢靠。认为这个同修在被邪恶迫害中总把握不住自己,那个同修做事不负责任、不在法上,其实不就是觉得自己比同修强吗,这不是显示心所表现出来的吗?这就是瞧不起同修。我不是把自己摆在学员之中,而是把自己摆在同修之上了,越查越觉得太危险了。我清除这些人心,但有时长期对同修形成的观念还常翻出来,我下决心改变对同修的看法。

同时我遇事先放下自我,和同修一起商量、把同修有热心做的事放手让同修做,我主动配合并提供方便。

一次,我在协调救度众生的一个项目中,发现一个同修用的机器很不好了,就给同修说了让同修换,并表示,同修换不了,我帮忙解决。过后那位同修从没说过换没换,我也没好意思再过问,后来其他同修反馈这位同修,从这儿过来的东西不能用。我当时很生气的埋怨同修,让你换你不换,做的东西不能用,浪费了大法资源,影响了救度众生。同修不接受。我心里很难受,为什么造成这无法挽回的损失,我静下心来找自己,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让同修换,我自认为他一定换了,不好意思再过问,我这不是人情吗?怕同修说自己不放心同修,我把大法的事放在第一位了吗?我真的为法负责协调好这件事了吗?自己没尽到责任还怨同修。后来我主动协调解决了这一问题。

一次我和同修在配合做这个项目中,从事情的表面上看好像这位同修又做了不负责任的事情,但是一想不可能,我怎么能那样看同修呢,可从表面现象看,真的好像是他有问题,这时师父的话在我脑中出现:“要多看自己是不是思想对头。矛盾的对方表现的越对自己不利就更容易认为他不对、肯定是他错了。修炼是很复杂的,去人心是最难的。多向内找自己,就找自己的心。大家都找自己、共同协调好最重要。”(《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反思自己,明白了,不就是去我对他的观念吗?我发自内心的否定它,一切都是假相,同修绝不会。我的心放下了,过两天我到他那,他家属同修告诉我真的我意想不到的事,阴差阳错,就是假相,是师父苦心安排为了让我去这个心。而同修也是在帮我。

当我彻底改变自己的时候,我感到我和同修之间没有了间隔,互相配合,更好的去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有的项目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二、动恶念造成恶果,快归正柳暗花明

自我修大法十七年来,不修炼的丈夫基本上没闹过病,当然也就不用用药。而且丈夫对我做三件事非常支持。平时尽量把家务活都干了,好给我腾出时间做大法的事。可是今年春天,丈夫稍一累点就腰疼,找医生一看说是腰椎间盘突出,医生给拿了药,并嘱咐不能累着。丈夫连个重一点的盆也端不了了,还有年迈不能自理的老人需要照顾,这样下去我怎么做好三件事,现在的时间是师父留给众弟子的,可我就要围着常人和家庭转了,这怎么能行,我感到这决对是我不对劲了。

我豁然惊醒,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也想让丈夫修炼,因丈夫是99年7.20以前得了法的,刚刚开始修,迫害开始了,他就放弃了。我深知大法的珍贵,不愿让他错过这个机缘,就多次劝他修炼,丈夫只说你别管我了,你好好修吧。就在丈夫腰疼之前,我动了一念:他身体有毛病了,他就会修炼。可是他出现感冒的症状了,而且老是好不了,我让他跟我一起炼功,他已经不会动作了,我教他,就炼了一早上就不炼了,随后出现了腰痛。他不但没走入修炼,还对我造成极大干扰。是我对丈夫的情,而且是用恶的手段妄想逼他修炼,多么危险的一念啊,自己还没意识到。问题的原因找到了,我立即否定那个控制我干坏事的恶念,坚决清除它,不承认眼前的一切,我想我的家庭环境都得围着大法转。随即丈夫什么事也没有了,像变了一个人,好像腰椎间盘突出没发生在他身上,又恢复了以前那样一个健康的身体。他说你看我现在一点事也没了。他哪里知道,是我被情带动,被恶念所左右,差一点毁了他,也毁了我。

三、背后都是师父做

一次我骑摩托车带一名同修到一地区协调同修切磋交流一事,走了很远的路,一路上下坡,我的摩托车不用加油门,走的很轻。好像很凑巧找到了同修。其实是师父早给铺垫好了,就等着我们去跑跑腿,从中修自己。那天天阴沉沉的,本来报有大雨,在师父的呵护下一直没下,回来时天黑了,走到半路同修问我,走了这么远,摩托还有油吗?我说不烧油,她说用电了,我说什么都不用。这一下欢喜心被勾出来了,顿时车灯灭了,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只能凭路边的树做向导艰难的往前走,是我那颗人心造成的。

后来我往返那里,与当地同修配合,协调资料点及同修切磋交流,我那很费油的摩托车根本就不烧油。我真正体验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四、背法的过程就是修心的过程

我想,我把法背下来,装在脑子里多好。于是我就开始背法,在背法的过程也是一个修自己的过程,如开始背熟一段都很吃力,我在人中就记忆力差,上学就不爱背书,这个观念上来了,这是影响我坚持背下去的最大障碍,我就清理它,什么也挡不住,我就要坚持背。有时追求背的数量,越追求越背不过,甚至半天连一段也背不过,我这有求的执著也得去。每当摆正心态,我想我就是学法,同化法,我就要把法装在心里,每个字都得入心,越背就越快,在背法背的多、背的好时,我发现只要不符合法的观念一冒出,就能及时察觉它,清理它。一天晚上睡觉时,脑子再背一段法,早上睡醒后发现脑子里竟然在不自觉的正在背法。有时走路都在不自觉的在背法。我感到只有脑子时刻装着法,遇事才能用大法去衡量,才能不被邪念所干扰,才能走正路。现在《转法轮》我已背了七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