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法五天,风湿病全好了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日】我修炼大法十六年了,修炼中的神奇事屡屡显现。下面仅举几例以证实大法的超常与师尊的慈悲呵护和救度。

听法五天,风湿病竟然全好了!

一九九八年四月八日这天,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那天,赴同学约,来到吉林大学鸣放宫看法轮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之前我从未接触过修炼,不懂得修炼是怎么回事,总认为那是迷信,愚昧无知。看到师父的讲法录像我震惊了:原来人活在世上是为了返本归真。修炼可以使人修去生生世世欠下的不好的业债,积攒的业力,修去为私为我不好的观念和执着,洗净、归正、升华自己,从而返回到人善良的本性上去,这部大法是教人重德行善、做好人的高德大法。大法拓宽了我的眼界,使我了解到在庞大的宇宙天体中,地球只是一粒小小的尘埃……

我被大法博大精深、奥妙无穷的超常法理折服了!我如饥似渴的、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屏幕,生怕漏掉师父讲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令我感到惊奇的是,听法的第二天,我的颈椎部位感觉疼痛;第三天,我胸椎部位疼痛;第四天我的腰椎部位疼痛,第五天,尾椎疼痛。整个颈椎(原来犯病疼痛的部位)从上到下全疼了个遍。到了第六天,膝关节、手关节等全身大小关节也都疼了一遍。我从师父的讲法中明白,这是师父的法身在给学员清理身体。没想到听法第二天到第六天,我的风湿病竟然全好了。时至今日,整整十六年,我没進过一次医院,没打过一次针,没吃过一粒药,折磨我二十多年的风湿病再也没犯过。而且原有的心肌劳损、心肌缺血、贫血、低血压、乙肝等病也都不翼而飞了,老病灶被彻底清除了。我全身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一口气上七楼也不觉累,骑自行车好象有人在后面推你一样轻松。

大法太神奇了!从此,我坚定的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从未动摇过。

進京上访中的神奇经历

十几个高中生,象是从地下冒出来的。

二零零零年底,因为大法被蒙冤,我们学员一行几十人决定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因北京站盘查很严,我们在天津站下了火车,约定各自分头找车進京。上午十点半左右在天安门广场纪念碑前集合,集体证实法。我和一部份学员坐上了直达北京的两辆面包车。一个乘警上车查看我们的身份证,看来几人发现都是从长春来的,立刻引起他的怀疑,趁他打电话叫多来几个人的功夫,我们纷纷下车,四处避开脱身。

这时,楼前的停车场空荡荡的。我想要多一些乘客就好了,能遮挡一下我们的去处,借此掩护脱身。我们来的目地是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不能在天津就被警察截住。就在我一转身的功夫,我看见离我四、五步远的地方突然神奇般的出现十几个高中生,象是从地下冒出来的。他们围着我嬉笑着,打闹着,混淆了警察们的视线。我明白是师父演化他们来掩护我们脱险的。

我背对着警察,站在孩子堆里。那些后过来的警察没有把我和这帮孩子归到他们包围的圈内,背对着我向相反的方向往楼内收拢着没有来得及脱身的学员。这时,我来到离我们有两三步远的一个用编织布围的场地旁,用脚试着提了一下底边,啊!是可以掀起的围布!这时我耳边响起一个声音:快走!说时迟,那时快,我在孩子们的喧闹中,乘警察没注意,只用二、三秒的时间,迅速掀起围布的底边,钻進了围场内。我静听了一下没有动静,就快速穿过场地,向楼后的出租车场地走去。

神奇的小法轮

我打开离我最近的一辆出租车的门,坐下来问司机:“我去北京,走不走?”那司机看我几眼说:“你别下车,一会儿就走。”说着便下了车,边打手机边盯着我,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他在报警,可是这片的警察都聚在楼前忙着往楼里收拢没脱身的学员,没功夫理他,他打了几个电话没人接,还在打。我明白必须赶快换车离开此地!

我下了车,面对停车场中的几十辆车,该乘哪辆呢?突然,我眼前一亮:接近场中间的一辆出租车的侧门处出现了一排四个直径约五厘米的转动的红色小法轮(形状象救护车顶上转动的红灯)象是向我招手。啊!是师父让我坐这辆车!对,就是它!我毫不犹豫的快步打开车门,上了那辆车,对司机说:“上北京,快!”只见他二话没说,转动方向盘,急速驶出停车场,上了公路。

出租车开出一段距离后,司机说:“你盯着后面,看有没有追上来的米色的车,那是伪装的警车。”又过一会儿,确定平安后,我转过身来,司机说:“我一看你这身朴素的装束,就知道你是去天安门(证实法)的大法学员。”说着,他会心的一笑,我点点头,接过他的话题,讲了我们为什么要去北京证实法,讲了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及洪传世界的盛况;讲了四•二五朱镕基总理接见大法学员代表和平对话和七•二零中共镇压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讲了央视为中共镇压法轮功大造舆论,编造谎言造谣、诽谤、污蔑大法,构陷法轮功,欺骗世人仇视大法,挑起民愤的误导;讲了中共动用国家机器公、检、法、司迫害大法,大法学员的真相,并回答了他提出的问题。最后他说:“其实我是支持法轮功的,中共搞的太过份了。”接着他又说:“外地的出租车不让進京,我帮你到慢车火车站,看看能否买到去北京的票。”到了车站,他嘱咐我说:“你千万别下车,你这身衣着一眼就能看出你是法轮功学员,为避免乘警的怀疑,我先進去看看。”过了一会儿他回来说:“不行,候车室只有一个乘警和一个老人,他们要盘问起你来就麻烦了,你说过你没带身份证,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快车长途客运站已停运。不过更远处还有一个慢车长途客运站,只能去那里看看了。”他加大油门,快速行驶着。

到了那个客运站后,他仍嘱咐我先别下车,他下了车,進了客运站,打听清情况后,排队帮我买了一张去北京的车票。回来对我说:“这里的公交车去北京,虽然慢点,但可以直达北京,不用再换车了。这是车票,给你,十分钟后车就来。你進站后避开乘警的视线,往人多的地方站,这样不显眼,免的有麻烦。”我接过车票付过车费和车票钱,谢过他后就下车了。在他启动车的一瞬间,我再往车的侧门处看时,车门上什么都没有。我明白是师父演化出法轮让我坐这辆车的。师父让这位有缘的司机给我带路,帮我摆脱困境。司机明白了真相,摆正了自己生命未来的位置,我也安全脱险,能坐上直达北京的长途汽车進京证实法了。谢谢师尊的苦心安排,弟子知道师父时时都在弟子身边呵护弟子,帮助弟子克服重重阻力,平安進京证实法。师父把一切都铺垫好了,只要弟子正念足,师父一路开绿灯。

十分钟后,去北京的长途汽车到了。车上的人很多,没有座位,我就靠坐在车前的机盖旁的地上。只见门口的售票员一直怀着戒备的心,冷冷的盯着我。(可能我的这身装束也引起了他的注意)一会儿,车到了下一个车站,车门打开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提着一个大包袱,抬了两次腿,也没能上来车。我站起身,在车门前一只手接过她的包袱,另一只手用力把她拽上车来,并把我坐的空地让给了她。她坐了下来,歇了口气,用袖子抹了一下脸上的汗水,笑着说:“我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谢谢你帮了我。”我说:“举手之劳,应该的。”这时,我发现售票员看我的眼神缓和了许多。

汽车行驶到中途的一站地,一位旅客下车了。售票员指着我说:“你,过来,这里有个空座位,你坐吧。”我会意的点点头,当我挤过人群拥挤的过道,在他指定的位子坐下时,我会心的笑了,我明白是师父在帮我。车上的人很多,我没有机会与他交谈,但师父教导过我们,在任何环境下都要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我帮老人上了车,让给了她能靠坐的位子,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师父在《曼哈顿法会讲法》中说:“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师父加持了这慈悲的场,解体了他头脑中对大法、大法学员的误解和敌视,使他看到了大法学员的善,这与他内心深处的善良本性产生了共鸣,于是他由开始的戒备、敌视转向了关心和爱护。

北京站到了,只见他大声的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北京站到了!有去天安门的在这里换车,坐地铁到前门站下车!记住,坐地铁在前门站下车!”我知道,他一遍一遍的嘱咐着,是在对着我喊呢!我禁不住热泪盈眶,内心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又一个生命得救了。我也为这位售票员的醒悟感到庆幸,“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这是真的,他会得福报的。

我修炼大法以来的种种神奇的经历使我确信无疑:师父的法身是真实存在的,他不仅清理了我的身体,去掉了我的病痛,而且时时守护在大法学员的身边,用点化、演化等方式点悟学员的修炼,并在危难关头呵护学员化险为夷,走过各种关和难。

大法超常的神迹是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更是给中共的无神论以当头一棒!从此,大法彻底破除了中共无神论对我的禁锢。

弟子在此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与呵护!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以报师恩,随师把家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