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口之家 助师正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一日】我是从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时还不到二十四周岁,现在已近四十三岁了。妻子小我两岁,于二零零零年底正式步入大法修炼。儿子二零零一年一月出生,在娘胎里就已开始听法。

记得在九九年七月前,学法炼功与实修心性已经溶入了我的日常生活,在师尊洪大的慈悲下荡涤着身心,从修炼前终日沉溺于酒色财气的摇滚小子,升华成了一名真诚友善、谦逊坚忍、人见人夸的青年大法弟子。

而妻子从小患有严重的哮喘,全北京各大医院均未能治愈,每年秋冬都不敢着一点凉,否则就会喘得导不上气,只能靠吃老中医的汤药缓解维持,但师尊在她刚刚决心修炼时,就给她彻底清理了身体,让其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十五年来,再未吃过一粒药。

儿子在出生后六个月,手指《转法轮》中的师尊法像,说出了今生的第一个词“师父!”此后也成为一名大法小弟子。

下面是我们这个三口之家,在师尊正法时期,为助师正法所经历的几件小事。

从流离失所到美满幸福

二零零一年二月新年刚过,我就因所在单位恶人的举报,带着怕心,怀抱刚刚满月的儿子与产后虚弱的妻子一起,匆匆离开温暖的家庭,开始了颠沛流离的日子。为了不被中共抓捕,连被迫辞职的相关手续都是母亲和亲戚代办的,这也让她们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离家后,我们失去了生活来源,仅靠随身携带的五千元积蓄,光是租房就用去了三千元,充分体会到了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在经济上截断的迫害。因考虑到领取个人档案资料会有风险,于是我放下高级面点师的面子心理,相继找了两份售楼的工作,但由于不会以谎言哄骗客户,三个月也未卖出一套房,每月只拿回二、三百元的保底工资。但即使再艰苦,我们一家证实大法的心也从未动摇。这期间,我们就以自己的出租屋作为资料点,利用节省下来的钱,制作了大量录音带等真相资料,散发到社区住户的门口。

在一次晚上发放真相资料后,师尊讲的“我要的是堂堂正正修炼的弟子”(《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的法突然打入我的脑中,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同化宇宙“真善忍”最高特性的,是最正的,大法弟子怎么能这样胆胆突突的长期东躲西藏呢。于是在与妻子及其他同修反复交流后,我们正念回家,结束了三个月流离失所的非正常状态。

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回家后,我们非但没有遭到邪恶的骚扰,我还堂堂正正取出了个人档案资料,進入一家大型合资企业工作。随着我以“真善忍”指导自己的工作言行,职位也不断提升,在十年中连升四级,月薪也由一千五涨到了现在的一万二,先后购置了自己的汽车和住房,彻底解体了邪恶对我一家经济上的迫害。家人和亲朋在事实面前,也相继转变了被邪党洗脑的“炼法轮功的人都不顾家庭和生活”的谬念,争相夸赞大法带给我们一家的美满幸福。

家人与亲戚巨大转变

随着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的发表,正法又步入了一个新的進程,我们一家三口为组建家庭资料点,再一次离家单独居住,但这次可不是被迫流离,而是因与常人父母合住,不方便制作真相资料,再加上本来居住面积就小,于是由父母出面帮忙找房单住。这一来我们更是如鱼得水,立即学习使用电脑、打印机和刻录机等,突破网络封锁,下载师父经文和各种真相资料,制作大法书籍和真相小册子,刻录、发放《风雨天地行》、《九评共产党》、神韵和《破网软件》等真相光碟,劝亲朋好友等有缘人抓紧“三退”保平安。

母亲在法轮功被迫害前是支持我修炼的,但在被迫害后承受不住巨大的心理压力,害怕失去自己的儿子,造成其对大法抱有误解,生怕我们出事。但随着我们回到父母身边,以及多年来的正信正行、良好的工作状态与和睦的家庭关系,让母亲越来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和带来的福份,渐渐的转变了观念,开始愈发接近大法,成了我劝退的第一个人。二零一三年,母亲因腰椎间盘突出做了一个大手术,手术虽然很成功,但身体恢复的痛苦仍然需要承受。我告诉母亲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送给她一本《转法轮》,现在母亲已读完一遍,并已经准备让儿媳教她炼功了。

妻子的二姨夫是一名中学退休教师,同时又是一名被所谓考验了十多年才被允许加入的共产邪党党员,一直对大法有所抵触,在他面前只要一提邪党不好或三退,立马翻脸。二零一零年,二姨夫好象诸事不顺,心脏病和高血压接连发作,甚至突然患上了带状疱疹(俗称转腰龙),各种治疗方法均不起作用,疼得他食不甘味、夜不能寐。

妻子得知消息后,带上笔记本电脑和神韵光碟,直奔他家讲清真相。从修炼法轮功让自己祛病健身开始谈起,讲到关贵敏以七十高龄仍活跃在神韵舞台,只有诚信法轮大法好,才能有健康的身体,享受天伦之乐,最后建议他用化名退党以打消其害怕被迫害的顾虑,终于使这位老邪党党员得到了救度,带状疱疹很快痊愈,心脏病和高血压也明显好转,成了一位慈眉善目、身心愉悦的快乐老头。

如今我和妻子的亲朋,大多数都已“三退”保平安了!

儿子拒绝加入队、团

在儿子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学校要求所有三年级的孩子都要加入少先队,全年级只有他一人明确表示不入队。班主任、年级主任、教务处主任、大队辅导员和正副校长等各级教师,把妻子带到校长室一起“谈话”,并指责妻子:“你知道吗?不入队会影响孩子的前程,你这是对孩子的现在和将来不负责任!”

妻子平和的给她们讲着真相,告诉他们共产邪党的杀人历史,不加入少先队就是不与其同流合污。她们由开始的指责,渐渐变成了不说话,有的听明白后,陆续离开了校长室。

最后,只剩下正校长一人,指责也变成了近乎哀求:“全校以至全区都从来没有过自愿不入队的现象,您这可是头一号,学校肯定要因此受到牵连,连续多年的‘先進校’就完了,连全校老师的奖金也会泡汤,您这不是难为我嘛!”

妻子向其指出:“这种‘连坐’正是共产邪党的邪恶所在。宪法规定作为一名公民,可以有加入或不加入任何组织的权利,我们不入队是我们的个人选择,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看到这最后一招对妻子还是不起作用,校长彻底折服了,站起身,笑着对妻子说:“我是校长,我也是没办法!好,那就不入吧!以后孩子在学校里也不会受到任何歧视,反过来我们老师还会更加保护孩子的,这点,请您放心!”

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儿子的各项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同时还获得了奥数、速滑和击剑等多个校外奖项,顺利升入重点中学。在离开小学的最后一天,儿子帮班主任做了三退,并送给班主任一幅亲手书写的书法作品以表感谢,让班主任感动的热泪盈眶。

進入初中,学校要求初一的同学必须系红领巾,又只有他一个人不系。儿子跟班主任说:“我不是少先队员,没有入过队。”班主任不信,气的够呛并狠狠的踹了他一脚,通过跟家长确认才作罢。后来,儿子明确告诉班主任:“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没入过队,以后也不会入团。”班主任了解真相后说:“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也不会说,希望你们全家都要注意安全!”从那次谈话以后,班主任对孩子的态度也变好了,儿子的学习成绩仍继续领先全年级。

最近,学校让初二的同学申请入团,他就在班里给同学们讲真相,好几个同学都喊着:“不入团,不入团,就不入团,入了也退。”听到这个消息,真是替他们高兴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