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配合整体中修去为私为我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师父在讲法中说:“有的人你指派他做什么他就不愿意做,就喜欢做自己要做的,各自为政,那怎么能行呢?就象这个拳头出去,大家攥在一起才有劲。(做握拳的手势)你说它想干什么、它想干什么、它想干什么,(做五指分散的手势,指每个手指)这没劲儿啊,出去就受挫呀,是不是?你们得有一个规划,得有一个安排,协调好,互相之间配合好。”[1]

学了这段法,我悟到师父是要我们形成整体,整体配合重拳出击,更有力的去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然而好长时间以来,我总是不能配合好整体,达不到师父的这一要求。通过学法,我悟到了是执着自我、为私为我的心所造成的。

下面就和同修交流一下,我在圆容整体中修去为私为我的心的一点体会。

一、修去强调自己项目重要,不愿配合同修、配合整体的私心

我主要是在景点、真相点讲真相救众生。我认为这个项目很重要。而且,目前在景点、真相点的同修又少,有时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很少关心和参与其它项目。当我所在的炼功点分发大纪元报纸缺人时,协调同修要我去帮忙分发报纸。一开始我没同意,我说:“我做景点、真相点讲真相的项目很重要,你应该去叫那些没走出来的人去分发报纸。找一个分发报纸的人,要比找一个上景点讲真相的人更容易吧?”令协调同修有些为难。由于强调自己的项目很重要,佛学会组织的每月一次的“集体炼功洪法活动”也很少参加。认为自己在景点讲真相比炼功、洪法更重要。应该让那些没有什么项目的人去参加。

师父说:“其实你们还不知道,这个私贯穿很高层次。过去的修炼人说:“我在干什么”,“我要干什么”,“我想得到什么”,“我在修炼”,“我要成佛”,“我想要达到什么”,其实都没有离开那个私。而我要你们能够做到的是真正纯正的,无私的,真正的正法正觉的圆满,才能达到永远不灭。”[2]

从师父讲法中我悟到:噢,原来“我在干什么”,“我要干什么”,“我想得到什么”,都是私啊!为什么呢?因为都离不开这个“我”。这不是在说我吗?景点讲真相固然重要,但整体做事也要有人去配合啊!我处处想的是自己,没有去想整体。到作为大法弟子,我不应该是“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愿干什么就干什么”;而应该是“大法需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于是我就和景点同修协商,在景点有同修在的前提下,我参加每月一次的“集体炼功洪法活动”。我也调整好时间参加分发大纪元报纸的项目。

中秋节,在新加坡有“提灯笼游行”的民间活动,我们可以参加游行。二零一四年八月的一天,我在景点,下午六点多钟发完正念准备回家时,有位同修对我说:“今晚有提灯笼游行你去吗?”我说:“我不知道今晚有游行。很晚回去,也没给家里讲过,我也还没吃饭。”同修说:“我也没吃。去吧,饿不着的!”同修的话令我汗颜,大法弟子还怕饿吗?其实我的真实思想是:我是景点讲真相的,可以不必去参加游行。让那些没有参加项目的同修去游行吧!然而,我一下悟到我的这个思想不对啊!只要能救人就去做,还分什么你的项目我的项目呢?于是我对同修说:“好!我跟您一起去”。我们穿着印有“法轮大法好”的洪法衣服,播放着“大法音乐”,行進在证实大法的大道上,我感到无比的荣耀、无比的自豪。道的两边观看的世人很多,我们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带给了世人。

然而这次游行参加的同修太少了,才二十几个人。据说前年也才三十多人参加。新加坡开法会通常有几百人,为什么游行才几十人呢?我知道有的是不出来的;有的是只管自己的项目不愿参加的;有的可能还不知道今晚有游行,反正就是对这事不够重视吧。我想,我以前不也是这样吗?游行完后,我的心还久久不能平静。我感到很遗憾,这么好的证实大法的机会我们没做好,如果每个人都执着于自己的项目,佛学会组织的活动不参加,不形成整体、不配合整体,那新加坡学员这个整体又何以体现呢?师父讲:“新加坡这些年对大法弟子的做法上跟中共邪党走的太近了,迫害法轮功方面快成为中国一个省了。”[3]在新加坡这样严峻的环境中,我们要申请游行是不会批准的,更何况还穿洪法衣服。而今天“提灯笼游行”,不要我们申请,还可穿洪法衣服证实法,为什么不重视、不参加呢?参加的人越多威力不就越大吗?打出去的就不是手指而是拳头了。我感到很惋惜。我为自己以前只顾自己的项目没参加这样的洪法游行而惋惜;我也为很多同修失掉了这样的洪法机会而惋惜;也为我们整体没做好而惋惜。其它国家同修在这方面都做的很好,我们太差劲了。

在大组学法时,我把我以上想法和同修交流,希望同修们都来配合整体、参加整体的活动,证实大法、洪扬大法。当时正好在通知:新加坡有“大竞走”活动,佛学会正准备组织同修集体参加,穿洪法衣服“大竞走”洪法。听了我的交流,原本不想参加“大竞走”的同修也报名要参加了,会后有个年轻同修对我说:“阿姨,我原来想,我去年参加过了,今年就不参加了。听了你的交流,我就去报名了。”这次“大竞走”,有一百多名同修参加,我们的队伍引人注目。其他“大竞走”的人和观看的世人都向我们投来欣喜的目光。人多力量大,洪法效果好,我感受到了整体的力量,体悟到了师父为什么要我们圆容整体。

二、修去不愿为同修、为整体多付出的私心,做好协调、圆容好整体。

我们新加坡RTC电话组学法交流时,好几位同修发言说我们电话组好长一段时间象一盘散沙,都希望能形成强有力的整体。其实向内找,不怨别人,因为我们都有一颗为私为我的心。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电话组规定的学法时间也保证不了,我也不例外。

今年初,原来的协调人因另有事要做,不再做协调了。当知道要我接替协调工作时,我以各种理由企图推脱,根本原因是不愿为同修、为电话组多花时间多付出。做协调人这样那样的事就多,怕耽误我景点讲真相的时间。我也知道都是情,都是私的,都是要去的,但就是不想去,去不了。

师父说:“我早就说了,你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你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没有时间了。”当我再次学这段法时,我问自己:“我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我这颗为私为我的心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去呢?这颗心能带到天国吗?”师父着急啊!我悟到了叫我做电话组协调人,不是因为我的电话打的有多好,也不是因为我有多大的能耐,而是师父给了我去这颗不好的心的机会,安排我做协调工作,去掉我不愿为同修、为整体多付出的私心,提高上来。

在我们电话组学法交流时,我曝光了自己不好的心,表示要在协调和圆容电话组整体的过程中修去为私为我的心。我从帮助新手同修打电话做起,每个周一晚上,是我们集体拨打时间,有新手同修上线我就和他一起拨打,不怕比我单独打时打的慢、花时间。师父也在不断的点化我。

有一次我们电话组集体拨打时,我刚帮同修领了一包“重点号码”,自动领号正常。接着要为自己领一包“重点号码”时,出来的却是“普通号码”,我再输入领一包“重点号码”,出来的还是“普通号码”。我就觉的奇怪了,马上发信息给负责人同修。她叫我再输一次。我没有再输,因我突然悟到了是师父点化我要我和新手同修一起打“普通号码”。当我悟到后,领号又正常了。这一晚我和新手同修一起打普通号码。遇到骂人的我就鼓励她,帮她发正念,她还劝退了接听者。因帮助了别人我感到乐在其中,感到生命存在的意义。表面上在为别人付出,实际上是在为自己的修炼提高而付出。

此后又有一次我们电话组集体拨打时,新手同修还没有来,我想我去领一包“重点号码”边打边等吧!输入领一包“重点号码”的信息后,输出来的不是电话号码,而是一个瞪大双眼张着圆圆的小嘴巴表情目瞪口呆的头像:你咋又要领“重点号码”了?我悟到是慈悲的师父又在点化我:帮助新手同修要有耐心,要持之以恒。我会记住师父的点化,不断的去掉那些为私为我的心。

目前,我们电话组的许多同修在为改变一盘散沙状态、为配合整体而努力、而付出。我们将会重拳出击,解体邪恶,救度更多众生。

师父说:“赶快把那些不足、把那些不应该有的去掉。”[3]“什么都放下,坦坦荡荡的作为一个修炼的人。”[3]我会牢记师父的教导,用大法归正自己,放下自我,与同修协调好,配合好,圆容好整体,去掉为私为我的心,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不辜负师父慈悲苦度。

以上是我的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