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尊的保护

更新时间: 2018年02月1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三十五岁那年有幸修炼大法的。那年不常回家的我偶尔随已修炼的母亲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但没有在意。一次扛煤气罐飘着上楼没有负重感。修炼的母亲说你与大法有缘,你也修吧!无神论的我不相信修炼,只感到奇怪。

过年与朋友喝酒后持续头疼,睡着觉后不敢醒来,头疼。看中医扎针不好使。母亲说:告诉你不能喝酒,你不听。她劝我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不信,最后中药都熬糊了,头还是疼。无奈之下才试着听听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带,一盘还没听完,折磨我近二十天的头疼,神奇般的消失了。

在师尊佛恩浩荡的感召下,红尘中迷茫的我荣幸的成了师父的弟子,真是让师父操碎了心。

师父就在我身边

从中共迫害大法至今,我经历了七次邪恶的抓捕,没有师父的呵护是很难走过来的,真正感受到了师父就在我身边。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我们到省政府上访被劫持到体育场,第一个下车的我和妻子拒绝登记,我们区上访的大法弟子都正念拒绝了邪恶的要求,恶人急了,一便衣把我带到了主席台一侧,一帮国保面前。我很平静的看着他们陈述我拒绝签字的理由: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你们非法抓捕我们的辅导员才上访的,你们不但不给答复还非法将我们拘禁在这里,这就是不签字的理由!他们说没有抓人,不要听他人的造谣。我正问道:抓没抓人你比我更清楚?恶人哑口片刻说:你回去吧!整个过程中始终平静没有害怕,在师父的呵护下回到了为我捏着一把汗的同修中间,就这样邪恶没有得到我区参加上访的大法弟子名单。

二零零零年到北京护法,我被拘禁在天安门派出所,为制止恶警对一女同修的施暴,我挺身挡住了恶警,同修们也拥了上来,同时大家背师父的诗词,洪亮的声音,将慌张后退的恶警拥倒在拘禁室的铁栏杆上,我和恶警的鼻子都要碰上了,看到了那双惊恐慌张的眼睛,他被两个赶来的警察架着胳膊救走。恶警缓过来后将我带到一单间進行疯狂的殴打泄愤,嘴里说还没有在自己的地盘上这么丢份。两个恶警打的直喘粗气,我平静的看着两个打我的恶警,感到他们很可怜。打在我脸上的拳头象棉花一样,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弟子。邪恶用手铐将我大背铐酷刑,我连续三次神奇脱铐,两恶警纳闷着说可能是手铐小了点吧,当时自己也觉得手铐就是小了点。由于这一念不在法上,思想上没有想到反迫害,而是被动的承受邪恶,没有悟到是师父在制止邪恶对弟子的迫害。导致恶警马上说找个大号的,转了一圈也没找着,回来继续对我施暴,一个有正义善念的警察给制止了。同修们用掌声迎接着我,又回到了为我担心的大法弟子同修中间。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被恶人持续重击的脸颊完好无损。

回来后我被关進了看守所,低迷时我梦见了师父,我哭着对师父说:师父!我修的不好。师父一边微笑着一边给我手里的碗加糖说“还好!”只见师父一挥手,我看见前面三个头顶金光身着袈裟的大和尚步伐稳健的向前迈去。

迫害初期的这两次在师父的呵护下面对邪恶的经历,给我在后来面对邪恶正念反迫害奠定了信心。

一次由于与同修联系,同修手机被监听,我被国保非法拘捕、抄家,我告诫自己守住心性,绝不出卖同修,恶人审问一夜没结果,市公安局的一个头和颜悦色见到我说:我很佩服你,咱们随便聊聊。我抬头看到门口一人扛着摄像机在偷偷的摄像,我告诉他:聊聊可以,把摄像去掉。他说:没事!不影响咱们谈话。我严肃的说:你能用人格保证没有别的目地做同声录音吗?他尴尬的挥手撤掉了摄像对着我说:很好很好!转身走了。

我被邪恶关進了戒烟所十天,出来才知道此次是邪恶针对全市的行动,许多同修被判刑、劳教、关進洗脑班進行迫害。

在公司展示功法

由于邪恶的迫害,我被单位除名失去了工作,但很快又找到了一家业绩很好的公司工作。由于我的工作努力很快得到了公司上下的好评,我牢记大法弟子的使命讲真相、救人,一些人受邪恶的宣传很难接受真相,但他们说你是个少有的好人,注意安全。年会我常被安排在和老总一桌,借此向他递上真相光盘。

二零零二年初的一天,公司宣布大家早早吃饭中午观看一位印度工程师的瑜伽表演,我心里对师父说:我也要展示大法的功法,请师父帮我。真是只要在法上有救人的心,师父就给安排。

大家围着印度工程师表演观看时,我远远的对着他们发着正念,瑜伽表演完刚一收式,只听年长的总工喊着我的名字:××上。我盘腿打坐向大家展示着第五套功法,手印随机而起,我的身体被强大的能量包围,此时心中只有着师父。大家都被大法的场定住了,听不到呼吸。一个轻轻的声音:哇!太美了!此时我感受到了现场生命的被师尊佛恩浩荡的大法唤醒,生命中感受到了师父对众生洪大的慈悲与召唤。

大法不可辱

一次很多大法弟子来到了监狱门前迎接遭受迫害的同修出狱,十年冤狱同修没有向邪恶屈服,邪恶的六一零企图劫持同修到洗脑班继续迫害。恶警对着营救的大法弟子進行恐吓录像,许多同修转身回避时看到一帮恶警在嘲笑。我心里很难受,不许邪恶侮辱大法弟子,当恶徒的摄像机转到我的位置时停止了移动,因为我没回避它,我直视邪恶的镜头发出强大的正念除恶,人间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一秒、五秒、十秒…… 僵持中定了一念:你再对着我拍,我就上前制止你,正准备起步上前时,邪恶的镜头转了方向。一定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受不了逃跑了。邪恶的警车敞开着门停在了监狱门口,六、七个狱警手持警棍列队站在警戒线内,当出狱的同修向十年未见的亲人走来时,两名便衣突然发难要将同修架入敞开门的车内,同修机智的身体往下一压甩脱恶人往前一冲,瞬间站在车头,紧贴警戒线的我和接狱的家人顺势揽住出狱同修的胳臂快速保护着离开,同时后面营救的同修迅速插上将邪恶隔离,大法弟子同心协力成功的营救了出狱的同修。

百炼金刚

被邪恶关押在洗脑班迫害的同修集体绝食近十天了,这天约七、八十名大法弟子来到洗脑班前发正念配合被迫害的同修亲属要人。邪恶将我和十几个同修绑架到洗脑班内,我看到邪恶内心非常的虚弱和紧张,大法弟子都不配合报名、拍照,几个恶人问我名字,我回答:大法弟子!我反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恶人马上讪讪地离开。在面前的一大姐同修被非法审问的恶人用手攥住了胸前的真相护身符项链,戏谑的对着大姐同修:你信不信我能把这个挣下来?看到大姐同修露出无奈正念不足的状态。卫护大法是大法弟子的天职,不许邪恶侮辱大法!我上前挡下了那只罪恶的手对着恶人:不要这样!这对你不好。恶人一脸惊诧,恼羞成怒挥起拳头,我看都没看这个恶人一眼,转身离去,余光中我看到了恶人被大法弟子正念荡掉了魂似的惊恐不解的眼神,和那无力的慢慢落下来的拳头。是伟大的师父为我做主,邪恶根本就不配动我一指头。

随后邪恶非法审讯,我对办案警察讲述了真相,他对所长说来了个有文化的法轮功(学员)。我被送公安医院体检高血压,拘留所不收,路上这个警察点头答应了三退。第二天我被六一零的司法面包车劫持到街道办事处,没下车邪恶手拿一沓纸对着我说:现在两条路,写了三书回家爱怎么炼就怎么炼,我说:不写呢?“那就洗脑班!”我道:随你便。恶人暴跳如雷:真把你们法轮功没办法,每月我还要花五千块钱,还要搭两个人。我说:那是你的事!恶徒气的把车门一摔,嚎到:那就走!两个包夹是大学生急忙道:赶快写了吧,到了那里没有几个人能扛的过去的。我慈悲的对着两个包夹说:你俩有文化,还年轻。重新找个工作,别毁了自己。车到洗脑班大门前停下等着办手续,我对着车内的恶人说:你们听着,只要踏進这个门,我不会喝这里的一滴水進一粒米,我会用生命抗争,而造成的这一切你们都必须负责偿还。空气凝固了,邪恶不敢出声,我心静如水,身体被强大的能量包围。邪恶受不了了,六一零警察上车对着司机说:送他回家。

不久他们要劳教我,将正上班的我强行绑架,路上我向他们讲述薄熙来、王立军事件真相,江泽民的邪恶、迫害大法的后果严重性,他们一一点头,大骂他们的上司瞎了眼害了他们,身边两个小警察点头同意退了党,办案警察上次已经劝退了党,要了张真相护身符,我说:记住迫害大法弟子是不会保佑你的。他连说:是是!一進劳教所医院我逢人就说:法轮大法好!什么时候了还在迫害好人?许多警察低头不语,十多年了多少大法弟子在这里遭受无辜的迫害,在真相渐渐打开的今天,我知道他们的良知是不愿意再看到眼前这一切的。“法轮大法好!请记住法轮大法好!”一位警察离我两米远停下脚步轻轻点头看着我,小声说:记住了!

走進各个检查科室办给狱医讲,办案警察慌忙说:老哥,给我们讲就行了,别给他们讲了。我说:见面就是缘份,这个地方我不会再来,我就是要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你不愿意听,可以站到门外。我转身对着两个刚退党的小警察说:你俩也不愿意我被他们关進去吧?他俩点点头。好!你俩就替我念:“法轮大法好”。两个小警察点头答应“好!”。

检验结果出来了,来到狱警办公室,一个四十多岁警官问我:你觉得你的身体怎么样? 我说:好着呐。他拍着桌子上的检验结果说:好什么?糟糕的很,血压高、心脏不好,还有胆囊炎。回去吧这不收你!办案警察说:你把那个小护士吓坏了,她说没碰到这么厉害的法轮功。

连夜返回的路上,邪恶六一零还不甘心,指令警察带到市区一所大医院再次检查血压,结果护士长对警察说:这个人血压这么高,应该马上住院观察。邪恶终于没招了,指示警察要送我回家,我拒绝了他们,步行回到了自己的家。進门第一件事给师父敬香,感恩师父再一次救护了弟子。

师尊保护 再次脱离魔掌

二零一三年中秋后我又开始了集中的面对众生发放神韵光盘助师救人,在社区、街道、广场、车站、学校安装的探头正念中将它同化,只要能遇到的人都给予其生命选择得救的机会,对遇到的保安也慈悲的送上一张救人的光盘。自己制作的神韵光盘不够发,同修配合着制作。

由于整天忙于做事救人,忘记了大法弟子每天必须静心学法,结果年底在发神韵光盘时,我被便衣绑架,我拒绝报名,同时向警察讲着真相,我发现这里的警察好像没听过大法弟子真相,非常邪,呵斥着不听真相,满嘴骂骂咧咧。我的人心出来了,就告诉了自己的名字,想着让我们片区明真相的警察快点把我接走,早些回家。

邪恶网上一查说:××区的,还是个工程师?上我们这来干啥? 救人!我告诉他:这些年象你这样不明事理的警察太少了,我们地区的警察都明白了真相,暗中保护着大法弟子,我们天天发光盘救人,满街便衣警察都不管。结果接我的不是明白真相的派出所警察,而是六一零国保大队。在押送路上,我非常后悔没有听师父的话,招来了魔难。我告诫自己无论发生什么决不让邪恶再得半点便宜。请师尊加持弟子!

我被非法劫持到一刑讯室,一名国安对着桌子上三、四十张光盘拍照,我正告非法审讯的两个国安:此事与你俩无关,你就写拒不回答,这样对你好。国安拿起一张神韵光盘问:这张光盘内容是什么?“ 中国的五千年文化的再现,一台精彩的文艺晚会演出。”他顺手又拿起一张《九评共产党》光盘问这张是什么?“共产党对中国人所干的一切记录在案。”“你讲一讲都记录了些什么?”“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国安边问边在电脑上敲打着,我突然意识到国安在诱供组织迫害材料,接着他又拿起一张破网软件光盘问道这是什么时,我起身道:我正告你!不要把大法弟子慈悲对你讲的真相谈话作为你收集迫害材料的证据。我现在拒绝回答你的一切提问。国安看着我狡黠的说:你会讲的,因为你们大法弟子是要讲真相救人的。我正言道:你一个小警察这么给邪党卖命是为了什么?你知道你的后果么?薄熙来怎么样?还不是无期徒刑遭报下大狱了吗?前几天你们的迫害法轮功的头子周永康、李东生不是被捕了吗?还不醒悟?

另一个国安在低头翻腾着我的手机记录电话号码,我转向他质问道:你!还有你,你知道你在犯罪吗?我的手机是私人财物,未经允许翻动我的手机记录就是犯罪!两个国安低着脑袋一声不吭的机械的摆弄着手机和电脑。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清除了另外空间的邪恶,给了我正信的力量面对着这两个貌似强悍的国家恐怖机器,慈悲中威严的警醒两个迷失的生命不再助纣为虐。

说罢,不再理会他们了,我落地双盘立掌除恶,正念中清除一切干扰,请师父加持弟子,师父帮我今晚一定回家,睡自己的沙发、睡自己的床。室内静悄悄的,只听到稀稀落落的键盘声,一个多小时后,一国安叫着我的名字拿着几张纸问签不签名,“不签”,他没问第二句就转身出去了。我看到另一国安的手在桌子底下对着我翘了几下大拇指。这是迷失者觉醒后对大法救度的感恩。这两个生命因为我走正了而没有对大法犯罪才有了生的希望。我悟到了师父的洪恩浩荡。

接下来邪恶又把我劫持到公安医院体检,我坚决不从,不配合邪恶的一切指令。国保主任没办法请示国保大队长,我接过电话,对方说:必须检查身体,要配合我们的工作。我说:配合什么?配合你下地狱吗?还没看明白局势吗?今天的事情你能负得了责吗?他答道:我没办法,上面都已经签字了。我问到:你的上面是谁?谁签的字告诉我,我找他,这事就与你没有关系。国保队长答道:我向上请示一下。过了一会电话来了说可以不检查身体了。

我被国保又劫持到了拘留所,我拒绝下车,开车的恶警对我威胁到:这是我的车,你给我赶快下去。我平静的对他答道:我又没有请你拉我。这时,听到拘留所所长与国安争论的声音,原来国安手续不全,拒绝收留我。结果国安接到上司指令让我回家。就这样被邪恶绑架十二小时后,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中脱离了魔掌回到了自己的家。

后语

以上是我在师尊呵护下走过的正法历程,没得法前的我思想就比较单纯,修炼后的我在大法中把我熔炼的更加纯净,在邪恶的迫害中,我心里没有被迫害的阴影。迫害发生时,能不能被迫害,第一念很重要。师父要求大法弟子时时刻刻的保持正念,就是要我们在邪恶突然的迫害下,正念正行下师父就能看护着我们不被另外空间的邪灵利用人间的恶人加害。没有了邪恶附体,恶人什么都不是了,只有按照大法弟子的意愿行事了。其实这些师尊早已在法中讲给了我们,大法弟子也是在反迫害的实修中见证着大法,见证着师父的伟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