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度一家人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六日】我今年六十四岁,二零零八年初有幸走入大法修炼。那时我身体不好,患有腰间盘、浅表萎缩性胃炎、过敏性咽炎、鼻炎、胆结石、颈椎痛等多种疾病。苦不堪言,走遍多家医院也没治好。零七年,因胆结石住院,不但结石没治好,因输错了液,还差点送了命。

开始修炼大法没有几天,慈悲的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所有的疾病一扫而光,无病一身轻,几年来一直身体很好。但是由于我没有学好法,对法认识的不足,修炼中有漏,执着心不去,从而被旧势力钻空子,出现病业生死关。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一日,就是小年那天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我正在打坐,突然感到心口部位有点象针扎一样的疼痛,也没在意,半个小时过去,不但没有缓解,反而加剧到痛的坐不下去了。是消业?还是邪恶迫害?没修炼以前我有胆结石,痛起来难以忍受。修炼后好了,没再犯过。想起师父的讲法:“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着心怎么去呢?”[1]心想是消业。

如果是师尊给消业,自己承受;如不是,那就是自己修炼中有漏,被旧势力抓住把柄迫害,就开始发正念否定清除。同时向内找,找到自己近一段时间,学法心不静,修炼状态不好,遇事、有问题总是用人心对待的多,很少用法去衡量。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疼痛没有缓解,更加重了,此时我心态已经不稳了。到凌晨三点多钟,老伴起床上厕所,看到我房间里的灯还亮着,过来看到我痛苦的样子,问我是不是胆结石的毛病犯了。我说:“没事,是消业,是旧势力的迫害。”

他不信,就给孩子们打电话,他们商量必须马上送我去医院。由于正念不足,心态不稳,我嘴上说“不去”,心却被带动了,就被他们架上了车。此时我意识到这下可糟了,我心性掉下来了。师尊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2]我怎么就没做到呢!顿时我感到手脚发抖,口干舌燥,说话费劲,主意识不清醒,似乎感到生命已到了尽头,本应喊师父救我,而我却喊老伴说:“我不行了。”喊完也意识到了不对,就这一念之差,后果不堪设想。师父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

到医院進了急救室,插上了氧气管、输液、打针,开始了全面检查,把医院所有的现代化仪器都用上了。B超、X光、CT、核磁共振、心电图、胃镜、肠镜,结果各项指标都不合格。做心电图,说有陈旧性的心脏病;做B超、CT和核磁共振说胆管和胆囊都有堵塞的地方,得做手术;做胃镜、肠镜说胃里有息肉;X光拍片说肺部有钙化点、有阴影;抽血化验结果:转氨酶指标高的吓人,谷草转氨酶指标:1200U/L,(正常值5-40U/L);谷丙转氨酶指标:800U/L,(正常值0-40U/L)。医生都感到震惊,怀疑是甲肝、乙肝、戊肝,到底是什么也确定不了。这么多病,都不知道把我送哪科了。

让马上住医院做胆囊手术,说这么危险,那么危险的,把老伴和女儿都吓坏了。太离谱了,我心里明白,都是假相,是邪恶搞的鬼,否定它,解体它,嘴里常说要信师信法,可遇到事时就大打折扣。还是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不在法上,人心重啊!所以这魔难都是自己求来的,是自己的念不正造成的。在此请师父原谅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吧,请师父加持弟子,是自己该承受的自己承受,不是自己的业力彻底否定清除。同时向内找原因:怕心、争斗心、显示心、爱听好话的心、自我保护心、表面不生气,可是心里作梗没有做到修炼人的忍,爱面子的心、懒惰等等。找出这些心后,疼痛好多了。我不停的发正念否定迫害,坚持不做手术,打针、输液我都否定,不是药是白开水。

因为老伴和孩子们反对我修炼,老伴曾拿刀、孩子曾以跳楼的方式威胁过我,不让我修炼,说什么上边不让炼就别炼,别找麻烦,说我们搞政治,怕影响他们的工作等等。我修炼七年了,多次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连听都不听,受邪党的谎言毒害的太重了。我心里一直不安,不知想什么法,才能让他们明白真相。这回我得正念闯过这一关,让人们看到大法的神奇,证实大法的超常,让亲人们明白真相得救。

我要求回家,家人阻拦,怕有个三长两短的,恨不得让我马上做手术。住院两天了,都没让我吃饭,大量抽血,共抽血四次,每次抽八管(一管五毫升)。第四次抽到第六管时就抽不出来了,我明白是师父在保护我,没病再这样抽下去,也得给抽坏了。就提出异议,老伴也急了不让抽了。输液也不行了,输上就窜皮。我就跟老伴说:“不能再治下去了,我根本就没有病,修炼有修炼人的标准,我没有守好心性让邪恶钻了空子,回家很快就会好的。”医生不同意,说这么危险,那么危险的,让年前就做手术。我强烈要求回家。最后家人同意回家,过完年再做手术。

腊月二十八回家后,心口不太痛了,突然又开始发烧,体温三十八度。孩子们又急了:不让回来偏要回来,怎么样还是去医院吧。我正念很强,在心里求师父,救救老伴和孩子们。到医院体温就降下来,展现大法的超常。我坚决不住院,我还得做好三件事呢!正法已经接近尾声了,我连自己的家人都救不了,我还算什么大法弟子呀!到了医院一量体温三十六度。医生也感到奇怪,说:不烧,先不用住院了。

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感恩师父洪大的慈悲!我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表达!家人也感到不可思议。这回我有理了,怎么样,是不是师父在管我呀?这回你们信不信大法是超常的、神奇的?就此时机给他们讲真相,揭露邪党邪恶本质,劝其三退。他们都愉快的同意了,并表示支持我修炼。(之后,家人们对以前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发表声明作废)

回家后,又开始发烧,还添了气喘、咳嗽等症状。

我妹妹修炼大法,遭受过中共的迫害。十几年来,家人害怕受到牵连,对她们有看法,不来往。我一直是独自在家修炼,只是每周瞒着家人去妹妹家一次。我家来往人多,环境不太好,心想妹妹放假在家,可以帮我发正念,就此机会我提出去她家,十几年来,由于恶党邪恶的谎言毒害,造成我们亲人都不能正常来往。没想到老伴痛快的答应了,那天他很早就起床准备给妹妹家带这带那的。

那天下午一点到妹妹家,没说几句话,我再次出现剧痛并伴有呕吐的现象,巧合的是有四位同修相继而来,進门什么也没说,坐下来就帮助我发正念。我悟到这是师父的巧妙的安排,对弟子的慈悲呵护!我买来水果,给师父法像敬香,求师父点悟弟子哪里有漏,弟子叩谢师尊!

第二天晚上炼静功时,我刚坐好“心正、念正、动作正”七个字就往我脑子里打。我告诉妹妹,她说那肯定是在这些方面有问题。我们就开始向内找,“心不正”我找到有问题遇到事情常人心多;“念不正”找到是发正念,念不纯净;“动作不正”,看了我的动作后妹妹吓了一跳,差距很大,动作不到位不说,还有添加的小动作。我们对照师父的教功录像一一作了纠正。

我又進一步的找到了怨恨心、妒嫉心、疑心、虚荣心、怕心等等。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一个月我闯过了魔难。

大法的神奇改变了我的家人

我的老伴从最初看到我的病情表现和医院检查结果,以及大夫的诊断推论中,他似乎感到了不祥之兆。牵挂的心使他痛苦和不安,仅两、三天的时间就折磨的他面容憔悴,衰老了许多。他是在不太相信现代医学的医疗水平而又无可奈何之下,半信半疑的情况下,将我送到妹妹家中的,见面就说快救命。但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在想着,万一不行毫无商量余地的,再次把我强行送進医院。

事实,使我的老伴一下似乎变成另一个人,也开始学法了。非常支持我,一反常态在家抢着干家务,腾出大量的时间给我。以前老伴血压高,每天必须吃药。现在不吃药就好了。师父慈悲无时不在的呵护着他,喝酒难受,抽烟头迷,帮他把烟酒都戒了。原来他每天看电视,看电脑;现在一看就头痛,也就不看了。以前经常出去钓鱼、弹琴,现在都不去了,有时间就在社区里做好事,主动找来砖头无偿为四邻修补路面。

孩子们也变化很大,一改以往都是我给他们做饭、洗衣、接送孩子,伺候的面面俱到,还时常不满意说长论短的。现在他们大部份时间自己接送孩子,只是偶尔有事才让我们帮忙;为我们着想,有时间就自己做饭吃,不来打扰我们,尽量把更多的时间留给我们。

非常支持我们修炼,我给他们来家的同学讲真相,不但不反对还主动帮助我讲呢;以前可是会豁命的。以前孩子很爱生气的毛病也没了,每天乐呵呵的,当我问起三退后的感悟时,孩子回答:“很好,我怎么不爱生气了呢?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我说:你们经常和同学聚会,给你们几张神韵光盘,有机会给他们看看,叫他们早日明白真相,你们会更有福报的,孩子们也很高兴的答应了。我真为孩子们高兴啊!

师恩浩荡,佛法无边。用尽人类的语言也表达不了弟子对慈悲伟大师尊的感恩!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这一殊胜的日子即将来临,在此我代表全家及亲朋,恭祝慈悲伟大的师尊生日快乐!敬拜师尊,感念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