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威力大 黑窝吊半旗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日】山东省第二劳教所,起初建在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也叫王村劳教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因实施酷刑、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学员而在全球臭名昭著。

在二零零二年时,王村劳教所已经搬迁到了山东省章丘市官庄乡的矾硫村,在正法進程的急速推進,在全球世人的声讨下,中共邪党对大法学员的迫害难以继续,劳教所在二零一三年下半年被迫解体,但山东王村劳教所迫害正信,丧尽天良,天理难容,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在师尊的加持下,我在劳教所亲身经历了集体发正念的威力和奇迹。下面仅举一例吧。

那是二零零二年的十月一日,被非法劫持在劳教所九大队的大法学员得知:八点钟开始,劳教所举行升血旗仪式。这是邪恶迫害大法学员,强制洗脑,蒙骗毒害众生的形式之一,应解体它。我们部份同修立即通知大家,在院子里,各大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集中,就求师尊加持,开始发出强大正念,清理解体邪恶,绝对不让邪恶升血旗成功!被关押在九大队的法轮功学员,还利用早饭進入饭堂的机会,在和被关在十大队、十一大队的同修擦肩而过时,進行了沟通联系,形成整体,统一时间,集中发正念。

不到八点,高墙电网里面的劳教所院子里,北面正中间,摆放了一排桌子,是临时指挥台。台上坐着恶首,劳教所所长辛秀忠和政委王加永一伙。指挥台南面,院子的中间竖着一根约二十多米高的铁杆,底下是电机变速装置,是升血旗用的。教转办(也就是邪恶迫害大法学员,设立的所谓教育转化办公室)主任韩信学,扎着腰带,戴着白手套,站在那里准备着,显然是升旗手了。

四百多名大法学员,被各大队恶警劫持,列队集中在院子里。这时,大法学员们开始近距离发正念。外围,恶警林立,摆出一副所谓的高压态势,因为他们惧怕大法学员呼口号和自觉的统一行动,制止他们行恶迫害。九大队队长靖绪盛,因吊打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而臭名昭著。他在平时就专横跋扈,劳教所一般警察都反感,根据他的恶相,给他起的外号叫“黑驴”。只见他摇头晃脑,皮笑肉不笑的监视着大法学员的一举一动,还自言自语的说着:“我看你们眼珠都不转,看神情,好像在发正念,哼!管用吗?”那时,劳教所恶警只知道“发正念”这个名词,不知道其中的内涵。邪恶就是邪恶,当然他们也不信,对有些小鬼转世的恶魔,只有除恶务尽了。

时间到了,所长辛秀忠宣布升血旗仪式开始,奏X歌……韩信学挂上血旗,弯腰去按电动开关,可不好使了,没反应,电机没转。他慌了,连按开关,带敲打电机,就是不行。韩信学跑到指挥台边上,拿来了螺丝刀、扳手和钳子,和几个恶警七手八脚,慌乱的忙活着,他们把变速轮从电机上拆下来,手动摇着升旗,开始还转动,摇着摇着,突然细细的钢丝绳从转轮槽里蹦出来了,瞬间拧成了麻花状,升了几米的血旗,一下栽下来了,他们一边解着扣,理顺着缠绕在一起的钢丝绳,一边用力硬拉着,想把血旗慢慢的升上去,可升了几米高,不到一半,血旗再也拉上不去了,韩信学一伙出了洋相,急得满头大汗。这时,“哀悼乐”一遍遍地放,而血旗,如同残秋干枯卷缩的树叶,一动不动的吊着。恶首辛秀忠只好宣布结束,各大队带回。当时,在场的许多大法学员,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恶警们也眼睁睁的看着,行着“注目礼”,出尽了丑态,吊着的血旗突显了中共邪党的败象。

大家都面带微笑,相互交换着满意的眼神,回到宿舍。许多法轮功学员都说,看到了吧,这就是正念的威力!有的天目能看见的大法学员,眼角里挂着泪珠,他们同样描述着当时的一些情景:“在劳教所大院西南上空,法轮纷飞,旋转不停,师父呵护着我们,师父给我们加持着哪,谢谢师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