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所警察:“我们怕你了,放了我们吧!!”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给了我从新做人的机会!是师父让我这个破碎家庭破镜重圆,一家三口整天沉浸在幸福之中! 我悟到只要真心坚定信师信法,师父什么都能给你安排好!

一、劳教所警察:“我们怕你了,放了我们吧!!”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我想这是怎么了,怎么几天就变了,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了,我当夜就去了北京想为法轮功上访。刚到北京就被劫回来了,在派出所呆了两天,我又跑出来去了北京。我几次去北京都没见到想要表达意见的人就被绑架回来,几次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夏被非法劳教二年,我不放弃信仰,不转化,我讲法轮大法好,使我得新生,他们折磨我,我只是想到“真、善、忍”的忍字,吃苦当成乐,忍着。他们让我整天坐硬板凳、架飞机、挂大挂、睡死人床、电棍电。我们监舍八个人,六个法轮功学员,两个普通犯人来监视我们,天天汇报我们的言行。有一天晚上来了两个警察,手里拿着电棍,很凶的,一進来就喊,“谁叫你们背书?!”我说咱们别理他们,咱们六个坐下来齐发正念,让他们俩人互相电,他俩就互相电起来了,满屋子蹦,拿又拿不下来。我们六个人坐在床上立掌不动。把那俩个监视的犯人吓坏了!这两个警察实在受不了了,就喊着我的名字,“我们怕你了,放了我们吧,我们以后再不用电棍!”看到他们的那个可怜相,我说放了他们,停止立掌。两个恶警一下坐在地上,满身满脸都是汗,起来就跑了,连电棍也没拿走!劳教所把我们屋其他五个同修,分别调整到别的屋,又换来几个其他学员,其中有三个被转化了的,可是不到半个月他们和我一样了,因为他们长期没学着法,特别是师父新经文等,他们一学法就都明白过来了,公开声明所写三书作废。经过几次调整调换人员,连监视的犯人都在内,学了师父新经文,在师父呵护下,在护法神帮助下,都转回到学法炼功上来。

在两年的劳教迫害中,我遭受了各种酷刑迫害。我只是背师父的《论语》和《洪吟》,炼功,给他们讲大法好(那时还没有三退)。在师父保护下,我身体越来越强壮,正念闯回家。

二、“你们法轮功太神奇了,我是真服了!”

我从劳教所回来后就和同修成立资料点,印真相资料和大法书及传送资料。由于缺乏安全概念、没经验、不成熟,也有点起了欢喜心,被安全局特务钻了空子,他一连好几天和我要求,教他学法炼功,结果在小饭店吃饭时我讲真相放光盘,他密报把我绑架。由于当场有同修给别的同修打电话,去我家把所有和大法有关的东西都拿走了。当到我家搜查时,和大法有关的一个纸片也没搜到,只在饭店搜去一张光盘。

二零零三年我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又在本市劳动教养院,我不配合他们,不写三书、不参加劳动,我天天背法、背《洪吟》、炼功、发正念。大队长就派犯人包夹我,两个犯人整天跟着我,乱说一些话。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讲“真、善、忍”,如何做好人。你们就不能犯罪,犯了罪,家中父母、妻子儿女靠谁?!他们心中多么苦。我们没犯罪,我们都是好人中的好人。我给他们讲人为什么能做人,人身难得,都应该有个美好的未来等等!他们不仅不难为我、不汇报,还跟我学法炼起功来了。换几回人,我都跟他们讲真相,他们都被大法的法理所折服,都要学法,都要争取做好人。

一天,大队长亲自来逼我去做奴工,正赶上我左腿起所谓的“脉管炎”,从左脚一直到大腿根,在大腿根烂了一个象鸡蛋黄那么大一个坑,往出淌血脓。我让他看,我说:“你们太坏了,你们也是爹妈父母养的,还比我小几岁,我的腿这个样,上便所都得他们帮我,搀着我去。你叫我去劳动,你还有一点人性吗?”他说:“我不管这个,你不劳动,缺勤我不好交待。”我说:“我腿不能动,就是能动也不去,因为我没犯法,我不是犯人,凭什么给你们劳动!?”他说: “你们法轮功不都没有病吗?你怎么还这样。”我说: “这是你们迫害的,旧势力迫害我,不让学法炼功造成的!”他说:“不管怎么的,你如果明天你能好,我就不再让你劳动。”我说:“你给我一天时间,让我学法炼功,我腿就能好!”他说: “咱们一言为定,从今天下午一点到明天下午一点,随你便,学法炼功,到时我来看你,要不好,你就去给我劳动干活;你要好了,我就不管你了。”他走了,我就背法、发正念、炼五套功法,双手合十求师父帮助我!一宿没睡觉,天亮了我睡一大觉,醒了全好了,一点疤痕都没有!

中午一点,大队长来了,我正在炼静功打坐。他叫我站起来看看。我说:“你昨天说的话算数不?”他说:“当然算数。”我说:“好,我也不怕你不承认。”我下地走给他看,把长裤脱下来让他看腿,一点疤痕都没有!他拿出一支烟吸着在屋地来回走,一支接一支吸烟也不吱声,就是来回走,我坐那发正念。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快到两点半了,他停下来说: “你们法轮功太神奇了,我是真服了。从今天开始我不再管法轮功了,你随便学法炼功,不用参加劳动和开会等。”他把其他警察叫来,宣布了他的决定,以后谁也不管我了。这个大队长去找院长说明情况,要求调动到没有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去。院长经过亲自调查后决定,让他给我办理减刑手续,减刑二年半把我放回家,给他调动了工作。

院长决定把大部份法轮功学员放回家,极个别的转省劳教院,今后这个市教养院不再收法轮功学员。他的理由是我们转化不了法轮功,犯人都叫法轮功给转化了!后来,这个院长被调离公安系统,到别的局当副局长了。大队长和院长都离开了迫害法轮功的岗位。

三、是大法救了我与破碎的家

我幼年失去双亲,自己流落街头,后来被一位在军队工作的远方表叔收留,在军队小学上学,吃住在军队宿舍。由于幼年失去父母的爱,养成任性、怪癖,为保护自己不受外人欺凌,学一些怪手法,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只知道吃喝玩乐!后来表叔调到较小城市驻军,没有自己的学校,看我又不适合当兵,就给我找一个工厂学徒。

后来放假,下岗没工作,自己做小买卖又不懂,做啥都赔钱,心里不痛快就和过去的小哥们在一起,吃、喝、抽、打麻将,妻子那点工资不够我用,还借钱。孩子都上五年级了,我还没能干点什么。妻子跟我闹翻了,提出和我离婚,我不同意,她就领孩子回娘家了,一下子一年多没回来。我自己混了一身病,生活不能自理,真是生不如死,自己多次想结束这一生吧,想到自己从小受苦,现在四十多岁也无生活出路,但又不甘心。

一九九七年夏季的一天,我躺在床上一筹莫展之时,我女儿進来了。我看到一年多没见面的女儿,眼泪哗哗的淌下来。女儿说:“爸爸,妈妈说,您要和我们一起炼法轮功,我们就回来,妈妈在楼下等您回答。”我说:“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法轮功,还这么重要,我怎么回答你?”她就从书包里拿出一本《转法轮》给我,说:“您先看,看完了再说。”

我接过来《转法轮》一翻开,看到师父法像,我一激灵,一股热流通透了全身!似曾相识,好象我找他多少年找不到,今天才见到!我急速的看一遍〈论语〉,我泪流满面,激动的说:“我可找到了!”告诉女儿:“让你妈上楼吧,我和你们一起听师父的。和你们一起炼法轮功。”

我只顾看书了,她们娘俩上楼做饭、吃饭等,我都没感觉,我一口气看到第二天早晨,把《转法轮》看完了一遍。我女儿说:“妈妈,您看看我爸好了!”我就和她们一起去了炼功点……

我得法了!吃、喝、抽、打麻将全戒掉,全身病也都好了,很快恢复了健康。妻子帮我搞了一个卖咸菜的事,干的很顺心,虽然挣不了大钱,但可供全家三口人糊口。每天和大家一起学法、炼功,还抽出一定时间去洪法,以自己亲身实例活真相引导不少人炼法轮功。

我的妻子二零零三年被送省劳动教养院迫害三年,由于坚信师父坚信法,虽然吃了很多苦,没写三书,没所谓“转化”,回来后立即投入助师正法的洪流,参加学法小组,坚持做好三件事,在我家成立学法小组和开资料点小花,不论酷暑、严寒,雪雨,坚持到外边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人。有一天在市场讲真相劝三退,人们围着她,好几个小时不断,她忙了一身汗。

我悟到只要真心坚定信师信法,师父什么都能给你安排好!我们一家三口,就是真心信师信法,闯越层层难关,走在助师正法之路上。

由于学法不深,初次提笔,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