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九年冤狱 吕金宇又被绑架、批捕、酷刑逼供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三日晚八点左右,本溪市法轮功学员吕金宇在沈阳市于洪区一小区内被沈阳市国保大队、沈河分局、皇城派出所警察绑架。在皇城派出所被警察刑讯逼供——灌辣椒水。目前他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已被非法批捕。

吕金宇,是辽宁省本溪冶金高等专科学校(现更名为辽宁科技学院)的优秀教师,二零零二年在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中共警察绑架,后遭刑讯逼供、非法判刑九年。二零一一年出狱,因被开除公职,他被迫离开家乡,到抚顺打工。

以下是吕金宇自述九年冤狱的迫害经历:

在长达九年的冤狱迫害中,我先后被劫持在沈阳大北监狱、瓦房店监狱、沈阳第一监狱遭受各种惨无人道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残酷迫害。

在此期间主要遭受的迫害有:拳打脚踢、踩、踏 、踹、打嘴巴子、脏东西堵嘴、吊起来悠着打、狼牙棒打、木板打、关在铁笼子里、针刺、戴手铐脚镣、背铐、固定位捆绑、坐老虎凳、不让睡觉,强制灌食、强制打吊瓶(含药物性)、强制关禁闭、长时间关小号、电棍过电等。

送真相资料被绑架、遭暴打

二零零二年八月四日,我在给同修送真相资料的途中,被本溪冶金高等专科学校一名青年男子(在校职工)、伙同本溪张家派出所(现改为东兴派出所)、明山区刑警队、在本溪站前一带蹲坑的恶警发现,经过追逐之后抓到我大打出手,随后把我带到明山区张家派出所。关在一个屋子里拉上窗帘,几个恶警开始轮番行恶,对我用拳头打、用衣服蒙住头打、狼牙棒(胶皮棒打)打、用脚踢、头部、胸部、阴部、腿部等很多部位被暴打。

在本溪明山区刑警队、本溪市看守所的残酷折磨

在明山区张家派出所遭暴打后,我又被关押到本溪明山区刑警队,关押在一铁笼子里面、没有窗户、夏天很闷很热、多名恶警用厚衣服蒙住头、同时大打出手(主要行恶的有两个恶警,其中一个三十多岁小平头)、拳头打、扇嘴巴子、蒙住头打(主要用胶皮棒打)、有时吊起来,有时把两手用手铐铐在铁笼子边上暴打、然后再吊铐起来悠、使身体悬空、由于身体悬空手腕承重,手腕处的手铐已经勒进肉中(勒进肉中伤害的痕迹几个月之后清晰可见),全身被打得黑紫色。就这样在明山区刑警队被超期关押折磨了六天五宿,在二零零二年八月九日被转送到本溪市看守所。

在本溪市看守所里,由于吕金宇不配合邪恶被戴上大脚镣,被定位在墙边的铁环上,迫害很多天。在此期间被恶警拳打脚踢过。

在沈阳大北监狱遭受电棍电

在本溪市看守所里经过了四个多月的残酷折磨,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九日被强制押送到沈阳大北监狱,我不配合邪恶,不下车,棉衣袖子半面被扯掉。几个犯人强行拉我下车,被抬进楼内,我不配合,立掌发正念,一个犯人用锤子敲打我的手。后又被四个犯人强行抬到大北“入监队”,我在这里证实法,高喊“法轮大法好”,不配合邪恶,被用脏东西堵嘴,被打,被姓桂的恶警(犯人都称他为桂狱警)还有其他的恶警用电棍电,身体多处部位被电棍电,胸部、腹部、多处被伤害。前额处当时就被烧焦(半年后仍清晰看到被烧焦的痕迹),之后我就绝食抵制反迫害。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劫持到瓦房店监狱继续关押迫害。

在瓦房店监狱被关禁闭、灌食、毒打

在沈阳大北监狱关押迫害了八天之后,我又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劫持到瓦房店监狱。

在邪恶的瓦房店监狱里,我曾两次被关禁闭(常人俗称“严管队”),多次被迫害。在二零零三年十月下旬,以我在监区炼功为迫害借口,被关禁闭,遭受“背铐”的体罚迫害,我绝食抵制迫害,三天后送到监狱医院强制灌食迫害,后又被捆绑在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床上进行迫害,打人,不让睡觉,全身捆绑,牙齿被打出很多血,下边的几个牙被打松动(主要行恶的犯人叫王震,另一个犯人董正茂也参与了迫害)。邪恶为了维持在医院的秘密迫害,谎称是肺结核,强加住院,在监狱医院被迫害了接近两个月。后又被送到另一监区(直属二监区,专门集中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在这个监区里多次被犯人打,其中有一次被犯人王震用木板打,木板都打断了,在二监区被迫害了将近两年的时间。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七日左右随着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直属二监区的解体,被送到当时的三监区迫害。

在这个监区有了学法,炼功的环境,但多次以各种借口被迫害。在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九再次对我进行迫害,强行搜身,我反迫害,曝光邪恶,邪恶被触动再次被邪恶关禁闭,在禁闭室里不配合邪恶,喊“法轮大法好”,邪恶的犯人用脏东西堵嘴(用袜子等),使劲用力塞,牙齿被塞变形。打人、用鞋底抽打嘴巴子,一颗牙当时被打掉半截,全口牙被打松动,脸被打得严重变形(许多天后鼻子有时还淌出黄水)。直至被打的瞬间意识模糊,恢复意识之后发现自己手脚戴着铐子、镣子,被固定在铁环上,晚上睡觉也固定在此。在禁闭室里被迫害了两个星期左右。在瓦房店期间主要行使迫害的恶警叫吕传贵,其他有杨狱警,曹干事等。

在沈阳第一监狱被绑老虎凳、被冻、泼冷水、关小号

在瓦房店监狱被迫害了五年,我又在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再一次被非法劫持到沈阳第一监狱。

在沈阳第一监狱期间遭到四次非常严重的关禁闭迫害。

第一次在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不配合邪恶所谓的邪党司法部监狱检查,拒绝去出工现场,几个犯人堵嘴、背铐,把我从当时的十二监区,抬到“严管队”。不配合邪恶被拳打脚踢,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在此期间每天只给喝一点玉米稀水粥。

第二次在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左右,被关押小号,此次采用绝食反迫害的方式不喝监狱的稀粥,几天后邪恶给正常监狱的饭吃。之后我又绝食抵制反迫害,前前后后绝食三十天左右,后恶警和恶人们采用强制灌食,采用强制打吊瓶等手段进行迫害。此次被关押了三个多月。

第三次在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关押小号,此次犯人一帮哄打人,为首犯人叫杨斌,拳打脚踢,衣服被他们扒光,身体多处被严重踩踏,后被强制坐老虎凳,二月份的天气打开窗户冻,往身上泼冷水,后采用绝食方式反迫害。

第四次在二零一一年六月中旬左右,我再被非法关押小号,我再一次以绝食方式进行反迫害,绝食四天后邪恶强制灌食,多次插管灌食没有灌进去后,就采用了打吊瓶(含药物)的迫害方式对我进行迫害。

在沈阳第一监狱期间主要行恶的警察有:董仑山、史鹰、施展、姚狱警、郝狱警、“严管队”的董狱警、王小波、刘洋等。

主要行恶的犯人有:杨斌,肖庆发等(在此期间很多人参与了迫害,由于时间久了,名字已经记不住了)。

仅仅因为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而遭受中共长达九年冤狱残酷的迫害。共产邪党制造的一起起人间悲剧,人神共愤!共产邪党犯下的罪行已经无法偿还,共产邪党解体在即。天理昭昭,善恶有报。希望所有追随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参与者们,认清邪恶的本质、与共产邪党划清界限,退出党、团、队组织,选择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