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20人控告首恶江泽民 呼吁制止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八日】近日,吉林省吉林市20名法轮功学员通过快递把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邮寄到北京最高检察院。这些法轮功学员全都受益于法轮大法,身体健康,道德升华。而他们在江泽民发动的迫害中失去公开炼功的环境及人身自由,被绑架、拘留、劳教、判刑,遭受折磨。

20位法轮功学员在控告书中说: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一声令下,全面迫害法轮功,江泽民利用一切宣传媒体的喉舌造假,给法轮功栽赃,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上消灭”,“精神上搞垮”,“打死白打死,算自杀”,只要是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就不给发工资,开除工职等;专设“610”洗脑班,还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江泽民滔天大罪,罄竹难书。

“起诉江泽民不只是为了我们自己”

20位法轮功学员在控告书中还说:起诉江泽民不只是为了我们自己。由于江泽民对法轮佛法的迫害及谎言,使广大的中国民众都受到了毒害。控告江泽民,结束迫害,是使广大的中国民众了解真相,清除思想中谎言毒害的必要过程。

我们希望现任国家领导人冷静、客观、理智地思考一下法轮功被迫害的问题,为自己和中国人民负责,结束迫害,无条件释放所有法轮大法修炼者。愿所有善良的人们用良知分清正邪、明辨善恶。请与我们站在一起,共同把江泽民押上法庭。

法轮大法给他们带来的无比美好

孙立环(女,65岁):我于1998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大法要求修炼者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以前我病病歪歪活得不象个人样,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全身的病都好了,婆媳、姑嫂关系也好了,家里的亲人都跟着受益。最使我难以忘记的事,我得法两个月,儿子病了,一天便六、七次血,连坐都坐不起来,几天时间就由一百七、八十斤掉到一百二十多斤,去了好些医院都确诊不下来,有说是白血病。当时我想起了师父,跟儿子说:妈妈给你读大法书,求师父帮。孩子同意。当我读到史前文化时,孩子说再给我读一遍,说着就坐了起来。几天后到医院检查,全都好了。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孩子第二次生命。

刘香瑞(女,60岁):我是2010年因心脏病走入大法修炼的,起初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看书和炼功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真正看到了大法的奇效,我的病好了,大法是超常的,是让人道德向上,品德回升,提高人素质的好功法。

王玉芹(女,55岁):我自从98年修炼法轮功之后,受益匪浅,以前我有过心脏病、神经衰弱,严重失眠,眩晕等各种疾病,无法上班工作,是法轮大法“真善忍”超常的法理改变了我人生命运,大法去掉了我身上所有的疾病,让我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对生活充满了信心。

徐敏(女,45岁):我从小体弱多病,苦不堪言。1998年一位亲属告诉我说法轮大法好,你炼吧,当时我什么也没想,就开始炼了。炼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的身体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使我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感受。法轮大法要求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在单位领导分配什么活,我不再挑剔,不再找关系调工作岗位。在家庭和公公婆婆相处很融洽,夫妻更是没说的。还能够忍让别人,和别人发生矛盾时先找自己哪做错了,找自己的毛病,就这样,我每天都生活在幸福和快乐中。

刘秀之(女,53岁):我于1997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要求修炼者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使我的身体发生巨大的变化,以前头痛,腰痛,关节炎,肾炎,贫血,神经衰弱,眼睛病,坐骨神经痛,胃痛,心脏病等十多种病全都好了,过去爱骂人的习惯也都改好了,我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善待公公,家里的重活我都能干,邻居都说我不可思议,家里的亲人都跟着受益。

迫害中他们被绑架、关押、劳教、判刑,失去自由……

可是1999年7月,江泽民一手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无数修炼者失去公开炼功的环境,被绑架、关押、劳教、判刑,失去了人身自由,失去了言论自由。

徐敏(女,45岁):1999年9月7日,我因在室外炼功,被非法拘留7天。同年10月高新派出所警察到单位找我,把我带到派出所,一警察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我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受益无穷,我不会放弃的。由于我坚持炼功,当天没放我回家,直接把我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13天。警察还非法上我家抄走大法书籍,还经常到我家逼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也上我娘家、婆家骚扰。我因进京上访,两次被押送回来,有一次警察向我哥哥勒索大约3000多元钱。

2000年10月的一天,我在天安门广场散步,被绑架到四环外派出所关押在铁笼子里三天半,当时已近临产,才放回家。2009年8月,我带着8岁女儿在大长屯讲真相,一农民为了得赏金将我告了,大长屯派出所警察将我强拉上警车,孩子在车下哭着喊着妈妈。我对警察说你们没有孩子吗?没有妻子吗?但是警察仍然把我非法拘留了15天。由于我坚持信仰,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延期37天。在劳教所里我被逼做奴工劳动,晚上还要坐小板凳,我不写所谓洗脑“汇报”,劳教所狱警肖爱秋就电击我。一次,我拒答侮辱性题目,大队长刘影慧和狱警察肖爱秋轮番打我耳光,打了约半小时才停手。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孩子被亲属接走,幼小的心灵受到严重伤害。

姚燕(女,52岁):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后,1999年9月我跟同修一起在户外炼功,被拘留10天;同年9月怕我进京上访又被关进洗脑班迫害约10天;同年10月,泰山派出所警察到单位将我带到派出所,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回答说法轮大法这么好当然要炼了。当天就直接把我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天,是我父亲找人花了不少钱才放我出来的。2009年9月我和一同修去看望她被关在洗脑班的妹妹,被多名警察绑架到大东派出所,四肢被铐在床上。由于我不放弃信仰,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经受了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刘秀之(女,53岁):我于1999年12月末去北京上访告诉国家领导人,电视和电台播放的都不是真实的,我要为大法和我师父说一句公道话,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到那儿时信访办关门,只好去了天安门,在天安门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了30多天。2001年我因讲真相被抓,后来就流离失所。2006年在居住地讲真相被不明真相人举报,被非法抄家,并劳教1年零10天,

李再生(女,71岁):2002年3月14日晚9点多,长江街派出所来了几个警察到我家把我的大法书和师父法像拿走,把我和丈夫一起带到派出所,把我关到黑屋里吊起来毒打,满身是伤,全身都成黑紫色,两天不给吃饭,不给喝水,他们问我炼不炼,我说修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我炼到底了。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在那里迫害了40多天,我被他们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这地狱般的黑窝里,我经受了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强迫我写五书,不写就罚站不让睡觉,并警告再顽固下去没有好日子过,在那里没有人身自由,没有人的尊严,在高压的环境下度日如年。2012年我又被送到洗脑班残酷迫害。

刘有元(男,79岁):我于1997年喜得法轮大法,大法要求修炼者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我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使我的身体发生巨大的变化,许多病都好了,家里的亲人都跟着受益。

可是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大法修炼者惨无人道的迫害,2002年3月14日晚9点,长江街派出所几个警察闯到我家把大法书和师父法像抢走,把我和妻子一起抓到派出所,把我绑到铁凳子上,强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我不写,他们就强迫我儿子替我写,才把我放了。但把我妻子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姜瑞华(女,61岁):我于1999年4月喜得法轮大法,大法要求修炼者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我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过去的类风湿病,等许多病都好了,每天都按照真善忍去做,每天都带着喜悦的面容。可是1999年7月江泽民对法轮大法修炼者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所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2002年7月4日晚8点左右,多名警察闯入家中,当时丈夫有病卧床不能自理,孩子又小,我说不能跟你们去,他们野蛮给我强行带到高新派出所,第2天给我送到看守所在那里迫害40多天逼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修真善忍这么好的大法我怎么能不炼哪,紧接着给我送到长春黑嘴子地狱般的劳教所,残酷迫害3年,在这3年中,丈夫因无人照顾含泪去世了,孩子没钱上大学。

侯秀香(女,57岁):2007年7月31日,我被警察抓走了,关进了看守所,判了三年零三个月。我在长春女子监狱受到残酷迫害,坐小凳、抻床等手段,我被迫害的全身肿痛,双腿不能走路,疼痛难忍,双手胳膊留下了深深的疤痕。由于法轮大法的超常,我重新站了起来,我有责任和使命起诉江泽民,呼唤良知。

窦玉香(女,75岁):1999年7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修炼者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2000年10月进京上访,告诉国家领导人,电视广播所讲的都不是真实的,还我师父和大法清白,可是进火车站就被抓了,把我非法拘留15天,把我兜里500元钱也都拿走了,把火车票也没收了。总之这些年不断的骚扰。

周凤霞(女,50岁):2008年8月5日晚9点半磐石市国保大队到我家把我绑架到磐石市看守所,在地狱般的黑窝里,我被绑坐老虎凳,用衣服蒙住头,手脚扣住,从早上8点到半夜12点不给吃饭、喝水,逼我说出跟哪个同修联系,我不说他们就打我嘴巴子,在看守所关押一年后,给我判了3年缓5年。

王淑芬(女,73岁):我于2000年1月1日去北京上访,告诉国家领导人法轮大法是正法,要为大法和我师父说一句公道话。可是没等我到北京,在四平就被抓回到派出所关押一天。同年3月我在外面炼功,又被抓到派出所关押一夜。

刘秀英(女,51岁):我于1999年12月末去北京上访,告诉国家领导人,电视和电台播放的都不是真实的,我要为大法和我师父说一句公道话,还师父还大法清白。到信访办关门,只好去天安门,在天安门被抓、非法关押30多天。

张红杰(女,48岁):我母亲刘秀珍于1997年皇历4月16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以前的许多病都好了,过去骂人等不好的习惯也都改好了,按照真善忍标准去做,母亲象变了一个人,家里的重活都能干,别人都说母亲不可思议。我本人于97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以前的许多病都好了,如中耳炎、耳聋、耳鸣,还有许多不好的习惯也都好了。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惨无人道的迫害。我母亲于1999年8月末去北京上访,要为大法和我们师父说一句公道话。可是离北京还有一站被抓,同年12月又被非法拘留15天,我母亲在上海讲真相被非法抓捕至看守所非法迫害关押1年。2008年10月末,我和母亲在路上讲真相被抓、被罚款。

梁玉玲(女,50岁):我于2000年的1月1日进北京上访,为大法和我的师父说一句公道话,还我们清白,可是没到北京在四平就被截回,被非法拘留15天,同年3月在外面炼功,又被拘留15天。

李凤珍(女,71岁):1999年7月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大法,不许我们到外面炼功,上商店到市场买菜都有人监视,没有人身自由。

赵凤华(女,63岁):1999年7月,江泽民一手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对修真善忍的好人进行残酷迫害,无数修炼者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经济上遭受损失巨大,失去了集体炼功的环境,失去了人身自由,失去了言论自由。

瞿庆英(女):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修炼者在肉体上遭受折磨,精神上受到极大摧残,在经济上也被迫害,我们失去了人身自由,失去了言论自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