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绑架的八小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八个小时,我经历了被绑架、上警车、被审讯、送拘留、回家的全过程,其间,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讲真相救人。我把经过写出来与同修共勉,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五日下午三点半左右,我和同修两人在农村发光碟讲真相。后面上来一个骑摩托车的小伙子,同修上前跟他搭话,送他光碟,他说:“不要,我是警察。”“警察也应该看看。”我回头说了声:“不要也祝你幸福平安。”他冷笑了一下就过去了。

我们又发了一会儿,觉得时间不早了,同修四点要上班,准备回去了,走大道远,怕上班来不及,就走小道回去。

走到拐弯处,一辆警车突然到跟前,脱身已来不及。车上下来两个着装警察,不由分说就拽我们上车,并抢走了我们手中的包。我们没有挣扎,只求师父帮助,别让众生再对大法犯罪,我们去给他们讲真相,救他们。警察翻了我们的包,包里剩下的四张神韵光盘、二张《九评》光盘和八部讲真相手机落到他们手里。

我们被拉到松江派出所,室内有一排凳子。警察让我们俩坐下,我们都没坐。有个警察拿纸和笔,搬把椅子坐下来,另一个警察就开始问话。问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多大岁数?东西哪来的?我都没有回答。又问那个同修,她也不配合。反复问了好几遍,我说叫大法弟子,那个同修也是这么回答。“你们都一样啊!”他们商量把我们分开单独审讯,一个屋一个。所长审问同修,指导员审问我,各有一个记录的。指导员先搬椅子坐下,随后也让我坐下。

“老太太,你炼多少年了?”我说:“十好几年了。”“有什么好处?”我说:“好处多了,首先强身健体有奇效。没炼功之前,我是病篓子,患有严重的肝病,大夫说叫肝硬化,反正就是肚子大。胃下垂、肺心病、肾炎、尿血、颈椎病,脖子不能转动。神经官能症,睡不着觉。周围人都知道我是个死人幌子,同学称我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由于常年住院,生活不能自理,给家人造成很大的痛苦,真是生不如死啊。为了求生,我听人说法轮功能强身健体,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走進了大法修炼。炼了不长时间就感觉挺好的,肚子不大了,胃也不疼了,能睡觉了,爱吃饭了,浑身有劲了,以前的毛病都不翼而飞了,所以我一直修炼到现在。”

那指导员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我继续说:“我现在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你看像么?”“不像。”“你看我现在身体多好,我能吃能喝能睡,背不驼,腰不弯,走路生风。我不仅能料理家,还能帮儿媳妇带孩子,这一切都是师父和大法给的。中国有句古训: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如今我师父和大法都受到不白之冤,我能不站出来说句真话吗?我得到好处了,要告诉所有的人都得好,这有错吗?我劝你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都是遵纪守法的好人。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大法弟子都不沾边。我们遇到矛盾找自己的原因,比如咱俩发生口角,我得先找自己的错,我哪里没做好,没为你着想,伤害了你得向你道歉说对不起。我们师父让我们修得‘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一切都要为他人着想。你说这世人都能为他人着想,人人都自己管自己,这社会不就安定了么?还用整天喊维稳吗?还用你们警察管吗?”

指导员一直在听,还不时点头。我又接着说:“我希望你们能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保护一个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一个大法弟子对你们实在不好。善恶有报是天理,三尺头上有神灵,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不报,乾坤必有私。”

这时他才说:“那你们为什么不配合我们呢?你说你们都是好人,为什么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敢报呢?”“因为我们要救你们,我要配合了你们,就又给你们增加了罪过,只因为我们要救你们的,所以就不能再害你们了,就这个道理。”

“你把法轮功说的那么好,那你们就在家炼呗,干什么出来整这些东西?你知道么?(指桌上放的光碟和手机)这些东西都是共产党不允许的,都是违法犯罪的东西。”我说:“这些东西它既不违法也不犯罪,这都是救人的,不信你现在就可以把光碟插入电脑放放看。里面演的是五千年传统文化,《九评》讲的是真实的中国近代史,作为中国人都应该了解一下,好坏你自己去鉴别。至于说手机,你打开听听就知道了,里面讲的都是真相,告诉你天要灭中共,你不退出就是它的一员,要想躲过这一劫难唯有三退(退出党、团、队)才能保平安,它不也是在救人吗?至于你退与不退,都由你自己选择而没有强迫。”

我看他不言语,想必是听進去了。“你听明白了吧?该让我们走了吧?”

他平静的说:“你们整这么多东西,怎么让你们走?再说我也没有权力让你走。”我说:“咱们这么长时间交谈,从你的眼神中看出你有善根,因为你的血管中毕竟流淌着炎黄子孙的血液而不是西来幽灵马列的血。咱们老祖宗告诉我们人之初,性本善。还讲:仁义礼智信。共产党叫人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还其乐无穷,这违背人性。你说老天爷能不灭它么?你们再也不要跟着它跑了,天理不可违呀!你知道王立军、薄熙来都拿下了吧?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子李东生,军队头子徐才厚、郭伯雄,还有各省高官也都一个个落马。表面是因为贪污被拿下的,其实就是遭报应了,因为他们都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并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取暴利装入私囊。是这个星球上从来没有过的邪恶。你说老天爷能不灭它么?你可能听说过,也可能亲眼见过如今政法系统有多少人死于非命。得怪病,得癌症,遇车祸等等屡见不鲜。

“任长霞的事知道吧?政法系统把她树为榜样,其实是迫害大法弟子遭报才车祸丧命,满车人都安然无恙,怎么就她死了呢?没过几年,她丈夫又暴病身亡,如今只剩下一个十几岁的孤儿,多可怜。我们就是不想让这种事重演。任长霞也是地道的受害者,可悲的是她自己不知道为何而死的。文化大革命时的造反派,到最后成了打、砸、抢的罪人,有的被打死,有的進监狱,还有一部份军官干部拉到云南被集体秘密枪决,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的通知书完事。德国柏林墙倒塌之前,守墙的卫兵开枪打死一名逃难的青年,审判时法官判卫兵有罪,卫兵不服说:军人以执行命令为天职。法官说:也没叫你打死呀!你是人总得有良知吧?你枪口抬高一寸,或者放低一寸不就没事了吗?最终还是判卫兵有罪。”

当时我心态平和,没有气,没有怨,也没有恨,说话语气很诚恳,他们都在听。尤其是指导员,不时还点一下头,也有时烦躁不安,看得出思想波动也很厉害,来回踱步,尽管如此,他还是听着没有打断我的话。

这时我问他:“你今年多大岁数了?”他说:“四十八岁。”我说:“你比我儿子只大一岁,我称呼你一声孩子都不过份。象你这个年龄的人,上有老下有小,妻子儿女的一大家人,一旦有个闪失这一家人怎么过呢?我今天说这么多就是不想让你受到伤害,才苦口婆心告诉你们真相。我不知道前世与你是什么缘份,竟在这种场合与你相识,我真心希望你能有个美好的未来,家庭幸福安康。”

我指着桌子上的东西说:“还给我们吧,让我们走吧。”他说:“还什么还,这么多怎么还?”边说边往包里装,装完提包就出去了。

这时让那位同修过来了,屋里就剩下我们俩了,我们互相鼓励,咱们目地就是救人,凡是進来的人都给讲真相。不一会,進来一个协警看管我们,开始我们给他讲真相,他不接受,后来经我们再三劝说,他才听了信了,还说原来这么回事啊!并同意退出团、队,还说明天早晨下班后帮我们给家送个信。我俩配合默契,我讲,她发正念,她讲,我发正念。

大约晚上七点半,抓我们的那两个警察又来了,说让我们两个出去,我们问去哪里?他说:“到地方,你们就知道了”。我说:“你俩今天把我们抓来,可立了大功了,你们能得到多大的好处呀?”他说:“没有好处,只是给开工资。”我说:“不会吧?”他说:“是真的啥也没有。”我说:“那你们怎么那么卖力呢?”他们不吱声了。我说:“可怜的是你们不明白真相,中毒太深,不然你们不会这样干的。你们这是在毁自己的未来呀!善恶有报是天理呀!人做事天在看,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保护一个大法弟子功德无量,会给全家带来福报。迫害一个大法弟子对你们每个人实在不好。你们都还年轻,我们多么希望你们都能有个美好未来幸福的家庭。”他们俩一句话也不说。一路上我一直在讲,同修给我发正念。

到拘留所叫我们下车。有个警察说:“老太太慢点,天黑别摔着。”边说边来搀扶我。接待室灯火通明,有五、六个人好像在等我们呢。有个人说,还有个老太太呢!進到室内就有警察问我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多大岁数了?我没有回答。又问那个同修,她也照样不配合。一警察说:“这都不说话不好办呀!”送我们的警察说:“她俩都不报姓名,那个老太太说七十多岁了,七十几也不说。”有个好像管事的人站起来说:“七十我们不收,出事谁负责?”我说:“那就让我们回家。”他说:“那不行”。就叫人把同修拽進去了。送我们那个警察说:“这回你该告诉我家住哪里了吧?我们好把你送回去。”我说不行。那叫你儿子来接你。不行。那把你拉回派出所。那更不行。“这不行,那不行。那你说怎么办吧”?我说:“我坐你们车回市区,在哪下车我自己决定。”两个警察互相看了一眼,一警察让另一个给指导员打电话,把刚才的对话又重复了一遍。指导员说:“那就按她说的办,不过得让她留个字据,出现意外,咱们不管”。我写个字条,在和平商场路口下车,出现意外自负,让我按个手印。

返程的车特别快,不觉已来到商场附近。我边下车边说:“今后你们可不要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了。”他们说行,问我能找到家么?我说能,你们走吧!我等他们的车走远了,才离开此地。

当时我看了一下表,已晚上十一点多钟了,我直接奔B协调同修家去了。她还没休息,我就把这事跟她讲了,她心态平和没有惊慌,没有指责,只有安慰,问题出现了有咱们修的,怎么把它圆容好减少损失。她拨通了A协调的电话,沟通后决定立即上网,并把明早去同修家搬运东西的车、人都安排妥当,并决定明天尽快招集同修切磋,如何营救被绑架同修的事。然后她给我拿钱打车回家。

刚推开门,老头从屋里冲出来,并惊讶说:“你回来了?我怕你又让他们抓去了,就上派出所找你,看派出所亮着灯,门外有几个人说话,我也没敢上前,转身回来给你收拾东西。”我说:“没事,你去睡吧!”

老头子今天怎么了?象变了个人。平时我要回来这么晚,他不是谩骂就是不让我進家,总得折腾一阵子才能消停。以前我回来晚了,自己先起了怕心,怕他骂,我在邻居面前丢面子。

今天我忘了怕,他那里就变了。家庭环境没开创出来,归根结底是修炼人我自己的问题。我虽然回来了,可同修还在里面,我真得认真向内找了,是哪里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才出现今天的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