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亲友面前也要是一个修炼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我修炼这么些年以来,一直没有重视家里人——我的丈夫,在日常的言行中没有在他面前树立好大法弟子的形像,导致他从支持大法到排斥。我通过向内找、交流,从新做好,丈夫变得更相信和支持大法了。下面说说这个经过。

在结婚前,我是个很受宠的小姑娘,家里人和外面人对我都很好。婚后,丈夫与我所期盼的相差很大,他是个脾气暴躁的人,虽然心很好,但是我总觉得他没有家庭教养,很粗鲁,我有些瞧不起他,而且他有时候脾气上来也跟我动过手,我一直不理解怎么会和这种人组织家庭。在几十年的婚姻生活中,我一直觉得不如意。等我修炼这么些年以后,我才明白为什么和他结缘。

我是二零零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师父慈悲于我,让我在一个星期内见证了很多奇迹,把我引入了大法的门。那时丈夫一直很支持我修炼,师父的大法像就在屋里摆着,我们根本不存在怕这个念头,丈夫每次打工回来,都会买新鲜水果给师父供上。我得法不长时间之后,开始负责接送真相资料,丈夫看到后,就问我说这是什么,我说这是救人的,他就一本本的看。等我全送给世人后,他发现家里的真相资料都没有了,就问我,我说都给别人了,他也没说啥,等我下次拿资料过来,他就接着看。

二零零四年《九评》面世,当时大家不知道这书适不适合给常人看,因为都知道我丈夫非常支持大法,就想让他先看看,看他能不能接受的了。我就拿回来给丈夫看。他用了一夜就看完了,看完后,我问他能否拿给世人看,他说当然可以啊。

那时候无论是在公开场合,还是在什么地方,我想讲真相了,他从来不阻碍我。不仅如此,还经常配合我给世人讲真相,十分支持大法。同修来我家里,他也很欢迎。

但是后来因为我亲人二零零八年出去讲真相后被迫害,他虽然配合去要人了,但是在他心里种下了一个怕的因素。二零一二年,我地区有几位大法弟子被邪恶绑架至派出所,恶警还两次到我家骚扰,第一次丈夫没碰到,第二次,他正好在家,恶警敲门他没给开,我当时不在场。等我回来后,他跟我说,发生件事情,不知道哪里来的公安敲门,我没开,他们还给咱家门口录像了,我要不是顾忌你,顾忌家里一堆资料,我敢……。我说你很好,你也属于正义。后来有邻居跟他说,你媳妇这么好的人,他们(恶警)可不管那个,让她避一避吧。他就怀疑是不是周围的邻居举报的,他对我说你注意点,别让同修大包小包的过来拿东西,隐蔽着点。

以前他对这些小节根本不在意,也没有怕心,但经过这几件事之后,他很在意这些。但是来我家的同修在这些小节上做的不太好,比如站在我家门口,就冲我要真相资料,而且大声喧哗,还经常赶到饭点来(怕其它时间找不到我),丈夫对此很不理解,说我们应该高于常人,应该为别人着想,怎么能这样呢?怎么能这么自私呢?他很不理解同修的这些行为,慢慢矛盾积累多了,他就不喜欢同修来我家了。他对我的一些言行也有了看法,他曾对我说过,这个家不符合你这个人。

我当时悟到,师父说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我们在外面达到师父的要求,衣着整洁等等细节做得很好,这是为了救众生。但回到家里,我没有把我的丈夫当成一个众生来对待,仅仅是丈夫而已,忽略了他,没有在他面前树立好大法弟子的形像。家里乱七八糟的,我也不整理,他偶尔让我帮他一下,我不但不理解他,反而觉得他耽误我时间,对他不善,对他不负责任。我的这些行为不符合法的要求,起了负面的影响,导致我丈夫走向对立面。

后来我认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时间不等人,我们的行为和师父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正好相反,师父要求我们多救人,我们的不当言行反而推开了世人。另一个,我们的亲人跟我们的缘份大,更需要我们细心对待。

我反思自己,到底是什么导致我出现这样不当的言行的,我发现都是后天假我以及党文化的东西造成的,包括得理不饶人、争斗心、怨恨心、求名的心、证实自我的心等等。还有想说他什么,就说他什么,有时候还拿法去压他。邪党文化这些因素找到一堆以后,我继续找自己,我为什么这么对待我的丈夫,其实还是个情,他要不是我丈夫,我会这么对待他吗?

再向下深挖,我对丈夫的不负责任,根源上还在一个“私”字。师父讲:“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情是常人中的东西,常人就是为情而活着。”[1]

现在我悟到了,找出了原因了,就得用善心对待他,给他讲明真相,和他好好沟通。我对丈夫说,有我在,同修就能来。他说来了我就撵他。我说这样咱们就分开,我师父告诉我们,到什么时候都要替别人着想,既然你承受不了了,那咱们就分开,你是个很好的人,如果因为我没做好或者因为同修的一些不检点的言行让你对同修不善,对师父不敬,那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他听到这句话后就不作声了。

我说我修炼这么多年了,那么艰难的日子咱们都过来了,现在因为我把你推向了反面,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还有一个,如果你是因为我没做好导致你这样,我会改。

这话一落音,他说,那我就给你举几个例子吧,比如有两次我出远门,你说来接站,但是你没有去;我到家半天后,你才回来;回来我一说,你还跟我生气,也没说你为什么不接我,就这你还学真、善、忍呢?你这种行为,让我对法和学法的人很不理解。他还举例说,比如说常人的清华大学,顶尖学府,一说到那里上学,那知道的人都得竖起拇指。你们学的是宇宙大法,什么门派能比的了啊?你们学了大法后,就这样的行为啊?他说我知道大法好,但为啥我不学呢,因为我脾气不好,我怕我做不好,给大法抹黑。

我说你看过一遍《转法轮》,我们师父讲了:“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1],我们师父慈悲,这门是敞开的,谁愿意学進来都能学。就好比常人的学校,大家都是学生,但到考试的时候,有打满分的,有不及格的,有小学上不了高中的,有高中考不上大学的,还有学生能读研究生,读博士的。难道你能说,这个学生没上高中,没上大学的,是因为这个老师没教好吗?我师父要的是真修弟子,得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我们大法弟子跟常人不一样的地方就是遇事向内找。就像咱俩这次,我要不学大法,我不会向内找的,更不会说是我做错了的。

后来丈夫说:不是你错了,而是我错了,是我对大法弟子的要求高了。之后,我们又细谈了其它问题,他在真正明白之后,写了一份自悔书,在这份自悔书中,他写道:“由于我本人对大法的认识和理解有很多的偏见,对大法弟子的误解,所以在气头上来时,伤害了大法弟子,特别更不应该伤害和谩骂李老师。通过大法弟子(老伴)跟我讲真相,我终于明白了,大法是救人的,是美好的,我现在提高了对大法的认识,知道自己犯下了特别大的错误和罪过,自己后悔莫及。从今后,我一定痛改前非,悔过自新,不再伤害大法,不再伤害李老师。敬请李老师多多宽恕我,给我悔过自新的机会,今后我一定支持大法,配合大法弟子。”

他不仅在语言上这样,在行为上他也做的很好,他从老家把我八十岁的叔叔接过来,得了法,那可是个老公安啊,无神论的坚定支持者;在去亲朋家时,随时带着《九评》、神韵光盘等真相资料、大法书送给亲人;一次亲人寿宴上,为了怕出现邪党歌曲,他亲自挑歌……

借由我这个例子,我希望跟我有同类事的同修们,抓紧时间,把家庭平衡好,在家里也要拘小节,更好的完成我们救度众生的使命。同时我也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好,让师父欣慰。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