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隆化县法轮功学员十六年受迫害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省报道)隆化县位于河北省北部,隶属于承德市,有二十五个乡镇,四十四万人口。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隆化县众多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了不同形式的迫害。初步统计,至少有二十多人被非法判刑;三十多人被非法劳教,一百多人被绑架勒索、强制洗脑。

一、被非法判刑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1、张树田被迫害后生活不能自理,含冤离世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日,张树田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六个月后,被劫持到唐山监狱,在盐场被迫参加强体力劳动,身体出现严重病态,生活不能自理,还经常昏迷。二零零七年三月,张树田被家人接回,由于在监狱遭受伤害,二零零九年七月离世。

2、隆化县医院刘晓荣两次被非法判刑,遭受多种酷刑折磨

刘晓荣
刘晓荣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一日,刘晓荣因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五月,刘晓荣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保定市第一监狱,后转入石家庄第二监狱。

二零零一年五月,石家庄第二监狱的恶警每天唆使犯人把她从楼上拖到楼下,再拖到车间,那些犯人揪着她的头发、拽着手、连踢带打,还用脏毛巾,有时甚至用沾着粪便的毛巾塞着嘴不让讲话。刘晓荣被折磨的浑身是伤,血肉模糊,路都被血染红了。

酷刑演示:拖拽
酷刑演示:拖拽

恶警怂恿犯人毒打她,还把她绑起来,挂上牌子示众。用电刑、暴晒、关小号等手段迫害她。

三伏天酷热难当,刘晓荣被背铐着双手关进小号里,小号不到两平米,只有一个通风的小窗,地铺潮湿窄小。长时间不让洗澡、换衣服,她身上长满了痱子,拖烂的衣服沾满泥土、血污和汗渍,又脏又臭,恶警和犯人还幸灾乐祸的羞辱她。这种没有人性的折磨一直持续了三个月。

二零零三年初,刘晓荣三年期满回家。她丈夫听信了中共的造谣宣传,助纣为虐。一次喝多了酒,主动给警察打电话让他们来抓刘晓荣,结果刘晓荣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他本人也被勒索了二千元。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八日晚,刘晓荣在北京至隆化的火车上讲真相被绑架,关进看守所。她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六年五月中旬,刘晓荣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到狱长(张义女、韩某某)等人的残酷迫害。恶警每天用暴力手段给她灌食,还让犯人二十四小时严密监视她、限制她。

刘晓荣绝食十一个月,体重降到五十五斤,出现心力极度衰竭、心肌严重缺血等症状,身体非常虚弱。

3、郭家屯镇于注江被犯人轮番殴打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于驻江在丰宁县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十年。

保定监狱恶警指使犯人殴打他,把他打的鼻青脸肿,还不让他和别人说话,让犯人整天监视他。

4、尚书琴多次被绑在老虎凳上野蛮灌食、非法判刑四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尚书琴去北京上访,被隆化县公安局的王立平、肖建德、孙海山、杨志刚、刘海军和一个姓赵的(女)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四小时。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日,尚书琴被王立平、肖建德、刘海军三人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七天,勒索四百五十元。

二零零一年七月,尚书琴被隆化县“六一零”的人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五天。参与人员:王立平、肖建德、杨志刚、孙海山、刘文海等。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五日,尚书琴在山湾乡发放真相资料,被隆化县“六一零”及国保大队的人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六个月,参与迫害者有孙洪文、吴化为等。尚书琴绝食抗议,多次被绑在老虎凳上野蛮灌食,在灌食过程中被打掉一颗牙。灌的食物中有浓盐水、不明药物。

后来,尚书琴被非法判刑四年。

5、曲守成、郝玉杰夫妻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三年八月三十一日,曲守成被绑架,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十四年。

二零零八年,曲守成妻子郝玉洁去保定监狱探视丈夫,但是狱方不准见。四月二十八日,郝玉杰也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

后来,曲守成的父亲和儿子得知他住院的消息后,来到保定监狱想要见一见亲人,遭到拒绝,推说必须到开完奥运会后才能见,家人无奈只得返回。

6、隆化镇董子云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董子云因散发传单被隆化县公安局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隆化县政法委书记何庆奎又带人闯入董子云家,找不到董子云,就把他的妻子带走,扔下不到十岁的孙子无人照看,直到晚上九点多才将人放回。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董子云被丰宁县公安局绑架,后被非法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7、贾素霞被输有毒药物、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一年十月,隆化县“六一零”强迫贾素霞参加在看守所办的洗脑班。

二零零三年六月中旬,贾素霞被绑架到隆化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九天,勒索五千元,非法关押期间,曾被捆绑在老虎凳上二十八小时。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六日,贾素霞被隆化县国保大队的人绑架到看守所,贾素霞绝食抗议,遭野蛮灌食。

有一天,看守所人员把贾素霞等人拉出去输液,王所长对大夫说:“这个药我讨了半个月,千发誓、万发誓,出了危险不找人家才弄到的。”

第二次使用这种药后,贾素霞全身烧灼、烦躁、坐立不安。后来,身体脱了一层硬皮,再后来,有的部位又脱了一两层皮,可见他们是给贾素霞输了有毒药物。

后来,贾素霞被隆化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8、潘桂云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零年农历七月,潘桂云被隆化县国保大队的人绑架到看守所,她绝食抗议,遭野蛮灌食,被非法关押了十九天。

二零零一年十月,潘桂云进京上访,被国保大队的人绑架到隆化县看守所,她绝食抗议,十三天后回家,乡里派人到她家里监视她,后来改为在门外监视。

不久国保大队姓刘的带人把她绑架到看守所,随后送到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非法劳教七个月后,潘桂云半身瘫痪,张不开嘴,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都得别人帮助,家人接回。

二零零五年二月潘桂云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在看守所被灌食浓盐水,输不明药物,戴手铐拖进拖出等。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三日,潘桂云被非法判刑四年。

9、隆化县财政局蔡淑琴被非法判刑四年

蔡淑琴原来患有心脏病、肝病等多种疾病,经常住院,九六年开始炼功,她按照“真善忍”要求去做,渐渐的得到了身心的改变,象换了一个人似的,身体非常好,以前不能干的家务活都能干了。

迫害开始后,蔡淑琴多次去北京上访,通过自身的变化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也因此多次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四年九月份,蔡淑琴因为印发真相资料被绑架,此时她的丈夫已经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只好由她的亲属来照顾。十一月份,蔡淑琴被非法判刑四年。

10、李秀梅被非法判刑三年(缓期三年),勒索九千多元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六日晚上,李秀梅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去发真相资料时,被山湾乡派出所所长和隆化县国保大队的孙洪文、吴化为等人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家人被勒索九千元现金、四百多元伙食费。

不久,李秀梅被检察院把起诉到法院,再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关押十五天,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三年)。

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隆化县国保大队的王慧、贺国春带领承德市国保大队的人闯入李秀梅家,把她绑架,后劫持到承德市洗脑班。

在洗脑班,李秀梅被单独锁在一个房间里,只有到吃饭、规定上厕所的时间才把门打开,不到时间不给开门,房间的窗户都是铁栅栏,门没有玻璃,屋里有监控,晚上不让关灯,整晚都被蚊子虫子咬,每天由许雪静、陈晓东等人做转化,逼迫写转化书,简直就和坐牢一样。

11、李秀兰被恶徒用大头针扎手指尖

二零零零年,李秀兰被国保大队、六一零劫持到看守所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李秀兰去北京上访,被隆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刘海军等人劫回,同年七月份又被国保大队劫持到看守所强行洗脑,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李秀兰被国保大队的人、镇政法委的刘文海等人劫持到承德市洗脑班迫害,期间恶徒用大头针扎手指尖,参与迫害者有黄树杰、刘思颖等人 。

酷刑演示:针刺指甲
酷刑演示:针刺手指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县国保大队队长孙洪文带领吴化为、王慧等四五个人,闯入李秀兰家,抢走所有法轮大法书和一个存折(四千五百二十二元钱),被非法劳教三年(监外执行)。家里电话被监听,门外经常有人蹲坑。每到所谓敏感日,节假日或开什么会,单位和“六一零”的人就到家里骚扰,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六日,李秀兰去山湾乡南沟村和同修发真相资料,被六一零、国保大队的人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六个月,她绝食抗议,被强行灌盐水,后被非法判六年,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

12、隋桂珍被非法判刑三年,监外执行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六日,隋桂珍去农村发真相资料,被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到看守所,二个月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监外执行。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村会计姜占衡带国保大队的人闯到隋桂珍家,抢走MP3一个、《转法轮》一本、单放机一台、师父讲法带四盘。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早晨,隋桂珍被绑架到承德市洗脑班迫害五天。

13、郭家屯镇许凤华被非法判刑七年

14、郭家屯镇冯春香被非法判刑一年(缓期二年)

三、被非法劳教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1、董井祥在巨大压力下身患重病,不幸离世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董井祥被非法劳教二年(监外执行),勒索九千元(后要回二千元),加上妻子于凤云被勒索三千三百五十元,共计一万多元。后来妻子被非法劳教两年,生活陷入困境,在巨大的经济和精神压力下身患重病,于二零零四年去世。

2、于凤云在高阳劳教所被四根电棍电了两个小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不久,于凤云去北京上访,还没到信访办就被抓了。隆化县公安局把她抓回来非法拘留五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于凤云再次去北京上访,隆化县公安局把她抓回来关进看守所,承德市国保大队的何士金指使人踢她,给她戴上背铐,强迫坐老虎凳。迫害了十五天才放,十几天后,“六一零”、公安局让她去一趟,结果把她送到了保定高阳劳教所。

进劳教所不久,就被关进一个破旧的房屋里,在那里受到了四个多月非人的折磨,没洗衣服、没洗澡,没有暖气,喝的是凉水,有时连凉水都喝不上,吃的是凉饭,大小便不许出去,不能和别人接触。

有一天,恶警拿着棍子使劲打她的头,把她打昏过去了还不停手,有一次因为炼功被王大队长打嘴巴子,直到打累了才停手。

后来于凤云等人被关到一个大厂房里,双手被铐在地上的大铁环上,蹲着不让动,一动就用电棍电。白天一直得蹲着,恶警时常过来打骂,就象家常便饭。

一天晚上十一点左右,王大队长和一个叫马力的恶警用电棍电于凤云,直到电棍没电了她们才走。第二天晚上大概十点多钟,叶淑娴队长和一个叫房豹的人又来了,房豹拿起三角带抽打于凤云,又拿电棍电。

十二月份的一天夜间十二点,杨大队长(男)、王亚杰(女,大队长),叶淑娴(女)、马力(女)、李教导(男)加上几个小队长又对于凤云进行迫害。她们把于凤云按倒在地,戴上手铐、脚镣,一开始用两根电棍电脚心,后来又加了两根电棍电脖子,两边一边一根,用四根电棍同时电了两个小时。这种残酷的迫害一直持续到非法劳教期满才结束。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二年八月,于凤云回家,不久,中共要开十六大,隆化县公安局及“六一零”的人来到于凤云的家,几个人不容分说把她拖到车上,直接送到看守所,于凤云绝食抗议。有一天,一个叫刘文海的乡干部一进屋就说:“你吃不吃饭?”于凤云说:“你们没有任何理由把我送到这个地方来。”又善意的和他讲道理,他不但不听还说:“劳教所治不了你,我今天就要治你。”他上床就把于凤云按倒,骑到身上,捏住鼻子往嘴里灌泔水,后来刘文海搬来了老虎凳,强迫她坐。

二零零五年四月份的一天,承德市国保大队的何士金指使隆化县公安局的孙红文、吴维等人又把她绑架到滦平县看守所。于凤云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走路由人扶着。

3、矿山局矿业公司会计李桂霞遭迫害后含冤离世

李桂霞原来患有高血压、子宫肌瘤、静脉曲张等多种疾病,学法炼功后,所有的病都好了。

二零零九年四月,李桂霞被隆化县国保大队的王书民等人绑架并非法抄家,后非法劳教一年。在唐山劳教所被迫害致子宫癌,经常流血。李桂霞的儿子要求把她接回家治病,在劳教所办好了手续,隆化县国保大队还刁难他们。

回家后,李桂霞看到家人为自己承受了那么多痛苦,思想压力很大,致使病情恶化,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4、李书琴被二十多个警察折磨两三个小时

李书琴二零零零年春天到县委上访,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天,家属被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零年秋天,李书琴被绑架到看守所,曾被绑在死人床上灌食,关押了十二天,十多天后,李书琴又被抓到看守所,随后绑架到高阳劳教所,到劳教所后才知道被非法劳教三年。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在高阳劳教所,李书琴经常被罚站、打骂,长时间坐在小凳上,坐飞机(身体弯成九十度,后背贴墙站着,双手向上举着),还被强制去摘棉花,掰玉米,挖大沟。

二零零一年秋一天,恶警们把李书琴叫出去,踢倒,戴上手铐,然后拉到酷刑房强行转化:七八个人用电棍电,直到电棍没电了才停。

一天晚上十二点多钟,李书琴被拖到酷刑房,地上堆一大堆电棍,房间全是绿的,人脸也是绿的,李指导、房豹、王亚杰、姓马的、姓高的等二十多人,不停地打她、踢她、电她,折磨了两三个小时。造成李书琴抬不起头,走不了路,劳教所的恶人们勒索财物后,让李书琴的家属把她接回家。

二零零二年农历八月十七,劳教所李指导带人到李书琴家要绑架她,把她老伴吓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他们不顾家属死活,要强行绑架。后来村干部及家人做了保证,又给了他们一千元钱(后要回)才没绑架。从那以后,公安、派出所不断到她家骚扰。

二零零五年,李书琴再一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关押期间被野蛮灌食、上手铐、重脚镣、坐老虎凳、打骂。王所长还把她拖到院里,一手抓头发,一手抓下颏,提起来转圈,直到李书琴喘不上来气才停止。

放回家不久,又说要给她判刑,李书琴被迫流离失所。恶警天天到她家骚扰,跟家属要钱,把她儿子逼得差点跳楼,后来被迫给了他们八千。

5、狱警指使犯人殴打李洪文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九日,李洪文被抓在隆化县看守所非法羁押了五个多月后,又被转到承德市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

一天,姓许的狱警把李洪文叫到办公室,用胶皮棍打李洪文,又叫来几个人按着打,许队长打完后又有两个狱警接着打,副所长席小臣,叫他们把李洪文弄到院里,七八个警察轮班打,还比谁的棍硬(也就是谁打的重),一直打得李洪文不知道痛了才停手,他们又给李洪文戴上十六斤的铁镣。

李洪文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石家庄劳教所被非法劳教期间,姓韩的狱警指使普教折磨他,并扬言谁能转化法轮功学员就给减刑,李洪文被打得几天了还动不了身。中队最残忍的五个劳教人员对他拳打脚踢,他们用脚猛跺李洪文的头、脸,不分部位毒打二个多小时,致使李洪文双耳化脓,腰部三十多天不能动。李洪文因不转化,被非法延期一个半月,后由承德“六一零”接回。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上午,承德市国保大队的张大鹏等人闯进李洪文家,将他绑架到承德市公安局。九月三十日,送至唐山开平劳教所。

6、郝凤义被长时间捆绑,两臂差点废了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郝凤义和妻子、二姐三人去天安门证实法轮大法好,被隆化警察押送回,在隆化看守所关押五个月。

后来郝凤义被绑架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受尽了非人的折磨:电棍电,长时间用细绳捆绑双臂,两臂差点废了,一个多月双手都不好使,被关九天小号,遭到两个吸毒犯毒打。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二零零四年十月,隆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吴化为等人到他家骚扰,勒索四千多元。

二零零七年正月十九,郝凤义又被送到保定劳教所迫害一年零九个月。

7、富桂珍被非法劳教三年(监外执行),勒索二万多元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富桂珍被公安局的肖建德、杨志刚、孙海山、吴化为、刘海军、王立平等人绑架,后被勒索六千元、非法劳教三年(监外执行)。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隆化镇政法委书记带人绑架富桂珍,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二天。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富桂珍在早市讲真相时,被绑架到隆化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勒索一万七千元钱。

8、刘桂霞被非法劳教两次

一九九九年十月刘桂霞进京上访,被隆化县国保大队的赵淑萍、王立平等人绑架到隆化县看守所,第二天非法审讯,晚上被铐到椅子上不让睡觉,非法关押了四十五天,勒索三千五百元,蓝旗镇书记郭宝贵指使人监视她、到家中骚扰。

后来,刘桂霞第二次进京上访,被国保大队的孙海山、镇武装部长王胤、村书记白俊学等人绑架到看守所,勒索四千元(后来要回二千元)。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四日晚上,刘桂霞因发真相资料,被派出所所长霍德学和冷力民劫持到派出所,随后被国保大队的王书民及辛亚峰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七天后绑架到唐山劳教所。

在劳教所,刘桂霞被单独关在一间屋里,不准跟任何人接触。参与迫害的警察有:陆海存、王文平、王艳华、王淑霞、严宏丽、杨海凤、葛淑敏、谢爱茹、王桂芬等。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日左右,国保大队的王书民、刑侦队长刘学山等人又到刘桂霞家抄家,勒索家属二千元。

三月十七日,王书民、刘学山等人把刘桂霞绑架到承德市劳教所,在劳教所,遭到安学华和姓王的队长殴打,精神和肉体受到很大伤害,以至双乳出现肿瘤,每个乳房三个瘤子。在保外就医期间,劳教所、 六一零的人不断到家骚扰。

9、韩家店乡郭桂生多次遭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隆化县国保大队的王书民、刘殿忠、王慧、韩家店乡派出所的董士瑞等人到郭桂生家,抢走电视、VCD、MP3、手机及大法书籍、经文。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王书民、刘殿忠、王慧、辛艳峰、董士瑞等人再次到他家抢走MP4、摩托车,把他绑架到隆化看守所,后来又把他送到保定监狱,由于体检不合格,监狱没收。

二零零九年三月王书民、董士瑞等四人又把他强行送到承德双峰寺劳教所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韩家店乡书记夏振强和派出所的董士瑞、陈喜旺等人,又把他绑架到承德市洗脑班迫害。

在此期间,他们经常威胁他妻子,使他妻子很害怕,常犯癫痫病,他们还抢走他家的DVD、录音机、MP4、手表。

10、刘淑珍被非法劳教一年,监外执行

二零零零年四月,刘淑珍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数日,勒索三千元,伙食费四百六十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刘淑珍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勒索四千元。

二零零零年腊月,刘淑珍被判劳教一年,勒索二千元,监外执行。

11、杨淑杰被非法劳教一年(监外执行),勒索一万二千元

12、白连仲被非法劳教二年,勒索九千元(要回二千元)

四、被绑架、勒索、强制转化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1、东街村祁兰英身体极度虚弱仍被揪着头发转圈

祁兰英原来患有糖尿病,炼功后重获健康。二零零三年五月贴真相标语时,被绑架到隆化县看守所迫害,身体受到很大的伤害,被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四日,祁兰英再次被绑架到隆化县看守所,遭残酷迫害,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恶警还揪着她头发,拖着沉重的脚镣在院子里转圈,直至生命垂危才让家人接回。

此后警察还经常上门威胁并勒索钱财,还要抓她的女儿。家人在压力下百般阻挠其修炼,使她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去世。

2、妇幼保健院退休医生于波在巨大的压力下离世

于波多次被警察骚扰,并被关进洗脑班迫害,后来又被抓进看守所关押,家属被勒索数千元。身心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和压力,于二零零五年上半年去世。

3、张三营镇吴秀兰遭迫害后含冤离世

吴秀兰曾于一九九九年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关押在隆化看守所六个月,回去后又被张三营镇政府限制自由四十多天。二零零零年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在隆化县“六一零”办的洗脑班遭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月,吴秀兰在去佳木斯市途中遭绑架,后来家人接到通知去隆化县看守所接人,此时吴秀兰身体出现很重病状,腹部鼓胀。吴秀兰老人于二零一零年二月五日离世。

4、何亚萍多次被绑架、关押,被勒索一万五千元

一九九九年迫害刚开始,何亚萍就被挟持到公安局,到夜间十二点,妹妹填了“取保候审”才让回家。

二零零零年,隆化县六一零要求何亚萍工作单位领导放下一切工作给她做“转化”工作。她家属也被停止工作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四日夜间十二点,十多名警察闯进何亚萍家里,抄走大法书籍及讲法光盘,并把她绑架到围场县看守所二十一天。

二零零五年,国保大队长孙洪文打电话把何亚萍骗到公安局,然后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何亚萍被绑架到看守所,家属交一万五千元钱,二十一天回到家中。

二零一零年,单位派何亚萍到北京学习,刚住进宾馆,就有人胁迫宾馆工作人员给她换房间,第二天国保大队威胁医院,要求何亚萍取消学习,立即回家。

5、张丽华被勒索一万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天夜里,张丽华被国保大队的杨志刚、孙海山绑架,非法关押三个月。

不久,国保大队的肖建德、王立平、刘海军、赵淑萍、杨志刚再次将张丽华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劫持到承德市洗脑班,然后又押回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八年四月,国保大队长的王书民、刘殿忠、王慧等人又绑架了张丽华,关押到看守所,后来他们勒索了一万五千元钱。

6、隆化镇刘艳芳多次遭到迫害

二零零五年年正月二十四日,刘艳芳开始炼法轮功,按“真 善 忍”做好人,身体各种疾病全部消失,却多次遭到中共迫害。

二零一一年五月九日,隆化县国保大队的王书民、王慧、曹健和一个姓姜的她家,抢走两台电脑,(后要回一台)两台打印机,刻录机一台,所有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价值两万多元,并且绑架了她。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刘艳芳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勒索二千元。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日下午,隆化县“六一零”主任刘思颖、公安局和隆化镇派出所的人,还有一个被称祁书记的、社区主任李静,书记郭树贤等十多人闯进刘艳芳家,当时刘艳芳正在做饭,身上只穿件背心和大裤衩,光着脚,这些人不容分说,把她绑架到承德市洗脑班。

洗脑班由六一零的杨树增坐镇,他们把刘艳关进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里,社区主任和一个姓龚的两个人一刻不离的看着。每天由恶人高飞(据说是邯郸人)、陈晓东和一个姓何的给做转化。

高飞邪恶至极,出言低俗、下流,狂妄地说;我可以把你弄到中国的任何一个监狱洗脑班去。警察不打不骂你,可有人往死里整你。

刘艳芳被迫害得血压急速升高,心律加快,头昏脑胀,眩晕无力,恶人们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东西,拽着她的手按手印。

7、武淑芬被绑架、勒索

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晚,六十三岁武淑芬粘贴真相标语时,被隆化县六一零、国保大队的人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一个姓刘的老太太。

当晚大约十多个年轻警察,包括一个未穿警服的打手,把二人拖上警车,拉到公安局后院,连拖带拽的,把她们的胳膊拧到后背,拖到国保大队办公室,戴上手铐,并非法抄家,抄走所有大法书、电脑、手机、背兜、钥匙等(后手机、钥匙要回来了)。国保大队长王书民说要给武淑芬劳教。武淑芬的丈夫在被恐吓下,只好托关系,给国保大队长王书民、法制办公室主任刘学山各送人民币二千元。之后,他们又勒索了二千元。

8、李维福被勒索十多万元

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在隆化县国保大队的王书民的指使下,李维福遭绑架,三个多月内,他被勒索了十多万元。

9、宋桂珍因为没钱交被关了很长时间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早晨七点多,街道主任杨玉华带领一帮警察闯到宋桂珍家,说到镇里开个会就回来,结果直接拉到看守所关押,当时老伴正病重住院,宋桂珍被抓使他病情加重,直到去世,参与迫害的有“六一零”的黄树杰、刘思颖、隆化镇的孙秀萍。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宋桂珍被劫持到公安局,当天夜里关进看守所,恶警需要一万二千元才能放回家,因为没钱交,关了很长时间,后来孩子借了两千块钱交给他们才放。

10、何淑梅家人被勒索一万元

二零零零年,何淑梅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单位扣发两个月工资和年终奖。丈夫被停止工作,半个月不让上班。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七日,何淑梅被绑架到公安局,家人被勒索一万元。

11、刘祥云先被国保大队勒索,后被六一零勒索

二零零零年十月,刘祥云因进京上访被隆化县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关押十五天,参与人有王立平和一个姓赵的。
二零零一年七月份,刘祥云被隆化县公安局的王立平、肖建德、孙海山、刘海军、杨志刚、吴化为等人劫持到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五月,刘祥云被隆化县国保大队的孙洪文、吴化为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勒索三千元钱,后又被“六一零”的人劫持到洗脑班,勒索了二千元才放。

12、王朝晖家人被威胁

二零一一年六月,隆化县“六一零”、国保大队的人逼迫王朝晖去洗脑班,并以开除公职、不给亲属晋级等无耻的手段威胁其家人,把王朝晖绑架到了承德市洗脑班。

13、闫艳艳家人被勒索了一万元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闫艳艳被绑架到洗脑班十二天半。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七日,闫艳艳被绑架到国保大队,当晚,国保大队的王书民、王会、刘殿忠非法抄家,抄走放像机、VCD、收音机、一套师父讲法录音带、一台电视机、两部手机、所有大法书和真相光盘(后要回电视机和一部手机),家人被勒索一万元钱。

14、王景华被勒索一万多元

二零零八年四月,王景华被隆化县国保大队绑架到看守所,家里的所有大法书、录音带、录像带、MP3、电脑、电脑桌、打印机、VCD都被抢走。

王景华被非法关押二十二天,勒索一万多元人民币。她的丈夫患有脑血栓后遗症,生活不能自理,承受不了打击,服毒自杀(被救活)。

15、赵景春被抢劫、勒索一万二千五百元

二零一零年九月,赵景春被公安局的人绑架,他们抢走大法书及大法相关资料及五百元现金。赵景春血压达二百六十,他的孩子高利借钱一万二千元,才把他接回家。

16、陈晓峰被勒索了一万元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隆化县政法委书记何庆奎带领二十几人来到陈晓峰家,把陈晓峰从家中带走,并抢走了他儿子的新电脑。后又勒索了一万元。

17、尹桂芝被勒索一万元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左右,尹桂芝在大街上发放真相光盘时,被国保大队队长王书民、副队长王慧等人的绑架,他们向尹桂芝家人勒索一万元钱。

18、隋桂荣被迫交了六千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隋桂荣被国保大队肖建德、王立平等人绑架到公安局,没有任何法律手续,逼迫交大法书籍、录音带、录像带等。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隋桂荣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逼迫家人交保证金三千元,致使家人一夜之间白了头发。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隋桂荣被国保大队的人绑架,家人被迫交了三千元。二零零八年四月年二十七日,隋桂荣被绑架到看守所,到五月十二日才放她回家。

19、盛桂珍家人交了三千元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七日,盛桂珍被劫持到隆化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三天,家人交了三千元现金

20、宁秀芬被勒索了二千五百元

一九九九年,宁秀芬进京上访,被押回隆化公安局,有一叫赵丽萍的,勒索了宁秀芬家人二千五百元钱。
二零零一年,宁秀芬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了十一天,交了二百元伙食费。

21、李富琴被勒索三千多元

一九九九年九月,李富琴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三十五天,罚款三千元,交伙食费三百五十元。

22、冀淑丽被勒索三千多元

一九九九年九月,冀淑丽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三十五天,罚款三千元,交伙食费三百五十元。

23、范慧芬被勒索一千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范慧芬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一天,勒索一千五百元。

24、陈文玉被非法关押四天、勒索钱财二千元。

25、谭国花被非法关押、勒索二千元。

26、毕桂玲被非法关押,勒索二千元。

27、乔桂荣被非法关押、勒索二千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