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诉江”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前天,我把“诉江”的控诉状通过EMS邮寄出去,昨天就收到了最高检察院的签收短信。为自己也走出这一步的心得体会和所有的同修交流一下,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修炼十八年的大法弟子了,所处的城市是南方经济发达地区,同修相对而言很少,所以平时的交流和沟通都不多。最近对于大法弟子最关心的就是“诉江”。一开始,当我在明慧网上看到大陆同修真名实姓的递交控诉书,心中还是一震!真是伟大!不怕迫害!随着越来越多的同修走出这一步,我的内心突然有了非常清晰的急迫感,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走出这一步。和一个老同修沟通,他说也许我们可以准备好,先写着,到时候需要的时候就发。我当时也有点不解和困惑,但一直就放不下这件事。

回想一九九九年至今,无数大法弟子为了坚持真理,为了反迫害,走上天安门,放下生死,历经无数常人难以想象的魔难,不就是为了证实大法,为了救度众生么?这次“诉江”大潮的出现,绝对不是偶然的,而且明明白白的是师父肯定的!师父告诉我们:“是啊,应该起诉它,(众弟子热烈鼓掌)全人类都应该起诉它。它害了所有的中国人,它也害了很多世界上其它地区的人。那么多人都因为它的谎言,将被拖入地狱。”[1]

一开始,我的人心涌动:这不是非常危险的吗?因为这和平时我们的讲真相不同,这是需要真名实姓的,以自己亲身经历和事实来控诉江魔头!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没有从根本上去否定这场迫害,还是把大法弟子放在了应该被迫害的角度中,自己还有曾经被迫害的阴影;没用用正念去对待,去放下,去否定;没有把自己放在历史主角的位置上。

其实,在“诉江”浪潮初起的一个夜晚,我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梦到一个曾经非常有权势的人,失去了权势,我对它无所畏惧,走到了它的身边。第二天醒来,我有点纳闷:一是我很少做梦,二是对这个梦有点不解,好莫名其妙啊!当时隐隐约约内心和“诉江”联系起来,但又不是那么肯定。

可是我明白去年和今年,正法的形势早就大不相同,现在天天都能在内心感受到时间的瞬息万变,时间的紧迫,甚至常人中的形势都是急速的向正的一边倾斜,自己怎么还能停留在过去的每一天,每一秒的认识中,为自己的人心开脱找师父的话来作为借口呢?

这种对于证实法的急迫感只有在二零零零年我走上天安门的前夕出现过,就好象生命中的一个关键程序突然启动了,从内心告诉我要去证实法。一直以来,我以为起诉江魔头只是海外大法弟子的事情,因为他们所处在相对安全的环境中;我也知道在国内曾起诉江魔头的大法弟子所承受的生命的迫害是如此的惨烈。所以从未想过大陆大法弟子这样大规模的堂堂正正走出来,自己堂堂正正的走出来起诉它,把它推向正义的历史审判台!

随之而来,很自然的在脑海中闪现出师父的两段讲法。师父说:“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2]“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的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其实能做一个好人也可以,只是你们要清楚,路是你们自己选择的。”[3]

我明白了这一步的历史意义,这就是所有真修弟子的历史使命啊!从头到尾,证实法,救度众生,由我们开始,由我们结束,我们才是这一场历史大戏的主角,怎么能被动的随波逐流呢?那种观望,那种徘徊,是一个堂堂正正大法弟子的正念吗?

我静静的在内心中问师父,师父的一句话:“念一正 恶就垮”[4]就在脑中闪现出来了;而且当晚背法的时候刚好背到:“我们讲法轮大法。修炼我们这一法门,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压百邪,你不会出现任何问题。”[2]这下,我彻底明白了!

“诉江”是师父要我们走的路,更是一个彻底放下生死,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极其重大的关键之路!因为,内心深处有一种极为明白的感受,就是“诉江”这件事就是师父把结束迫害的主动权交给了我们,交给了大法弟子!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再一次的把证实法的机会给了所有大法弟子!师父告诉我们:“如果这场迫害叫人给结束了,大法弟子多丢脸──我们没有证实法,没有从迫害中树立起威德来,我们大法弟子没走出我们的路来。”[5]而全球大法弟子,特别是以大陆大法弟子为主体的“诉江”大潮,不正是师父给我们堂堂正正的在人世间结束这场迫害的最好的方式和机会吗?

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要等到真相大显?要等到常人给我们平反?要等到后悔莫及?要等到师父告诉我们都安全了,你们放心走出来吗?那还有我们修的机会了么?那还需要我们大法弟子来做吗?

在我准备写控诉书的过程中,我突然想起来一件在二零零二年的事情(因为修炼以来,很多事情都不会去回忆,所以几乎自己都忘了):当时,刚新婚两个礼拜,因为在二零零零年的时候,走上天安门不久就被非法抓捕了,内心一直觉得没有起到真正在天安门证实法的作用,所以我觉得还要再去一次,真正的能起到证实法,震慑邪恶!当时我准备了“真善忍”的一个小横幅,要把他贴在天安门的正中心。回忆这件事的核心是一段非常神奇的对话,我刚坐上去机场的的士,我告诉司机说要去机场,那位司机就问我:你回来吗?我心中一震,立即明白了是师父借用他的嘴在问我,在看我的心是否真正的站在法上全盘否定迫害呢!我兴奋的回他:回来的,我一定回来的!果然,那次我排除了怕心,顺利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把“真善忍”横幅贴在了天安门门洞正中的铜匾之下,安全的回家!这次突然闪现起那个早已忘记的片段,不正是师父告诉我要正念正行,否定邪恶么!我们的一切,我们的生命,我们的未来,这宇宙的一切不都是师父造就的么?只不过作为大法弟子,师父给了我们所有生命都没有的机会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其实说白了就是要同化大法,信师信法啊!在修炼中,用人的任何观念、执著、想法来做大法弟子的事情,那才是极其危险的,因为那时候我们不在法上,当然会出问题了!

当师父用法让我明白了之后,我顺利的用两天时间写好了控诉书,顺利的寄出,第二天就收到了最高检察院的签收短信!这里有个小插曲,在书写控诉信的时候,当我写到控诉人:×× ;被控诉人:江泽民的时候,那个梦又闪现在脑海中:我,一个堂堂正正却又普普通通的大法弟子,控诉中共曾经的最高邪恶头子!不就是那个梦的含义么!

同修们,我们共同走过了最最艰难的日子,现在整个正法形势在人世间的表现都是急速向灭尽恶首的方向突破,我们作为师父的真修弟子还有什么人心要留,还有什么不能突破的,还有什么怕心要留到最后追悔莫及?更多的大法弟子,亿万的大法弟子们都走出来,用我们的真名实姓来控诉“江恶首”,不正是师父给我们,给人类,给众生的结束这场迫害的历史机会么?!

而且当前人世间的法律,也给了我们堂堂正正的支撑和依据,我们更加要把握好这个师父给我们的机会,堂堂正正的把“江魔头”推上正义和历史的审判台,用师父给我们的历史使命,来结束这场残酷的迫害,给人类,给未来留下亘古不破的历史见证和荣誉!证实师父,证实法的伟大和慈悲!这也是大法从宇宙最高处到人世间最底层圆容贯通的表现啊!人世间的反迫害,只能够由我们大法弟子来结束!这也是我们大法弟子历史的召唤,历史的使命啊!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