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573位天津武清区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从五月到七月十五日,据明慧网统计显示,已有逾六万人邮寄诉状,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控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江泽民。其中,明慧网已收到天津武清县508个控告书副本,有573位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杨健的母亲控告江泽民

法轮功学员杨健,女,四十四岁,家住天津市武清区梅厂镇。因为修炼“真、善、忍”,杨健被武清法院判杨健五年,至今还在天津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杨健的母亲为女儿伸冤,控告江泽民。她的母亲在控告书中说:“我女儿杨健本科毕业,在济南热电厂工作,修炼大法前,杨健脾气不好自私,做什么事情都感情用事,与同事之间关系非常不好,矛盾时有发生,她自己也很烦恼,后经同事介绍学习了法轮功,从此,杨健时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改掉了自私脾气暴躁的坏习惯,在工作中主动帮助有困难的同事,领导分派的工作都兢兢业业地去完成,经常得到领导的赞誉,与同事的关系也变得非常融洽。杨健通过修炼大法改变了自己,去善待别人的同时自己也很快乐。

自从江泽民对法轮功创始人和法轮功学员发动了疯狂的污蔑与打压,我女儿杨健因为不放弃信仰被单位开除公职,厂子刚分给杨建的房子也被无理收回,现被冤狱五年,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

诚实商人遭迫害 控告江泽民

庞德敬,男,今年四十三岁,商人。他在控告书中说:“我是一九九八年八月学了法轮大法的,看完第一遍《转法轮》后,我明白了,作为一个人应有的道德标准与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通过学法更加认清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应该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衡量与要求自己。”

庞德敬说: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五日,我到国家新闻出版署上访,询问为何禁止出版法轮大法书籍。回家后,石各庄镇派出所警察(刘宗礼)把我从家中带走,夜间遭受到罚站,电棍电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我与妻子(刘兴会)去北京上访,结果在北京天安门被警察绑架至前门派出所,后被转入北京某看守所关押。在关押期间,每到周四早晨,警察把监室后门打开,让所有在押人员脱光衣服,在小院内用刚刚接的凉水一盆一盆的不断的从头顶浇下迫害,当时天气已进大雪节,每盆凉水从头浇下,人几乎就像刚出笼的包子,腾腾冒着热气,水流到脚下立刻就在地面结冰。

二零零二年十月,我在廊坊被绑架了,关进武清区看守所,一个月后非法判我三年劳教,把我送往青泊洼劳教所,遭遇虐待、奴工、毒打、监视等等迫害。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六点多,武清区国保大队与石各庄镇派出所警察十几人闯入我家,欲绑架,在母亲和我女儿强烈的抵制和亲朋好友与村治保主任的帮助,才得以解脱。

多年遭受到迫害,皆源于江泽民所以提请检察机关,依法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

曾遭非法关押、劳教 善良妇女侯淑君控告江泽民

侯淑君家住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修炼之前,因我丈夫突遭车祸不幸去世,我被这突来的打击身心俱伤,各方面的压力使我感觉每天都在承担着千斤重。身体多处疾病(胃炎、心脏病、皮肤病、腰肌劳损),再后来乳房和腋窝下长几个疙瘩,尤其腋窝下的那疙瘩是不规则的。我非常害怕,不敢去诊断。万幸的是,有一天我的邻居告诉我有一个非常好的功法问我去不去?就这样我走进了大法修炼,得到了这高德大法,并在不知不觉中身体一身轻松,没有了病,心也亮了、轻了,久违的快乐!回来了。就在我修炼一年多,江泽民发起的这场迫害开始了。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零年底,我曾三次遭绑架、拘留,在拘留期间,被警察抽嘴巴。我还遭非法劳教一年。当时我在摆摊卖小孩衣服维持生活。一天下午,我接到当地派出所电话说让我去拿书,我就去了。结果,我发现他们不是还我宝书,而是把我骗到那绑架。那天女儿放学回家,怎么也等不到我,都到晚上了还没回来。她当时才十三岁,就自己到处找,还去派出所门口找。可以想象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找不到了妈妈,只有她一个人的家是什么感受。她吃什么?花什么?而且在学校在同学伙伴中,受到一种非议和歧视,成了可怜的孩子。

我被绑架到劳教所,每天做奴工,一天要分很多豆子挑。基本上从早晨开始一直到晚上九、十点都在挑,挑不完不让睡觉。装车卸车,一二百斤的袋子扛上去、卸下来。还要被灌输诽谤大法的东西和邪悟的东西,劳教所的迫害剥夺了我思想的自由和人身自由,泯灭着人性,扭曲了人的灵魂。

多次绑架关押 善良农妇亓国玉控告江泽民

亓国玉,女 ,五十三岁,天津市武清区东马圈镇。她说:修炼前,随着社会的世风日下,道德败坏,自己也是随波逐流。沾染了很多恶习,打架骂街成为常态,吸烟、打麻将,身体搞得一团糟。自从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对待矛盾宽容忍让,对待他人真诚、善良,化解了与丈夫、左邻右舍和娘家兄弟的矛盾,善化了周围的环境,戒掉了吸烟打牌的恶习,不争强,知道了万事皆有因缘,一切顺其自然。

由于当时江泽民三权在握,他操纵了整个一部国家机器,包括军、警、特务、功、检、法、司、派出所、监狱、看守所、劳教所、媒体、电台、电视台等铺天盖地式的打压,在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的灭绝政策的指令下,使很多不明真相的人直接或间接的参与了迫害。我们当地东马圈派出所积极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对我也实施了迫害。

二零零八年借奥运之机,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在七月中旬的一天,我和同修去散发真相资料、贴真相标语,在途中我和同修被廊坊龙河派出所不法警察绑架,他们强行给我戴上手铐,塞进警车绑架到派出所,遭到非法审问、恐吓、用脚踢,晚上派人看管,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放我们回家。

二零一二年大约是正月初六,我和同修用手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当地东马圈派出所不法警察抢走手机,并给我们拍照,强行拉我们上警车,我们不上,他们就把我们带到常庄村委会,给我们照相,还让报姓名。

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日,我和同修在董标垡村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再次被东马圈派出所警察迟电清等人绑架到派出所,张姓警察让我在保证书上签字,我信仰真善忍,不管我是散发真相资料还是讲真相,都是《宪法》赋予公民的信仰自由权和言论自由权,也是赋予我的权利,我是在维护《宪法》,是他们在违法。并且在没有通知我本人也没向我的家人出示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伙同村干部进行非法抄家,将师父法像、讲法录音带、录像带和几十本大法书等东西抄走,还把屋里贴的真相年画撕扯下来。后来我和他们要抄家的财物清单,他们不给。八月十二日我和同修去派出所要他们抄走的大法书等,他们不但不给,又将我们非法关押一天。

一次次的绑架和关押,不仅我自己身心承受了巨大痛苦与伤害,也给家人造成心理上的恐惧和精神压力,整天为我提心吊胆,使我失去了稳定自由的修炼环境。

当地警察的不法行为,都是在江泽民的非法镇压政策指挥下进行和实施的,因此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江泽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