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害死 石家庄医生奚爱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七日】近日,河北省石家庄市医生奚爱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今年六十二岁的奚爱女士是一位放射科诊断医生。她和丈夫徐新牧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她的丈夫徐新牧被非法判刑四年,出狱后又被非法劳教三年,最终被迫害致死。

以下是奚爱控告状中提供的事实和理由:

我和丈夫徐新牧在一九九七年政府还鼓励人们修炼法轮功的时候开始修炼法轮功,此后,道德品质提高,无病一身轻。

我丈夫徐新牧已在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历尽迫害后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八岁。他在被迫害前,担任河北省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人事处副处长。未修炼前,他有较重的心脏病(救心丸不离身)、高血压、高血脂、脂肪肝,到天冷时经常咳嗽,用过多种药都不见好转,他一接触到法轮功,看《转法轮》一书第一遍没看完所有的疾病就都消失无踪,他跟我说法轮功真神奇呀!他说《转法轮》真是一部天书。

自从修炼了法轮功,他在单位时时事事都努力按照真善忍去要求自己。以前他经常喝酒,修炼后滴酒不沾。他做事先考虑别人,单位分房子,他主动把分到的新楼大房子让给了别人,我家至今还住在面积仅六十一平方米的旧楼里。大约在一九九八年单位有扶贫任务,要去的地方特别偏远贫穷,交通十分不方便,没人愿意去,他主动去了,而且去后实实在在为农民办实事,受到当地老百姓极高评价。即使后来他被非法判刑后,当地农民还连续三年来家里看望,不忘他的恩德。

我本人是一名放射科诊断医生,因单位的原因,两次受到射线损伤,导致不能正常工作,三十一岁不得不开始休病假。尽管因为是公伤,单位治疗开最方便之门,中西医看遍了,休了五年病假没有明显效果。后来又坚持工作六年,没办法改行当了保健医生。一九九七年和丈夫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让我痛苦了十多年的职业病全好了,身体变得比二十岁时还好。一分钱没花什么都好了,我的心情可想而知。至今修炼十八年了,一粒药没吃过,身体非常健康,给国家节约多少钱!同时又能全心全意在单位做好工作,给家人带来多少幸福与欢乐!

但是,由于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发动镇压法轮功,使我和家人无辜受到巨大摧残与迫害,我的丈夫历尽苦难,最终含冤去世,这是多大的罪恶!具体事实如下:

一、只因信仰真善忍,丈夫被判四年冤狱,遭狱警残酷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四点多钟,约有十名警察突然闯到我家抄家,并把我丈夫带走,一直不让回家。十月份丈夫单位来人通知说,徐新牧已被单位开除(双开)。后来在没有通知我们家的情况下,丈夫被非法判处四年徒刑。当时我们聘请了律师,但是律师遭到他的上级恐吓威胁,不许他依法正常为徐新牧辩护,法律被践踏了。

在河北省第四监狱期间,丈夫遭到狱警不断摧残,曾被殴打头部,导致头晕、呕吐,不能吃饭;精神上更是历尽折磨。

二、丈夫出狱后不得安宁,又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四年,丈夫因其大庆的侄子结婚,去参加婚礼。在哈尔滨转乘火车时,警察发现徐新牧带有法轮功的资料,毫无道理的要求他交给他们十万元钱,否则不能放你走。我丈夫没钱拿给他们,他们就把他劳教三年,关到了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此劳教所狱警十分邪恶,以残暴出名。我丈夫在里面被迫害的身体出现生命危险,高血压二百多,跟我通电话都没力气。在我们强烈要求下,劳教所让交三万元就放人。经过奔走求告他们最后勒索了我家五千元钱,他们与石家庄市的610联系后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才以保外就医名义把我丈夫送回石家庄。

但是丈夫回家后身体一直非常虚弱,两腿起红色小疱疹,奇痒,有时他的嘴里会流出来黑色小血块。后来丈夫回忆说回前长林子劳教所给他打了一针,不知是什么药物,针眼是黑色的。

三、丈夫含冤离世,父亲不堪打击也含冤去世,母亲生活不能自理

从一九九九年至今十多年间,我家被非法抄家四次,各种骚扰难以计数。恐怖压力一直笼罩在我们家,使我们不能安宁。数年前警察强行从我家拿走六千元现金,他们答应还给我丈夫,但是一拖再拖,至今不给,分明就是要非法侵吞。丈夫去世前又找他们,他们说钱花了,给不了。

二零一三年七月九日,我丈夫被打过针的地方开始化脓,后又同时长了脓疮,一名中医说那两个脓疮在体内是连着的。七月十七日我丈夫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八岁。我的家人都长期处在悲痛中,特别是我年迈的父母,父亲接受不了这样的长期打击,于二零一四年也含冤而去。母亲连失亲人悲伤过度,一病不起,目前生活仍然不能自理。

就因为我们一家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江泽民如此疯狂的迫害我们,我们家成为千千万万家破人亡家庭中的一个。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