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劳教所酷刑折磨 河北东光县程桂君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沧州东光县东光镇北街村程桂君女士二零一五年六月份向最高检察院邮寄刑事控告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迫害导致她遭受种种酷刑、家破子亡。

程桂君女士一九九八年有缘拜读了《转法轮》,书中的法理使她心里豁然间敞亮起来,大法 “真、善、忍”的法理成了她生命的全部和时时遵循的标准,从此她开始修炼法轮功,多种疾病全部消失,家庭越来越和睦。在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她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强行洗脑,被勒索现金二万余元等等。

法轮功使程桂君身心受益。她原来经常感冒,严重时不吃药就过不去;腿疼、腰疼是常事;不能吃凉东西,不然就拉肚子,也就是平时离不开药;修炼法轮功后,一切不适都没有了,身体非常健康,十七年不用吃一片药。她说:这一切的一切用尽我生命的全部也无法感激李洪志师父,用尽所有的语言也难以描述法轮大法的伟大。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蒙受了千古奇冤,遭受了历史上最邪恶的迫害。

第一次被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程桂君去北京合法上访,到了信访局,接待她的不是信访人员而是警察,她被非法搜身。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信访局的大院里被关了一宿。次日被东光县公安局政委王希杰、警察李长生等非法劫持到东光看守所。程桂君给警察讲真相,公开炼功,绝食抗议。王希杰把程桂君绑在大铁椅上,强行灌食,把胃管从鼻孔插入胃中,灌食后也不给拔出来。程桂君还遭受随意打骂、罚站、罚跑、不让睡觉等折磨。高墙外的电视、报纸却公然对她的合法上访行为污蔑成“扰乱社会秩序”,对她的坚定信仰污蔑为“顽固”和“痴迷”。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程桂君被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公安局副政委、政保警察霍星池、张福旺勒索家人八千元钱,逼要伙食费六百元后才获释。

第二次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二月,县“610办公室”和电视台人员威逼程桂君及家人上电视污蔑法轮功,程桂君被逼无奈,再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城楼被警察绑架到北京市东城区公安分局,在此遭受到罚站、打耳光、警棍砸头,被抢劫现金二百元,被非法关押一夜。次日被当地警察劫持到东光看守所。狱警李国英在程桂君身上搜出大法书,把程桂君摁在看守所的炕上又打又踢。

期间还被转到泊头看守所,每天被强迫干十七个小时的超强度奴工,还被随意侮辱、打骂,身体和精神受到摧残。被非法关押三十天。被释放前政保警察再次让家人逼程桂君写保证书,因为拒写,又被警察勒索四百多元才放人。

被非法关押、强制洗脑

二零零零年七月,程桂君正在家中做晚饭,东光镇政府副镇长张振升指使手下王路军等四人闯入程桂君家中,进行威胁、恐吓,把她非法劫持到曲庄敬老院(洗脑班),期间对程桂君非法审讯,强制看污蔑大法师父和大法的报纸,她坚决予以抵制,面对非法的限制人身自由和精神折磨,绝食抗议五天后才获释。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程桂君去北京合法上访,二零零一年元月一日在天安门广场打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告诉善良的人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一群警察蜂拥而上,把程桂君拳打脚踢打倒在地,警察上前把她拖出十来米远强行架上警车。次日被当地政保警察接回关押在东光县看守所。期间遭受警察打耳光、被强迫做奴工、强行灌食、打骂、雪地罚站、不让睡觉等非法迫害。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一日,程桂君等被非法送唐山市开平劳教所女子大队,一進队都被搜身、罚站、不让睡觉,被关小号,限制洗漱,不让去厕所,不让与人说话,每行动一步都有人跟着、看着。

二零零一年六月,程桂君又被调到臭名昭著的魔窟高阳劳教所。一进队高阳劳教所大队长王亚杰(早已遭恶报,长毒瘤死亡)就指使手下狱警把所有大法弟子的衣服全部脱光,连内裤都得脱下来,进行所谓的搜身。次日傍晚,狱警把程桂君叫到一间屋里,他们把程桂君的鞋、袜全部脱光,按在地上,把她铐在地锚上(固定在地上的钢圈)不能动。然后一个女狱警刘娅敏、男狱警李某,用电棍电程桂君的脚心、脚面、脚趾头,电棍闪着蓝光,发出“啪啪”的电弧跳动声,电一会、拳打脚踢一会,这样不知电了多长时间,他们说:“你要不转化,明天还接着来”,程桂君被送回监室已快半夜了。

酷刑演示:电棍电脚心
酷刑演示:电棍电脚心

二零零一年七月初,程桂君和十来名坚定的大法弟子被集中在刚刚盖起的新办公楼里,被强行办所谓的“洗脑转化班”,屋里又潮又湿,每天坐在小板凳上,坐两排,一动也不能动,被逼看污蔑大法与师父的录像,如果动一下,就遭一顿暴打,当时由吸毒犯轮班看着,狱警孟红、刘娅敏负责办班,从早晨五点多起床,一直到晚上十来点,有时到深夜。甚至不让睡觉、体罚、限制洗漱、不让去厕所。

二零零一年八月的一天夜里,王亚杰带领七八个男女狱警,用电棍电程桂君的脚心、脚面、脚趾头,拳打脚踢,有的狱警打耳光。程桂君心跳过速、发慌,晕过去了。程桂君和十来名坚定的大法弟子被整天整夜折磨了三个月。所谓的“学习班”结束了,又把她们分别关在大院里進行非法折磨,这次是让她们下地干活,拾棉花,掰玉米,长期超负荷奴役劳动。让大法弟子用袋子背土。程桂君受尽了种种折磨,直到出狱。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一日在理发店,程桂君被宫敬温、郭锐等非法关押到东光交警大队,宫敬温抢劫了程桂君身上的一万一千八百元,至今未退还。程桂君被绑在铁椅子上,手分别被铐在铁椅子的两边,每天四五个人轮班看着,期间不让洗漱,不让睡觉,宫敬温还打程桂君的脸,这样熬了五天四夜,于五日转到看守所。十五天后又被宫敬温、郭锐劫持到东光交警大队,他们伙同沧州国安大队警察车力、贾某、王义新等四人在东光交警大队把程桂君绑铐在大铁椅子上,整日整夜不让睡觉,不让眨眼,恶警王义新用打火机烧程桂君的手指头,用水往脸上泼,用钥匙捅肋骨等,这样程桂君被非法折磨五天五夜后又被强行送往沧州防暴队折磨,恶警车力等猛打程桂君的脸,不知打了多长时间,被折磨了一夜后,他们又把程桂君送回东光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程桂君被劳教二年,被送往唐山劳教所,坚定的大法弟子被集中在一幢楼的三层上,两人一屋,或一人一屋,分别关押,限制洗漱,限制喝水,不让洗澡,不让说话,大家抗议这种长期非法关押,要求无条件释放。程桂君因心跳过速,心慌稳不住,全身颤抖,拒绝灌食,被恶警揪着头发,提着脖领子从床上甩到地上,打着耳光,架着去灌食,胳膊、腿都被绑在椅子上,大便都不让去厕所,每天两次灌食,胃管插到胃里,有时插的嘴上,脸上都是血,被灌一盆子面糊子,灌得程桂君发出不正常的声音,大法弟子刘丽华、杜红彩闻声立即冲出房门,刘丽华喊“不许打人”,杜红彩喊“法轮大法好”,她们俩个就是当时证人。这样的折磨,一直到程桂君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一日被释放回家。

抵制迫害家破子亡

程桂君被非法劳教期间,儿子被学校老师歧视,被老师打耳光,当时倒在讲台上出现癫痫症状,从此落下了此病,于二零一一年六月猝死身亡。

程桂君说:“回来我到了姨家,姨搂着我抱头痛哭,说我没有家了。原来,十几年的血腥迫害,因为我被非法劳教,丈夫承受不住压力,已经另成新家。”

从此程桂君依靠打工维持生活,今天这住明天那儿住,居无定所。直到现在父母亲都不能提及她破碎的家,一提起老人就非常心痛。

控告状最后陈述:江泽民的所作所为给我个人和家人造成了极大伤害,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捍卫我的合法权利,更为了中华民族免于沦陷于道德崩溃的深渊,特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起刑事诉讼。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