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林业中心医院副院长亲友控告元凶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原云南省林业中心医院副院长叶保福一家人,是法轮功学员,在江泽民对法轮功的16年迫害中,一家人遭到各种迫害,包括长期监视住宅、电话监控、出门被盯梢、跟踪、多次绑架、非法关押、洗脑、劳教、判刑。目前,叶保福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妻子杨明清和女儿叶茂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

叶家的亲友牛定凤女士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将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寄给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三日已收到妥投短信,均由最高检、最高法单位收发章签收。

以下是《刑事控告书》中叙述叶保福一家人坚持修炼而遭受迫害的事实:

叶保福六十五岁,原云南省林业中心医院副院长;妻子杨明清六十二岁,原林业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夫妇二人于一九九九年十月“昆明世博会”闭幕期间被林业公安处非法传讯、后被昆明公安非法关押在林业培训中心二天,随后就被单位伙同盘龙区国安看守在家里,白天看守人员坐在客厅里看守,晚上警车堵在楼道口看守,共计四十五天。以后长期监视住宅、电话被监控、出门被盯梢、跟踪。

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叶保福与妻子杨明清到云南省委上访,同时被昆明市盘龙区国安绑架、关押一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叶保福与妻子杨明清、女儿叶茂因抵制洗脑班离家出走。在“610”直接操控下,花费了二十多万元追捕叶保福一家三口:警察和单位长期非法看守叶家的住宅,还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设路卡企图进行拦阻。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五日,叶保福一家三口被昆明市盘龙区国安及防暴队绑架。叶保福被防暴警察用电棒电击、拳头打头部,光着身体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拉上警车。随后叶保福与妻子杨明清被非法劳教两年,女儿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云南省第二劳教所三大队,叶保福不承认非法劳教拒绝被劳役,被“严管”迫害。二零零二年他绝食抗议劳教所阻止女儿探视而被单独关押,“包夹”由二人加至五人二十四小时看守。

二零零三年,叶保福非法劳教期满,劳教所不释放,叶保福绝食抗议一个多月,劳教所指使医院强行灌食,在十多名警察围观下叶保福被三大队副大队长普顺元指使的十名吸毒人员按住四肢、头部强行灌食、强行输液折磨,致使身体一夜之间明显极度衰弱,体重明显下降,血压升高,下肢关节红肿,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他被劳教所非法延期一百一十七天。

叶保福给林业中心医院写申诉信,被该院邪党书记李悦诬告。二零零五年一月十日,昆明市盘龙区国安、“610”对叶保福一家三口绑架、抄家。随后叶保福、杨明清被非法开除工作。叶保福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妻子与女儿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一大早,叶保福、杨明清、叶茂在家中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五华区看守所。之后昆明市检察院非法对他们三人提起起诉。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一日,昆明“610”操控昆明市中级法院非法开庭。昆明市检察院两名公诉人唐雅琴和李云兵宣读所谓的起诉书,罗织各种无端的罪名,遭到辩护律师的一一驳斥。

叶保福、杨明清、叶茂一家三口在法庭充分展现了法轮功学员救度众生的慈悲胸怀,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人能明白真相得救。杨明清在她的辩护词中写道:“法轮功修炼真善忍,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拥有法轮功书籍和所有宣传品合法。”她最后写道,“世上的每一个人,每一个生命,包括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每一个人都是大法弟子救度的对像,对参与迫害的每一个人,我没有怨气,也没有仇恨。只是希望你们能早日明白真相,少干一件迫害法轮功的事,就是为自己進入未来多一份希望。”

叶保福在法庭上讲述了自己被非法关押在五华看守所时,通过法轮大法的法理感化了一位死刑犯的故事。这位死刑犯在看守所里对人生失去了一切希望,万念俱灰,因此采取极端暴力的方式和包括看守所警察在内的所有人发生冲突,甚至萌生了要杀害看守所警察的念头,连看守所都无法管制他,叶保福主动申请和他在一个监室,用自己在大法中修炼的亲身体会,使那个死刑犯明白了生命的意义。他在临刑前给叶保福写了一封信,说自己如果早一点知道法轮大法就不会干出犯罪的事。他让叶保福在法庭上将这封信拿给在场的所有人看。

其实审判长杨捷、代理审判员李世超、李兴虎都明白叶保福无罪,但是他们仍然非法判叶保福六年,杨明清和叶茂各四年徒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