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市105名法轮功学员控告元凶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贵州省贵阳市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党徒、恶警及其帮凶的迫害,贵州省女子劳教所、烂泥沟洗脑班是那里典型的黑窝,采用极其残酷的手段“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

今年五月以来,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通过法律途径,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控告江泽民,维护公民的权利,把迫害元凶绳之以法。现已有八十九个诉状,一百零五位法轮功学员参与了控告。

这些参与控告首恶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来自社会各个阶层,他们有工人、农民、医生、教师、企业官员、售货员等。他们在控告书中,普遍的写了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经过,法轮大法不但使他们无病一身轻,而且提高了他们的道德水准,遇到矛盾先找自己的不足,精神面貌由此发生了根本的改变,成为了一个真正身心健康的人。

第七冶金建设公司退休职工李定珍女士说,“九三年我有幸参加了李老师在贵阳办的学习班,九天班办完后,我感到身体从未有过的轻松。修炼法轮功数月,身轻体健,所有病状不翼而飞,就连右侧背部下垂物也没有了。同时,思想境界不断提高,明白了按真善忍做人的真正道理,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利益上不和别人争斗,买东西时卖主多找的钱我都如数退回,从而让世人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和对大法的称赞。”

贵州省贵阳市会计师田晓说:“我年轻时,就患有鼻窦炎、颈椎病、美尼尔氏综合症、神经衰弱、神经性皮炎、低血压、贫血等多种疾病,因为身体不好,再加上工作压力,这让我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一九九八年三月,我在朋友的介绍下学炼了法轮功,炼功一个星期后,我感觉身体从未有过的舒服轻松,原来的病痛都消失了,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亲身的经历让我见证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我确信法轮功就是我多年寻找的最珍贵的大法。”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使用国家机器,发动了对这个善良群体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们被非法抓捕、关押到洗脑班、劳教所,被非法判刑,上门骚扰,跟踪、监控、敲诈、勒索钱财,使他们的家庭被拆散,有的流离失所,无论是法轮功学员本人还是他们的家人遭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精神和肉体摧残。

贵阳市事业管理人员雷国挺被非法劳教三年和洗脑迫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三十日,原贵阳市劳教委对我作出了劳教决定,二零零四年四月,我被送到贵州省中八劳教所,受到中八劳教所五大队左小中、黄先跃、陈革、卢党等人指使的吸毒劳教人员王浩、张希平、杨庭栋等每天二十四小时的“包夹”迫害。包括强制我服从吸毒包夹人员的管理,只能在指定的包夹房间、地点,用指定的动作站着或坐着,不准走出房间一步。不准同包夹吸毒人员以外的任何人讲话,没有经过同意不准随意走动;承受辱骂、罚站等形式的体罚;

在劳教所的三年中,我一直被关押在封闭的“攻坚室”里,窗户钉死, 每天没有放风的机会,不能与包夹吸毒人员以外的人说话,隔离在某个隐蔽的角落;每天只有二小时的睡觉时间,二零零四年六月九日开始,贵州中八劳教所黄先跃、陈革安排吸毒“包夹”人员王浩、张希平、杨庭栋等人对我进行强制军训,并对我宣布:每天军训从早六点到下午六点,中间除吃饭时间外,没有休息;不准喝水;不准上厕所;晚上是所谓的“学习”,到深夜二点四十;凌晨四点四十起床打扫卫生;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日至十二日,我遭恶警指使的吸毒“包夹”人员王浩、张希平、杨庭栋殴打;这次殴打造成我从头到脚都是伤;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日,我走出中八劳教所,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我被非法关押在贵阳市花溪区金筑镇的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黑监狱” ,对外称“贵阳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即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用各种强制洗脑的方式对我进行精神迫害,给我造成了剧烈的精神与身体上的痛苦。

法轮功学员宋晓梅和家人遭受的迫害

因为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学员宋晓梅一家人修炼法轮大法,宋晓梅简述了二零零零年以后遭到的各种迫害。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宋晓梅和母亲、妹妹去北京上访办上访,被红湖机械厂厂长于海涛(已故)、办事员谭宏等拘禁在厂驻京办事处,厂公安处唐六生、罗力去北京带回贵阳,非法关押在平坝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平坝县红湖厂公安处和平坝县公安局将宋晓梅拘禁在红湖厂招待所一周。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平坝公安局和红湖厂公安局对宋晓梅非法抄家,抢走一本《转法轮》精装本,并以此将她非法关押在平坝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宋晓梅和母亲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法轮大法好”,被广场上的警察和便衣非法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当天晚上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分局看守所,大概是七天后,被红湖厂公安处马辉等从北京带回后,四月一日,宋晓梅非法关押在平坝看守所至七月十八日。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八日,宋晓梅被非法送往贵州女子劳教所关押三年。

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非法劳教结束。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贵阳市观山湖区政法委苏科长、社区与碧海红湖保安队长绑架宋晓梅到花溪烂泥沟洗脑班至第二天凌晨三点。

二零一三年九月初,宋晓梅和丈夫欲乘坐火车去广州送儿子上大学,在贵阳火车站被非法扣留,关押在火车站派出所三小时左右。

在非法劳教期间,宋晓梅的原工作单位贵州省平坝县红湖机械厂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剥夺了她的工作权利,使她失去了生活来源。非法劳教结束后,宋晓梅本想和家人幸福、快乐的生活,努力工作,相夫教子。但,她经常受到红湖厂派出所、观山湖区分局、派出所、政法委、社区等人员的骚扰、跟踪,严重的影响了她的正常工作、生活。二零一四年,父亲在多年的恐惧、惊吓,以及对母亲、妹妹和我的痛苦思念中离世。

法轮功学员田晓被非法劳教三年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五日,田晓在贵阳市中华北路一带发给街边店铺真相传单时,被人恶告,随后被绑架到贵阳市百花山看守所,在百花山看守所,田晓被关押三十七天后,又将我转移到百花山拘留所,在百花山拘留所被关押三十天后,直接把我送进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

在贵州省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近三年里,田晓遭受过多种体罚,被连续关禁闭五天五夜,在太阳底下站军姿暴晒,被限制上厕所,不允许说话,被四个吸毒犯人长期二十四小时包夹,每天被强迫长时间超负荷劳动,被限制购买生活用品,被强制打针吃药,被管教人员任意搜身辱骂、侮辱人格,被没收私人物品、强迫写思想汇报等等迫害,并且我在劳教所被关押期间因生病住院,家属被逼迫交了五千元医药费。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四日,田晓从劳教所出来后,单位安排她去了离家很远的建筑工程项目处上班,田晓失去了原来离家近的工作环境,后来又被迫下岗,当地派出所和居委会人员这些年里多次上门骚扰,给他和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精神痛苦和压力,三年劳教期,田晓没有工资收入,她丈夫也因为我炼法轮功受牵连,失去了好的工作机会,多年来一直干着低收入工作,使田晓的家庭长期处于经济困难中。

这场由江泽民发起的对修炼法轮功的善良民众持续了十六年的残酷迫害,给田晓和她的家庭,以及更多的法轮功学员,造成的经济和精神损失是无法计算的,所以,现在已经有一百零五位法轮功学员站出来,利用法律要起诉江泽民,用法律来维护正义和人间公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