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圣缘 与同修共同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二零零零年的四月,在被迫害的环境中,有一天,一个小护士说:哟!有个党委书记也被送到这里来了。我不由得感叹:终于让世人看到法轮功里也有当官的喽。在那个比监牢更痛苦得没有人可交流的地方,我欣喜的与D同修接上缘了。

D法理清晰:在哪里都不能配合对我们的迫害,那样会让师父为我们承受更多。我明白了:修真,不是恶警所要求的所谓好人。尤其难忘和感激的,是在我受难中,她冒着危险,一趟趟匆匆忙忙的来鼓励、安慰我,帮助我正念正行的走出魔窟。直到二零零五年,她又推动我们学电脑、上明慧……付出很多。

在近五年的交往中,我对她可以说是‘俯首听从’,也看不出她有什么架子。我从来没有不同的意见,即使有不同的看法,也不表露。我认为:都有师父的大法指引着,回去做好就是了,何必在此争论呢?她也总说我这个人憨厚,不耍小心眼。

在一年的推广神韵光盘的项目中,我指出了她的不足(与明慧要求不符),她加重语气说:师父都讲了,协调人说怎么做,就怎么做。你怎么就不听呢?不对呀!师父是特意说“除中国大陆外国际上大法弟子的协调问题”。且大法弟子之间是不应该有谁高呀谁低呀这样的概念,那是分别心。我感到由于自己从小在家庭、生活环境中养成的怕事、懦弱、不得罪人的习惯,造成现在对同修的不负责任的迁就、依靠、随从等一系列私心,使得她觉得万事离开她就不行,证实自我、常人中的官架子在证实大法的项目中逐渐的摆出来了。我这样和她表面上的一团和气,这是对大法、对自己不负责任。因为大家都很忙,这些年一直没能和她在一起就这些问题细细切磋,也没有我说话的机会,每次见面总是她滔滔不绝的说她要说的,忙忙的在她千叮咛、万嘱咐中,我匆匆离她而去。

修炼人的一思一念,师父和天上的生命都在看着,旧势力也看到了。在二零一三年七·二零前,邪恶操控了十几个恶警抄家并绑架了她,将她送入了看守所。由于她以前到哪里也不和同修打招呼,半个多月后,我们才从家属那里得知她被迫害了,且这次邪恶迫使她写“三书”,否则就要将她非法判刑入狱。我们在向她丈夫讲真相的过程中,也了解和发现了她在家庭中表现出的法理不清、执着结束时间等修炼中的问题。让她先生从我们这里了解到大法真相,看到大法弟子真正的风貌,纠正了他的某些误解(借此机会也谢谢国外同修及时打电话的配合)。

在她回来后,明慧第二天就刊登了两篇切磋文章,我认为是针对她的执着,来帮她明法理的。可惜她没能及时看到,后来我补发给她才看到的。同修们发现她被邪党洗脑、威逼、奴化后,思绪混乱、头脑不清醒了!过了几天我们去看她时,她还认为:“那个黑窝里,也有根基好的,是需要我去救他们了;我不写三书,就会判我入狱,我就完不成师父交给我的任务;是师父让我将计就计这样回来的,法在不同层次有对修炼人不同的要求,是圆容的,不是你们认为的那样(指不可配合邪恶写任何东西)。”

同修们都看到了她放不下生死,还极力找法来维护自我的怕心,到现在还认为,她对大法悟得高、悟得准,大家都不如她。怎么办呢?没哪个同修愿意去和她再切磋。并对我说:你和她接触时间最长,还是你去和她切磋吧。我只是找自己,跟她说:由于以前太迁就于她,没在法上坚持,致使她二零零五年就该写“严正声明”却没做,使她被旧势力抓住把柄不放,造成又被迫害得厉害,弄成现在的状态,我很内疚……。她不认可。

我于是向其他同修做了一些了解,他们也说她经过这次魔难后,还是那样没有改观。我劝与她接触的同修多找机会,再跟她好好交流,大家都从法中归正,同化大法,才是师父期盼的。

但我该怎么办呢?我在修炼之前就不愿与当官的交往,连同学当官后,我都是敬而远之。我自己当然也不当任何的官,就干好份内工作、照料好家便罢。现在看来实际是不愿负责任、怕辛苦、怕得罪人。这个常人的观念自然也带入了修炼。慈悲的师父知道我的毛病,特意在修炼中安排多位当过官的大法弟子与我续缘,并需一同协调做证实大法的事,让我在其中修出自觉的对自己负责,对维护正的因素负责的思维状态。

我加强学法,也反复的考虑:该与她讲的都说过了,修不修就是她自己的事了,她总说:师父对她管得很严。我再触她的“痛处”,会不会引起她的反感?好象常人揪着人的辫子不放呢?

通过学法我知道,她的状态也影响到我们地区同修的状态。邪恶这次迫害让她在我地区里出了名了,影响很广。也由于她的原因,多位同修遭到骚扰、绑架、迫害。

在忙过一个阶段后,我边学法,边在师尊的点化下,抽空给她写了篇“推心置腹”的切磋交流信(共用了十个小时),发给了她。同时也发给了关心她的同修,请大家帮我找出法理悟的不当之处。我在文中最后说:“现在救人很紧,你虽然用你的特长在做着,但是走到同修中来吧,看看个个都成熟了的同修,会激励和帮助我们加快步伐在同化大法中修好自己,而不是还站在高处‘欣慰’呀。我们同心来到世间,我们同心的协调好,在大法中、在师父的看护下、在修炼最后的路上互携互勉……”信发出后,我感到我身体内去掉了一层污物,浑身清亮了许多。

过了几天,她终于回信说:“看完你的信,我伤心哭泣。一次次揭起我的伤疤……现在也让我体会到这种“尖刻”话语所造成的伤害,反观中让我自责,修出更多的包容与慈悲,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的,多看对方长处,少用负面思维,打出正念之场,也是修的一个方面……”其中也指出了我的不足。她还要我去面谈,我婉言拒绝了。她便认为我“不听招呼了”。

我想:我是在反复学法中,用纯净的心态,也没有存心要挖苦、损害她的想法,是用心在写的,师父会知道我的心。她经过静心学法、找自己,清醒后,会明白我真心为整体、为她好!给她些时间慢慢去体会吧。我无需非得要她接受我的看法。修炼中没有谁对谁错的比较,大法弟子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都是师父同时从地狱里捞起来的,都有大法在衡量着。

在师父的精心安排下,过了几天,在M同修那里与D不期相遇。她又一次提到“不写‘三书’会判入狱,师父让她回来……”。M说:“真的信师信法、放下自我、怕心,不会被判刑的。”她才不吱声了。回去后,她来信说:“谢谢你们!昨天回家,感到那团不好的物质去掉了,轻松了。修炼就是不断的修去人心的过程,回头看,深感到一切都是自己的问题,是自己心态不好而非别的。谢谢你们的真诚关心与帮助。”

我由衷的为她高兴。我问心无愧的做了师父的一个真修弟子应该做的——修炼中放下了自我。我还需不断的以师父的法,不断的鞭策、棒喝自己,归正自己,与“史前结下的圣缘”的同修们一道,共同精進到最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