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弟弟走过生死大劫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五日】去年八月,弟弟由于长期执着未去,被旧势力黑手迫害,身体出现严重的病态,班上不成了,工资只发几百元,精神萎靡,意志消退,在家“养病”五个多月。

后来,在同修帮助下,弟弟与同修在法上交流、切磋,心性提高很快,本人突破了学法少、炼功完成任务、甚至少炼不炼、发正念少的惰性懈怠状态,向内找自己的根本执着,并在实修中去掉,病业假相慢慢消失,出现了常人认为的奇迹,使家人以及单位同事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彻底改变了对大法的认识。

我作为弟弟同修的亲人,亲眼见证并伴随弟弟走过这场大劫,今天将这一过程写出来,对于处在魔难中的同修正念闯关,否定旧势力黑手对肉体的迫害有积极的借鉴作用。

突如其来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七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见弟弟已经去世,家有亲朋张罗办后事。在梦中不知谁告诉我,弟弟遭人暗算。于是,我赶到娘家看弟弟,他刚下班回来,一头栽在床上,说浑身乏力,恶心,不能喝水、吃饭,不能闻异味。

二零一三年八月四日星期天,我和弟弟说话时,看见他胳膊很黄,再看肩上、脸上都是蜡黄,眼中视网膜也全是黄色。问他怎么这么黄,他说不知道。八月五日星期一,弟弟在亲人的催促下去医院检查,结果:胆黄素280(正常值是20-30),脾脏肿大,早期肝腹水。大夫建议赶快抓紧治疗,不然的话就危险了。

我一时乱了手脚,因为四年前母亲也是以这种症状离开我们的。家中不修炼的二妹、我女儿一定要让弟弟住院治疗。弟弟出于面子和人情,只是应付着,态度一点也不坚决,拖泥带水。没过几天,弟弟单位的领导领着同事来看望,也要求他去住医院,说现在住院不怎么花钱,报销百分之七、八十。

八月十一日,我到协调同修家学法时说了此事,当晚就有几个同修给弟弟发正念。第二天一大早,弟弟身上就推出了米粒大的毒素,手上、身上、胳膊上全是红色的点点,点点中间有一个小黑点,象是眼睛一样的东西,而且手不能碰,一碰奇痒无比。有同修说是另外空间的灵体被销毁了之后,返出身体表面了。一周后红斑蜕皮消失。协调同修请弟弟参加她们的小组学法。

人心加重,假相接踵而至

这之后,家中的亲人,单位领导,以及朋友不时地给弟弟打来电话,让他相信科学,赶快到医院治疗,弟弟没有去。第二天,二妹又来娘家哭闹,说她因为弟弟的事精神崩溃了,炒菜拿着盐不知要干什么。二妹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危险期、住院、最佳治疗期。弟弟仍是应付着,含糊其辞。

弟弟这态度无疑是认可了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弟弟的身体由原来的脚有点肿,到慢慢肿大,直至不能穿鞋,腿肿得象椽子一样粗,肉片绷得紧紧的,肚子也大起来了,脸色灰暗,上厕所下蹲也很费劲,完全是一副肝腹水的症状。我陪他一起炼功,和他交流,每次给他发正念3-4次,帮他向内找,在法中归正。

正念正行,大法显威力

又一个星期天,弟弟趴在床上,脸如死灰.弟媳告诉他:心里不要想有病的事,让弟弟照常开车到超市买东西,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尽量不把自己当作一个病人。

一天晚上到学法组,见弟弟脸色比以前好多。过后听他说,那天在家洗被套、床单,把自己当个正常人,心性提高上来了。

由于时间拖得长,弟弟的心性忽高忽低,有一天,我打电话叫来了和曾他有同样症状的Y同修现身说法,坚定他的正念,让他坚信大法。Y同修九九年七二零前患肝腹水,家里已安排了后事。她学法后上吐下泻四天四夜闯过生死关,现在十多年已过去了,她已是古稀之人了,身体健康、红光满面,每天一如既往地做着三件事。

十月十四日晚九时许,我坐在床上学法,天目看见弟弟穿一件枣红色工作服从外面嬉戏游玩往家里走。于是打电话告诉父亲,父亲说:“神来了。”我想,对,主管肝脏的神归来了,从此该尽它的职责了。

十月二十五日,我去娘家,弟弟说他大腿瘦多了,他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比以前有劲了。以前晚上很少起夜,现在每晚至少要起夜3、4次。我想这是以这种形式把水排出去。真正的肝腹水患者都是靠吃药强行排水,而且药一停肚子马上就鼓起来了,到最后彻底把肾脏损坏了,人也就完了。

两个月后,弟弟的肚子、腿、脚处的肿胀全部消退!真正见证了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的法理。因为一思一念在法上,法的威力就会展现。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