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观念转变了 女儿也变了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女儿上初中时的一天,她对我说:“妈妈,我现在还认得我,要是哪天我连我都认不得了,怎么办?你帮我发发正念。”我知道孩子受到了干扰,就发正念为她清理。但由于我的懈怠,发正念没有坚持。

一段时间后,发现女儿放学回家,就喊累,头疼,好发脾气,注意力不集中,作业要很晚才能完成,喜夸大自己,对什么事情都满不在乎,提不起兴趣。看着她这样,我以为是青春期叛逆的一种表现,或许是她受到常人社会的污染,学坏了。教育孩子是父母的责任,我就经常劝善她。可她不听,却说出许多令人伤心的话来:你不是我妈妈,我没有你这个妈妈,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上,你要不生我就好了……女儿说得声泪俱下。有时还说出一些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话来。

听到这些话,我心如刀割,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心想我对你那么好,可你却一点也不懂得感恩。有时也忍不住了,不善的言语夹杂着责备,一股脑的发泄在她身上。过后又觉后悔,我动气了。就这样,感觉她一天一个样,一天一个样的变化。

终于在开学时,她说她上不了学了,因为这种在她身体上反映出的“症状”直接影响到了她的生活。无论我和亲友们怎么劝说,她不去上学的心铁了似的,我无奈的为她办了休学。看到我和她的这种状态,家人及认识我们的人几乎都从负面来认识我和大法。

我知道我和她都受到了严重的干扰,许多时间都白白浪费了,三件事一件也做不好。在这分秒必争的救人时刻,能是偶然的吗?我必须向内找,可是由于平时学法不深,实修自己更是不够,只会从表面找,找到许多人心,诸如,争斗心、怨恨心、显示心、依赖心、急躁心、顾虑心、好胜心、自以为是的心,认为自己修得好的心等等,一下也不知道要怎么去掉,发正念感觉威力也不大。我认识到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于是发出一念:一定要加强学法实修自己,我的修炼道路只听师父的安排,其它的一切安排都不要,不承认。也许就是这正信的一念,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一天,女儿天真的对我说:“妈妈,我以前说了许多不好的话,是要下地狱的呀,可我还是幸运的,神又给了我一次机会。”而且她在梦中与“坏人”(如她所说)打斗,她想到了师父,喊着法轮大法好,都打赢了。我听了很欣慰。但叫她修大法,她说她想修的时候,会告诉我的,并说她可以督促我,为我背法。我很高兴的答应了。

可她陪我背法时,我背得很流利的一段法,怎么书拿在她手里的时候,我却背不出来了呢?不是落字,就是错字。而她却是一脸严肃,三次提醒后,再背不得,就把书扔过来了。过后我悟到,是我有一颗想通过她帮我背法,而让她学法得法的人心。当她没好气的把大法书扔过来时,我让她造了多大的罪业啊!之后不长时间,她就有所反复,也不愿意帮我背法了,特别是她去她姑妈家回来时,总是找茬和我又哭又闹,有的时候要闹到深夜一、二点,困得我和她脸脚都顾不上洗,就上床了。那段时间,她总是叫烦:“烦死人了。”问她烦什么,她没好气的说:“你就是最大的一个麻烦!”我又向内找,找到我是在用人心想问题。以为她姑妈较开朗,又喜欢她,对她的“病”有好处,所以把她送到姑妈家。

这个关难对我来说真是太大了,我感觉很难过、很难过。有时我不经意的一句话,她就扯着嗓子跟我叫,被后天的观念及另外空间的邪恶控制着,甚至和我动手。有一次,她一只手把我的手反背到身后,另一只手捏着我的后脖颈,象带犯人一样;一次我没有按她的要求去责备一个弄坏她东西的孩子,她就不高兴了,质问我为什么不教训那孩子,讲到激动处,抬手就想扇我嘴巴子。还有的时候,用手捏住我的脖子,用被子蒙住我的头,而她却觉得是在跟我开玩笑样的满不在乎。在她的眼里,我和她没有辈份之分,好象她是妈,我是女儿,我不应该教育她,她才应该教育我。她就是这样经常苛责我,欺负我,却又要依靠我,离不开我(她的一切大小事都要我为她做)。在我难以忍受时,一次我哭着对她说:我不要你了,你这样对我,你喜欢找谁当你妈找谁去。我还不止一次的跪在师父法像面前哭诉:师父啊,我前生前世与她到底有过怎样的怨缘,她竟这样对待我。可师父却面沉似水的看着我。

每当她哭闹时,我不理她,并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利用她来干扰我、迫害我的邪魔时(此时的我发正念也静不下心来,有时还带着气恨心),她就会哭得很伤心,很伤心。她的那个委屈劲实在也是无法用语言表述。这个时候的我就又被母女之情所牵动,开始责备起自己来。想到她从小就是个很乖巧而又聪明的孩子,就象她说的,学习基本不要我管,均是她自觉完成作业,还要代我为她签字(作业本上要家长签字)。是我对不住她,长期以来关心她太少,让她有种失落、不被重视的感觉,所以对我产生了那么大的怨恨之心。而且她承受了太多她这个年龄孩子不该承受的一切。想到这,就又悲从中来,少不得和她道歉,可她却不依不饶。

当我理智的回到法上时,一下又明白了这些不都是人的情吗?我要不放下这个情,怎么修?我对不起的应该是师父啊!师父让我放下执着,我却抓着这个情死死的不放,我怎么跟师父回家,怎么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呢?可要去这个情,守住心性实修是关键,但往往有时做得好,有时做不好。而她的状态也是反反复复,时好时坏。我总感觉似乎有种粘乎乎的东西,理也理不清,甩也甩不掉。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一天,她又和我“吵”起来了,我没守住心性,与她干上了,她失望的对我说:“我不管你了,我再也不管你了!”过一会,她又声嘶力竭的对我说:“我要唤醒你!我要用我的生命来唤醒你!”

她要用她的生命唤醒我,她的这句话让我感到很吃惊。有一天,我突然悟到,我有一个极不正的念头,那就是我想用她的“病”来胁迫她学大法。这个念头被我抓住后,猛然间,我象被什么东西震了一下。我终于逮到了它,顺着这个念头找下去,我惊醒了。我被这个情带动得几乎失去理智,被邪魔利用着玩得一转一转的。我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冷静的正视着自己的这个不正的念头,发现至少在我身上存在着多种不正的因素:

一、我把孩子摆在了比法更重要的位置,把大法摆在了次要位置。由于我对大法修炼的不严肃,使我和孩子都获罪了。师父说:“因为法太大了,人对他稍微有一点不敬都是危险的。”[1]“很多人自己的行为不检点,自己对自己本身修炼的不严肃,都会给你制造成麻烦、困难、甚至痛苦,更甚至于失去生命。”[1]

以前她虽然不修炼,还是明白大法真相的,其它的事我都很少管她,但想让她在大法中修炼却是我最大的愿望。所以带着对亲情的执着,千方百计要让她得法的心从未间断过。有时候,感到我读法,都是在读给她听。抱着这样强烈的执着学法,又怎么能入心呢?而她却一天天的朝着我所期望的反方向变化。看到这种情况,我不是在法上向内找,却为她流下了惋惜的泪水。特别是她生“病”时,本来她很期望从我这儿得到安慰,可我却认为她“不悟”(指不修炼大法),而横加指责。她常说我和她说话带着挑衅的口吻。这都是对修炼的不严肃,对法的不敬啊。

二、我一直在承认她的“病”,承认旧势力安排来魔我的魔难,多少年了我一直在消极承受。她从小病多,经常打针、吃药,还动过一次手术,而我不去主动否定旧势力的这种恶毒的考验,却任劳任怨的起大早给她挂号,不惜拿钱一次一次的为她看病。师父说:“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2]而我不正是在情的带动下,用人心滋养着邪魔吗?

三、我认为只有她修炼大法才能使她的“病”好,把大法当成了保护伞。师父说:“因为有人说修了大法病就好了、就有了保护伞了,我只要是進到大法弟子中了,我就不会有病了,我什么都不怕了。这是多强的人心哪?”[3]“也有的人觉的,我修大法了,这就是个保护伞,从此以后有师父保护我。这心不更强烈吗?能允许用这种心来修炼吗?那你不是来求保护来了吗?这哪是修炼哪?”[1]

四、我认为她得病才能促使她得大法,甚至认为如果她不悟,要得大病才能得大法(虽然这种想法很隐晦,藏得很深)。 师父说:“很重的病人,我们不让他進班,因为他放不下治病这个心,他放不下有病的想法。他得了重病,很难受,他能放的下吗?他修炼不了。我们一再强调,重病人我们是不收的,这里是修炼,和他想的事情差的太远,他可以找其他气功师去做这个事情。”[4]这段法我不是不知道,是我不实修自己,一味的放纵自己对亲情的执着。

五、想为她安排她的人生道路,却不知道一切都是师父有序的安排。把自己的负面思维强加给她,等于在她身上不断的施加不正的物质。好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思想里残存着党文化的毒素。而且与她讲真相讲得过高,把她推出去,甚至把她推到了法的对立面。

我的这个死抓着不放的情,因为不重视静心学法、实修,在无限的放大、膨胀,以致把我和孩子置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而不自知。如果再不悟,后果不堪设想。正如师父说的:“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5]长期以来我被这个情所魔,于是我知道了孩子为什么那么苦,为什么会痛不欲生的说我给她带来了莫大的苦难,为什么声泪俱下的不认我这个妈。她也是来得法的生命,还有她代表的那个天体大穹的众生都在等着得救,而我却那么不争气。我仿佛听到她生命深处那个真我的期盼和呼唤,不只是为她,为她的那一方众生,还为我。我还明白了我为什么老在一个地方打转跳不出来,一段时间以来,在我身上不能展现出大法的美好,和其他家人矛盾不断。

谢谢师父慈悲的点悟,我感到那层粘乎乎的物质消失了,邪恶瞬间变得什么也不是。修炼大法是何等的严肃。大法不是用来治病的,也不是非要修炼大法才能使人的身体达到健康。那么不修炼的常人,为什么明白真相后能祛病呢?师父开示我们:“因为宇宙大法不是为了给人提供修炼的,他是给不同层次生命开创不同层次生存环境。那么在最低一层人的这个状态,人的生存环境当中,法在这一层的体现当中,你接触到了。当然人他不是修炼,人就是人,那么人最好的状态是没有病、健康、有福份。你接触到了法,也就只能得到这一点。”[6]我怎么能狭隘的认为,她非得修大法才能达到健康呢?

我進一步的悟到,当一个生命看到或听到“法轮大法”几个字,都是这个生命莫大的幸运和福份了。只可惜有的人受共产邪党的毒害,受他自己后天观念的支配,迷失了他真正的自己,把他自己的这份运气和福份作践了,有的甚至于要堕入无生之门,成为宇宙中最最悲惨的一个结局。想到这我流泪了,此刻我对救度众生又有了更深的认识,对法的洪大威严又有了更進一步的理解。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师父洪大的慈悲,师父为我能够得到提高不知操了多少心。师父说,“爱护你们人的这一面是叫你们在法中能悟上去。大法圆容着众生,众生也在圆容着大法。我告诉了你们法的庄严、神圣,目地是抹去你们对法的迷惑、误解。”[2]师父就是要让我人的这一面能够悟到,提高上来。为了让众生得救,大法弟子只有修好自己,不断精進,去兑现自己的史前洪愿,才是对师父最好的报答啊。

师父讲过:“有的大法弟子表面看什么大法活动都参加,挺好的,大家看着修炼还行,表面上看挺精進的,可是谁也不知道谁内心有什么执着过不去的心结甚至有多大,谁也不知道谁内心还有什么固执不放的东西,有多么难过,没有表露出来。”[1]现在想来这段法不是在讲我吗?虽然我也读过许多遍了,却从没对照想一下自己,就好象与自己无关似的。我想师父既然讲出了这段法,那我们每个人都要去找一找自己的不足,在法中悟一悟。希望同修们都不要象我一样的出现那么大的漏才来找自己、修自己,要主动的静下心来悟一悟,使自己在正法有限的时间里,修好自己,去救度更多的众生。只有我们都修好了,众生才有得救的希望。

当我的观念转变过来后,并注意守住心性,一点一滴实修自己时,女儿也变了,变得能理解人了,乐意背《论语》和师父的《洪吟》了。我把女儿叫到身边,对她说了我对修炼的不严肃,并指出她的不敬师不敬法的地方,我们一起跪在了师父的法像前忏悔。

写到这,我仿佛看到沐浴在佛光中的女儿及她代表的那个体系大穹的众生笑了,那些认识和不认识我们的众生也笑了。

感恩师尊,弟子叩拜师父!

层次有限,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