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女儿共度难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去年年初,修炼多年的女儿由于种种原因被邪恶钻了空子,长时间出现病业假相,下身多次大量出血,导致严重贫血,身体极度虚弱,一位同事给她检测了血色素只有二点三(正常成人在十一克左右)。医生说:只有……了,言外之意:只有炼法轮功的人了,还能活着(因都知道女儿修炼)。在这期间女儿和本地同修共同大量学法、发正念及向内找,大家艰难的同病魔抗争了几个月,仍无济于事。在多方面的压力下被迫住進了市里的一所医院,那里的医生看到血色素的化验单惊呼:啊?!这样的人还活着?

但是还是有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这么晚才看医生?女儿工作中接触的人多,认识她的人多,一时间满城风雨:她妈害了她!常人认为是我不让她去医院。女儿住院的事我没告诉丈夫,他听到后也给我施压,扬言要把我如何如何,也是怨我害了女儿。

医院的检查认定是宫颈癌,而且晚期已不能手术了(其实这是让女儿回家的一个契机),所有的家人都绝望了,真象天随时都会塌了一样。社会上的人见着我也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有的平时不怎么打招呼的人都问:孩子怎么样了?你怎么没去伺候?等等,什么样心态的人都有。没修炼的二女儿在医院陪着她姐,每次回来都哭着对我说:妈,你要有思想准备啊!好象随时都要如何。

面对社会的舆论、亲朋好友的责怪、家人的压力及女儿的身心魔难,我没动心,基本保持了一个平和的心态。我能为女儿做什么呢?只有求师父。我向师父发了一个愿:哪怕是将来自己如何,也要让女儿好了,换取众生得救。因为知道此事的人太多了,可不能因为我们修的有漏,使这一方众生不能得救。(当时就是这个想法,其实是错的)

同时,我地同修整体每个人向内找自己,整体每天24小时接力为同修发正念;还有的到医院附近近距离发正念;有本地的、有外地的同修到病房看望、交流。我自己当然也是整体中的一员,每天也在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清除家人、亲朋好友及所有听到此事的众生背后的邪恶因素;清除女儿、医生背后的邪恶因素。就象以前女儿在魔难时她家的鱼缸里的水都无故变的黑黑的,以至都看不见里面的花(鱼缸里只有花,未养鱼),通过大家学法、发正念,里面的水又奇迹般的变清了。邪恶真象七二零时无孔不入。所以整体发正念威力是强大的,很重要。

女儿住院,我带丈夫去医院看望女儿。见女儿满面笑容的在床上坐着,丈夫心里稳多了,回来对我说:没事。我当然知道没事,凭我的直觉,我知道她是信师信法的。而且主意识很强,很清醒。(我见过有一个人大出血,很快就昏迷了,甚至有的就过不来了)医生说,她长时间贫血,习惯了,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她每天空闲时间还能学法,偶尔还讲真相三退,每天去看望她的有家人、同修、同事、同学、朋友等,甚至是很长时间不见面不来往的知道了都要去看,人很多,而她给每个人的都是笑脸相迎,人们看过之后,都说精神挺好的,都舒了一口气,同修在那样的身心魔难中想到的是别人。过后她对别人说:在那样的情况中,我首先得安慰丈夫、我的家人。她能如此,说明她心里想的还是众生,她还在修自己。

师父时时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就连住的病房也是一位同修的家人,同修陪床能与同修交流,同时不断的点化她,更多的是通过同修间接的点化。所以女儿有师有法,她自己信师信法,她能走过来,住了整七十天医院回到了家中,回到了整体,回到了更好的修炼环境中。现在,她只要出门,认识她的人,不说话也会投来惊奇的目光。最近,经常去医院看她的婶婶,在家族聚餐时,对我说:我算服了你们了,我们真没话说了。因女儿回来什么药也没吃。

说是与女儿共度难关,其实我与其他同修一样甚至还不如其他同修做的好,也只是每天发正念,除恶救众生。还有就是每天给女儿打电话安慰鼓励她有正念。回顾了一下事情的整个过程:

1、在众生与同修危难面前,我首先想到了师父。我信师父、信大法,我依靠师父,只有师父才能救众生。始终守住这一念,就能走过来!

2、整体配合,形成整体,发正念除恶威力巨大,邪恶消失遁形,整体每个人向内找,整体更精進。

3、女儿在魔难中,我很多时候也心烦意乱,学不進法,与同修交流,同修说:“你不要把她看成女儿,你要把她看成同修。”是啊,放下亲情,对同修负责,对众生负责。

4、通过这件事向内找自己,同修身上的漏,在我身上都有,几年了,懈怠不精進,真象中士一样,炼也行,不炼也行。学法有时学,有时不学,讲真相碰对了讲一个,退一个,更多是开不了口,发正念四个整点有两个做饭时也不能堂堂正正的坐在那发,真是没有实修,师父棒喝也没把我惊醒,说出来,真是无地自容。再不精進就完蛋了。通过此事,明白了自己要严肃的对待修炼,不辜负师父用承受延续来的时间,兑现史前大愿。

最后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