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破除诉江干扰二则

更新时间: 2019年02月0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五日】

故事一

两同修约我一道去邮局邮寄起诉江泽民控告状。女当班工作人员递给我们两份邮递单叫我们填写。另一位女工作人员提示要请示领导,在她与领导通话时,我就听到她说;“如果不给邮,你自己过来跟他们说。”

一会儿来了个小领导,我就问他:“不能邮的原因是什么呢。”他回答:“不能邮就不能邮,不需要说那么多。”

我说:“宪法第四十条规定,公民有通信自由,你不给邮就违法了,控告江泽民是宪法赋予我们的控告申诉权,因为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对国家机关的任何违法人员都有控告申诉的权利。你不给邮就剥夺了我们的权利,你必须说清楚,是哪个不让邮?我直接去找他!我到法院去告他违法。”

他说:“有文件规定。”我就让他把文件给我看,他又搪塞说:“是地区里领导来的电话。”于是我说:“地区领导叫什么名字?我去地区找他,谁阻碍起诉江泽民,谁就是在逆天而行,我就要去叫醒他,不能让他跟着江泽民陪葬。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罪恶滔天只有把他送上法律的审判台,才能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才能挽救被谎言蒙蔽和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人。”

那位小领导说:“你对我说这么多是对牛弹琴。”我回他:“告诉你真相,不与江泽民一起陪葬,是我的责任和使命,是选择善良还是与邪恶为伍,你三思而行吧。”他听了就往外走,想走掉,我追了上去,他以有事为由让我别缠他。

我说:“你不给邮,我今天就跟到底,除非你把地区领导的真实姓名告诉我,我先去给他讲真相,如果他坚持不让我邮,我就到法院去告他,江泽民我都敢告,还有哪个人不敢告。”他招了一辆车准备乘车走掉,我也跟上了车,然后他无可奈何的告诉我:“你去找三楼经营部刘主任。”

我回到一楼询问女工作人员刘主任的情况,女工作人员直接说;“他刚打电话来了,可以邮。”办完邮寄手续后,我觉得还是应该跟刘主任進一步讲真相,一是为了救他,二是防止这种情况反复发生。

到了三楼,找到刘主任后,他说已经准邮了。我说:“我知道,但我想打扰你几分钟。”我把《切莫阻挠起诉江泽民》公开信念给他听。他听了表示赞同说:“以后不会再干扰邮寄信了,但违禁出版物不能邮。”

我说:“是江泽民一手操控迫害的,没有任何法律说法轮功是非法,就谈不上法轮功书籍是违禁出版物。”刘主任说:“这个我不懂,我现在要开会。”我说:“好,你先去吧,关于你说的违禁品问题,我下次再来找你交流,这是对你生命得救必须要搞清楚的问题。”

故事二

(背景:国安在明慧网上看了我的诉江状,想迫害我,下面是我正念破除迫害的经过)

今天我邻居来电话说店里有客人在等我,我过去一看原来是国保大队副队长王某,我背着背包往店里走,被他叫住问包里有什么,我停下说:“正好,正准备送你看,你就来了,那你现在看吧。”

说完,我就把包里材料全拿出来了,《切莫阻挠起诉江泽民》公开信、给两高的控告状、给市委市政府有关部门领导的《要求恢复工作的申请》这三种材料我全部拿出来了给王某看,我说:“来来,我们共同把《切莫阻挠起诉江泽民》公开信学习。”

王某看见我包里有这么多材料就掏出电话给国安打电话说:“某某法轮功这包里有很多材料,赶快开车过来,来人。”我听了,心里很平静说道:“好,都来,都来听真相。”王某某又对我说:“你原来监狱里的事儿已经搞过了,怎么又牵扯国家领导人江泽民呢?”我回答说:“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你们是执行他迫害命令的帮凶,你们实际也是受害者,因为迫害法轮功的人是有报应等着的,我起诉江泽民也是为了让你摆脱他对你的迫害。”

王某又问:“两高给你立案了?”我反问道:“这个你怎么问我?你打电话问两高呀,上面能接案子,你下面拦什么。”

他又很熟练的翻开我控告书中描写他参与迫害我的事,问道:“你写的这个时间我还没调过来呢,你怎么就写我呢。”我说:“啊,打字失误了,2014打成了2004,但事实没有冤枉你把。”

王某又熟练的翻到另一处指着另一段说:“你这瞎写的什么,非法抢劫罪、非法入侵住宅罪、非法搜查罪?”我说:“我家的床和家具都被你们公安一车装走了,没有任何手续,至今十一年都未归还,这不是抢劫是什么。”

王某又说:“我有公安工作证,在特殊紧急情况下,可以搜查。”我问:“法轮功学员是杀人、还是放火了?怎么谈得上紧急情况?”王某狡辩道:“我认为紧急就是紧急。”我说:“法律就是你随心所欲,想怎样就怎样?你这是无视法律习惯了,现在我房门是锁着的,你如果现在把它砸开進去,那就是非法入侵罪,你以为法轮功学员都不懂法律吗?过去你迫害法轮功学员,是追随江泽民当了帮凶,我们现在只起诉江泽民,给你改过的机会,暂时不起诉你。如果你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那么最后我就要将你告上法庭。”

王某的电话叫来了两个国安人员,一个陈某,一个李某。陈某说:“你通过正常渠道反映情况可以,别到处瞎跑、瞎搞。”我反问他们:“我起诉江泽民是法律赋予我的权利,我给市委、市政府有关部门要求恢复工作,这叫不叫作正常渠道?”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就一颗心要救了他们,堂堂正正,义正词严。王某说:“我们把材料带回去看看再说。”然后他们就悻悻地走了,就这样,一场邪恶的预谋绑架迫害就这样在我的正念与师尊加持下破灭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