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还自由炼功环境 河北王红梅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河北省文安县新镇鹿町村村民王红梅,现年四十二岁,二零一零年为给儿子治病,母子俩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七岁儿子罕见的癔症好了,王红梅自己的身心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身上的各种毛病不翼而飞,放下了对公婆的怨恨,内心充实,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但是,深受中共谎言宣传毒害的家人由于害怕,却处处限制王红梅炼功。王红梅说:“没有自由的炼功环境,我心里非常着急,想不通做好人为什么还要偷偷摸摸,而且亲身在大法中受益却不敢公开,在家庭中、社会上都受到限制,打压,大街上明抢明夺猖獗,警察不积极抓捕,反而却积极抓这些一心只想做好人的善良群体,这是什么世道啊?这些还不都是江泽民造成的吗?”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王红梅向最高检察院、法院寄出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并已被签收。王红梅在控告书中陈述:在被告人江泽民当政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发起了血腥镇压,它指使“六一零”在其“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灭绝人性的指令下,控告人王红梅失去了自由炼功环境,丈夫受谎言毒害,由支持变为反对。根据刑法规定江泽民犯下了侮辱罪、诽谤罪、滥用职权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控告人申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要求检察机关对本案立案侦查。

以下是王红梅陈述的控告事实与理由:

我从二零一零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这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我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和丈夫经营一个小工厂,日子过的还可以,虽然在人们眼中我的生活比较优越,但是我并不快乐。这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互不信任,我总觉得很累,活的不踏实。虽然什么也不缺,但心灵上很空虚,脾气也不好,身体也很差,总之,大毛病没有小毛病不断,每年花很多钱去医院检查。我丈夫哥仨,早已分家很多年,公公婆婆看我们日子过得不错没经过我们同意就把我家的地转给了大儿子,还把我家一半住房分给二儿子,我知道后很生气,后来又听香门里说这是破了我家风水,就更生气,更怨恨公公婆婆。

正在这时我碰到了一件塌天大事:二零一零年刚放暑假,我那活泼可爱的儿子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变得脾气暴躁,饭量大增,无论白天还是晚上都睡不醒,把他叫醒,他也是眼睛望着一个地方发呆,嘴里一直嚷着痛苦、难受、心情不好等等,有时还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根本不像六、七岁孩子会说出的话,去县医院、省医院也查不出毛病。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他浑身发软,有时软的像面条一样,走路总是摔跤,晚上睡觉做噩梦,常常被吓醒。为了让他高兴,我和丈夫把他的同学找来一大群,只要能让我儿子高兴,那些小朋友们怎么玩都可以。儿子看到这么多小朋友确实高兴,就一起玩。但是只要和小朋友们跑跑跳跳他就会跌跤,便开始大哭,感觉自己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就不再和他们玩了,变得自卑。我们想了很多办法都不管用。

看着孩子受苦,想到他今后的人生,我的精神都要崩溃了,不愿出门、不愿见人、不愿说话,白天吃不下饭、晚上睡不着觉,整天以泪洗面,真是生不如死,感到未来毫无希望。我和丈夫跑遍全国各大医院,所有检查都正常,最后医院判定为“癔症”,一万个孩子中才有三个孩子得这种病,根本没治,而且终身离不开药。我们还跑遍全国各地香门,山里、庙里,只要知道的地方就去,把家里的事业也搁置了。钱没少花,可是没有效果,儿子还是每天睡觉,醒了就不停地吃东西,全身无力,吃完药后精神异常兴奋,药劲一过马上又打蔫了。眼看快开学了,儿子不见一点起色,我心灰意冷有时还会冒出和儿子一起自杀的念头。

每天接送儿子上下学,我都会向班主任刘老师询问儿子的情况,刘老师说他就是爱睡觉,没精神听课。听完这话我心如刀绞,眼泪止不住涌出来,看到别的孩子欢蹦乱跳而自己的孩子趴在桌上,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生活走到了尽头。刘老师问我儿子为什么这样?我就一五一十全告诉了她,我真的走投无路了。她看我很苦恼就真诚的对我说:“我给你指条道,你炼法轮功吧,大家都说好,可以试试看。”开始我不敢相信,因为受电视毒害,所以也没在意。可是后来,儿子每天放学回到家都很开心,还总说:“在学校很开心很喜欢刘老师,因为刘老师很善良,又教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还说同学之间要互相帮助,存善心做善事,在家听爸爸妈妈的话,兄弟姐妹间也要宽容忍让。”听后我心里一震,电视上把法轮功说的那么可怕,可是她教儿子的东西却这么好,儿子之前没有一点正面情绪,自从跟着刘老师后他很少有负面情绪了,还每天都很开心。当初和儿子一起看病的有一个和他一样大的小男孩,听他家长说,在学校受老师和同学们排挤,笑话,以至于孩子心里难过,病情加重,不愿上学,讨厌同学讨厌老师。而我儿子不但没有被大家看不起,还有同学陪他玩,尤其是老师对他特别关心,所以病情就好转了。我回想起刘老师说过的话可能是真的,所以一有机会就和她聊天。我发现她是一个真诚、善良、会替别人着想的好人,和她在一起很祥和平静,没有世俗人的虚伪,她说是法轮功让她变成这样的。我心里突然觉得法轮功很好,突然有了一丝想了解法轮功的想法,就找村里炼法轮功的人要来一本《转法轮》开始读。

看完书我才发现,不但没有人们传说的那么恐怖,而且还教人处处做好人,事事为别人着想,不自私自利,一点不像电视上说的那样,感觉这才是真正的一片净土。我试着按书上说的“真、善、忍”标准去做好人,五套功法动作缓、慢、圆,做完以后很舒服。几天下来,我觉得像换了一个人,心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踏实,对未来又有了希望,身体的那些小毛病也消失了,睡觉也香甜了,更重要的是这几天我自己学法炼功,并没有过多的关心儿子,他不但没有发脾气,心情还很好,而且这几天也没做噩梦,法轮功太神奇了。我决定开始修炼法轮功。

每天学法炼功,我知道了很多道理和人活着的真正意义,内心不再觉得空虚了,对生活也充满希望,还放下了对公婆的怨恨,对他们就像对自己亲生父母一样,对大伯哥也不计较了,房子和地就当是送给他们了。把这些都放下后,自己感觉无比的轻松,身上的病都没有了,人也精神起来了。更令我开心的是儿子在学校只是偶尔睡觉,不用吃药也能正常上学了,性格有很大变化,真诚、善良、乐观,跑起来也有劲了,和正常孩子差不多,也知道替别人着想了。我以前的担心无奈全都消失了,丈夫脸上也有了笑容,也不用每天熬中药了。后来我又碰到了一起看病的那个小男孩,看他的样子没什么好转,甚至比以前更严重了,精神恍惚,自言自语,不跟人交流,爱吃东西爱睡觉,还很胖。他爸爸妈妈说我儿子很好,很有精神,听到这我才感觉到自己有多么的幸运,是法轮大法,是李洪志师父救了我和孩子,救了我们这个家。我就把法轮大法介绍给他们,可是他们却受电视毒害不相信。

通过修炼和我家里发生的这些变化,这时我深深的知道为什么那么多法轮功学员顶着这么大的压力,冒着失去工作,失去财产,甚至失去生命都不放弃自己信仰的原因了。

可这时由于受电视上谎言毒害,公婆、哥嫂开始反对,街坊邻居有劝我放弃的,也有讥讽嘲笑的。本来丈夫看着我和孩子的变化没有反对,但后来受周围人的影响,就开始限制我,在家炼行,但不许出去和其他炼功人接触。我经常和他讲法轮功有多好,但他根本听不进去,只相信电视上说的。我们之间有时关系搞得很紧张,他说让我去跳舞、打麻将都行,就是不能炼法轮功,可我就不明白他们明明看到了我们这么大的变化,为什么还是这么不理解,学“真、善、忍”做好人不行,吃喝玩乐倒随便。

我没有自由的炼功环境,心里非常着急,想不通做好人为什么还要偷偷摸摸,而且亲身在大法中受益却不敢公开,在家庭中、社会上都受到限制,打压,大街上明抢明夺猖獗,警察不积极抓捕,反而却积极抓这些一心只想做好人的善良群体,这是什么世道啊?这些还不都是江泽民造成的吗?

被告人江泽民无视《宪法》规定公民所享有的政治权利,执意镇压法轮功,犯下了侮辱罪、诽谤罪,滥用职权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因此控告人王红梅申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对被控告人江泽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犯罪嫌疑人江泽民必须受到应有法律制裁,承担刑事责任,并要求彻底清除江泽民以国家政府的名义对法轮功做出的一切不公正定论、规定、禁令、限制和影响,立即全部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洪志师父清白,还我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立即结束长达十六年之久的对法轮功的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