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车祸之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二零一四年五月九日下午,我去讲真相,顺便买东西。在回家的路上,我被突如其来的一辆汽车撞倒了。

醒来后,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这时一位陌生人,但心里觉的又不陌生的人在我跟前说:大娘,你家的电话是多少?我脱口说出了丈夫的手机号,其它什么也没问。我的感觉是一切都是正常的,自然的。我丈夫来了后,我的第一句话是:没事。一会儿,一对同修夫妇也来了(是我丈夫跟他们说的)。过后,据同修说,当时的症状确实很危险,一会儿迷糊,一会儿清醒。我还觉的一直很清醒呢。听说我丈夫给我娘家人也通了电话,可能怕出现意外吧。

上边提到的陌生人(以下称小马),是一位开快递车的司机。原来就是小马从我身后边撞的我。拍片结果是:右锁骨粉碎性骨折,右三根肋骨骨折,左耳后根有轻伤、出血。医生的意见是动手术治疗,而且马上就动。我知道后,立即说:我不动手术,马上回家。医生到我跟前很不满意的说:这样的情况如果不动手术是绝对不行的!况且有一根肋骨冲着肺部是很危险的,有生命危险!

医生说的这危险,那危险,对我来说就是没有任何危险,根本就不在意,那一念就是回家。我微笑着,和善的对大夫说,请放心,不会有事的。大夫看我态度非常坚定,也就不说什么了。这时我儿子(同修)来了,医生和我儿子说了我的“危险”情况,和他们的治疗意见,特别说明骨折的锁骨接近一条主要静脉,肋骨随时会刺伤肺部,属于重伤。还是希望我儿子能说服我。我儿子问我怎么办,我说回家,我儿子非常同意,马上签了字。大夫又让我本人也一定签字,说明是自己拒绝治疗。我们顺利的回家了。

到家后同修还和我一起炼静功呢。这时小马单位领导和几个同事也来了,同修给他们讲了真相,做了三退,洪扬了大法。这期间,我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我知道是师父在佑护着我,是师父给承受了。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小马第二天,第三天都来看我,我们对他很热情,也很客气。我丈夫对小马说,你该上班上班吧,都挺忙的,这里没事,你放心,我们不会找任何麻烦。小马说,我真是遇到好人了,我的车被交警扣了,不能上班。我丈夫马上说,我给你写个证明,你去提车吧。这时小马给交警通了电话。听小马回话说:“人家没要钱。”我儿媳作为证人,陪小马一同去把车开回来了。

师父为我承受着,佑护着,所以我根本不觉的疼痛,这是常人很难理解的。只是在躺、起时有点困难。在这时,我就跟师父说,师父我要起来,我就觉的师父慢慢慢慢把我拉起来了。那种感觉无以言表。

说起小马,我俩可能很有缘份。在我出事的第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我和小马在我出事的那条马路的人行道上,靠马路牙子的边上,铺一条长长的洁白的条幅,我俩铺的很快,很快,像过电影一样。一瞬间,那种高兴、兴奋、舒畅的心情无以言表。我一边铺,一边想着,这条路就是这样走过来的,那种幸福感的心情无以言表。

那现象,那感受,到现在还时常浮现在眼前,历历在目,也不时的回味着那一瞬间的感受,简直是一种享受,用语言很难表达出我内心的感受来。也感到这件事情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

我们铺完后,我站起来看着很长很长几乎看不到头的条幅上,离我较近的地方有一滩鲜红的血,看的非常清楚。我悟到是师父帮我还了一条命。

在当天晚上,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我多年的妇科病一下子全好了,简直太神奇了,太玄妙了。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但事实就在面前。

还有更玄妙的,在这之前,我丈夫的腿在消业,夜里有的时候疼的在客厅里走。就在这段时间,他的腿疼也好了很多很多,不几天什么症状也没有了。我的身体也在奇迹般的恢复,第九天我就可以切菜做饭了。那段时间直到现在我都觉的我是最幸福的人。

我外甥听说后,他们一家带着钱从外地赶来看我,我给他们洗水果,沏茶一切都正常,他们都很惊讶。外甥媳妇掏出钱来给我,我不要,她不肯。过后我把钱让姐姐还给了她。过了一段时间,她来电话问我的情况后,她说:人家(指小马)简直遇到神仙了。

是啊,如果按照现在的医疗手段和收费标准,据说得花十几万。

师父领着我们走的这条路还不就是一瞬间吗?!我心里说:精進吧,还有什么可说的,可执着的和放不下的心呢?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