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大法弟子是主角

更新: 2016年09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一日】我所讲的是发生在二零零九年八月底的一件事,我和另一位同修晚上发真相材料。由于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恶警把我和另一位同修绑架到当地派出所。

当天晚上,一名副所长值班看着我。我一宿未睡觉,这是一个很好的讲真相的机会,我详细而全面的给他讲了法轮功是什么,洪传世界各地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讲了中共的腐败,江泽民腐败集团,为什么打压法轮功,以及天安门自焚伪案,贵州省平塘县的藏字石,退党保平安等等真相。说到这,他插言:“过几天我到贵州出差,我要去看一看。”我说那很好,到那时看到后你会相信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了。

经过一夜的交谈,他象小孩子一样听着,也不反对,心服口服。他明白了真相,最后化名退了党。他还表白说:“我本不想拘留你们,但是上边已经知道了,我们不得不上报。”

第二天下午,派出所把我们送到了洗脑班。由街道两位人员监视着我。开始时,吃喝睡都在一起。他们严重影响我炼功发正念,我想我必须让他们明白真相。于是我又象在派出所给所长讲真相一样给他们讲起来。他们很快明白了,都骂江泽民不是好东西,并且退了团队。他们还说:“我们不干扰你炼功。我们搬到你左右隔壁屋睡觉,给你当保镖放哨。左边来了人我们敲左边山墙,右边来了人敲右边山墙。规定十点锁楼道的门,我们八点就倒锁上,给你一个炼功的好环境。你多炼功,多长功,早早出去算了,我们也别受罪了。”我听了他们的一番话,很受感动。后来值班的还真问过他们为什么早锁门,他们说怕我跑了。

来到洗脑班的第二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排单间平房,我一推这个门,地面中间一大堆蛇在滚蛋,见到我后,哗,全散没了。我一惊,又推另一个门,还是一大堆蛇在滚蛋,见到我后全散没了。我被惊醒了,这不是在转化班吗?这不是在点化我,邪恶怕我、我不应该怕邪恶吗?于是我想到师尊的诗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1]。在师尊的正念加持下,我的怕心立刻“烟消云散”,我要正确面对以后过关的考验。

第三天下午,他们都来了,有六一零的,国保的,公安分局的,派出所的,洗脑班的,一共七、八个人。我心里想,他们都是来听真相的,我要把这个班变成讲真相班,他们都要听我的。我笑着对他们说,“你们都来了,都找地方坐吧,屋子小没办法。”他们有的站着,有的坐上下铺上,床上都坐满了人。我有一个凳子、一张课桌,笑着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咱们今天能在这相会,也是缘份,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听我说完下面这段话。”他们没有人反对,也没有人插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告诉你们,法轮功是佛家上乘高德大法,是修佛的。是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炼的,是要修炼成一个更好的人,高境界的人的。法轮功是正法。……你们都是懂法律的,你们回忆一下,【2000】公通字39号文件《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中,中共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的邪教组织有七种,公安部认定和明确的邪教组织有七种,共十四种邪教根本没有提到法轮功。那么,说法轮功是邪教是怎么来的呢?那是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江泽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记者采访时,江泽民信口开河说法轮功是邪教。十月二十七日《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发表文章污蔑法轮功,于是中央电视台、全国各电台、电视台等各大媒体全面全方位的污蔑法轮功,毒害了你们和全世界的人民。江泽民扬言‘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类似日本人侵华的三光政策。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被抄家,‘打死算自杀’,结果怎么样,邪不压正,法轮功洪传到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江泽民、周永康等迫害法轮功的首恶与帮凶,在世界很多国家以‘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被起诉,搞的他们狼狈不堪,面对可悲下场。你们怎么能跟随他们跑呢?你们知道是什么后果吗?”他们一直静静的听着,谁也不吱声。

“再回过头来谈谈我为什么要发放真相材料问题。发真相材料也不违法。因为宪法三十五条规定,言论自由;三十六条规定,信仰自由。这个材料只是言论自由的一种书面表达方式。怎么能说是错的呢?再说,法轮功修炼者,因为做好人被抓被打被抄家,私人的财产都被抄走了。他能不伤心吗,又找谁说理呢,要有说理的地方他发材料干什么呢?所以大法弟子的行为没错、更无罪!”

当我说到这,可能他们听着不顺耳了,六一零的头子问:“你国外有亲戚吗?”“没有。”“那为什么这两天每天要给我打二十多个电话?”“你说这个呀,天下大法弟子是一家。你今天抓了我,明天世界上就会知道了你,也知道了我。他们就要打电话给你讲真相,要求你放人。”他又问发正念是怎么回事,我笑着说,“你接触大法弟子那么多,没人跟你讲吗?我告诉你,发正念就是使用佛法神通,就是要清除你背后的操纵你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旧势力、黑手烂鬼,一旦把它们清除完了,你再迫害大法弟子,就是你个人的事,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他接着说,“我说我怎么昨天晚上头疼了一宿呢!”“那是在警示你,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你要改变观念,要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要退党才能保平安。”

他又问我退党了吗,我也不知道我那时怎么那么大的勇气,果断的说,“退了,你也必须得退了党才能保平安!”说到这,公安分局的那个人笑着说,“别听他讲了,再听咱们也得炼了法轮功了。”他拿起黑包往外走,其他人也跟着往外走。我在门口招呼他们:希望你们明天再来!

后来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那个鬼地方!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