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阳泉任银平含冤离世 家属控告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二日】(明慧通讯员山西报道)山西省阳泉邮电局职工任银平因修炼法轮功,多次遭非法拘留、洗脑、劳教、判刑和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死,目前任银平的家属,行使公民的权利,控告首恶江泽民,已把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递交到了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要求两高对迫害丈夫致死的首恶江泽民绳之以法。

任银平妻子在控告状中写道:丈夫在工作、家庭和社会上处处按照真善忍做人,被公认为是难得的好人。我年轻时有偏头疼毛病,看到大法给他身心带来的巨大变化,就决定开始和他一块修炼。修炼法轮功后,我走路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心情格外愉快。我时刻提醒自己按‘真善忍’标准做人。修炼后我的偏头疼再没有犯过。大法给我们家带来了无法言表的益处。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一个人的小人妒忌心,发动了一场祸国殃民的镇压善良民众的疯狂迫害。在其“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控告人深受其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和我的丈夫去太原证实大法,丈夫因此被拘留九个月。在阳泉一监荫营煤矿,遭到四个不法人员连续几天拳打脚踢的殴打,使我的丈夫任银平的肚子疼痛不止,还要剥夺睡眠,罚站二十四小时。被送到山西省晋中监狱后,忍着肚子疼痛天天干活。由于丈夫不放弃坚持信仰“真善忍”大法,又于二零零零年六月六日被判刑三年。

警察对我家进行了两次非法搜查,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日第一次非法搜走磁带一盘、师父法像一张、法轮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各一本。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七第二次非法搜走磁带一盘、两个小电话本、两个大电话本共四个、《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一本、两张法轮图像。在这次搜查后,把我俩带到平定派出所,警察非法随便打人,把任银平的一个门牙打的活动了,我听到丈夫喊“警察打人了”。这次我丈夫任银平又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送到太原新店劳教所被迫害。一九九九年任银平被单位开除公职,他已参加工作十七、八年,就因为他信仰真善忍大法,却遭到了这样的迫害。

在这家境生活十分困难,经济危机的困境中,在外界的压力,思想上的压力下,为了养家糊口,回家后的他,东奔西走,打工挣钱,擦油烟机,养活全家,因劳累过度,得了重病后,还在忍着疼痛挣钱打工,直到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十一时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岁。

我也由于对真善忍大法的信仰,遭到了迫害。一次因讲真相被拘留十五天。后来二零零一年二月被送到南坳乡政府非法关押一个月,在里面逼迫让写污蔑大法的东西,由于我不写就被送洗脑班八个月。在洗脑班强制转化,我不配合,最后被非法劳教两年。

我的公公任岽小一九九八年九月开始修炼,今年八十五岁,他身体健康,是平定县电信局退休工人。由于江泽民引起的这场迫害运动。二零零二年二月七日晚我公公家被抄家,抄走炼功带五盘、真相小条幅十二条、真相资料三十四份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后来听邻居说,由于我们三人的被迫害把我的婆婆气晕过好几回。就这样还经常来家骚扰、监视和恐吓。

由于丈夫的含冤离世,至今二十七岁的儿子没有一份正当的职业,我也没有经济来源。这就是这十六年来江泽民对我的家人身心上造成的无法弥补的伤害。

鉴于以上事实,家属要求对江泽民提出控告,希望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作出公正的判决,将江泽民绳之以法,还师父和法轮大法一个清白。赔偿我们家庭精神上和经济上造成的损失。还我们一个公道。同时给我丈夫平冤昭雪。

江泽民发动的对信仰“真善忍”群体的迫害,不仅给我们家带来了无尽苦难,也给无数修炼人的家庭造成巨大的伤害。同时把十几亿的中国人推入了罪恶的深渊,江泽民对所有的中国人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再次要求法办罪魁祸首江泽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