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王兴田被迫害致死 家人控告元凶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二日】河北宁晋县大杨庄乡王兴田只因信仰“真善忍”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五日被乡政府人员活活毒打致死,头部戳了一个血窟窿,胸部、背部扎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打人凶手至今却逍遥法外。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王兴田的王兴敏等家人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邮寄控告书,要求(一)对江泽民提起公诉,公开审判,追究其刑事责任,为民申冤;(二)赔偿对王兴田致死和对所有家人造成的伤害和损失;(三)请依法彻查直接参与迫害的凶手,并严惩其犯罪罪行。

根据刑法规定,江泽民操纵利用“610”,指使公、检、法及基层乡政府,犯下了:故意杀人罪(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伤害罪(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非法拘禁罪(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绑架罪(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触犯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条);非法剥夺公民财产罪;徇私枉法罪;玩忽职守罪(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滥用职权;破坏法律实施罪(破坏宪法实施)等。

王兴田被活活打死的具体情况如下:

王兴田
王兴田

王兴田,男,一九五七年出生,系河北省邢台市宁晋县大杨庄乡南齐庄村人。二零零零年被乡政府人员活活打死,死亡时才四十三岁。家有父母、妻子、两个女儿、两个哥哥和两个妹妹。

王兴田在一九九九年以前就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一日农历正月十六,村大队广播让炼法轮功的人员到大队去。当日下午被逼迫写了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第二天,还不罢休,说王兴田家是炼功点,村大队的人非说他要去北京上访,就硬是把他绑架到乡政府,在大杨庄乡政府,逼迫他在南墙阴冷的雪地上跪着。之后又送到宁晋县转化法轮功的“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逼迫王兴田再写悔过书。王兴田说:“我在村大队写过了,结果还不是把我送到这里来了吗?我不写了。”结果在宁晋县“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被非法拘禁了三十天。

农历二月十八,王兴田的哥哥和两个妹妹到大杨庄乡接人,结果没接到。王兴田不放弃信仰,又被绕道转押到大杨庄乡乡政府借用的北圈里乡政府,到北圈里乡政府后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同时被非法拘禁的还有宁晋大杨庄乡的法轮功学员刘月萍、王永起、巨东科、李东深、云翠等人。

在非法拘禁期间,大杨庄乡政府强迫被抓去的人每人交“上访押金费”一千元,另行罚款每人一千元,逼迫写保证书。王兴田不写保证,不交罚款,就被乡政府指使的打手毒打。北圈乡的乡长姓高,也在旁边喊:“往死里打”。大杨庄乡乡长铁京波指使,大杨庄村的赵志奇和邸亮庄村的李西春,是直接打人凶手。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五日中午,王兴田的两个妹妹前去探望,带了面条给王兴田吃。这时大杨庄村的赵志奇和邸亮庄村的李西春来了,这两个人让王兴田的两个妹妹出去,把门从里面锁住。先把王兴田关在里面拳打脚踢,抽出他的皮带打。王兴田的妹妹王兴敏和王兴果被挡在门口,里面的毒打声听的清清楚楚。毒打了一段时间后,王兴敏和王兴果进去看到皮带都打断了,王兴田被打得吐了一地,他们叫喊着让他把他吐的用土垫上,别人帮忙也不让,王兴田就一手提着裤子,拖着被打的身子去外面一把一把的抓土垫。

王兴田的妹妹王兴敏对李西春说:“别再打了,你们把他打成这样,他还能照顾老人和孩子吗?”李西春说:“今晚把兴田弄到四芝兰三机厂就没我们的事了。”王兴敏听说还不放人,就赶紧回村里叫人。

据目击者讲述,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五日下午二点至三点之间,乡政府铁京波指使两名恶徒赵志奇、李西春又对王兴田脱光衣服进行暴打。他们让他跪那儿,先用三寸粗的铁锹把在王兴田的腿肚子上压,他们往上面坐,铁锹把都打折了。他俩轮流打。又用铁火柱(农村通煤球炉子用的有尖的铁棍)进行毒打,头部戳了一个血窟窿,鲜血直流不止,又用铁火柱朝王兴田的胸部,背部乱扎,扎的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当家里人赶到时,看到王兴田已经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嘴被打的歪到耳朵根了。王兴起看到王兴田胸前吐了一滩血,背上捅的都是黑紫血洞,遍体鳞伤,惨不忍睹。张彦芬托起王兴田的头时,手上沾满了血,一看在头的后脑勺处有火柱那么粗的血窟窿,还有白脑浆流出来。两个腿窝处都是青紫色,也有火柱扎的黑窟窿眼,一条腿被打折。这时乡政府才允许家人将奄奄一息的王兴田拉回家。这帮人临走还向王兴田的妹妹要了一百元的“打人费”。

下午五点拉到村里,没有从车上往下抬王兴田,叫来村里的医生王瑞超,医生一看早没气了。王兴敏找到电话向四芝兰镇报案,当天值班的是四芝兰镇赵志业、大杨庄乡铁京波。

王兴田被大杨庄乡政府活活打死的事,震惊了全村的父老乡亲,全村人和周围村的很多人都聚在街里目睹了王兴田的惨死现状,大家气愤不已。

王兴田的亲属悲愤交加,将王兴田的尸体又拉至乡政府停放,家人要换衣服,乡干部不让换,还私自做主叫火葬场的车来。

王兴田的二哥王兴起、妹妹王兴敏、王兴果等曾到宁晋县检察院要求立案,检察院的只是做了记录,就没了消息。乡政府自知理亏,极力掩盖事情真相,私下交涉后,乡政府硬逼着把尸体火化了。在县火葬场换衣服时,家人看到王兴田背上有密密麻麻的洞,后脑勺还有大洞。有人还照了王兴田后脑上的大窟窿的照片。

王兴田惨死,给他的父母造成严重打击,两位老人精神崩溃,现已相继去世。王兴田的妻子改嫁,两个女儿失去父亲。王兴田的二哥王兴起也因上告无门,大病了一场。

二零一四年冬天(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王兴起、王兴敏、王兴果等人再次向宁晋县检察院告状,检察院的一个人只简单的做了记录,至今没有任何音信。二零一四年也向河北邢台市中级法院邮寄了控告状也无音信。

至今,打人凶手逍遥法外。

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却遭到逼迫放弃信仰,不放弃就被活活打死,这里哪有法制和公理啊!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简直荒唐至极、残忍至极,根本不讲宪法法律,制造了无数冤案,天理不容啊!恳请最高检察院对元凶江泽民提起公诉,公开审判,绳之以法,为国为民除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