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转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四日】二零一二年大年初二,邻居家死人放哀乐,我和丈夫说大过年的放哀乐,嗨。他说:那也比你听那音乐强。我当时没有守住心性,立刻和他大吵了起来。女儿也从卧室出来与他爸爸理论。我是越说越来气,最后说了一句,你闭嘴!再说你就要遭恶报了!女儿也说了一句,你别再说了,会遭恶报的。过了一会,我和女儿发现他说话声音越来越小,不一会回自己的卧室不出来了,晚上连晚饭都没吃。

第二天一早我刚开门出来,他马上也从自己的卧室出来了,说:我说错话了,我昨天不应该说那些不好的话,我遭恶报了。我说怎么遭恶报了?他说他的头疼了一宿,我再也不说法轮功不好了。我说你别跟我道歉,你跟我师父道歉吧。我把他拽到师父法像前,他红头胀脸的对师父说:李洪志大师,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说大法不好了,对不起。

我说行了,以后注意不要乱说话了。他向师父道歉后没出几分钟就说:我说完头疼感觉好多了。我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在屋里自己真的念出声来。从那以后他很支持我和女儿修炼大法。

今年六月三十日我和女儿写了控江状,七月一日被截留在北京,我和女儿又重新写了一份,七月五日用邮政小包邮寄走了,三天后妥投。投诉江状时我没和丈夫说,因为他一激动就血压高,而且平时心里又不担事,家里一有事就激动,所以我家一般有什么大事小情的我基本不跟他说,怕他心里吃不消。

八月十日左右,我地派出所和居委会给我女儿单位打电话,问我家住哪?是不是告江泽民了,我女儿说是。他们问是不是你和你妈一起写的诉状,我女儿说是。他们说要来我家,因为我家户口和我所住的地方不是一个地点,所以他们没有找到我,这次因为诉江才知道我的电话。我一看派出所警察要来我家了,我必须和丈夫说我和女儿诉江的事了,没想到丈夫一反常态,笑笑说,来就来呗。

过了些天,派出所和居委会共四人来我家了解情况,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什么时候开始炼的?这时我丈夫居然搬把椅子坐在门口。我说:二零零八年初,我父母相继去世,我又身患多种疾病,我最严重的是心脏病、脑瘤、肝炎、崩漏等。因我母亲生前修炼法轮功,这样我就把我母亲生前看过的法轮功的书籍都拿回家了,当时只是想留个纪念,后来我有空就看《转法轮》,慢慢的我知道我的病是如何得的,我知道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知道如何做人了。我开始修炼了。这样我身体的各种疾病慢慢的都好了。

这时我丈夫突然对他们说:她原来病的什么样我知道,通过炼法轮功她的病确实都好了,这个我可以作证明。所以她炼法轮功我无话可说。这时他们都沉默了。过了一会派出所的人说,国家不让炼,说某某某炼法轮功被拘留了等等。居委会的人说让我信基督、信佛教,他们给我办居士证等等。我都摇头。后来他们用女儿的工作来要挟我,说如果他们和女儿单位的领导说孩子炼法轮功,女儿的工作马上就没了。我丈夫说我怎么不知道不让炼法轮功呢?后来他们说以后不要再告江××了,说完就走了。

整个过程出乎意料的是我丈夫一直在说正面的话,一直在证实着法轮大法是好的。丈夫在他们走后还说他们都被洗脑了。

前一阵丈夫发烧了,我说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就会好的。他就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吃一片药,一天就退烧。

在这里我代表全家的亲人要感谢伟大的师父慈悲救度我的全家人,也感谢新唐人电视台和安装大锅的所有同修们的努力,丈夫正是因为看了新唐人电视台才慢慢的转变的,之前我和女儿说什么他都听不進去。刚刚看到新唐人电视台时,他还说反对的话,我们一看,他就進屋了,后来一天看一点、一天看一点(电视在餐厅,他吃完饭刷碗的时间里能听到些),再后来有时竟然自己站在电视跟前看了起来,新唐人的节目慢慢洗刷了我丈夫头脑中的毒素,让他成为了一个彻彻底底明白真相的人,也让他在关键时刻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