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劳教 有家难回 女药剂师控告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四日】顾淑荣女士原是黑龙江省鸡西市矿务局精神病院的药剂师,她修炼法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她遵循大法师父的教诲,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的心性,对生病的前夫不计前嫌,照顾他直到病好出院。

然而在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中,顾淑荣女士遭三次非法劳教,遭受种种折磨,至今她仍被迫漂流在外,有家难回。

以下是顾淑荣女士在控告书中的部分内容:

修大法 身心巨变

我曾患有多种疾病:脑动脉硬化、头痛、神经衰弱、颈椎增生、腰椎增生、类风湿、腰腿痛、腹腔肿瘤长满,真是苦不堪言。整天昏睡的我就等着死神敲门。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份,朋友送我一本《转法轮》,从此我走入法轮大法修炼,身体一天天好起来,真是无病一身轻,从修炼至今未吃一粒药。修炼大法后,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事做人,师父要求我们遇事先考虑别人,而且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就这样要求自己。

我与小姑子多年的积怨在修炼中化解了,她的孩子吃穿住在我家一年的时间,我毫无怨言,这在过去是无法做到的。与婆婆的积怨,我也主动化解。婆婆临终前当着我家人的面对我说:这些年我对不住你。

修炼前,因丈夫酗酒,喝的酒精中毒,酒精肝炎,出现幻听幻视,精神状态不好,和他推心置腹谈因果关系,告诉他如果不戒酒,对自己对孩子和这个家都是不负责任的,但他就是听不进去,最后导致我们于一九九五年离婚。

一九九八年九月,前夫因患肾病、肠结核、肝硬化等多种疾病住院,儿子告诉我说他爸爸没有人照顾。我不计前嫌,主动到医院照顾他,白天晚上我一个人,三天日夜未睡,我为他交了住院的所有费用,出院后把他接到我租住的房子照顾。

他看到我的巨大变化,也开始修炼,酒也戒了,身体和精神状态也一天天好起来了。可是一九九九年的铺天盖地的恐怖迫害发生后,使他害怕不敢炼了。由此他原有的病又复发了,我因不放弃修炼,一次次的被绑架、劳教,也使他时刻处在高度恐怖中,不幸于二零零七年离世。

遭迫害 三次劳教

一九九九年九月初,我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十月二十日在北京某旅馆被警察绑架,关到北京市三合派出所和驻京办事处地下室一周,十月二日被带回到鸡西看守所,被戴脚镣关押一个多月,然后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

在万家劳教所,我遭受过多种闻所未闻的酷刑折磨,比如面向墙壁站着,被拽头发;因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冬天,警察将我关在户外被脱掉外衣冷冻三个多小时;在我绝食反迫害期间,被狱警多次野蛮灌食;每天被逼早五点起床,六点半开始做奴工,做拖鞋时警察逼迫我们干到半夜十二点,有时干到下半夜两点。中午吃饭只给半小时的时间,直到晚上十点才收工。齐齐哈尔的法轮功学员张晓梅,因为炼功被罚站在走廊足足一宿,狱警逼她保证不炼功,她说:保证不了。狱警就不让她睡觉。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万家劳教所迫害升级,我们修炼人被逼绝食反迫害,我们八名炼功人由万家劳教所转送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被强迫做奴工,挑牙签、选小豆、黄豆的豆种。最后我被非法加期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五日,我被鸡西市鸡冠区鸡钢派出所韩志强、林姓警察非法抄家后绑架,警察不让我在他们的管片区鸡冠区发电厂家属楼居住(当时我在陪读),这样的迫害严重影响了孩子的高考成绩。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五日,我再次被鸡西市劳教委员会非法劳教一年。万家劳教所不拿人当人待,监室的卫生条件极差,大多数都长了疼痛难忍奇痒无比的疥疮,我被折磨得七天七夜不能睡觉,眼睛视物不清,浑身发冷,还被惩罚吹冷风,身体承受到了极限,三个月后出狱回家。

至今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我向世人讲真相时,被鸡西市城子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杨洪宝、金希东与白石派出所等警察绑架。他们对我酷刑逼供,城子河国保大队杨洪宝、金希东给我戴上手铐折磨,在精神上对我施加压力,说要判多少多少年。二零零八年九月,我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仍然是逼我们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不“转化”就用面壁罚站、逼长时间坐小板凳、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等刑罚折磨。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城子河公安分局警察对我绑架、抄家,在非法审讯时,我逃离了派出所,从此我流离失所,至今有家不能回已有两年时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