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次遭绑架关押 哈尔滨张玉香控告首恶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四日】(明慧通讯员报道)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退休工人张玉香,现年五十八岁,于一九九九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看到张玉香的巨大变化,她的母亲张乐兰和女儿曹阳,二零零一年也相继开始了修炼法轮大法。

修炼之后,张玉香原来身患的多种疾病:胃病、妇科病、心肌缺血、冠心病、颈椎神经压迫手指麻木和风湿腰腿胳膊不灵活等都好了。张玉香一九九四年和丈夫离婚,心情不好,爱骂人。修炼后心情好,遇事忍让,脾气好了,不骂人了。以前遇到个人利益总算计别吃亏,现在就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觉得活得轻轻松松。

她的母亲张乐兰修炼后所有的病都好了,而且开启了智慧,能看大法书。女儿曹阳修炼后变得开朗、聪明,学习成绩也比以前更优秀了。

但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由于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张玉香五次被非法绑架、抄家、关拘留所、送劳教所、遭酷刑迫害。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张玉香与其母张乐兰、女儿曹阳共同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控告书,要求立案惩办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追究其所有罪责,将其绳之以法,希望世人看清这场迫害。控告状已被签收。

以下是张玉香自述的控告事实和理由。

一家三代同修法轮大法

我于一九九九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一看到《转法轮》就觉得这本书真是太好了,教人向善、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这多好啊,心里高兴,所以就学了。

母亲张乐兰看我学了以后变化很大,二零零一年就和我一起开始修炼了。女儿曹阳身体不太好,看妈妈和姥姥修炼身体都好了,二零零一年也跟我们一块学了。

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胃病、妇科病、心肌缺血、冠心病、颈椎神经压迫手指麻木和风湿腰腿胳膊不灵活等毛病。一九九四年和丈夫离婚,心情不好,爱骂人。修炼后所有病全都好了。心情好,遇事忍让,脾气好了,不骂人了。以前遇到个人利益总算计别吃亏,现在就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觉得活得轻轻松松。买东西时别人多找钱,都主动送回去,认识我的都说“学法轮功的真是好人。”

母亲和女儿修炼后,所有病都好了。做事按大法的标准去做,遇事先考虑别人,不伤害别人,我们全家身心健康,和睦相处,每天生活在快乐之中。

母亲以前有糖尿病、心脏病、类风湿、双胳膊麻木、腰腿疼痛、小脑萎缩。没有文化,没有劳保,靠儿女抚养,老人有思想负担。修炼后所有病痊愈,从此精神饱满。开启智慧,能看大法书。

由于单亲家庭,在精神上给女儿也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女儿修炼后,从此变得开朗、聪明了,学习成绩也比以前更优秀了,身体也更加健康了,她从内心深处感谢法轮功,感谢法轮大法师父。

五次被非法绑架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省政府把我绑架到一个大屋子,从早上一直到晚上八点多钟。

二零零一年六月末,在北京天安门把我押到前门派出所,又押到密云县拘留所关押五、六天。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在北京天安门把我押到一个公安局,又押到通州拘留所。后又押到香河税务管理所,让我跪着。又押到香河拘留所。

后来,哈尔滨市动力区安通派出所翼宾、单位李荣乐把我押回动力分局,分局警察周士杰又把我押送到哈尔滨市看守二所,在看守所被强行灌食。二十一天后回家。之后,单位领导、工会、办事处、公安局等人多次到家骚扰。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晚,我被非法绑架并抄家,抄走大法书和法像。派出所的警察在我家里蹲坑十七、八天,蹲坑期间在我家胡作非为,抽烟把地板烧的都是黑洞,在屋里撒尿,往桶里大便放在门口。我妹妹来我家串门,看到桶里都是大便就给倒了,他们还恐吓我妹妹,把我妹妹给吓哭了,又把我近七十岁的母亲和怀孕的妹妹绑架到分局一天叫她们签字。我女儿刚配的二百多元的近视镜都找不到了。

几天后,通乡派出所片警察羿宾和单位李荣乐接我回来,送到动力分局,进屋周士杰打了我一个嘴巴子,意思是说折腾他找不到我,我又被他们送进拘留所。七月份非常热,被子非常脏,臭气难闻,刑事犯班长让我给刑事犯人洗被子,洗衣服。

二零零二年七月份,把我送到万家劳教所迫害。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份,我发真相台历、神韵晚会光盘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酷刑折磨 野蛮灌食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在北京天安门把我押到一个公安局,又押到通州拘留所。我被一个卖白粉犯人看管,她带领三、四个犯人,把我的衣服扒光,一丝不挂,她们用新塑料底鞋,几个人把我压在地上,按住胳膊和腿,轮班开始打我。打得血肉模糊,臀部变成黑色,衣服和血肉都粘在一起,肿得一按很硬,像木头。晚上不让睡觉,天热,十几个人挤在一间大约十一、二米的房子里,她们热的轮流扇风才能睡觉。我站一宿,后半夜站不住了,男警察把我双手用手铐铐住,押到医院,没做什么检查,又把我押回来,不知灌的什么药。我不回牢房,他们就一人架一只胳膊,硬拖进牢房,继续罚站,站到早晨,犯人用针扎我乳头,坐飞机(一种体罚),变着法子迫害。又押到香河税务管理所,让我跪着。又押到香河拘留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晚,哈市香坊分局的三个警察闯入我家,强行把我戴手铐绑架到公安局,然后又由警察常军等人押回安通派出所、连夜押到动力分局、又押到第二看守所。我绝食反抗,他们就天天灌食,后期灌食中有药物,四个人强行抬我去灌食,有抓胳膊、有按大腿、有掐嘴的,连续灌三十天。灌食时几个人都用一个胶皮管子,弄一小盆苞米面粥灌进去。几个犯人按住我,动也动不了。在拘留所强行打针,强行照相。

二零零二年七月份,我被非法判两年劳教,被送到万家劳教所迫害。在集训队里,恶警赵余庆和姚富昌把我锁在铁椅子上,手背在后边,手铐把双手腕扣住,把嘴粘上封条,有一犯人看着,一个管教做我转化工作,不让说真、善、忍。她逼着我写三书。我坐了五天五夜的铁椅子,腿都肿起来了,走路扶着东西或墙才能走,一瘸一拐的走,很多天才好。恶警赵余庆看我不转化,就把我关到十二大队。在十二大队每天坐小板凳,坐到很晚,双手放到膝盖上,每天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学诬蔑大法的文章。他们为了转化我,不叫我睡觉,几个包夹人每天围着我轮流说一些迷惑我的话。从肉体上、精神上迫害我,就是想把我的意志拖垮。

在万家劳教所被强迫做劳工,挑牙签、挑冰棍杆,糊纸袋,还有包尿不湿,做汽车垫子。为了抢任务有时干到晚上十点,甚至十二点。

我也被迫支付非法的罚款或由于非法的没收财产、敲诈等行为损失了财产或金钱。在哈尔滨市看守所被强行灌食,二十一天回家,还收二十一天伙食费,家属给买的东西给扣押。二零零一年六月份,我去北京的费用,在工资上强行扣除一千七百元。

综上所述,这场由被控告人江泽民一手发起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使几百万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失去生命,千千万万的家庭家破人亡。为早日结束这场罪恶的迫害,伸张正义、还法轮功创始人以清白,重建我们民族的道德良知,请予尽快立案侦查,将首恶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的主犯抓捕归案,绳之以法,追究其必须承担的全部法律责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