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县仍有七名法轮功学员在冤狱受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中秋来临,曾被中共公检法绑架、构陷、枉判十三年重刑的法轮功学员仵增建,艰难的熬完冤狱时日,在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七日走出冤狱大门,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蒙阴县垛庄镇西垛庄村,一个饱受风霜魔难的家终于得以破镜重圆。蒙阴县仍有七名法轮功学员在冤狱受难。

仵增建一九九七年与妻子齐成荣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并义务为当地法轮功学员做辅导。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后,当地恶徒王勤、李秀福、刘相雨、杜中太等经常把他们夫妻劫持到派出所、看守所、洗脑班长时间囚禁摧残迫害,夫妻二人遭受了毒打、恐吓、酷刑审讯、经济勒索、监视居住、劳教判刑、家人受威胁等迫害,仵增建曾被杜中太等人打断鼻梁,齐成荣的腿曾被方思民等十几个打手打得严重骨折,连正在考试的儿子被劫持到洗脑班关押毒打。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妻子齐成荣被非法劳教二年;零二年九月,仵增建被当局秘密抓捕,零三年三月二十八日被蒙阴县法院诬判重刑十三年,投进山东男子监狱非法关押加害。十多年来,仵增建一直抵制监狱对他的洗脑转化,经常遭到狱警的虐待,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份又被狱警囚禁在监狱小号里面加害逾两年,由于终日不见阳光,他的脖子、两手臂等部位出现了大面积的黑色斑块。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首江泽民疯狂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位于沂蒙山区一隅的蒙阴县,随即成了迫害善良人的重灾区,当地的中共党政机关、政法部门、城镇乡村、学校医院、企事业单位的官警匪徒,在各级610的策划、株连、督导、胁迫下,一次次的向法轮功学员发难犯罪,一次次的制造冤假错案命案,十六年来,仅被非法劳教判刑的人员就有一百八十多人次,其中,多人被多次劳教判刑,被直接迫害致死的有四人,被迫害致病死、吓死、饿死的多人。

多年来,那些被强行投进牢狱的无辜法轮功学员,先后艰难地走出冤狱,现在仍有七人在中共冤狱中受难。他(她)们是:

滕德荣,女,五三年出生,蒙阴县建委职工。迫害初期,滕德荣被迫流离失所。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左右,滕德荣在蒙阴县岱崮乡,被蒙阴县“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伙同蒙阴县公安局非法抓捕,遭到县刑警大队体罚、毒打、刑讯逼供,被绑在“铁椅子”长达四天四夜,同年十月,被强行送到临沂市洗脑班、看守所长期非法关押迫害。第二年三月份,滕德荣被蒙阴县法院诬判重刑十四年,被强行投进山东省女子监狱,现仍在狱中受难。滕德荣的丈夫杨真方则遭到两次劳教摧残(现已回家),女儿杨君慧被非法关押又被旧寨中学开除。小女儿琪琪依靠滕德荣七十多岁的老妈妈照顾多年。全家人被中共残害的天各一方,度日如年。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单富贵,女,四十七岁,家住蒙阴县坦埠镇坦埠村,以做服装生意为生,十几年来,为了坚持信仰,承受了当地政府暴力截访及巨额罚款冤屈;遭到洗脑班恶徒潘玉山及打手赵栋等人的毒打摧残、勒索;零六年春天,坦埠镇派出所长李海涛等恶徒再次把她抓走,非法劳教,投进冤狱;单富贵的丈夫长年担惊受怕,患上了心脏病高血压,肾衰等多种疾病而去世,家中欠下了数万元的债务。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二日晚上,蒙阴县野店乡派出所长马林及警察彭涛、朱长波、王江、张怀国等人联合×教大队的人,共十几人,突然驱车窜到单富贵家非法搜查,抢劫走了真相资料和光盘等物品一宗。七月二十七日,单富贵被蒙阴县610操控公检法非法判刑三年,被投进山东女子监狱冤狱,家中唯一的未成年儿子突然成了孤儿。

公华东,一位老年母亲,是蒙阴县亨昌公司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四月底,公华东就被关进了亨昌公司自办的洗脑班,受到恶徒王法普、李钱生(南堡德人)、王志国、牛时钟、阚洪义的洗脑迫害。后被转到蒙阴县“610”洗脑班遭到恶徒房思敏、李枝叶、类延成等的摧残,第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公华东被蒙阴县四警区派出所长石匡下令非法绑架,被转到蒙阴县“610”洗脑班遭到恶徒房思敏折磨,后被非法劳教两年,投进了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零五年正月初九深夜,蒙阴县公安“610”王伟等恶警又闯到公华东家抄家作恶,掠走了存款折、首饰等,将公华东劫持到一警区非法审讯,正月初十晚上十点多钟才放她回家。多年来,公华东的退休金数万元被县“610”扣发私吞。在一次次红色恐怖中,她的老父亲、丈夫精神遭受严重惊吓打击,先后悲愤离世。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八日,公华东向世人传播大法真相时,遭到常路镇“610”恶徒与常路派出所的不法警察暴力劫持,后被蒙阴县610苟合公检法非法判刑,秘密投进山东女子监狱加害至今。

伊淑玲,四十六岁左右,蒙阴县实验中学优秀教师,她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十几年来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囚禁在看守所、洗脑班摧残,被关到精神病院折磨,两次被非法劳教,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伊淑玲遭受熬鹰、禁止大小便、禁止吃饭喝水、药布胶带封嘴、用布勒嘴、捆绑吊挂、强制灌食、食水掺药等等综合性酷刑折磨,历经九死一生,并被剥夺工作,十多万元工资被扣,家庭离散,居无定所。

伊淑玲
伊淑玲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八日,伊淑玲向世人传播大法真相时,被人诬告,遭到常路镇“610”恶徒与常路派出所的不法警察,强行将伊淑玲非法绑架劫持到临沂市看守所迫害。在临沂看守所内,伊淑玲绝食反迫害,并呼喊“法轮大法好”,因此遭到关禁闭、强行注射不明药物等迫害。在她生命垂危时,蒙阴县“610”于九月二十九日操控公检法对她进行非法庭审,非法判刑三年半。被劫持到山东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加害致其病危,在蒙阴县610的阻止下,狱方欺骗家人放伊淑玲回家,使伊淑玲至今生死未卜,其老父亲因担忧女儿,经常以酒消愁。

张纪梅: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农村妇女,修炼法轮功后,全家身心受益,她以真善忍为做人标准,善待他人,是人们公认的善良妇女。在中共对法轮功的长期迫害中,这位善良的农村妇女多次被当地恶徒张大伟、莫纪林、朱仁义、李进亮、张祥义及派出所恶警杜仲太、张世海等的抄家绑架、酷刑洗脑,株连家人,被县610恶徒李枝叶等二次非法劳教加害。遭到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王淑贞、孙玉花等的迫害,遭受了普犯包夹、捆绑、不许吃饭睡觉、不许大小便、死人床、禁闭室、双腿绑钢管坐地、灌食、背铐、电击、棒打、踩踢等酷刑摧残,导致精神失常,家人被株连迫害,公公不幸离世。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捆绑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张纪梅在发放传播真相时,不幸被垛庄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蒙阴拘留所,被勒索各一千元高价生活费。十月二十三日被蒙阴县610、警察劫持到临沂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同时一伙二男二女到张纪梅家骚扰照相,恐吓她婆婆。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二日,张纪梅在临沂市法院遭秘密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三年零三个月,被偷偷投进山东女子监狱加害。

彭长果,男,四十岁左右,蒙阴县垛庄镇彭家宅村民,至今单身,性格善良,一直靠开车打工为生。法轮功突然遭到当局迫害后,彭长果多次受到牵连,当地恶徒们多次非法私闯他家欲行不轨,幸亏他提前走脱才免遭不测。从此他被迫长期在外地打工谋生。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彭长国打工回家休息,突然被垛庄镇派出所、610抄家绑架,彭长国遭到非法刑拘审讯,暴力洗脑,最后,家人及女友被临沂、蒙阴两地恶徒勒索了数万元现金,才把彭长果保释出来。因为经济拮据,他与女友的婚事不得不搁浅。为了还债,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八日,彭长果计划到广州打工,在临沂火车站,彭长果遭到火车站警察与安检人员的非法搜身,仅仅搜出了有法轮功文件的U盘,彭 长果随即被无辜扣押,后被转到蒙阴县看守所非法刑拘。二零一五年一月份,彭长果被秘密枉判三年,并被秘密投进山东省监狱迫害。

王相英,女,今年五十七岁,是蒙阴县棉纺织厂退休职工。王相英因长年上三班倒,导致身体多病。一九九六年开始学炼大法后,身体变得非常健康。可是大法遭到残酷迫害后,她遭到中共恶徒警匪的多次加害:暴力截访、抄家绑架、非法拘留、勒索钱财、酷刑洗脑、非法劳教。受到本单位恶徒王法普、王治国、尚红云、茹玉红、刘乃田、李全生等人的摧残与县政法委书记李枝叶、610头目类延成、邢献英、房思民等恶人的各种迫害:强制看诽谤录像、曝晒、不让睡觉、蹲臭水沟里、面朝墙站蹲、拳打脚踢、强行灌食、注射毒药等迫害。二零零一年被县610强行投进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受到狱警王淑贞、张宏及犹大的加害,遭到逼写“五书”、逼按手印、任意加期、逼做奴工、不让洗刷、坐小板凳、关禁闭、坐铁椅子、吊铁杆、死人床等精神肉体摧残。王相英的工资自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一月就被蒙阴县610扣留。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日上午,蒙阴县610伙同公安国保大队警察突然再次闯入王相英家中,将其非法绑架劫持到蒙阴拘留所、临沂洗脑班、看守所加害,数月后,秘密把王相英非法判刑三年,投进了山东省女子监狱迫害,至今有半年的时间了。

受尽冤狱苦难的仵增建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七日出狱回家,使十多年来那些一直为他牵挂的亲朋们终于有了一些安慰和庆幸。然而,蒙阴县到现在仍有七名善良人在中共冤狱中受难,每逢佳节倍思亲,此时,他们的亲朋更加牵挂着他(她)们,他们的亲人更加为他(她)们的险恶处境而苦愁悲伤。

无理迫害给善良人造成了巨大创伤和痛苦,无理迫害也让大量的迫害者受到了天理恶报的惩罚,因此,许多迫害者收手不干了,开始反思悔罪了,但仍有部分不法警匪暴徒依然不思悔改,特别是在当前全球诉江大潮时期,依然迫害不休,如:

蒙阴县巨山乡的法轮功学员张立保因控告江泽民,于今年六月二十四日被当地恶警非法绑架在看守所。他的妻子张贵凤在为他聘请律师时,与同去的法轮功学员(俎梅英)在蒙山宾馆,被跟踪律师的沂水公安伙同蒙阴(610人员)同时被绑架,违法的恶警不但不放人,还扬言要把张立保等非法判刑,态度极为恶劣。

其实,迫害者们应该拍拍脑袋惊醒自己了,法轮功学员只是起诉控告江泽民首恶个人,这与你们有什么关联?只起诉控告江泽民,本来是法轮功学员给那些被胁迫犯罪的人员又一次悔罪改过的机会,可叹的是你们不去珍惜,反过来再次作恶增加新罪,“福祸无门,惟人自招”,当一次次改过的机会没有了的时候,即使法轮功学员不控告你们,可天理恶报总有一天找上你家门的,那时,你们应付得了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