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妻离子散 吉林桦甸付仁江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讯员报道)吉林省桦甸市苏密沟乡农民付仁江于2015年7月19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他多次遭绑架、关押、酷刑折磨,两次被非法劳教,最后妻离子散。

以下是现年51岁的付仁江先生陈述的事实:

我是1997年喜得大法。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我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好人。道德品行得到很大的提高。邻居们和我的妻子闹矛盾、打仗、邻里种地多占我的地、还有没来由的指着鼻子骂我的,我一笑了之,都能看淡。按照师父说的做: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哪不对。做事先考虑别人,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真的发自内心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然而,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的残酷迫害。我是法轮功受益者,我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真相,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我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因为,电视、媒体报导的都是假的,歪曲事实。我想把大法如何好的真实情况,告诉政府部门,大法对国家、对百姓有百利无一害。可是,投告无门,各个部门都被江泽民蒙骗的人把持着。无奈,我在天安门广场打了横幅,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当场被警察绑架。在天安门派出所,警察问我姓名、地址,我不想连累当地政府,就不说。他们把我按倒在地,用胶皮棍子狠狠抽打我的腰部腿部,成紫黑色,一个多月,睡觉翻身都困难。还用书卷起来,抽我的脸、耳朵,抽的都紫了。还往脸上洒水、吐吐沫。不让睡觉有两天两夜。后来,将我送到燕山看守所。警察让犯人拿川椒往我眼睛里揉搓,辣得我眼泪直流,钻心的痛,真是无法忍受。后来,把我送回桦甸看守所,刑警队两个警察,刑讯逼供,追问我认识谁,都与谁来往。我说:别人我不知道,就我自己。警察把我的两手腕子铐在一起,90度大哈腰,不允许动一点。大冬天,把我鞋脱掉,光着脚站在水泥地上。另一警察穿着皮鞋踩我的双脚十指,他使劲的踩。疼得钻心。几个小时的折磨,痛苦难熬。我的承受力以经达到了极限。

2001年,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吉林欢喜岭劳教所里,每天坐板不让动,谁动谁挨打。有时还坐在角铁上。只准睡两小时觉。折磨我,逼我放弃信仰“真、善、忍”。还让我们上外面场地跑步,跑的满头大汗时,让站在外面吹冷风,吹得耳朵象针扎般的痛。警察想尽办法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意志。

2003年春天,当地派出所突然闯入我家,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强行绑架于我,把我妻子推一边,把我70多岁的母亲推倒在地。把我从家里强行带走。不管妻子和老母亲的哭喊。为逼我放弃信仰,拘留15天。

2005年冬天,又一次被绑架到桦甸胜利派出所。吉林市来两个警察,把我倒背双手铐上坐铁老虎凳。抢我的钱,买来辣根往鼻子里灌。呛得从嘴里往外喷芥末油。上不来气。几乎窒息。每次都这样迫害折磨几个小时。

这次我被非法劳教3年。老母亲因惊吓过度和精神打击太大,在痛苦中含恨离世。在劳教所里我因不放弃信仰,我一直反复承受着精神与肉体上的残酷迫害。

我被非法劳教3年时,妻子承受不住精神的打击,有了外遇。当我回家时,看到妻子与别人生的10个月大的女孩,我内心很平静。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做事先想别人,妻子在家也不容易。这一切的发生,都是这场迫害造成的。我没有怪妻子,原谅了她,我们共同扶养孩子。令亲朋、邻里见证了法轮功学员的宽容、善良的洪大胸怀。

2010年4月,我在常山给人们讲法轮大法真相,被常山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到桦甸看守所。被非法判刑3年半。在四平公主岭监狱,为逼我放弃信仰,坐小板凳7、8个月。后来下到四监区被强制劳动。由于精神压力太大,造成肚子痛两天两夜,满头是汗。不让休息。这里黑暗,不被外人所知。你不倒下就得干活。第三天晚上,真的不行了,走路都费劲,被送医院。大夫说:“肚子里,全是脓,今晚不来就没救了”警察强制让我签字,做手术。肠子全拿出来洗了,打着氧气过来了。十天米水不进,从鼻子下的胃管,小肚子有个排血水的袋子。半个月才敢让我出院。就是这样还没放松对我的精神迫害,逼我放弃信仰。出院4、5天,我走路还不稳,就逼着我干活。

由于多年的多次的迫害,特别这后3年,妻子、女儿没有生活来源,精神压力又大,这母女俩的境遇是非常艰难的。为了生存,她带着女儿走了。和睦温馨的家庭,就这样在这场残酷的迫害中破碎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