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江中的两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六月份我把诉江信邮走了,两天后收到回签,心里虽然踏实了,但是诉状是背着丈夫写的。

一天下午,我正在为同修的诉状打字时,丈夫发现了我诉江的底稿和邮单。那一刻,我看到他的脸都变形了,脸色相当难看。突然,他把我电脑的电源线拔掉了,指着我问:“为什么这么大的事不和我商量?把个人和家里的信息全告诉人家?你不在毁这个家吗?你修大法我支持你,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毁这个家?这日子没法过了。从今以后,你就别想在这个家里做这些事 !” 他边哭边说,简直象天要塌了一样。

我赶紧在心里问自己:我做错了吗?答案很快:“没错!”就在这一瞬间,师父的一句法打進我的脑海中:“一个不动就制万动!”[1]师父的这句话一显,一股暖流通透全身,心里特别舒服特别稳,象吃了定心丸一样。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在鼓励我,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他这么闹,我心如止水,心里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他说完出门走了。过一会儿回来了,就开始喝酒,不吃饭也不吃菜,就喝了半斤多白酒,边喝边哭,我跟他说话也不理我,我问他想干什么,他大声说:“想死! ”我心里说:“你说了不算,你死不了。”就这样僵持了一天一夜。

丈夫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胆小怕事,又是男子大丈夫主义,在这个家里是说一不二的人。因为他曾救过我的命,四十多年来,我一直抱着感恩的心对待他,不想委屈他。修炼后我明知道这是情魔,是我应该修去的东西。可是,遇到事还是怕他生气。这就是在走旧势力的路。这次旧势力想用丈夫的气势把我吓住,可是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就是不动心。你不让我用电脑,我就学法,发正念,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而且心很静。

晚上八点多钟,我表弟来了,是丈夫打电话找来的,他还给远方的妹妹打了电话。表弟進屋就抱怨我不该这样做:你修炼大法我们都支持你,你怎么这样糊涂!我说:老弟呀,作为你们这样想没错,姐还得谢谢你们的关心,可姐是个修炼人哪,大法弟子被迫害十六年,师父被蒙冤,大法遭诽谤,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伤、残、死,家破人亡,甚至被活摘器官高价出售,牟取暴利,江泽民是首犯,是元凶,我就要告他!还我师父清白! 还大法清白!为死去的大法弟子伸冤!还给大法弟子宽松自由的修炼环境!我是大法受益者,我就要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错在哪里?不但大法弟子告他!你们也应该告他! 全中国人民都应该告他! 因为他迫害了所有的中国人!

表弟说:“你是没错,共产党它是不讲理的,不论你对错,你触犯了它,它就要置你于死地! 别再犟了,快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暂放我家去,你赶快躲躲吧。”这时丈夫也说:“我去给你买票,你回老家吧。”我说:“我哪儿也不去,就在我家,什么东西也不能动。我是修炼人,我有师父保护,肯定没事。你们放心吧!”表弟看劝不了我,就说:“没事更好,我就回去了。”表弟走了。

第二天早饭和午饭,丈夫都没吃,还是喝酒、生气。晚饭时我又说:“我给你蒸碗鸡蛋糕吧。”这时他语气平和的说:“行。”就这样旧势力给我安排的这场魔难,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用正念解体了,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们还和平常一样有说有笑。吃完饭他还出去给师父买了供果,并且一直到现在两个多月了,他不但没再生气,比以前更体贴关心我了。不但没影响我做三件事,还帮我发资料、贴粘贴,这是过去从没有过的事。就像师尊讲的:“柳暗花明又一村”[2]。

事后我总结两件奇事:一是丈夫喝了那么多酒没醉、没吐、没折腾,在以前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只要他心里不痛快喝一点酒都醉,而且没完没了的折腾。这次喝了那么多酒,没醉,没折腾,这是从来没有的事。这说明我做正了,师父真的连他都在管。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对他四十年的怕心解体了,在这个家里,我真的能堂堂正正的做我该做的事了!想到这儿,我心里好轻松,谢谢师父。

还有一件奇事:一年多前,在我的两侧腋窝下各长了十多个褐色斑。七月初我洗澡时发现,褐斑一个都没有了,而且皮肤白白净净,一点痕迹都没有。这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是很难相信的,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写到这儿,我突然悟道:师父看我不争气,通过这件事在往前推我,在往上拔我。悟到这儿我浑身一震,全身发热,眼泪出来了。那一刻,我明白了一个理:原来修炼就这么简单,只需记住一件事,就是听师父的话 ,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就足以过关。因为师父告诉过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

因自己总认为和同修差距很大,迟迟不好意思写。在同修的鼓励帮助下,知道了这是证实大法的超常,证实师父的慈悲伟大,大法弟子就应该证实法!再次感谢师尊的加持、点化。

初次写稿,如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