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七十多人加入诉江大潮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三日】(明慧记者王枚温哥华报道)据明慧网报道,至八月二十七日为止,已超过十六万六千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中国最高检察机构控告江泽民,敦促就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立案公诉。而全球范围内,加入“诉江”大潮的人数还在不断递增。

在温哥华,至今有七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已经向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诉状,其中二十位学员收到回执。下面让我们看一看,听一听,这些法轮功学员为何要起诉江泽民:

自“诉江大潮”兴起至今,温哥华有七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向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诉状,而且“诉江”的人数还在增加。图为已经递交诉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自“诉江大潮”兴起至今,温哥华有七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向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诉状,而且“诉江”的人数还在增加。图为已经递交诉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被冤判十三重刑的姐妹控江

荆天夫妇和妹妹荆采一家曾在中国大陆遭受严酷迫害,后辗转来到温哥华,现已完成向中共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简称:两高)控告江泽民的投递程序,要求两高对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提起公诉、将其绳之以法。

一九九五、九六年,沈阳的荆天一家人相继得法,妈妈陈军胆囊炎、痔疮、肩周炎、糖尿病都好了,荆天、荆采姐妹俩原来身体也都得到了很大改善。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荆天一家人遭受到残酷迫害。姐姐荆天女士九九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一年沈阳市看守所,被口头判刑十年,后身体极度虚弱才被保外释放;二零零二年当局以她挂真相资料为由,非法判重刑十三年。

妹妹荆采也多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她和姐姐同时被非法判重刑十三年,弟弟荆渔被判刑十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她们受到电棍电、罚站、罚蹲、罚撅、壁虎爬墙等各种体罚酷刑折磨。

妈妈陈军在方家栏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七个月,后来又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关在龙山教养院。在关押期间,陈军被迫害得出现非常严重的糖尿病症状,一只眼睛已失明,另一只眼睛的视力仅剩0.2,并伴有脑血栓症状。

荆天的丈夫陈松有着同样的遭遇,他在沈阳臭名昭著的张士教养院三年被非法劳教期间,受到电击、冷冻、毒打各种酷刑的折磨。一次恶警把教养院二十多根电棍,集中起来电了他一天,他全身被电焦糊、破皮。

后来荆天夫妇和妹妹荆采,历经千辛万苦,逃出中国来到海外。妈妈陈军在中共警察一次次的骚扰恐吓中已经离世。

广州收容所是人间地狱

原深圳蔚深证券公司职员谢琼女士也向中国“两高”递交了诉状控告江泽民。谢琼于一九九九年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原来的低血糖、过敏性鼻炎、荨麻疹、风湿、心律不齐、咽喉痛等病不翼而飞,身心升华后家庭也变得和睦。中共开始血腥迫害法轮功后,自二零零零年,她前后被绑架六次,经历了非人的迫害。

谢琼在被非法关押在广州收容所、广州市白云山精神病院等地期间,受尽凌辱,被管教打骂、侮辱,脱光衣服检查,电棍电击脸、眼睛、嘴、耳朵、头等敏感部位,五个多平米的房间最多时关了十几个法轮功学员,每天吃不饱,没有水,不让洗漱。

释放时,谢琼回到家时体重只剩下七十多斤,瘦得皮包骨头,关节象骷髅一样,脸色苍白,全身长着荨麻疹,发高烧二十多天,两耳失聪,不能进食,行走困难,眼睛也坏了,看东西模糊不清。

谢琼还被非法抄家、勒索钱财。她被非法关押在广州的六个多月里,家人没有收到任何通知,令家人非常担心,孩子也没有人管,警察还常常上门骚扰,致使她的先生一度想轻生。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谢琼被强迫洗脑,要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并被逼迫写保证放弃信仰。一次派出所的指导员威胁她:你再炼,我就让你老公和你离婚,把你弄进监狱,扒光衣服,让你生不如死,整死你。

不仅如此,警察还威胁谢琼的房东,不许把房子出租给谢琼一家,因此被迫先后搬了五次家。

谢琼说:江泽民滥用职权,以流氓暴力、死亡威胁、非法判刑、持续骚扰的方式逼迫我放弃宗教信仰,给我和家人造成了巨大的身体和精神伤害,我被迫害得几乎失去生命,如果不是信仰的力量我或许早已不在人世。

经历十四年魔难的“弱女子”起诉江泽民

法轮功学员王俊华来自黑龙江省,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她经历了十四年的魔难,在牢狱中度过了四年多噩梦般日子,曾三次被绑架,其中两次被非法劳教,其余九年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致使家破人亡。

王俊华被非法关押在万家劳教所、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昌平看守所、内蒙古女子劳教所的时候,遭受到凌辱和多种酷刑折磨,其中包括被逼迫做长时间的奴工,被经常打骂、电击,被长时间封闭式关押在一个小房间(此房间门窗紧闭,窗户严密封住),不许上厕所,大小便只能便在塑料袋里,长时间不让洗漱,身上一股臭味,给吃的是用鸡饲料做的食物。

王俊华说:有一次我被铐在床上一个多月,同时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解除后行走都困难,我绝食抗议,警察就对我野蛮灌食,灌食时加入不明药物,导致我头痛、恶心、呕吐。一次他们将鼻饲管插在我的鼻腔和胃里五天五夜,管子拔出后都变黑了,咽喉肿痛,苦不堪言。

在内蒙古劳教所,警察指使犯人对我打骂、体罚、长时间不让睡觉,队长武晶让人扒光我衣服拍照,进行人身侮辱。

王俊华的父亲由于过度担心和思念,于二零零零年病逝。在弥留之际想见我一面,家人请单位领导担保特意去接王俊华,在其父弥留之际让父女见上一面,都被劳教所拒绝。

劳教解除后,王俊华回家,发现家也没有了,工作单位也把她开除了。她从此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直到来到海外。

警察扬言:“你吃喝嫖赌都行,就是不能炼功”

来自辽宁省大连市的法轮功学员王玉凤,修炼前患有很多种病,如心动过缓、慢性肠炎、浅表萎缩性胃炎、颈椎增生等;修炼法轮功后,那些病症很快不治而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王玉凤与其他许多法轮功学员一样,被强行带到警察局洗脑,被强迫观看诬陷法轮功的电视,并被非法抄家,法轮功书籍和音像资料被焚毁。

她多次被非法关押并遭酷刑折磨。其中,她在被非法关押在大连西岗区石道街小学一天一宿的时候,警察对她拳打脚踢、揪头发,把她关在车上用棒子打等;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晚八、九点钟,两名警察强行闯入她家将她绑架到派出所,将她和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关押在派出所顶楼的铁笼子里,随后被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名义,将她送到姚家看守所非法关押。派出所一名姓高的警察说:“你吃喝嫖赌都行,就是不能炼法轮功。”

王玉凤说,在看守所吃不饱,限制喝水,还要从早到晚的干活,磨筷子和缝毛衣,经常加班到深夜。四十至五十人住在一个约三十平方米的房间内,共用一个厕所,房间内臭气熏天。

她从看守所释放后,派出所警察经常打电话到她家中骚扰并对她实行长期监控,不修炼的女儿和丈夫在单位也经常受到骚扰和威胁,给他们精神上造成很大痛苦。

法轮功学员:控江不是为复仇 是为了全体中国人

有些常人不理解,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是不是报复行为?那控江的法轮功学员是怎么想的呢?

王俊华说,这些不堪回首的经历如果不是为了彰显正义,我不愿再提及;如果没有这圣洁、伟大的法轮大法、任何一个生命都无法走过这段人类最黑暗、最罪恶的历史;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可能几条性命都断送了。在被迫害中,在生不如死的时候,我也曾反复思索:我的师父在法中要求我们一思一念都要无私、为他人着想,这么正、这么伟大的法如果不能维护,那么生命还有何意义?

她说:江泽民发起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其惨烈程度在人类历史上是罕见的,我以上叙述的只是这场迫害中的冰山一角,在这十多年的迫害中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法轮功学员在经历了如此巨大的苦难还能和平理性地对待,这要感恩我们的师父,是我们在师父的教诲下,修出的善心化解了世间的恩怨情仇。我们起诉江泽民就是为了尽快结束这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浩劫,是在匡扶正义、彰显善恶有报的天理,也是为了制止、挽救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追随者们行恶,如果他们今后能迷途知返、弃恶从善;特别还有那些受中共谎言欺骗的中国人,能够看清中共邪恶本质,选择善良,那样将会使自己的生命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世界也会变得更加美好!

她引用英国著名作家莎士比亚的一句名言:“不要诬蔑你所不知道的真理,否则,你的生命将处在重重危险之中。”她说:在这场诉江大潮中我们还要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千载难逢的、能使任何生命得到救度的佛法,这是我们在理性与实践的升华中证实了的,所以我们才会承受那么多苦难用生命去护卫他。

盛雪:法轮功诉江必加载史册

为了传播和声援诉江,温哥华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日举办了全球起诉江泽民研讨会。在研讨会中,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赞法轮功学员非常了不起。她说:“法轮功学员在中国仍然遭受镇压,却能有这样大规模的人数站出来,用真名实姓控诉镇压者,此行为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而且必将加载史册。”

她说:中共窃政后,发动对中国各阶层、各领域的镇压,一直未断过,一手导致了八千万中国人的非正常死亡,我们的发言代表着那些不能发声的八千万中国人。

盛雪并说,现在有人提出“剩者为王”,那指要在中共暴政下好好地保护自己、保存自己,把自己剩下来。“今天的中国社会太过犬儒,只关心怎么样养生、旅游,却没有人反省:我们中国人还有尊严吗?我们还像人一样的活着吗?”

她认为,法轮功学员控江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希望。她呼吁,在中共暴政下,整个社会都没有信仰的权利,所以大家应该唇齿相依、守望相助,互相支持,形成一个整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