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会计师多次遭冤狱迫害 年迈父母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十日】四川苍溪县52岁的法轮功学员曾玉贤,原是苍溪县商业局主管会计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单位无理开除,并多次被绑架到监狱、劳教所,遭到非人的酷刑迫害。二零一零年再次被非法判刑七年,现还在德阳监狱遭受迫害。

2015年8月5日,曾玉贤年迈的父母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控告状,要求依法对被控告人的犯罪行为予以立案侦查,追究被控告人刑事责任,并立即无条件释放儿子曾玉贤及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法轮功清白。

自1999年4月27日至2015年,江泽民个人或伙同已知与未知的共同犯罪参与者,发动、设计、谋划、命令、主导、落实、管理、参与或煽动了对中国法轮功修炼者的酷刑折磨以及残酷、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与惩罚,这些行为违反了中国宪法以及中国刑法第247、232、248,254、234、236、237、238、297、399,263、267、270、275、245、244.251以及第246条。

以下是曾玉贤父母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

我们的儿子曾玉贤,现年52岁,男,汉族,生于1963年8月,四川省苍溪县人,1985年毕业于南充财贸学校,90年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1985年在苍溪县糖酒公司,百货公司,煤建公司担任会计和财会股长;90年担任苍溪县商业局财会股股长。因我儿曾玉贤眼睛得了眼疾,曾多次去过重庆、成都、南充等地区的各大医院治疗都无效。就在一九九六年夏天的一个偶然机会,去探望朋友,朋友推荐法轮功,给我儿介绍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我儿一听也要修炼。修大法后,不到一星期我儿的疾病就没有了,身体的一些杂症也都不翼而飞了。我们家人在我儿身上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滥用手中的权力,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发起了对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江泽民又命令“610办公室”系統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

一九九六年我儿有幸接触法轮大法,各种病症相继不治而愈,就在2000年2月11日去北京上访,被当地公安局国安大队副队长李平,伙同四个警察强行把我儿绑架到县公安局5楼,进行刑讯逼供,县公安局杨聪等国安警察又把我儿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开除工职,还罚款3000元。县公安局杨聪等国安警察三天两天提审我儿,强行逼供迫害。

我儿在看守所遭受三个月的迫害后,又被四川省公安厅劳教一年,被强行押运到绵阳新华劳教所残酷迫害。劳教所的管教们强迫我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我儿坚决不从,还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自己修大法后的身心受益,我儿还说:我们炼法轮功不贪财,不赌博,不嫖娼,不卖淫,不偷盗,不抢劫,我们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劳教所警察和杂案犯他们听后,象发疯似的把我儿抓起来,用钢绳捆绑,把手和脚都用铐子铐上,用电棒,电棍击打我儿全身及脑袋和面部,我儿在劳教所一年多受尽了凌辱与酷刑和折磨,至今在我儿的手臂上还留下在劳教所遭受毒打折磨的伤疤痕迹。

2002年3月,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县610非法组织,派便衣人员对我儿进行监控、跟踪,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绑架我儿,强行砸烂门窗,进行非法搜查抄家,没出示任何手续,损坏了家用电器,砸烂桌椅板凳,毁坏了衣柜,抢走大法书籍及大法资料,被非法判刑两年,又被县公安押送到广元监狱,进行超重体力劳动体罚,多次受监管人对我儿进行酷刑折磨。

2004年8月我儿曾玉贤从监狱里回家来,得知苍溪县委,县政府对待凡是炼法轮功被抓,被关的退休干部或退休职工的养老金一律扣发,这些老人又没生活来源,怎么生活呀!我儿曾玉贤随笔向苍溪县委书记罗先平写了一封信,指出扣发养老金这样做是违法的,要求立即补发将扣发的法轮功学员的养老退休金。随后县委书记罗先平不但不补发法轮功学员的养老金,还派出县公安局,县610的便衣人员对我儿曾玉贤进行跟踪,监控。

2004年10月县公安局,县610多个便衣强行闯进我儿曾玉贤的住宿,非法抄家,翻箱倒柜搜查,把屋顶棚撬开搜查,屋顶全被砸毁,没出示任何搜查证,强行抢走大法书籍及大法资料,还抢走大法炼功音乐带、手机、电脑等私人物品,强行将我儿曾玉贤非法绑架到县公安局看守所,强行逼供。监禁五个月后,被非法判刑5年押往广元监狱,曾多次遭到监狱警察,犯人的毒打。

2006年8月在广元监狱,我儿曾玉贤被监狱警察,犯人酷刑折磨,毒打成重伤,送往广元荣山监狱医院住院十几天还一直是昏迷不醒,广元监狱医院见人快不行了,广元监狱医院电话通知我们家属说:曾玉贤病危,叫我们当天连夜连晚赶到荣山医院见儿子。我们赶到荣山医院看见我儿曾玉贤昏睡在那,全身多处是伤,血迹浸透全身衣服,监管人员威胁医院医生护士不准透露半点实情。

我们与亿万大法弟子一样本有一个温暖祥和的家,被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后至今,这些年我儿曾多次被绑架,多次被非法抄家,多次被关进黑监狱,有几次被迫害都造成有生命危险,给家人身心造成严重的悲痛与伤害。我儿媳受不了这种种伤害和打击,离婚了。这都是被江泽民一手造成的。

2010年3月,有一天我儿曾玉贤随单位车下乡出差,在出差的路途遭到苍溪县公安局,县610人员非法绑架,抢走我儿曾玉贤随身带的大法资料及护身符卡片,手机等私人物品,有十几个便衣警察将我儿曾玉贤用手铐铐回家(商业局宿舍),强行闯入家中非法抄家,楼上楼下、床上床下、沙发、衣柜、橱柜全翻遍,强行抢走打字机、复印机、刻录机、电脑,还抢走大法书《转法轮》两本,还抢走mp3一个,还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几张,还抢大法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没出任何抄家证,强行将我儿曾玉贤关押在苍溪县看守所。

迫害5个月后,被苍溪县法院冤判7年,现还在德阳监狱遭受残酷迫害。

我们在此要求政府当局能早日还我们儿子的清白,还我们儿子的自由之身,让我们能早日与自己的儿子团聚。望政府部门中那些有良心的中国人,能站出来替我们的儿子说一句公道话,伸出你们的援手,早日放我的儿子回家,请理解我们做父母的心情!

法轮大法师父教导我们的儿子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我们的儿子按法轮大法师父教导努力去做好人,身心健康,为国家减少负担,为父母减少担忧,这有什么不好?我们的儿子只想做个好人,但就因为做好人,我们的儿子被强加了说不清、数不尽的罪名,受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

我们的儿子与亿万大法弟子的亲人所遭受的痛苦和悲伤,及家庭带来的损失,失去亲人痛苦,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为早日结束这场罪恶的迫害,伸张正义,还法轮功清白,重建我们民族的道德良知,我们请求最高检察院尽快立案侦查江泽民,查明其犯罪事实,追究其必须承担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