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自我 配合整体 慈悲众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

一、配合整体 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我们这里的学法小组已经运转几年了,但每周只有一次学法机会。今年有同修建议应该增加学法次数,我与A同修都有在自己家建学法点的愿望,最后定在A同修家。

近期A同修家学法的人数逐渐增多,本着安全、理性、对整体负责,A同修与B同修协调想把同修们分成两个小组,共同精進。同修与我切磋,我欣然同意:“就在我家学吧,其实我早有在我家建立学法点的愿望。”同修B说:“只是机缘不成熟,师父要做许许多多的铺垫呢。”这是师父在借同修的嘴点化我呢,使我一下悟到师父的法:“其实师父要怎么做,决不是那么一想就完了,我要做许许多多的铺垫,你们看不到的,那些神也都在做。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迈不出去那步了。”[1]“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就没那个正念。”[1]

今年年初,我拥有了一部真相手机。这个项目我们本地区还没有人做,给我手机的同修也不怎么会用。“佛法是万能的。”[2]没有大法弟子做不到的,我就自己摸索着打,渐渐的掌握了一些基本技术。尽管三退的人不多,我坚定一念,决不放弃,就坚持做。

世人听一次真相不管多长时间,都在破他的壳。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很可能下回别的同修给他讲真相,他的壳就会彻底破除,就能得救呢。

那天A同修说,让我掌握手机讲真相这门技术,把本地区同修带带。没有偶然的事情,这是师父的安排。我是大法弟子,无条件配合。圆容整体,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同修约了一位技术同修,给我仔细讲了手机讲真相这一项目的操作过程。现在我们这里已有两位同修溶入这一项目中来了。

二、曝光自我 解体间隔

我与C同修配合已有几年了,确切的说是C同修手把手的教我做着证实法的事,一点一滴,发真相,讲真相。我与同修配合默契。从去年我们之间出现了间隔。同修家里的环境变了,添儿媳继而又添孙子了。我们发的真相资料都是C同修提供的。我每次去取或想与她出去时,同修都很介意。也许是我的不理智吧,只顾自己没有替同修考虑 。看着真相积压心里急,不能老拿同修当拐棍拄啊。也该修去依赖心了,应该走出自己的路。就试着一个人出去发资料,慢慢的也敢做了,一个人面对世人也敢讲真相了。

我与同修这个小整体是师父安排的,我们也是结缘下来助师正法的,决不承认旧势力间隔。嘴上说不承认可矛盾出来就不对了。同修是个急性子,我偏是个内向的人,总感觉同修说的话不对,指出来同修就炸。与别的同修切磋,C同修说:“我们之间的矛盾不要与别人说。”我很纳闷。我也知道自己肯定有问题,执着心找了一大堆:妒嫉心、争斗心、委屈心、面子心、证实自我的心、还有对同修的情,依赖心。正念解体间隔我与同修配合的一切邪恶因素。可我们还是一配合就出现摩擦,话说不到一块儿。

师父说“有的人哪总是强调:啊,那个人为什么总是这样态度不好?他怎么对谁都这样?也有人说:大家对他都有想法。要叫我这个师父说呀,大家都错了。你们都没有愿听好话的心了,你们都能做到骂不动心了的时候,你看他还能不能这样做了?正因为你们都有这样的心,才会有冲击你们心的因素;也正因为你们起了这样的心,你们才反感;你们都有这样的心,你们才形成大家都反感冲击了你们心的人。你们都能够在强烈的语言冲击下心态平稳,根本就不动心,你看看还有没有这样的因素存在了?”[3]

师父啊,弟子错了,弟子正是师父说的这样的人。正因为我有爱听好话的心,怕人说的心,偏偏同修说的很冲,看你的心动不动。师父说:“他嘴上说放下了,其实他根本放不下,所以就很难做得到。”[4]我们每次出现间隔,我表面忍着心里根本放不下。同修是一面镜子,是用来照自己的。而我老是向外看、向外找,看到的都是同修的错。与别的同修切磋,满脑子都是自己对,同修错。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在家里老认为丈夫不对)。表面看是为同修好,其实根本上是用自己的观念和急心想改变别人,而不是用法理、用慈悲心与同修在法中提高。这是极其强烈的为私为我、执着自我的心,被旧势力放大,上了旧势力的当。师父说:“从现在开始,谁再不让人说,谁就是不精進;谁再不让人家说,谁就表现的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最起码在这一点上。”[5]对照师父的法,真的很汗颜。

今天彻底挖出这个根,维护自我,证实自我对的私心,执着于情的心,安逸心、猜疑心,妒嫉心、解体它。解体间隔与同修配合的一切邪恶因素。

三、讲真相不要以貌看人

我有一个邻居老实、厚道。损人利己、贪占便宜的事他决不会干,是大家公认的好人。给他几次讲真相他却听不進去,真相资料也不看。别的同修给他讲也不接受,他还是党员呢。给他讲真相他就说:“你别说了,你说啥都没有用,我这辈子就信共产(邪))党。”他是我们这儿数得上的贫困户,却被邪党给洗脑了,太可怜了。

有一次与同修配合讲真相,看见一长凳上坐着一位老人,同修示意去讲。我一看此人凶巴巴的,脸上的表情很冷漠,不容一点沙子的那样。我有点担忧,可同修已经坐过去了。老人说他脾气不好,与儿女合不来,一个人住。我们给他讲真相,他高兴的退了党。临走还说谢谢。后来同修说,她看那人凶巴巴的,有点不想讲。可又一想碰到就是缘,救人没有选择。我们差点错过有缘人。

师父教导:“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6]我们平时讲真相,看这个人很善良就愿意讲,否则就不愿意讲。这是用人的观念在做事,没有用大法弟子的善去慈悲众生。师父连特务都度,而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挑选众生呢?讲真相不能以貌看人,只有用大法弟子的善心、慈悲心去对待每一个有缘人。

个人层次所悟,不在法上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4]《转法轮》
[5]《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6]《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